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8章 情侣装

等回到宿舍, 莱音她们几个说起江屿的举动还是一脸的激动。

“你们都没看到, 我在旁边都快要笑死了, 江屿学长居然一脸严肃和小朋友将道理, 公然宣誓主权……”

“看不出来啊,江屿学长居然连小孩子的醋都吃哈哈哈。”

“小孩也真是惨,小小年纪就得被喂狗粮。”

“酸臭味啊。”最后三个人一同朝宁芮星说道。

宁芮星本就觉得不好意思了, 被她们一说, 感觉就更明显了,还是捂着脸小声辩解,“哪有啦。”

“哪里都有。”异口同声的声音。

宁芮星不再争辩,坐在座位上,将自己的脸埋入手掌心。

想起了江屿今天下午的举动, 她的唇角忍不住翘起了弧度。

满心欢喜, 就连空气,都让她嗅出了一丝甜味。

刚想到江屿, 放在桌上的手机便传来了消息的提示音。

明天学生会的素质拓展, 江屿特地发消息过来叮嘱她早点睡, 这也是他会那么早放宁芮星回宿舍的原因。

宁芮星回了个好,放下手机便去洗澡。

不得不说,她这礼拜过得的确充实, 周六做家教, 周日学生会活动, 要不是这两天都会有江屿的参与, 倒是连和他见面约会的时间都没有了。

-

隔天早上起来, 想着待会可能会去爬山,宁芮星便自己搭配了一件黑色单衣和黑色休闲裤。

学校大门口早早地就有大巴车在等着,已经坐了不少人,只剩后面的位置。

宁芮星刚想拉莱音和自己坐一起的时候,就接到了江屿的电话。

江屿让她留个位置。

“你不和他们一起?”宁芮星有些讶异,她以为江屿应该是会和副主席他们坐一起的。

“女朋友比较重要。”江屿的声音含着淡淡的笑意,听得宁芮星的耳朵滚烫滚烫的,忙不迭赶紧说道,“知道了,我会帮你留一个位置。”她顿了顿,轻声补充道,“我身边的。”

莱音听着她的话自然是知道等会江屿会来找宁芮星,揶揄地碰了碰她的手臂,自觉地找了个空位坐下。

车内学生会各部门的成员混杂着坐着,江屿一上车,立马就吸引了不少目光,一个个礼貌地和他打着招呼。

江屿微微地点头,温声开口,“说是素质拓展,其实就是联络各部门感情,今天没有干事和部长主席的分别,大家随意,不用管我。”

宁芮星坐在后面,看着站在人群前面的江屿,一颗心倒是跳得飞快。

江屿说完,抬脚就要往宁芮星的方向走,还没走几步,便被人叫住了。

“学长,这里有空位。”

“我坐后面就行。”哪怕是比自己小一两年的干事,江屿还是礼貌地说了声谢谢,方才开口拒绝。

明里暗里的许多目光跟着江屿移动,见他最后坐到了宁芮星身边,虽感到怪异,但是却都没有想太多。

江屿太不容易让人和女生,和恋爱想到一起,毕竟这两年,被他拒绝的女生可不在少数。

余光瞥到大家的视线,宁芮星转过头,装作看着窗外景色的样子。

直到耳后突然传来一股热气,带着低沉的笑意,“外面有这么好看?”

低沉暗哑的声音如同带着不可忽视的力道,沉沉地敲在她耳膜上,宁芮星毫无防备地被他呼出的热气吹拂,浑身跟着一颤,耳垂微微烫了起来,渐渐发红。

宁芮星转回头,正对上江屿漆黑的双眸,认真专注地看着她,还有眼中毫不遮掩的笑意与柔情。

她下意识地抬眼看了一眼车内的众人,见大家没往这里看,才松了一口气。

江屿看着她这副样子,忍不住伸手刮了刮她绯红的脸颊,“这么紧张?”

她是在和江屿谈恋爱,可她还没做好让太多人知道的准备。

宁芮星甚至都能想象到他人知道江屿和她在一起的样子,甚至怕是自己走在路上都会有人指指点点,她不想自己的生活受到过分的关注。

何况喜欢江屿的人那么多,她指不定多招人怨恨呢,许恬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谈恋爱,还是低调点的好。

宁芮星想着,拍落江屿的手,低声说道,“不要动手动脚的。”

“那动嘴?”

宁芮星是怎么也想象不到江屿会说出这样一句话的,更没想到的是,他说着低头便要朝自己吻下来。

她整个人都跟着紧张了起来,抬手抵住江屿的胸膛,就要把人往外推。

男女力气到底有差别,无论宁芮星自觉自己使了多大的力气,江屿仍是岿然不动,反而越靠越近。

眼见江屿的吻就要落了下来,宁芮星紧张得瞪大了眼睛,一边用余光扫视其他人。

他们坐的是后面,车尾只有他们,可只要前面有人转过头来,只一眼,立马就能看到这里发生了什么。

大巴车平稳地行驶着,宁芮星的一颗心却是跌宕起伏。

江屿将她抵在窗户边,薄唇从原本设想的位置,转移地靠近了白嫩的耳垂。

温热的唇息一分不落地都吹拂到了脸上,热度不断蔓延着。

在宁芮星紧张得睫毛都在颤抖的时候,身前的压迫感却是陡然撤离。

一碰即离的吻,快得宁芮星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被轻轻擦过的耳垂隐隐地发烫。

抬眼,就见江屿已经端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低头含笑地看着她。

宁芮星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间,原本平稳行驶的大巴车一个急拐弯,几乎毫无预警的,她的身体重心不稳地就要倒在了江屿的身上。

车上原本安静的环境随着这突发情况嘈杂起来,宁芮星却是顾不得许多。

她全身的注意力都在腰间上的手,还有此刻握着她手腕的手。

腰肢被掐住的地方烫得发软,那手一使力,她便被固定在自己的座位上,只是手腕上握着的手掌向下,转向她的五指。

十指相扣。

一摸上宁芮星的手指,江屿便皱眉,“手怎么这么冰?”

她抬眼对上他关怀的神情,心跟着晃了一下,而后如实地回答,“我本身手就很冰。”

宁芮星底子寒,哪怕炎热的夏季,手脚有时候也很是冰冷,何况此刻寒凉的深秋天气。

听了宁芮星的话,江屿低垂着眉眼,二话不说地就拉起宁芮星的另一只手,双手交叠地包入自己的手掌心。

白皙修长的手落在江屿的手掌心里,看上去却是小小的。

江屿握拳包裹住宁芮星的双手,不时地摩挲着取热。

冰凉的手渐渐地温热起来。

前方有人不经意地转头,看到的就是江屿半阖着眼,神情清冷,而坐在他身边的宁芮星,转着头看着窗外。

当下觉得有些怪异,可又说不出是哪里怪异,不解地转回了头。

宁芮星咬着唇,想着自己此刻和江屿的样子,脑海里不知觉地就蹦出了“偷情”的字眼。

真的是有点像。

差不多半个小时,车子便缓缓地停了下来。

各部门要先在停车处混合,数清人头,前面的人热热闹闹地下了车,宁芮星伸出手指,挠了挠江屿的手掌心,示意他放手。

江屿却是将手握得更紧了,垂眼看着她,低声说道,“等会回程还坐这里,知道吗?”

透过车窗,宁芮星轻而易举地便看到了自己同部门的人,差不多都聚在一起了,就缺少她了,心里一急,顾不得江屿说了些什么,赶忙应和。

江屿满意了,才放开了宁芮星。

宁芮星一下车,一阵透凉的海风便扑面而来,她才发现这次的活动居然是在海边。

大片的沙滩,清澈透蓝的海天一线,远远地骄阳如火,散发着适度的热量,中和着海风,温度还算让人可以接受。

这片海景区划区很大,还没完全开发好,却是已经有了不少游客,周边的设施也都很齐全。各种各样的商家,停放在沙滩上的皮艇,以及飘动在半空中的热气球和小型飞机。

等点完人头,便由各部门部长告知其干事今天的安排,宁芮星算了算,等回去差不多也就是下午的时候,回去参加晚自习还来得及。

素质拓展说到底也只是游玩和联络感情,方婷妤和许佳雯没看过海,和其他人结伴着去看海,宁芮星一向不热衷于活动,便选择拉着莱音待在一旁的小座位上坐着。

这样的天气下水,对于男孩子来说也只是刚刚好的程度,女孩子自然接受不了,宁芮星坐在座位上,正打算刷会社交软件,便被拉拢着玩游戏。

几个女孩子无聊地凑在一起,也不知道怎么地就想出了玩“背上写字”的游戏。

刚进大学不久,大家的态度都是十分的热情,宁芮星被人邀请,自然不好拒绝,多的是自告奋勇地参与游戏,她只需要坐在一旁,怕是一天下来都轮不到她。

江屿和几个副主席嘱咐好注意事项,抬眼便在人群中扫视着宁芮星的身影,看到她身边围了一圈不少人,有男有女,抬脚便往她的方向走。

几乎江屿一走近,大概是自带气场,大部分的人一下就注意到了他,几个早先加入的男孩子更是招呼着一起来玩游戏。

宁芮星看了一眼江屿,正好对上他的目光。

不少人顺着江屿的目光落到了宁芮星的身上,跟着便是响起了调趣的惊呼声。

“主席你们今天穿这一身,好像情侣装啊。”

宁芮星先前还没注意,江屿今天也是穿了一身全身黑,乍一看没有什么联系,就是突然被摆放在一起,周围的颜色鲜艳杂多,不免就有了区别。

全身黑得太突出了。

“不会是,背着我们偷偷做了什么事吧,比如,嗯……”话说到一半,欲言又止,却是透露着谁都明白的意思。

能偷偷做什么事,还不就是谈恋爱了。

话虽是这样调侃,但大部分的人还是不信的,毕竟那么多个人都拿不下江屿,没道理宁芮星就可以。

江屿没说话,只是唇角的弧度轻松,比起平时的清冷温润,莫名地突然多了一丝人情味。

眼睛还是牢牢地锁定着宁芮星,半分也没移开。

众人看着这样子的江屿,心里暗道不是吧,有人已经忍不住问出了口,“主席你们在恋爱吗?”

宁芮星看见江屿的薄唇动了动,明显是要说些什么,急忙开口解释,“怎么可能,只是今天穿得凑巧而已。”

话一说完,宁芮星便有些心虚地不敢抬头看江屿。

有人半信半疑,转而询问江屿。

好几分钟,宁芮星才听到江屿低沉闷闷的嗓音,“嗯。”

她下意识地便松了一口气。

原本静寂的场面再度地热络起来。

虽说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宁芮星还是有些不自在,便借口去上厕所离开。

刚一走进洗手间,手腕被人一拉,便被紧紧扣住腰按在墙边。

宁芮星一惊,压迫感十足的高大身躯笼罩着她,抬眼正对上江屿低头审视的眉眼。

他的眼神晦涩难懂,眸底像是有剧烈滚烫的情绪在波动着,朝她席卷而来。

“江屿……”

“为什么要否认?”

听了他的问题,宁芮星在心底叹了一口气,她就知道江屿在意了。

“我还没准备好让太多人知道,”她低着头,斟酌着字眼,眼底也慢慢氤氲起陌生的情绪,“来势凶猛的流言蜚语一瞬间便能改变一个人的看法和认知。”

“他们会觉得我配不上你,我不想有一天,你被影响,也会这样认为,就这样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也很好……”

两个人秘而不宣的爱情,如同是她偷来的短暂的快乐。

她对于自己的认知向来是不卑不亢,可只有在与江屿有关的事情上,才会一次又一次衍生出自卑的情绪。

就好像一公开,就会有人将江屿从她的身边抢走。

宁芮星所有未出口的言语悉数被江屿的唇堵住。

下巴被扣住,宁芮星根本动弹不得,任由江屿灼热的气息夺走她的呼吸。

一股股电流从发麻的嘴唇,不断蔓延至四肢百骸,引起身心的战栗感。

宁芮星被吻得有些迷糊。

轻微的喘息声随着说话声接连砸到了耳边,还有猛烈急遽跳动的心跳声,狭小的空间下,宁芮星甚至都分不清是她的,还是江屿的。

“别把你男朋友想象得那么多人喜欢,就算真的有,那也不重要,他们比不上你一个人的喜欢。”

“是我和你两个人在谈恋爱,配不配不是旁人说的算,是我说的算,是你的认为说的算。”

“还有,之后不管你有没有准备好,我都不会再陪同你否认我们的关系。”

“再没有下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