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44章 饿了

江屿带着宁芮星走出体育馆后, 饶是反应快的旁观者, 拿起手机眼疾手快地抓拍, 也只拍到了几张将要走出体育馆的背影照,迅速地上传到了校园论坛和微博。

体育馆的光线很足,哪怕拍摄的人隔的距离有点远, 大图上只能看到两团模糊的身影,但一经放大,还是能从背影上认出那便是江屿和宁芮星,就连照片上细微的动作,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特别是两人间牵得紧紧的手,无疑是进一步坐实了他们的关系,还有江屿扭头看着身侧站着的女孩时,唇角明显的弧度, 还有那像是落满了星光的双眸,熠熠发亮得惊人。

江屿看着人的眼神里, 有着礼貌的疏离,向来冷静得过分, 无波无澜的,从未有过这么情绪外露的时候, 这张“满含爱意”注视的照片流传出来, 像是一颗惊雷一般炸开。

关于江屿女朋友的帖子以及文学院迎新告白的帖子相继被顶上来, 不断有人发表着言论。

“我说为什么敢明目张胆地宣示主权呢, 原来私下已经在一起了, 还真是有点霸气啊, 直接公开说江屿的归属,让大家都不要再打江屿的主意……”

“想不到江屿喜欢的是这样的,我还以为他清心寡欲了那么久,估计是对女色不感冒,原来是还没碰到喜欢的人。”

“就想问先前说让人家不要脸的那些人脸疼不疼啊。”

“就我好奇他们之间谁追的谁吗?女主角是我直系学妹,很文静的一个人,总感觉是江屿先主动追的人哈哈哈。”

“江屿主动追人?哈,整个校学生会都知道许恬倒追江屿,还有蒋涵喜欢江屿这件事几乎是全校周知,她们得不到的别人轻轻松松地就得到了,这学妹大概上辈子拯救了地球了吧!”

一堆羡慕夹杂着调侃的言论中,有一条却是特别的引人注意。

“就我觉得这行为很婊吗?迫不及待地公开,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能和江屿在一起,估计心里觉得很威风是不是?还江屿追她,我看是某人自荐枕席吧?有些人,就是外表看着文静,骨子里都写满了下贱……”

“哇楼上这是羡慕嫉妒恨了吧,和江屿在一起威不威风我们不知道,只是你这副嘴脸真是太难看了吧。”

“不好意思,江屿学长追的人,下雨天送伞,知道女生没吃午饭给点外卖,就上次林子濠表白女生还是江屿学长出面解决的,那晚上很多人都看到了,教打篮球和英语演讲,也是江屿学长主动提议的,为的什么不用我多说吧?还不是想多和人相处。还有就上次江屿学长陪同领导吃饭,中途特地赶过来,为的就是女生,包括学生会开完会,将人堵在楼梯间告白,都是江屿学长主动的,呵呵,以上种种,哪来的女生行为婊?”

“楼上说的真的假的,江屿还能这样追人?我的天啊。”

“妈的突然好羡慕。”

“啊啊啊那女孩子真的好幸运啊啊,江屿看着那么冷静的一个人,上次女生宿舍那事我就觉得很奇怪了,学生会还管人家告白,原来是私心啊。”

“呵,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谁知道你是不是编的?”

“免鉴定,她舍友。”许佳雯在手机上打着字,吐出了一口心底囤积的郁气,“天生就看不惯贱人乱舞的嘴脸,谁贱谁知道。”

许佳雯刚刚正刷着校园论坛,原本都是好好的,一下子就看到了那句话,心下当即不舒服,让学计算机的朋友帮忙查了ip地址,还真是冤家路窄,她当下立马忍不住了。

“就因为自己喜欢的人喜欢上别人,就上升到父母,我觉得说那句话的您岂不是更婊了?更别说为了引起江屿学长注意,在英语比赛现场公然诬陷女生稿件非原创,怎么,江屿学长回复你的那句话,还不够你消停吗?学姐?”

“卧槽,惊天大瓜啊,这是指谁?”

“有没有知情者爆个料?好奇星星眼。”

“英语比赛查一下参赛人员不就知道了!”

……

许佳雯刷着不断冒出来的新评论,抿了抿唇却是没再说话,默默地收起了手机。

毕竟是宁芮星的事情,她作为舍友也不好说太多,适度就好,至少能让评论不会被许恬给一边带跑。

礼堂内的光线变幻流转,震耳欲聋的音乐跟着砸进耳里,晃得人头晕,许佳雯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座椅,压下心底的不适,凑到莱音耳边低声问道,“婷婷人呢,怎么还没回来”

刚刚宁芮星离开不久,方婷妤说了声要去上厕所便离开了,谁知道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她刚刚还没在意到,在论坛回应的时候顺带看了眼时间,才发现居然是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时间还真是有点久了,不免有些担心。

“不知道啊,”莱音也变得有些严肃起来,“我给她打个电话看看。”

洗手间的光线很是苍白,四下无人的隔间,在静谧的环境下更增添了一丝恐怖的气息。

但周围的环境无论如何,都没有身后站着那人阴郁的眼神来得恐怖。

距离刚刚那个小插曲的发生虽然已经过去了很久,方婷妤仍觉得心里有口气不上不下的。

深秋的空气中,冰冷感无处不在,方婷妤却是有些焦躁,眉宇间都多了丝烦闷。

她的情绪,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失控了。

她拧开水龙头,俯身鞠了一捧冷水,突如其来的冰凉接触到稍显温热的肌肤,身体在冰冷的刺激下都跟着颤了颤,她却觉得整个人清醒了不少,也舒服了许多。

湿湿的睫毛黏成一团,视野间满是朦胧的水意,看什么都有些模糊。

身后有源源不断的冰冷感袭来,刺骨的寒凉,像是毒蛇在阴暗处,肆意打量着猎物的,毫不收敛的眼神。

方婷妤身体一僵,透过模糊的镜面,对上了身后站在门口的,那人略有些阴郁的眼神。

朗阔的眉眼盛满了明显的阴霾,密密麻麻地散开,方婷妤别看眼,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旁若无人地抽过面纸擦手。

身后不多时响起规律的脚步声,方婷妤心尖一颤,快速转身就想往外走,手腕被人一拉,就跟着重新被堵在洗手台上。

“放手。”方婷妤见挣扎不开,皱起眉头说道。

“一首三分钟的歌曲表演,你看了那个男生差不多快两分钟。”低沉的嗓音,带着一股莫名的阴冷。

“陆珩……”方婷妤惊怒,难怪她刚刚总觉得一阵不舒服,像是被人紧紧盯着一样的感觉,却偏偏找不到人,原来还真不是她的错觉。

“嘘,”他伸出修长的食指,抵住了她的嘴唇。

两人距离得太近了,彼此的呼吸相交,来自他身上阴郁的气息包围着她,这个动作莫名的,染上了一丝其他的意味,方婷妤察觉到了危险,有些紧张地就想扭头,却被他紧紧固定着,动弹不得。

陆珩俯身贴近,像是将她整个人都纳入怀里一般,微微地侧头,呼出的热气全都扑在了她白皙的耳垂上,“我刚刚说过了,那东西是要回收的,可你把它弄坏了。”

刚刚情绪一上来,方婷妤根本没思考太多,就将手里拿着的应援灯给砸了出去,此刻陆珩用这样一种阴冷的气息和她说着她,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至少,她就不应该一个人出来上厕所,至少,陆珩在外,还是乐意装一装,但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他便会卸下了伪装的面具。

外人眼底家世样貌修养巨好的陆家小少爷,其实个性阴暗冷漠而又占有欲超强。

“不听话就要受到惩罚。”陆珩低声说着,边低下了头。

方婷妤听了脸色一变,往后退了一步就想避开,上次因为对同社团的男生笑了一下,脖颈就被陆珩咬出了血,到现在还隐隐作痛。

因为她躲避的动作,陆珩抬手掐着她的下巴,力道毫无分寸,寻着她的唇便亲了下来。

渐渐地有铁锈味从唇间弥漫开。

方婷妤吃痛,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陆珩,随手摸了下染血的唇,气一下子就上来了,话语未经大脑思考,一下子便脱口而出,“陆珩你有病是不是?我们已经分手了,分手知道吗?”

“呵,”陆珩听了漫不经心地笑了笑,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她看,跟着舔了舔自己染上新鲜血液的嘴唇,动作色.情而又充满诱惑,看得方婷妤一愣,就听他说道,“我有病,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他说着,趁她发愣的瞬间,就扣着她的腰,将人抱上了洗手台,跟着又亲了下来,这次是温柔的舔砥,语气却又带着与生俱来的阴冷感。

“你和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分手的。”

-

室外的篮球场上。

江屿向正在打篮球的一群人借了颗球,一下一下打给宁芮星看。

没有什么特别多的花样,只是站着简单的一抛,球便稳稳地砸进球框,足够宁芮星看得眼花缭乱了。

她只是享受和他独处,只两个人的氛围。

想着运动会差不多要开始,她刚好被抽中参加篮球,自从江屿上次教她打之后,加上院里面的训练,宁芮星差不多也掌握了些技巧,就想当着江屿的面练练看。

记挂着等会迎新晚会结束后还要回去合照,宁芮星顾忌着时间,差不多只练习十几分钟,便累得不行了。

将球递给江屿的时候,还没开口说话,肚子就先不争气地响了起来。

为了晚上的表演,她刻意空着肚子,本来没感觉到饿,一运动,倒是有些饿了。

听着自己肚子咕噜咕噜叫的声音,宁芮星抬头,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江屿,正对上他低头含笑看来的眼神,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呵呵地尬笑着,“江屿,我饿了。”

“等会带你去吃东西。”江屿无奈地笑了一声,低声说道。

“啊,”宁芮星叫了一声,满含期待地看着江屿,“不要等会,就现在吧,我等会还要回去拍照呢。”

宁芮星拉着江屿逛了一圈学校的饮品店,最后,却是选择买煎饼。

一对年轻夫妻开在学校里面的煎饼小店,到了晚上,生意却是很不错。甚至外面摆放的椅子上,都坐满了等候的人。

不少人认出了江屿,还没去刷校园论坛的,看到一旁的宁芮星,不禁有些讶异。

这江屿,什么时候找的女朋友?

宁芮星拿着手机,低头忙着询问莱音她们迎新晚会的进展,听到江屿对老板说的话,摇了摇他的胳膊,仰头对上他低头看来的眉眼,说道,“还要加个蛋。”

她喜欢吃蛋的,一个怎么够。

嗓音娇糯,带着不自知的撒娇意味。

江屿一愣,弯唇笑了笑,轻声开口,“知道了。”

听到江屿对老板说的再加个鸡蛋,宁芮星这才又放心地低下头,加入宿舍的群聊。

宁芮星一手捧着热乎乎的煎饼,一手被江屿牵着,走在回礼堂的路上。

也不知道是因为公开后一身轻松的原因,宁芮星牵着江屿的手走在路上也不偷偷摸摸了,脚步很是轻快。

前方有女生打打闹闹的声音传来,有个女生背对着宁芮星她们往后退,快要擦身经过的时候,江屿松开了宁芮星的手,扣着她的腰,顺势地将她搂进了怀里,险险地避开那女生的身体。

“卧槽……”

走了几步路,身后远远地还有声音传来。

“这什么神仙男朋友,看得好紧啊,我都还没撞上他女朋友呢。”

“这是要虐死单身狗的节奏啊。”

……

宁芮星的脸因为这几句话的红了红,小心翼翼地在江屿怀里抬起头,头脑一热,“江屿,你听到了吗?”

“什么?”江屿的手重新牵起了宁芮星的手,佯装不懂地问道。

“你把我看的紧吗?”

看的紧吗?只不过就是看到有人要撞上来了,拉她一把而已吧。只是她听到了,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嗯,”他低声应着,眼底染上了细碎的笑意。

“珍贵的宝贝,自然要看得紧一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