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3章 坏主意

字体比图案来得简单, 老爷爷没一会就在黏板上写好字,拿过一旁摆放整齐的竹签,慢慢地支起大字,将完成的黏糖递给了宁芮星。

宁芮星眼底都是对黏糖的喜欢, 接过黏糖, 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

黏牙的糖味溢留唇齿,她的腮帮动了动, 眉眼弯弯的, 就要将手里一直攥着的钞票递给老爷爷。

江屿却是更快地伸出手拦住了她的动作,压在她的身侧, 转而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张零钱, 放在了桌上。

老爷爷拿起零钱, 朝江屿善意地笑了笑,低头继续忙活自己的事情。

宁芮星仰着头, 有些不解地看向江屿。

江屿低垂着眉眼, 朝她笑了笑, 轻声说道, “走吧。”

“嗯。”见江屿没解释, 她慢吞吞地应着,跟在江屿身后离开。

江屿瞥了宁芮星一眼, 见她低着头,看着她在灯光下弧度柔和的侧脸和咬着腮帮的模样, 温声开口, “有时候, 善意的接济过度了,就会成为伤人的利器”。

宁芮星下意识地怔楞了下,扭头看向江屿,呐呐地开口,“学长……”

她有些意外,意外于江屿看透了她的想法。

深夜年过半百的摆摊老人,眉目慈善,轻易让她想到了她已经离开的爷爷。

心酸发软的情绪一时战胜了理智。

她用一百块的红钞票,想去买一支不过几块钱的黏糖。

身体健康的老人家生活中用不着多少,一百块的份额不大,但好歹是能过上几天清闲日子,不用像今天一样街头露宿地摆摊。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轨迹,好比远水解不了近渴,一瞬间的安逸换不来长久的适意。”

他顿了顿,停下了脚步直直看向她,“何况是手艺人,无论年轻,或者老迈,他们靠自己的手艺服务,而不是以此来博取他人的同情。”

宁芮星的手指紧紧捏着竹签,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声音低低的,闷闷的,“学长,我是不是做错了?”

她刚刚明明都已经看到了老爷爷座位旁放着的黑袋子,里面装着小份额的纸币和硬币,自然知道他不可能找得出零钱。

所以,她的举动,是摆到台面上明晃晃的接济,说到底,也能算是为难。

她低着头的样子,明显有些失落和自责。

江屿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轻声开口,“没有,你很好。”

看着宁芮星迷茫的眼眸,江屿的唇角弯了弯,眼底溢出了温暖,朝她走近了一步。

嗓音淡淡的,又带着对她特有的暖意,“有些事情,你有那份心,就比旁人好得多了。”

“只是在一些特定的环境和人情上,要去做一件事情之前,我们要先想想,这样的做法真的好吗?既能达到我们想要的结果,又能不伤害到任何人,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就证明,是我们做错了。”

“但是错与对的界限是虚幻的,没有人能判定对错。”江屿敛了敛眉,低声开口,“就好比你今晚的举动,毕竟是出于善意的做法,我能指责说你是错误的吗?”

宁芮星原本想摇头,一瞬间地止在半空中。

她没底气。

因为刚刚江屿的确是制止了她的举动。

只有他觉得是错了,才会出手制止她。

“明显是不能。”见宁芮星不敢开口,江屿便替她回答了声,而后退回了一旁,站在她的身边,“因为只是途径考虑的不欠缺,而不是在根源上出错。”

“这个世界上,最不该被批判指责的,便是善意。”

宁芮星是文学生,哪怕情绪再怎么低落,还是解读出了江屿话语里的逻辑意思。

他在告诉她,某些为人处世的道理。

面面俱到得,让她完全找不出一丝反驳的理由。

虽然,她也不想反驳。

江屿其人,真的是从头到脚,言行举止,包括思想,就连说道理,都循循善诱,让人很有好感。

“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家?”他低声询问。

“好,谢谢学长了。”

走在江屿的身后,宁芮星这才敢直接而大胆的,毫不掩饰地盯着江屿的背影。

高大修长的背影,挺直如松,在前方不紧不慢地走着,被昏黄的路灯拉长。

她想看他,却只敢偷偷地进行着。

既克制,又放肆。

既想要他看见,又怕他发现。

喜欢一个人,在他面前,矛盾得都有些不像是自己。

某一瞬间,他的身影投影到自己的脚尖前。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宁芮星踩了上去。

夜色沉重,她任由着自己隐秘的心事发酵,一路踩着江屿的背影走到停车场。

江屿走在前面,偶尔有几次回头。

身后的人低着头慢悠悠地走着,状态看着让人不是很放心。

不得已,只能自己将人看紧一点。

走到最后,回头看人的频率已然是猛增了不少。

江屿走到副驾驶座旁,拉开车门,转身等着宁芮星。

晚风吹过,树叶婆娑,沙沙出声,将宁芮星的头发吹得有些松散,挡住了大半张脸。

江屿看不清她的表情,就见她嘴唇动了动,不知道在念念有词什么

宁芮星循着倒影,脚底和身影贴合得毫无缝隙,一脚一步地走着。

瞧见地上的投影停止了移动,在原地一动不动的,随着她的前进,逐渐地缩短了长度距离。

宁芮星的眉头皱了皱,还没反应过来,刚一抬头,直接就撞入了一个坚硬的胸膛。

空气中满是熟悉的清冽味道。

耳边是震动有力的心跳声,一声一声的,敲打着耳膜。

宁芮星有一瞬间的失神。

在反应过来的一分钟时间里,她前前后后想了许多。

如果就这样抱着江屿不放的话,他会不会一把推开她

如同他对待那些意图投怀送抱的女生一样。

还未深想,宁芮星余光便看到了江屿抬手,身体一僵,猛地往后退了一步。

回归了安全线的距离。

江屿低垂着眉眼,长睫遮住了眸间涌动的情绪,收回了自己的双手,轻声开口,“刚刚鼻子是不是撞到了,疼吗?”

见江屿收回手,宁芮星下意识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幸好她快一步从江屿的怀里退开,不然,等江屿动手拉开她的时候,指不定多尴尬。

听到江屿的问话,她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朝他摇了摇头。

心里克制不住地又为江屿加分。

哪怕是不喜自己被触碰到了,还是在第一时间开口关心他人的情况。

和这样的人相处,再怎么防范,心动感还是会无孔不入地侵入内心深处。

因为他是江屿。

有出色的外表,和再让人挑剔不出过错的良好修养。

随着车流平稳行驶的车子,在红绿灯对面的街口前慢慢地停了下来。

同一时间,江屿开了口。

“打算什么时候回学校”

“应该会在家里拖一会儿,可能是八号的下午或者傍晚。”宁芮星透过车前镜看着外面涌动的车流,如实开口。

“到时候我过去接你回学校。”

“昂”

对于江屿的话,宁芮星很是意外,当初江屿送她回家就算了,现在还要再送她回学校?

“我做事喜欢有始有终,”江屿轻声解释道,“而且正好顺路。”

他话里的意思,就是既然由他送她回的家,自然也是由他送她回学校。

“哦,好的。”宁芮星没再多说什么,开口答应。

她不知道江屿家住哪里,但他说了顺路,那应该就是顺路的。

对于这点,她倒是没有过多的怀疑。

江屿一路驶到了宁芮星家的小区里,这才将她放了下去。

等宁芮星走进了小区里,再也看不到了,江屿这才开车离开。

国庆加着中秋八天很快就过去了。

在家里吃过午饭,宁芮星就打算回去学校。

江屿的车一路畅通无阻地开进了学校,稳稳地停在了宿舍楼下不远处的小道上。

还是宁芮星提的要求。

倒是怕被别人看到,连累江屿被人误会。

等车停稳了,宁芮星转了转眼珠子,查看了下周围的环境。

确定没有人了,转头朝江屿说了声谢谢,几乎没给江屿反应的时间,急忙拉开车门离开。

车后座上放着几袋包装精美的零食袋,目及宁芮星有些急冲冲的背影,江屿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她不知道,她这般心虚的样子,才更能让人怀疑。

他在去接她的路上,特地买的东西,只能再找个机会给她了。

宁芮星到宿舍的时候,莱音几个差不多时间也到了,正在整理打扫宿舍里的环境卫生。

“与与,你怎么这么早过来学校”

宁芮星是本地人,家里离学校又不是很远,完全可以等到晚上晚自习的时候再过来。

“正好搭别人的车,顺路就过来了。”

宁芮星解释了一声,放下自己的书包,开始整理。

见宁芮星这样说,莱音几个也没再多问,开始做事。

江屿拎着袋子往宿舍走,路上正好就碰到了外联部的几个新任部长。

打了声招呼后,江屿不经意地问了一声,“你们手里拿着的是要给新干事的月饼”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江屿沉眉,想了想才开口,“宁芮星的那份给我一下,我等会找她有事,正好给她送过去。”

几个部长倒是没有多问,利落爽快的就交给江屿。

等回到宿舍,周皓看到江屿拎着大包小包的,立马迎了上来。

“看不出江少你这次这么讲义气,回家一趟还带礼物”

周皓说着,伸手就想要接过江屿手里的礼物袋。

江屿不咸不淡地瞥了他一眼,往前走避开了他的手,慢悠悠地开口,“不是给你的。”

“不是给我的给谁的”周皓反问了一句,末了揶揄地啊了一声,碰了碰江屿的肩膀,“给小学妹的啊?”

江屿抿着唇,拿起手机在屏幕上摁了摁,也没回周皓的话。

这举动,落在周皓眼底,无疑是默认,他啧啧了几声,“这谈了恋爱的就是不一样,酸臭味可真重。”

江屿坐在椅子上,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严肃地开口,“还没有。”

还没有谈恋爱。

周皓刚想开口嘲讽江屿的慢速度,就听他低声笑了笑,嗓音都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愉悦感。

“不过也快了。”

周皓幽怨地看了江屿一眼。

早知道江屿的德行,自己还偏偏多问一嘴,又被撒了一脸的狗粮了。

宁芮星收拾好自己的座位,刚坐下去歇息没一会,就接到了江屿的电话。

看着屏幕上跳动的手机号码犹豫了许久,才滑了接通。

不知道江屿找她什么事?

适当的接触没有什么,可若是私底下接触过多了,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学长,有什么事情吗?”

“中秋在假期,学生会补送月饼,你下来拿。”

宁芮星知道几个舍友也都在今天拿到了月饼,再说,她也不好说出不拿的话。

只是,江屿身为学生会主席,一般是不会亲自做这些事情的。

踌躇了几秒,她才开了口,“那学长你等几秒,我马上下来。”

“好,”江屿轻声应着,补充道,“慢慢来,不急。”

“嗯。”

江屿站在女生宿舍下,手里还拎着礼物袋,明显是在等人。

轻易地引人遐想。

过往的几个女生明目张胆地将目光投放在江屿身上。

在看到宁芮星出现时,江屿一直皱着的眉这才松了下来。

等她走到了面前,江屿伸手便将手里的袋子递给宁芮星,挑眉示意她接。

精美的透明包装袋里,宁芮星一眼就看到了里面装着的月饼,混合着其他的小零食。

“不是只有月饼吗?怎么还有其他的东西……”

看着她盛满惊讶和疑惑的双眸,江屿莞尔笑了笑,“今年学生会的预算多,礼物自然也多。”

“这么好!”

宁芮星的确是惊讶,那些零食她没细看,只是粗粗看了一眼,但还是分辨出其中不少都是国外的零食。

有些很贵,她知道。

学生会还真是富得流油,宁芮星想,更是下定决心自己之后一定要好好做事,绝不偷懒。

见她接过了,江屿唇角的弧度弯了弯,单手插.进裤兜里,低头看向她,“英语比赛是不是在这个星期?”

宁芮星点点头,“在星期三下午,”她乖乖地回答,而后不解地发问,“学长你问这个做什么”

宁芮星是知道江屿这周三要委同校长等学校领导接待来访的海内外政要人士,专家学者和知名企业家,应该是没空去看她演讲的。

“没什么。”他言简意赅地回答。

“噢。”宁芮星有些失落,她还以为江屿是要去比赛现场看她演讲呢。

果然是自己想太多。

宁芮星收敛住自己的情绪,仰头朝江屿笑了笑,“那学长我先上去了。”

江屿低声答应。

周三下午很快就到了。

英语演讲比赛安排在下午两点开始,宁芮星坐在后台,反复默读着自己的稿子。

后台里还有不少等着比赛的参赛者,语速极快的一阵噼里啪啦。

浑身紧张下,血液的不流畅循环,让她的手脚有些发冷。

陆续多了比赛现场的工作人员,拥挤的环境下多了几分沉闷。

平放在膝盖上的演讲稿多了块压迫的阴影。

宁芮星皱皱眉,抬头,就看到站着身前,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的林子濠。

这次比赛现场全交由外国语学院负责,林子濠会出现在这里,宁芮星没有太意外。

只是他站在她面前……

宁芮星刚站起来,林子濠就一把捏住她的肩膀,“宁芮星,我上次说的话……”

自从上次告白被江屿捣乱后,林子濠是歇了几天的心思,隔后再去找宁芮星的时候,却是怎么也遇不到。

学校就这么大,明显是她对自己避之不及。

就连英语演讲的练习,她也没再出现。

谁知道好巧不巧,叫他在这里遇上了宁芮星。

“抱歉学长,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了,关于这个问题,我想我们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

对于林子濠,宁芮星早已没有了耐心,她已经说了很多次了,是林子濠自己不明白。

喜欢一个人本没有错,可若是因此造成了他人的困扰,并肆无忌惮的,那就不对。

再次听到宁芮星的拒绝,林子濠不由得就想到了江屿先前的嘲讽,顿时有些恼羞成怒起来,音量不自觉地拔高,“不想谈这个,那你想谈什么,江屿吗?”

宁芮星张了张嘴,还没说话,林子濠继续道,“你以为江屿会喜欢你吗?不可能的,先别说别人,就说他身旁跟着的那个许恬,喜欢了他整整快三年,到头来得到了什么……”

身旁几个在后台备稿的女生听到动静,抬眼看了过来。

林子濠看到有人在看,说得更加起劲了,颇有些不依不饶的架势。

“你以为你有什么不同,江屿对你不一般就是喜欢的吗?宁芮星,”林子濠叫着她的名字,笑了一下,“如果你是这样想的,未免太天真了。”

“我……”宁芮星下意识地就想反驳,就听空气中传来一道嗤笑声。

低沉温润的嗓音,在此刻带了点冷意,有种不紧不慢的慵懒,似调侃,也像嘲讽,“我倒是不知道,你对我的事情这么了解。”

宁芮星寻着声音看去,一眼就看到了倚在门边的江屿。

见江屿出现,林子濠的脸色变了变,但还是不示弱的,梗着脖子看向江屿,“我说的不是实话吗?”

“人人都说你江屿清冷矜贵,礼貌温润,那都只是表象,说到底你的本质上都透着疏离冷漠,不然不会进校三年,除了你的舍友,没人能接近你。”

林子濠说着,猛地抬手指向宁芮星,“可自从宁芮星一进校,你一反常态对她好,你敢说你不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话音刚落,后台一片静寂。

宁芮星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捏着自己手中的稿子。

她知道,所有人的视线在一瞬间都聚集到了她的身上。

还有江屿的。

宁芮星平复自己猛地加快的心跳,这才抬头,直直地回视江屿。

面容清隽的男生似乎就等在她的动作,在她抬头看来的瞬间,朝她笑了笑。

他的声音很轻,一字一句,清晰地落在了耳边。

“我不轻易对人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