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3章 卖惨

深秋的夜晚, 晚风夹凉, 宁芮星却是紧张得手心都冒出了层细汗。

刚刚下坠的失重感并不恐怖, 她牢牢地被江屿接着,双手也是同时紧紧地搂着他的脖颈,根本不会发生任何一丝意外, 紧张的却是, 自她开口说完那两句话,江屿始终抿着唇没说话。

只是目光深沉地看着她, 看得叫她有些心慌。

江屿微微俯身,松开了双手,宁芮星便被他放在了地上, 揪着他的衣角,颤抖着声音开口, “江屿?”

她摸不清他在想什么,也猜不透他此刻盯着她的目光, 好像脱栅的猛兽, 下一秒就会张着獠牙向她扑来。

“对不起,”忽然的,她的头顶上落下了他的声音, 沙哑得像是从喉骨深处滚出来一般, 带着极深的情绪, “我控制不住了。”

“怎么……唔……”

宁芮星所有未出口的话悉数被江屿堵在唇中, 他一手揽着她的腰, 一手微抬起她的下颌, 俯身便亲了下来。

带着与动作丝毫不符的,与先前接吻从未有过的温柔。

江屿五官生得精致俊朗,气质温润斯文,行为处事也是进退有宜,可单单唯独在吻她这件事上,向来是毫不留情攻城略地的啃咬,几乎不将她吻得临近窒息就绝不会放开。

如今一寸寸的舔砥,呼吸间吹拂而出的热气扑面而来,夹杂着他不可忽视的气息,全面地将她包围。

一个出乎意料的吻,激得神经末梢都在隐隐地颤动。

宁芮星说不清楚那种感觉,只是江屿这般温柔的样子,轻飘飘地让她沉沦。

就好像是让她暂时地忘却不好意思的羞怯感,满脑子都是想要更多和他的亲近,甚至想着要是时间静止多好,永远停留在这一秒。

宿舍楼下很是空旷,静得宁芮星能清楚地听见自己心跳如鼓的声音,还有他的。

如同贴着她的耳膜 ,咚咚地有力震动着,昭显着主人变化的情绪。

在唇被江屿放开的时候,宁芮星抬眼看向他,鬼使神差地开口,“江屿,你的心跳好快。”

“嗯,”江屿点头,在宁芮星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俯身在她的脸颊上又轻啄了一下,深邃的瞳孔里布满了明显的笑意。

“因为你。”他补充着,“是你才能让它跳得这么快。”

江屿说着,抬手拉起宁芮星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直直地,毫不掩饰地和她对视,温声开口,“你不知道,你的一句话对它有多么大的影响力。”

没给宁芮星说话的时间,江屿又开了口,“刚刚最后一句,我想听你再说一遍。”

什么话?这是宁芮星的第一反应,何况还是江屿指定的最后一句话,她根本毫无头绪,顶着江屿的注视低头想了几秒,回放着过程,赫地就明白了。

这说过的类似告白的话,要放在以往,以她容易害羞的性子,宁芮星是打死也不会开口说这般直白的话,可如今江屿早已经明白了她的心意,两人又是这样的关系。

在她看来,最重要的是,江屿想听。

“江屿,”她太紧张了,嗓音有些抖,但还是坚定地看着他开口,“我很喜欢很喜欢你。”

江屿的目光闪了闪,难掩炙热,低声开口,嗓音沙哑,“再说一遍。”

宁芮星好脾气地重复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江屿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走吧,我们去看星星。”

凌晨的夜晚,学校的大部分人都陷入甜甜的睡梦中,校道上走去,只有苍白路灯下的树影婆娑,和他们牵着手的一高一低的身影。

今晚星星异常闪亮,点缀着黑色苍穹,月光皎洁,倾洒着柔和的余光。

宁芮星拍了张照片,罕见地更新了朋友圈。

“今天的凌晨,他说好想出去看星星,然后终于圆了一起看星星的梦”。

空旷无人的校道蜿蜒而去,宁芮星玩性顿起,踩上路旁砌高一层的台阶,扭头看向一旁的江屿,笑着开口,“江屿,看,我长得比你高了。”

江屿差不多比她高个二十厘米,正好是一个头的差距,台阶砌得高,宁芮星走在上面,反过来倒是比江屿高出了一点点。

江屿牵着她的手,笑笑没说话,余光却是时刻注意着宁芮星的动静。

她单脚踩着台阶的边缘,张开了双手控制着平衡,慢慢地向前走着,江屿配合着她,放慢了脚步。

有时候身体稍微倾斜了一点,江屿就会紧张地抬手想要抱她下来,宁芮星反应倒是快,很快地稳住身体,没给江屿抱她下来的机会。

宁芮星享受这样安静的,和江屿独处的时光,忍不住握紧了他的手,“江屿,我们走慢点吧。”

走慢一点,走久一点。

就这样一直牵着手走下去。

抬眼可见漫天的日月星辰,而喜欢的人,就陪在自己的身边。

静静地,不说话,就已经很美好了。

-

一路走到尽头,又重复原路地走回去。

正门有舍管阿姨守着门口,宁芮星只要从正门进去,怕是就会立刻被登记夜不归宿,无奈,也只能从刚刚下来的方法上去。

她刚刚冲动地跳下来,却是没有设想怎么回去的问题。

二楼的窗户口不高,但宁芮星一个人也爬不上去。

她开口想让江屿蹲下,借着他的力上去,江屿却是怎么也不同意。

太危险了,甚至稍有不慎,就会摔下来,水泥路又不比草地,这一摔,那就是见血的问题。

“明天是周末,我在外面有一套房子,要不今晚你暂时和我住那里吧。”

听了江屿的话,宁芮星一愣,脸庞瞬间涨得通红,支支吾吾也没说出什么话来。

看着她那副样子,江屿怎么会想不明白她在想些什么,轻笑了一下,“只是住一晚,我保证不碰你,嗯?”

宁芮星本就因为江屿的那声轻笑声,整个人燥热得不成样子,想着彼此心照不宣就好,谁知道江屿还说了出来。

怕她不信似的,还特地强调某个字眼,这下,宁芮星的脸更加的红了。

她快速地摇摇头,“不用,我去外面酒店……”

江屿不等宁芮星说完,一把打断她的话,“你带了身份证或者学生证了吗?”看到她迷茫的样子,江屿便知道她没有带在身边,除非特殊情况,谁出门会带身份证,顿了顿继续说道,“何况让你一个人住酒店,我也不放心。”

江屿提出的这点,宁芮星倒是没有反驳,最近社会治安不太平,各地的酒店也出了不少“强拖硬攥”的新闻,她自己也不太敢一个人住在酒店里。

可和江屿住在一起,宁芮星也是有所犹豫的。

她知道不少大学情侣都会去开房,同处一室半推半就的也很正常,可她没想和江屿这么快。

和他在一起的一切都太快了,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见宁芮星面露难色,江屿捏了捏她的手,眸光闪了闪,“不然,我陪着你在外面坐一夜?”

树叶随着晚风沙沙作响,江屿说着,轻轻咳嗽了起来,拉着宁芮星就要往一旁的石椅上坐。

“你感冒了?”宁芮星问道,声音有些焦急。

一听到江屿的咳嗽声,她倒是顾不上许多了,明明刚刚还是好好的,怎么会一下子就感冒了,难不成是刚刚陪她走了个来回?

一定是因为江屿将格子外套脱了披在她身上的原因,这才着凉了,宁芮星想。

只是这样想着,心里面不免自责起来,看向江屿的目光,含着满满的心疼与愧疚。

江屿却是答非所问,又轻声咳了起来,极力地克制住,嗓音低哑,“没事,我陪你坐着。”

宁芮星哪还舍得让江屿待在这吹冷风,从他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推了推他,“你回去吧,我再等个五六个小时就行,”怕江屿担心,她补充说道,“学校很安全的,你不用担心。”

“要么你和我离开,要么我陪你待着。”江屿抬手,握拳抵在嘴唇间又咳了咳。

宁芮星这时却是冷静了下来,她能大概猜出了江屿是在对她卖惨。

可偏偏,她拒绝不了这样子的江屿。

在外一向高高在上的人,不顾面子地在她面前突然的柔软,无论真假,无论他出于何种目的,只要她喜欢江屿,她就拒绝不了。

见宁芮星低头似乎还在考虑,江屿觉得自己还需要再做点什么,他牵着宁芮星的手,一手摸了摸她的头,“我不会碰你的,真的。”

听他又说了一遍,宁芮星低着头转移自己看着江屿的目光,不过发红的耳尖到底是泄露她些许的情绪。

指尖不经意地就就刮过滚烫通红的脸颊,柔软细腻的触感太过美妙,江屿的眼神发暗,忍了忍,情难自禁地吻了吻她的唇角。

一触即离的吻,却是带上了点别的意味。

怕宁芮星不放心,江屿的鼻尖贴着她的,低声又重复了句,“真的不会碰。”

宁芮星咬了咬唇,没开口。

她怎么觉得,他说的话,就这么不可信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