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9章 由我负责

从江屿手中接过水果茶的时候, 宁芮星的眼睛还有些红红的。

膝盖上的布料破了个大洞,伤口被白纱布包裹着,配上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还真有点伤员的样子。

江屿没说话, 她咬着吸管,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一向不善与男生相处,连说一句话都觉得困难, 可对于江屿,如同受到指引一般, 飞蛾扑火也想要靠近。

宁芮星寻思着找个话题打破寂静, 就听到江屿问道,“你国庆留校还是回家?”

这次的国庆正好和中秋碰到了一起,学校一共放了八天的小长假, 宁芮星的舍友都想要回家,她也不可能自己一个人待在宿舍里。

“我要回家的。”

虽然不知道江屿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宁芮星还是如实地回答。

“什么时候要离校和我说一声, 我送你回去。”

江屿说着, 边侧目去看她,披散的长发遮住了大半的脸部轮廓, 隐隐可以窥见柔和的弧度, 眼神不自觉地也柔软下来。

听到江屿的话,宁芮星急忙咽下嘴里的茶水, 腾出空间说话, “不用的, 我自己做地铁回去就行。”

她家就在本地,搭个地铁就能到,倒是挺方便的。

“你腿受伤了不方便,何况也有我的原因,我该负责的。”

江屿的口吻有些严肃,透露着一丝不容拒绝的意味。

宁芮星私心还是想多和江屿待在一起,既然他都这样说了,她也没理由再去拒绝,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等到了女生宿舍楼下,江屿一路没和她计较表情包的事情,宁芮星倒是有些意外。

他既然没提起,宁芮星也不会特意在他面前再提起这件事,和江屿招了招手,便走进了宿舍楼。

一开门,莱音几个就迎了上来。

“干什么去了,这么晚回来”

“江屿学长追上去和你说了什么?”

“手里捧着奶茶,这是约会去了?”

一人一句叽叽喳喳地问道,上下打量着宁芮星,才看到她膝盖上的伤口。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受伤了”

宁芮星叹了一口气,边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刚刚不小心摔倒了。”

“很严重吗?”

“还好。”宁芮星说着,伸出手指碰了碰包着纱布的膝盖。

厚厚的一层纱布,都感受不到什么痛感。

等小心翼翼地洗完澡,好不容易爬上床,刚一打开手机,就收到了江屿发来的消息。

他再三叮嘱她回家那天的时间记得和他说,他好过来送她回去。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文字,宁芮星只觉得心里衍生出一股异样的感觉。

就只是这样简单的小细节,都足够让她脑补出所有该有不该有的画面与所代表的感情。

喜欢一个人,是可以从他任何的一言一行,剔除所有不该有的不相关,独留下自己所幻想的所有。

即使江屿并不知情。

想着,宁芮星给江屿发了个好字过去,这才抱着手机甜甜地睡去。

两天一晃而过,很快就迎来了国庆。

宁芮星要带的东西不多,只是背着个黑色书包,下去宿舍楼下等江屿过来。

看到江屿开车过来的时候,宁芮星还有一瞬间的惊讶。

她还以为江屿说的送她回家,是陪她一起搭乘地铁呢!

江屿已经降下车窗,见宁芮星怔怔地站在原地,出声提醒,“站着做什么,不上车吗?”

“噢,”宁芮星应了一声,点点头,“要的。”

她就正好站在后车座车门的旁边,下意识地摸上车门把手,想坐上去。

虽然心底很想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去,距离江屿更近一点,宁芮星却是没有那个胆子。

毕竟,对于有些人来说,副驾驶所代表的意义不同。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是坐到了副驾驶上去,会不会被江屿赶了下去。

如果那样的话,就很尴尬了,那她还不如先有自知之明地坐到后面去。

一拉,后车门却是拉不开。

宁芮星不死心,使劲一拉,发现真的拉不开,这才走到副驾驶旁的车旁,俯身透过降下的车窗和江屿说话。

有些疑惑地看向江屿,“学长,后车门是不是坏掉了?打不开啊。”

“坐到前面来。”

江屿说着,已经伸手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直直看向宁芮星。

宁芮星一愣,低垂着眉眼,错开和江屿对视的目光,声音呐呐的。

“可是,副驾驶座不是不能给别人坐的吗……”

“听谁说的”

“啊?”

宁芮星抬头,没想到江屿会和她探讨这个问题,反应过来才怔怔地说了声,“我自己觉得的。”

无论是从爱情电视剧里,还是各种读物,宁芮星大都都会看到这一点,是以潜意识里已经养成了一种观念。

江屿对于她的回答似乎觉得有些意外,看着宁芮星的眼神兀地多了一丝她分辨不出的意味,而后轻笑了一下。

“可你不是别人。”

宁芮星张了张嘴,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这样的话,太过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了。

一瞬间的悸动,心里眼里脑海里,满满的都只有江屿的这一句话。

她以为,江屿或许会说他不介意这个问题,但她没想到,他会这样说。

她不是别人。

那在他心里,她是什么人?

熟悉的部门成员,还是关系尚可的学妹,又或者,是其他。

哪怕再怎么想知道,宁芮星也没敢问出口。

一段关系中,最怕的不过自作多情,最惨的,也是自作多情。

或许,江屿的话,根本就不是她所想的那样。

果然,宁芮星心思百转千回间,江屿再度开了口。

“毕竟,你算是因为我受的伤,自然该由我负责,算不得别人。”

宁芮星松了一口气,庆幸之余,继之而起的心里弥漫不去的淡淡失落。

幸好自己刚刚没问出口,不然怕是会闹出了个笑话。

江屿说完,眼神朝宁芮星示意了一下,眉宇少见的轻松愉快。

“现在,你可以坐进来了吧?”

江屿的解释明显是有些不和逻辑的,但宁芮星没有多想,满心满眼都是自己额外不该起的旖旎想法。

宁芮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用与平时一样再正常不过的声音应了一声,这才坐上了副驾驶座。

车内的环境十分逼仄,将江屿的气息显得越发明显。

宁芮星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就连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久久没见江屿开车的动静,宁芮星抬头看他,毫无预兆的,就撞入他一双漆黑深邃的眼底。

此刻,正一眨不瞬地盯着她看。

“学,学长。”

开口的声音因紧张染上了些许的紧绷感,看着他的眼里,盛着多样的情绪。

有不解,有紧张,往里,有藏得更深的羞怯与不安。

江屿将目光从她的眼睛移开,低声解释,“安全带。”

她一上车,僵硬着身体坐着,不知道在紧张什么,也没去系安全带。

经江屿一提醒,宁芮星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还真忘了系安全带。

江屿就在一旁看着,不好意思的同时,涌现了更多的紧张。

宁芮星回过神来不再多想,刚要去扣安全带,却是有一双手早于她一步摸上了安全带,来回扣住。

江屿的气息一瞬间包围了她,因着姿势的原因,呼吸间释放的每一寸温热,毫无遗落地打在了她的额头上。

甚至只要他再靠近一点点,低头便能吻到她的额头。

只是想想,浑身就如同过电一般,激起一阵战栗。

江屿低头看着眼前人柔软的发旋,眸色发沉。

宁芮星看不到的地方里,双手不自觉地握紧成拳。

只有这样,才能压制住自己心底涌升腾而起的强烈冲动。

他没动作,宁芮星保持着姿势一动也不敢动。

江屿收回双手的同时,也坐直了自己的身体,侧目看着她,极尽温柔。

“不介意吧,我帮你系安全带”

宁芮星摇了摇头。

她怎么会介意呢。

那个人是江屿啊。

何况,他极具修养,进退分寸得宜,绅士而又礼貌地帮她系安全带。

只是,姿势稍微亲密了些。

而她,恰巧心动了而已。

车内开着空调,驱散开外面的热气,宁芮星舒服地眯了眯眼。

窗外阳光正盛,金黄的光圈随着树影斑驳四处摇曳,虽郁热,但也美不胜收。

宁芮星趴在窗边,看着外面不断往后倒退着的路边风景,在经过某处的时候,轻叹了一声,“那应该很好吃吧。”

江屿正开着车,宁芮星的声音虽轻,但还是一分不落地落进了他的耳里。

他顺着她的背影瞥了眼窗外,只看到一圈的枝繁叶茂和过往的行人,不由得问出声,“什么?”

“一家新开的甜品店,”宁芮星说着,坐直了身体,“看外面的宣传照感觉就很好吃,排了好多人,应该还不错。”

想到自己是和江屿说话,有些不好意思,腼腆地笑了一下。

“感觉不错的话,那就去尝试一下。”

“嗯”宁芮星觉得自己有些不懂江屿话里的意思。

下一秒,就见江屿将车转了个圈,原路返回。

符合宁芮星的形容的,也就只有那一家甜品店,江屿甚至都不用花费心思去找,车子一下地停在了宁芮星所说的甜品店外。

生意火爆,的确聚集了不少人。

江屿让宁芮星先进去点单,等停好车,方才跟着走了进去。

等了差不多一会儿,宁芮星点的甜品才被端了上来。

方方正正的小蛋糕,上面撒满了巧克力的碎末,下面铺满了一层白色巧克力,还有其他一两个店里的特色甜品。

宁芮星不敢多点,要是江屿不吃的话,她一个人也就有些浪费了。

一个分量的胃口刚好,吃不完也可以打包。

宁芮星心满意足地挖了一勺蛋糕送进嘴里,细细地品尝。

江屿坐在一旁,看着她的表情,不免觉得有几分好笑。

她似乎很是容易满足。

很好养。

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体质,好像怎么也长不胖。

店里的空调风开得有些大,将脸颊旁的碎发一同送进了嘴里。

宁芮星皱了皱眉,将头发别到了耳后。

反复几次,倒是将她品尝甜品的好心情都给搅乱了。

在再一次将头发吃进嘴里的时候,宁芮星放下了手里的勺子,整个人有些急躁起来。

还没伸手去拨开头发,身旁伸出的另一只手,快她一步,挑开了嘴边的发丝,将别到耳后的碎发按住。

另一只手,配合着这只手的动作,从背后跨过,轻轻地摁住另一半松散的碎发。

这样的姿势,相当于宁芮星整个人,被收拢在江屿的怀里。

哪怕江屿只是摁着她的发丝,并没有直接的肢体接触。

从身至心窜起了一阵酥麻。

宁芮星呆呆地看向江屿,见他朝她轻轻笑了笑。

那一瞬间,温柔与蛊惑排山倒海一并朝她袭来。

“吃吧。”

他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