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0章 与与

甜品店里的空调温度开得很低, 宁芮星却是觉得身体的每一寸都染上了一丝燥热。

她也从未想过有一天, 在明白自己的感情后, 坐在江屿的旁边, 自己居然会有种恨不得立刻解脱的坐立难安。

因着江屿帮宁芮星摁住头发的姿势,眼神也只能跟着落在她的身上。

手掌心里是柔软的发丝, 往下,是发红滚烫的耳尖, 甚至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白皙变得粉红, 最后慢慢归于艳红。

手中机械地重复地挖勺的动作, 整个人的状态却是放空,心不在焉的,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江屿着实不喜欢这种掌控不住的感觉。

将自己的眼神从宁芮星的身上移开,江屿抬眼看了一下中央空调显示的温度, 默默收回自己的目光,低声朝身边坐着的人问道, “很热吗?”

宁芮星闻言一愣, 而后下意识否认地摇摇头。

让她从身至心觉得燥热的, 从来不是因这闷热的天气。

宁芮星低着头, 心绪飘远间,, 陡然想起一件事。

江屿从刚刚甜品被端上来后,一直是帮她摁着头发的, 那岂不是一口甜品也没尝过?

想着, 心下当即有些不好意思。

“学长, 你要吃一口蛋糕吗?”宁芮星说着,找了块蛋糕里还没被挖过的地方,挖了一勺,递到江屿的嘴边。

江屿的脸色浮现出淡淡的惊讶,不明显,但还是被时刻关注他的宁芮星给捕捉到了。

动作一出,方觉有些亲密过度,怕江屿误会而不喜,宁芮星急忙就想收回自己的手,转而就要去拿起桌上放着的另一把勺子,边急忙开口解释,“我差点忘了还有一把勺子……”

勺子还被包装袋包得好好的,宁芮星手里还举着把勺子,根本腾不出手去撕开包装袋,有些为难地看了江屿一眼,想他应该是不介意的,便打算自己先吃掉勺子上的蛋糕,再帮江屿弄好蛋糕和勺子。

毕竟,江屿为她做了那么多,自己帮他做点什么,也是应该的。

勺子还未递到嘴边,便被人在半空中截住。

宁芮星抬眼,有些不解地看向江屿。

江屿避开宁芮星的手指,攥住了露在空气中的勺柄,顺势往前一推,身体半倾,蛋糕便进入了口中。

满齿余香。

这样的姿势,如同是犹如刚才,宁芮星将勺子主动递给他的样子。

甚至于,是在主动喂他。

勺子上没有任何残余的蛋糕碎末。

宁芮星张了张嘴,眼底一瞬间溢起了多样的情绪。

因江屿的动作而起的,悸动,疑惑,紧张,复杂地相互交织,心脏猛颤,就见江屿接过自己手里的勺子,挖了勺蛋糕,重新递到自己嘴边。

宁芮星心底的那句这勺子我用过了,因着江屿突如其来的动作愣是没有说出口。

大概是从没有做过喂食的动作,江屿拿着勺子的手抖了一下,蛋糕上的奶油不经意地擦过丰满粉红的双唇,唇上一抹白,突兀又吸睛。

深邃漆黑的眼眸,独自地幽暗了几分下去。

“学长?”

宁芮星不太懂江屿的意思,他这是要喂她吗?

江屿的一张脸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侧眼看着她,温柔地笑了一下,仿佛并不觉得自己的举动有多么突兀一样。

“你喂我,礼尚往来,我也该喂你。”

那明明只是江屿握着勺柄借她的手吃得那蛋糕,并不是她本意的啊。

她甚至都忘了这只勺子,刚被江屿用过。

“可是……”

宁芮星开口的瞬间,江屿将勺子递得更近了,边低眉去看她。

“张嘴。”江屿轻声说道。

如同受到了蛊惑,宁芮星只顾着盯着江屿的眼睛,张嘴咽下那勺蛋糕。

江屿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在将勺子递还给宁芮星的时候,边动了动唇,“这蛋糕,还真挺好吃的,你觉得呢?”

宁芮星努力平复自己的心境,移开自己的目光,装作再平常不过的样子点点头。

看着她的样子,江屿唇角的弧度更盛。

“喜欢的话,下次再带你来。”

“好,”她应道,补充了句,“谢谢学长了。”

能和他待在一起的机会,宁芮星拒绝不了。

-

国庆期间,宁芮星的父母正好出国游玩,只剩下她一个人在家。

无聊了几天,接到闺蜜的电话时,宁芮星便欣然接受了邀约。

纳倩高考后选择去了外地读书,周末一般不回家,只是碰上了小长假,这才回来。

一回来便急忙地和宁芮星联系上,约着出来玩。

女孩子出来玩,除了逛街就是吃,看完电影,坐在饮品店的时候,到底是闺蜜,宁芮星忍不住就说了自己近来的遭遇,特别是自己喜欢江屿的事情。

纳倩对此是有些惊讶的,这些年追过宁芮星的,好看又出色的,也不是没有,但就是没有一个人,能被她放进眼底。

因为从一开始,除了学习上的需要,她就不会让别人有近身的机会。

下意识地排斥和男生的接触,惹得她好几次都打趣宁芮星是不是要孤独终老了。

她还记得宁芮星当初说过的话。

“我也幻想过我喜欢的人该有的样子,只是我的阿尼姆斯还没有出现。”

青春的悸动谁都有,宁芮星下意识地避开他人,也只是因为她不喜欢。

对于感情,她也曾有过幻想,在心中勾勒出另一半模糊的轮廓,只是符合她另一半投影的人,一直还未出现。

只要他一出现,长相,话语,声音,动作,任何一点,都足以成为她一见钟情的起因。

而现在,让她困惑的人出现了。

江屿足够优秀到,让人听说过他的事迹就会心动。

一开始,她对于江屿,就有种无法言说的好感,他的长相到举止修养,挑不出一丝的错处,就好像是,她心里阿尼姆斯的刻影。

所以,她没有任何抵抗地由着江屿的靠近。

宁芮星不是那种能主动追人的性格,但对于女孩子来说,太过喜欢一个人,所有的不可能都会在一瞬间转化为勇往直前的动力。

满腔孤勇,也都只给了那一个人。

“就算再怎么喜欢一个人,也不要先表现出来。”纳倩叹了一口气,“毕竟,谁先动心了,谁就输了。”

纳倩当初主动倒追人的事情,几乎整个高中无人不知,以至于后来去了外地读书,也都只是为了避开这段往事。

是以她的话对于宁芮星来说,也算是前人之鉴。

怕再提起纳倩的伤心事,宁芮星便不再多说自己的事情,只想着赶紧转移话题。

“谁年轻时候还没爱过个把渣男,”相比于宁芮星的小心翼翼,纳倩倒是看得开,“在青葱岁月喜欢过一个人,轰轰烈烈地谈了一场恋爱,哪怕结局并不好,也并不能沦为我的不堪过往,相反,是我曾经勇敢过的证据。”

“并且我感谢他教会我,在不确定对方是否和你有相同的心思后,你的主动,只会成为他厌恶的负担,你以为你的坚持终究会感动别人,可到头来,感动的只有自己,可在别人眼底,你就只是一个上蹿下跳的跳梁小丑。”

纳倩作为闺蜜,并不希望宁芮星第一次喜欢人,到最后会得到和她一样的结果。

“真想看看那个让你动心的人长什么样?”

纳倩最后为这段谈话总结道。

-

吃完晚饭后,宁芮星陪着纳倩去了一趟超市。

从高中去福利院做义工的习惯,一直被纳倩保留到了大学,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想着买点东西带去。

市中心的超市人来人往的很是热闹,进门的时候,宁芮星顺手拿了个手推车。

因为心里有了计划,买东西的速度倒也算快。

原本事情的进行都是好好的,谁知道宁芮星陪着纳倩排队结账的时候,一条不知道什么品种的白色小狗窜到了她的脚下,伸出舌头舔着她的小白鞋。

宁芮星低着头,竹竿似的裸.露在外的修长双腿忍不住抖了一两下。

昔日被狗追着跑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而且她穿的是热裤,现在狗狗舔着的是她的鞋尖,等会指不定就往上舔着她的腿。

想着,宁芮星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那狗也着实机灵,迈着小短腿又逼近了她一步,如同舔着津津有味的美食,再度舔上了宁芮星的鞋尖。

宁芮星再也撑不住,转身就想往身后的纳倩身上躲,声线不稳中又隐隐带上了明显的哭腔,喃喃地小声说道,“倩倩,有狗啊。”

她一阵慌乱,没察觉到身后站着的人早就换了个人。

宁芮星低着头去查看狗狗的动静,边伸手抓住“纳倩”的胳膊,往她的身上躲,直接撞入一个清冽的怀抱中,“倩倩,你快帮我把它赶走啊。”

她一直是喜欢猫狗等小动物的,但也仅限于是远远看着,近距离接触什么的,她只会觉得害怕。

头顶上兀地传来一声轻笑,酥麻入耳,干净泠泠的男音随之响起。

“跑走了,别怕。”

熟悉的男音炸然在耳边响起,宁芮星心脏猛地一跳,还未抬眼,隔空就听到纳倩的声音,“与与,没事吧?”

“与与?小名吗?”

耳边突地传来一阵挠人的温热,听着他低声念着自己的小名,宁芮星全身都有些紧绷了起来,心头席卷着紧张感和羞怯。

不似平时沉着平静的语调,倒像是意外的揶揄,简单的两个字,在齿间被琢磨滚出。

一听声音,宁芮星便认出了江屿。

正因为是他,整个人登时有些不自在起来。

偏生他还没有意识到,又叫了一声她的小名,末了,还不忘点评一句。

嗓音轻柔,似清风吹拂。

“很好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