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2章 耍流氓

宁芮星被江屿牵着走出电影院的时候,脑袋空白一片, 另一只空着的手攥着江屿飘扬的衣角, 混混沌沌地跟着他走。

晚间凉凉的风拂面吹来,减轻了脸上少许的热度, 思绪也跟着清明了不少。

明明刚刚说好看电影的,可一场电影下来, 不只是电影主演, 她连他们今晚看的是什么电影都不知道,只是这样想着, 宁芮星好不容易降下去的燥热感再度卷土重来。

满脑子都是江屿掐着她的腰吻她的模样。

黑暗中,她的唇被江屿侵占着, 肆意啃咬,她睁着一双眼睛, 却是将江屿看得更加的清楚。

虽精致却不减大气的眉眼,泛着幽深的眸光, 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柔情, 仿佛下一刻就能将她溺毙一般,轻易地令人沉沦。

宁芮星心下一跳, 兀地跟着一愣。

江屿对外一向是冷淡的模样,虽温润, 却也透着股淡淡的疏离,令人难以靠近, 可一开始, 他却由着她的靠近, 对她出乎意料的好,甚至可能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他便已经拿着这样的眼神看她。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宁芮星的心颤动得更加厉害了。

难不成,江屿比她想象的更早喜欢她?

宁芮星被自己脑海里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而后摇了摇头,暗示应该是自己多想了。

没上大学之前,在没有宿舍检查卫生的那件事之前,江屿怕是连她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会早早地就喜欢她呢?

江屿牵着宁芮星的手,见她怔怔地顿在原地,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关心地开口,“怎么了?”

听见江屿的声音,宁芮星陡然回过神来,抬眼就对上江屿关切的眉眼,在他灼热的注视下摇了摇头,跟着极快地否认,“没有。”

视线一顿,便从他的眉眼落到了他那泛着好看色泽的薄唇上,一想到刚刚电影院的事情,宁芮星整个人如火中烧,转移自己的目光,特地不去看江屿。

一看到他的眼睛,或者其他的任何部位,她的脑海就乱成一团,哪里记得要说什么。

“你,你以后不许那样了。”

她说这话实在没有什么威慑力,嗓音柔柔的,一张脸也红通通的,铺满了羞意。

果然,瞧见宁芮星这副样子,江屿的眸光微不可查地闪了闪,俯身凑近她的脸颊,笑笑地看向她,“不许哪样?”

再怎么斯文温润的男人,本质里到底是有劣根性在的,一碰上宁芮星,江屿就忍不住想逗她。

想看她脸红,想看她不知所措……

那样全都是只因为他一个人,因他而起的变化。

他呼吸间和说话的热气全朝着她的脸颊上而来,痒痒的,酥麻感迅速地传递至角角落落,宁芮星缩着脖子想躲开。

江屿却是捏着她的下巴,固定着不让她动,甚至有些刻意地更加凑近,笑着看她的羞恼。

宁芮星别开眼,控制自己不去看江屿染着几分笑意的眼眸,声音低低的,呐呐的,“不能在外面这样,万一,万一被人看到……”

这几次江屿都在公共场合亲她,宁芮星不好意思羞怯之余,一颗心差点都没从嗓子眼底蹦出来,偏偏他还毫不收敛,越吻越深。

一边被他控制着深吻,一边还得紧张地扫视周围的环境,她这么多年都没有这几天过的跌宕起伏。

“那与与想在哪里?”江屿附耳低声问道。

宁芮星的心狠狠一颤。

除了一开始得知她小名的那晚,江屿几乎就没再叫过她的小名,此刻刻意压低的嗓音,不紧不慢地念着她的名字,好似带着绵绵情意,说不出的缱绻。

她觉得自己整个人好像更热了。

江屿的唇角还夹着一抹淡笑,眼底涌动着她看不懂的深沉暗流,“教学楼,街头,电影院都是外面,那哪里算是里面,哪里可以亲你呢?”

宁芮星灵光乍现,瞬间明白了什么,全身的血液都往脸上涌去,越加的红。

她怎么也没想到,江屿会在街上对她耍流氓……

男人的气息悉数褪却了温润,变得危险至极,狭长的眼眸中,涌动着浓烈的暗稠,朝宁芮星又凑近了几分,几乎有些诱哄道,“那与与说是在哪里呢,嗯?”

晚间四下亮起的霓虹灯束一分不落地打在江屿的脸上,落在一片阴影,半明半暗中的五官英俊模糊而危险,毫不掩饰地展露在宁芮星面前。

宁芮星的脸涨得通红,嘴唇张了张,愣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江屿原本只想着逗她,可看到她的反应,不免也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但他也知道她的性情保守,容易害羞,所以他先前才一步一步慢慢来,到底怕把人吓到了,见她愣了几秒什么话也说不出,眼睛都快蒙上了一层朦胧薄雾,无奈地叹了口气,温声开口。

“我已经二十一岁了。”

“嗯?”宁芮星有些迷茫,不解江屿怎么会突然转移话题,说起年龄。

“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我冲动了,”江屿顿了顿,直视着她的眼睛,“可我所有的冲动,只因为你。”

这一句简单的话,像是剖析自己的心境,又像是表白,宁芮星怔楞的同时,脸色不免一红。

“所以我会想亲近你,无论何时何地。”

车水马龙的街头衬得他的声音很是模糊,却是一字一句砸在了她的心上,激起涟漪。

“毕竟,我真的很喜欢你。”

-

等洗完澡躺在床上,宁芮星睁着眼睛看着漆黑一片的床顶,却是毫无睡意。

冷不丁地就想起江屿说的话。

明明相处了快半天的人,到了晚上还是会突然的想起他。

想见江屿的心情随着一分一秒的推移,愈发的浓烈。

就好像是有什么,克制不住地要倾泻出来。

情感的驱使下,宁芮星拿起手机,正想给江屿发消息,也不知道是心有灵犀还是什么,江屿却是快她一步发了消息过来,她的心跟着一跳。

是一张照片,漫天的繁星。

星星在城市中已经很是少见,可今晚,从照片里看,宁芮星却是能依稀辨别出黑暗中璀璨的星耀。

“突然好想和你一起出去看星星。”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宁芮星的心跳却是颤动得飞快。

陌生的情潮一瞬间涌来,这个时间点,宿舍里的其他人已经都差不多睡下了,几乎想也没想,宁芮星动作极轻地翻身下了床,换了身衣服后开门走了出去。

走出宿舍门,而非阳台。

宿舍的走廊照明灯已经全被关上,黑暗像是能将人吞噬的猛兽,充满了未知的危险。

宁芮星的一双眼睛在黑暗中却是异常的发亮,手机通话中发出的微弱光芒帮助她看清了点路,接通的一瞬间,她只觉得整颗心跳得几乎都不像是自己的。

“江屿,我出去找你好不好?”

没有给江屿反应的时间,宁芮星说完后立即挂断电话,慢慢地往楼下走去。

人生顺遂,她几乎没有过这样刺激的经历,和这种最纯粹的冲动。

那般迫切地想要见到一个人。

辅导员不允许夜不归宿,宿舍登记都是十一点半前登记好的,除了她和江屿,再没有人会知道今晚发生的事情。

手掌心中的手机持续地震动着,显示是江屿的来电,宁芮星却是没接,小心翼翼地下去一楼,在返回踏上二楼的时候,才滑了接通。

“我想见你,江屿,”她的声音很轻,“我想你了。”

手机另一端的人仿佛愣了愣,好半会才反应过来,“你等我,我去接你。”

宁芮星轻声应了句好,才挂断了电话。

她知道江屿一定是吓到了,连她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是她?

对于感情,她向来怯弱,无论在一起还是之后的相处,大部分全靠江屿的主动,这是第一次,她开口的主动。

有些话,她想要当面告诉江屿。

等了几分钟,宁芮星一眼就看到站在二楼楼梯窗户下的江屿,朦胧夜色中,他却是亮的发光,微微地抬头,看着她的眼底盛满了温情。

女生宿舍的舍管阿姨有三个,今晚当值的正好是最凶的那个,眼巴巴地盯着门口,宁芮星根本跑不出去。

“江屿。”宁芮星和他对视,轻声叫着他的名字,慢慢地开口,“我想和你一起去看星星。”

不等江屿开口,宁芮星继续问道,“正门出不去,你说我该怎么出去?”

江屿看了眼只到宁芮星腰部上的窗户口,又看了眼她眼中的势在必得,沉声开口,“跳下来,我接住你。”

自己的想法和江屿的不谋而合,宁芮星几乎没有过多的犹豫,爬上了窗户口,低头看向江屿,“你会接住我的对吗?”

“我会接住你。”江屿低声重复了一遍,说着,朝她伸出了双臂。

在安全落入江屿温暖的怀抱中时,宁芮星搂着他的脖颈,说出了她今晚一直想说的话。

“你给我所有的冲动,我给你所有的勇气。”

“江屿,一直没有亲口告诉你,我也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