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9章 玩情趣

周围全是来自他身上灼热的气息, 宁芮星的脑海一片混沌,迷迷糊糊中听到江屿说的话, 下意识地一边点头一边开口应和。

其实话一说出口的时候, 她就已经有些后悔了。

毕竟要是换位思考,换做是她, 被江屿当面否定彼此之间的情侣关系, 只怕心里也会不好受, 何况是江屿这样生如天之骄子一般的人。

这次只是情况太过突然了,她还没做好任何的心理准备,加上一心慌,想也没想地就否认了, 下次, 她一定不会让江屿失望了。

见宁芮星听进去了, 江屿也没有在这件事情多加为难她,收回了自己扣在她下巴上的手,轻声说道, “回去吧。”

宁芮星点头。她离开太久又没提前说什么, 莱音估计会担心。

回到座位上, 一群人还在玩着“背上写字”的游戏,见宁芮星回来了,二话不说地就将她拉着一起玩。

宁芮星不得已,跟着玩了几轮。

一旁拐角的烧烤摊早早地在准备着, 青白色的烟渺渺而升, 不时有香味飘了过来。

白天的烧烤摊生意自然说不上太好, 有几个男生便借了烧烤摊的位置准备着中午的食物。

约末过了几分钟,几张桌子便被摆满了东西。

看着就让人很有食欲,何况放在眼前,香味也愈加的浓烈。

同部门的男孩子正好就站在一旁,拿起一串烤肉串便招呼着宁芮星吃。

宁芮星咽了咽口水,刚想伸手接过,抬眼就见站在不远处的江屿正沉沉地盯着她。

眉眼微垂,薄唇紧抿,眼神阴沉,明显有些不郁。

她心里一咯噔,也不知道怎么的,悻悻地收回手,对同部门的男生说道,“不用了谢谢,我暂时不是很饿。”

她有种错觉,要是她伸手接过了这串烤肉串,江屿说不定会当场翻脸。

他一向是不喜她吃一些容易上火的东西。

刚刚因为否认她已经让他不舒服了,总不能在因为这件事情和他过不去。

果然,在她拒绝的下一秒,就见江屿松了松眉目,看了她几眼后转身离开。

宁芮星轻轻吁了一口气。

但哪怕是江屿离开了,她也是不敢伸手去拿烤串,指不定江屿在哪个角落正盯着她呢。

放在上衣口袋上的手机轻轻地震动了起来。

宁芮星低头看了一眼半拿出来的手机屏幕,来电显示的备注正是江屿。

她站了起来,走到一旁接了电话,还没开口说话,他的声音便先传了进来,“过来。”

江屿说得很是言简意赅,不等宁芮星答应或是拒绝,便挂了电话。

宁芮星抬眼看了下周围的人影,看了一圈愣是没看到江屿,又转身往后走了几步,不多时便看到了江屿的身影。

烧烤摊的周围已经没有了其他人,只江屿一个站在一旁,低头似乎在摆弄着什么。

宁芮星走近,才看清了江屿手上的动作。

他手里已经拿着一串烤肉串,正往上浇着孜然。

香味都快弥漫到她的鼻间。

宁芮星撇撇嘴,忍不住在心里暗戳戳地诽议着江屿。什么嘛,不允许她吃,自己倒是还烤上了。

宁芮星站在一旁,也没说话,等着江屿摆弄完,就见他将手里的烤串递给她,语气温淡,“吃吧。”

“啊?”她低头看了一眼眼下的肉串,色香味俱全,说不出的诱惑人,但脑海里的疑惑却是制止了她伸手接过的动作。

“你刚刚,不是不让我吃烧烤的嘛?”

刚刚她想吃,他还沉沉地盯着她看呢。

江屿低低嗯了一身,嗓音很轻,“所以你只能吃这一串。”

“哦,”宁芮星应着,迫不及待地接过烤肉串,咬了一口。

当着江屿的面,能吃一串是一串,况且还是江屿自己烤的呢!

江屿站在一旁,倒是没有多说什么话,等宁芮星吃完了肉串,便握住了她的手,低声问道,“陪我去逛逛?”

要是放在以往,江屿或许会去帮忙学生会的成员组织活动,可今天宁芮星就在身边,他倒是顾不得许多,只想拉着她陪着自己四处走走。

宁芮星愣了一两秒,回握住江屿的手指,低低嗯了一声。

这片海域开发的范围很大,不仅有温泉,还有冰雕馆,可供游玩的地点很多,学生会这次几乎是全员出席,她和江屿牵手走着,指不定哪个转角,就会被人碰到了。

不过,要是就这样被看到也好,正好她有足够的理由能够让别人再也不能肖想江屿了。

江屿招人喜欢,可她招江屿喜欢。这是她一早就说过的话,自己还不确定什么呢,如江屿所说,能决定她和江屿关系的,只有他们自己,旁人置喙不了。

“刚刚在玩什么?”

“哦就是那个背上写字。”

“嗯?”不解的语气。

见江屿来了兴趣,宁芮星便耐心地解释起来,“就是在你背上写字,然后你来猜别人写了什么……”

“那你玩得怎么样?”

“还可以。”

完全谦虚的说法,她刚刚无论是在别人背上写字,还是在别人背上写字,到最后回答出来的都是正确的答案,但想着在江屿面前,还是收敛点的好,“其实就是考验彼此的默契程度。”

“那我现在要是在你手心上写字,你应该也猜得出来吧?”

“可……”宁芮星刚想回答可以,却发现似乎有什么不对,感觉自己好像走进了江屿的陷阱里。

自己好像没说要和江屿玩这种游戏吧?

宁芮星出神地想着,便觉得自己的手心一阵痒意袭来。

江屿已经将她的手拉起来,手心向上摊着,修长微凉的指尖在手心上比划着。

痒痒的,又有些麻麻的。

宁芮星浑浑噩噩的,根本分辨不出江屿写了什么。

第一个字比划很多,似乎是我,第二个字一横一竖再一横的,宁芮星整个人跟着指尖都要漂移起来,根本没有任何的思绪。

“我写了什么字?”江屿停止了写字,低头含笑看着她,不紧不慢地问道。

她根本不知道,脑海里来来回回闪过几个可能的字眼。

江屿写得有些久,而且字多,好像是有四个字。

我什么呢。

我喜欢你……吗?

宁芮星被自己的想法一惊,江屿要是当面说可还行,不像是会玩这种情趣的人。

可下意识的,她又觉得好像会有这种可能性。

再对上江屿此刻淡笑的眉眼,眸底肆意弥漫的灼热,宁芮星脸上一烫,倒是连眼神都不敢对视上江屿的了。

好像还真是。

见她绯红着脸蛋不说话,江屿便知道她是猜到了,害羞着不敢说出来,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心情说不出的愉悦,一扫刚刚看到部门男生对她热情时的阴郁。

宁芮星的确不善和男生相处,但却也只会对他害羞,只会在他面前露出这种羞怯小女儿家的情态。

午后的太阳在略有些寒凉的天气却是刚好,江屿牵着宁芮星的手往三岔路口走,将不远处的海边沙滩和其他人远远地甩开在后面。

景区自然不缺少饮品店,宁芮星喝着江屿刚刚买来的半糖烤奶,看着路边密麻的郁葱林木,心情说不出的惬意。

不说话,只是这样静静地待在一起,就让她很满足。

“好喝吗?”

听到江屿的声音,宁芮星跟着仰头去看他,刚想开口说好喝,一瞬间的福至心灵让她的脸,在

江屿目不转睛的注视下,渐渐地有了绯红的颜色。

抬手,便将自己一直捧在手里的奶茶杯子递到了江屿的眼前,吸管甚至都要抵进了他的薄唇间,江屿的眼神太过直接,毫不掩饰其中不断蔓延的情绪,让她都有些不太敢直视他。

“你喝看看就知道了。”

算是她第一次主动的,而不是在江屿的指示下,和他分享独一份的举动,举着奶茶的手都有些抖,宁芮星好不容易才镇定下来。

听他轻轻低笑了一声,使得宁芮星脸上的温度不断上升,忍不住别开眼。

手上一松,便知道江屿接过了奶茶,宁芮星心里一松,她刚刚有一瞬间还以为江屿,会借着她举杯的姿势喝烤奶呢。

身前的压迫感骤然地接近,宁芮星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吻便落了下来。

宁芮星被迫抬头,就撞入了江屿的黑眸中,里头中蕴含着极深的情绪,像是又火苗在燃烧,炙热得都快要将她全身上下搅得一片滚烫。

江屿含住了宁芮星的嘴唇,不紧不慢地吸吮着,濡湿的舌来回温柔地描绘着她的唇形,如同在一点一点慢慢地品尝什么绝世佳肴。

余光似乎扫到了走动的人影,宁芮星想起这是在外面,心里不禁一惊,抬手就想着推开江屿。

仿佛是看出了她的心中所想,比起之前更加暗哑的声音落在了她的耳边,“不会有人看到。”

周围林木葱郁,树荫茂盛下的树影斑驳,他们现在待的位置,刚好处在外面的视觉盲角。江屿深知宁芮星性格容易害羞,自然不会在外面,在可能被人看到的地方吓她。

听了江屿的话,宁芮星僵硬的身体有了些许的放松,两排长长的睫毛如小扇子似的扑闪着,被薄雾遮盖的双眸,挑起的眼角渐渐因亲吻染上了别的味道,看得江屿忍不住越吻越深。

像是卸下了以往表面温润的面具,江屿这一吻吻得极其凶狠,拖着她的舌头,如同饥渴的久旱人,一分不落地吃下她唇中的所有。

本因为烤奶解了些许渴意的宁芮星便觉得更渴了。

“半糖的烤奶,原来也这么甜。”

等被江屿放开了,宁芮星还在喘着气,有些回不过神,就听到他半评价地说道。

他没有直接喝,却是通过她的唇评价着烤奶。

明面上是在说烤奶甜,可他的眼神却是直直地盯在她的唇上,暗得浓稠。

宁芮星有些不自在地别开脸,拿过江屿手中的烤奶,狠狠地喝了一口,解救了她唇中的干渴。

夹冷的微风轻轻地吹着,宁芮星原本披散着的头发被吹的有些凌乱,刘海半掩下的侧脸弧度柔和,说不出的乖巧动人。

江屿伸手,将她吹到额前的碎发别至耳后,在她终于敢抬眼看过来的时候,重新牵起她的手,低头笑了笑,“我们往前走走。”

“好。”

-

僻静深处,转角便是寺庙。

寺庙外的香火常盛,缠绕着的古树枝繁叶茂,粗壮的枝干往四周蔓延,上面垂挂着一条条红色的祈愿带。

宁芮星倒是没想到这里不仅有寺庙,还有祈愿树。

风一吹,祈愿带纷纷扬扬,伴随着树叶沙沙作响。

宁芮星看了一眼周围,很快地就找到了祈愿带的来源处,将烤奶放在江屿的手中,小跑地去买了中性笔和两条祈愿带。

转身见江屿视线紧紧地锁定在她的身上,宁芮星被他看得心里发慌,降下了脚步,慢慢地往回走。

等走到他面前,才将手里拿着的一条祈愿带递给江屿,“正好碰上祈愿树了,那么多人都写了愿望,我们也写条愿望吧?”

江屿一向是无神论者,何况将自己的愿望寄托在他人和虚无身上,在他看来向来是有些可笑,可看着宁芮星期待的眉眼,他发现自己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语。

因为自己的愿望与江屿有关,宁芮星在写的时候特地避开了江屿。

她写下了她和江屿的名字,并画了一个爱心,代表要永永远远地在一起。

等写完后,她站在树下,颇有些虔诚地许愿,而后小心翼翼地踮起脚尖将祈愿带在树枝上绑好,更是打了个死结。

在她看来,要是掉了,就不吉利了。

她的愿望,是希望能百分百的实现的。

一阵风吹过,宁芮星盯着她刚刚挂上去的祈愿带,确定不会掉下来,这才转身去寻找江屿的身影。

就见他已经站在刚刚过来的寺庙入口等着她了。

宁芮星快步走到江屿身边,忍不住开口问道,“江屿,你怎么这么快啊?”

明明刚刚她下笔的时候,江屿也是刚刚才写的,怎么比她快那么多,难道他没写?

“愿望比较少,容易实现。”他答非所问地说着。

“是吗?”宁芮星有些疑惑,心里又止不住的心喜,“我只有那一个愿望,那就肯定会实现的。”

江屿低低嗯了一声。

她的愿望,不只有她自己本身的,还有来自他的双重保障。

那条祈愿带上,他只写了简单的四个字。

如她所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