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1. 联系方式

“成年了吗,小朋友不能喝酒。”

江屿的脸面朝向她,声音是刻意压低的,只两人听得见的音调,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似有若无的温热唇息毫无遮掩地喷洒在她的耳廓,激起一阵难以抑制的酥麻。

她甚至都不敢动,维持着身体僵硬往前倾的姿势。

江屿随手拿起桌上的一瓶牛奶,插好吸管,若无其事地递给宁芮星,扭头继续和直系学弟说着话。

好像这期间根本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宁芮星微微地抬头看了一眼周围,见大家都在各玩各的。

没有人注意这一块角落处发生的事情,也没人知道她和江屿私下进行的动作,但她莫名的有些心虚。

有种陷入“偷情”感觉的情感状态。

偷情,宁芮星被自己脑海里冒出来的形容吓了一跳。

她和江屿,怎么可能呢?

江屿将吸管的包装放在了桌上,宁芮星只听到一句有电话出去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江屿站了起来,朝门口走了出去。

包厢里的灯光有些昏暗,宁芮星抬眼就看到江屿高大模糊的背影,经过另一边桌子时被几个学长学姐给叫住了。

等到江屿出去的时候,原本被人从外面带上的门,再度从里面打开。

有人跟在江屿后面出去了,灯光昏暗,她看不清那人的大体轮廓,只能判断是个女生。

宁芮星收回自己跟随着江屿的目光,咬着牛奶上的吸管,怔怔地盯着桌前的零食。

旁边的女生碰了碰宁芮星的手臂,压低头凑近她,满是好奇。

“你和江屿学长什么关系啊?你们真的在交往吗?”

宁芮星被这个问题搞得一愣,反应过来后立马摇了摇头,“没有啊。”

女生笑了笑,“我还以为你们在一起了呢,我们刚刚还在谈论说,那个学姐跟在江屿学长后面是不是出去表白的,你都不知道,刚刚学姐一直往我们这边看……”

同部门的女生说的其他话宁芮星没有再听进去,她突然想起高中毕业聚会时,班级里的女生跟在一个男生后面出去发生的事情。

那个女孩子对着男生告白了,听说后面还在一起了。

出去的时候不会掐得这么凑巧的。

所以,真的是出去告白吗?

见宁芮星怔怔的样子,女生继续说道,“也不知道江屿学长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和他告白过的学姐那么多,居然单身了两年……”

宁芮星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快五六分钟了,可江屿还没回来,她低垂着眸,放下手中喝了半光的牛奶,起身走了出去。

四周的空气沉闷,心口堵堵的难受。

不远处有声音传来,她不过刚往前走了三四步,就看到转角口的阴影处,背对着她站着再熟悉不过的背影。

江屿,还有那个跟着他出去的学姐。

气氛似乎有些沉默寂静,连她的心都有些提到嗓子眼上。

那个女生完全被江屿遮挡住,宁芮星看不到她的长相和脸色,可她下一秒开口是明显的颤音,“江屿,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你真的不喜欢……”

这里的环境太过安静,让声音无端放大了一寸,也让宁芮星听得清楚。

“抱歉。”

江屿的声音很是温和,又带上了点莫名的冷意,直接打断了女生的话,明显是不想听她说下去,半转着身体就想要离开。

女生抬手猛地想要抓住他的手臂,却是被江屿躲了过去。

宁芮星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觉得整个心境似乎都跟着瞬间开朗起来。

由于江屿半转身的原因,她的眼神越过江屿的肩头,看到了女生的长相。

居然是许恬。

那个报名处和他人一起打趣她和江屿的学姐。

这种场景,偷听墙角毕竟有些不道德,宁芮星没再听下去,原路返回包厢。

几乎宁芮星刚坐下,江屿就回来了,也没落座,走到宁芮星跟前,“我有事要先走,快十点半了,你走吗?”

宁芮星在过来的路上有告诉过他,她们的辅导员管得比较严格,要求必须十一点前到达宿舍,会有点名班长专门负责点名,如果发现人数缺失,立马上报辅导员,绝不允许夜不归宿。

那个学姐没跟着江屿回来,也有几个女生提前离开。

宁芮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的确是有些晚了,低声嗯了一声。

江屿和其他人打了个招呼,便送宁芮星回了宿舍。

-

周末两天很快就过去了。

周日晚上,正好是校学生会的换届选举。

大一还需要进行晚自习,偏偏活动又不能缺席,不得已,宁芮星只能打着假条去找江屿签字。

他还是部长,宁芮星需要他署名的批假交给辅导员。

接到宁芮星电话的时候,江屿正在行政楼的报告厅里进行流程演练,虽然他已经被内定为会长人选,但也需要走个形式。

行政楼在学校北区,几乎跨越了整个学校的距离,何况此时的天气异常闷热。

江屿想了想,见也准备得差不多了,还是决定让宁芮星在女生宿舍底下等他过去就行。

宁芮星从宿舍下来的时候,江屿还没过来,便坐在树荫下的石椅上等他。

她低头正玩着手机,纠结着要不要给江屿发条短信,余光就看到自己脚边多出的一双铮亮的男士皮鞋。

宁芮星一愣,抬头就看到站在她面前低头看着她的江屿,对视上他深邃的眼睛,呼吸忍不住一窒。

因为晚上竞选的原因,江屿穿着一身极为正式的西装,修长劲瘦的双腿包裹在笔直的西装裤下,上身则是白到有些发光的白衬衫,挽着袖口,解开了两个领扣,露出了精致的锁骨。

明明距离不算近,炙热的男性气息却是密密麻麻地包围着她,宁芮星顿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说话都不利索起来了,“学,学长。”

江屿点了点头,也没为难她的称呼,将一路拿在手里的酸奶递给她,接过她手里的请假单,坐在她身边的空位上,将请假单放在自己的腿上,刷刷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等签完名字,江屿将薄薄的一张纸拿在手上,也没给她,装作无意地问道,“昨天我让你做的企划案做得还顺利吗?有没有遇到什么不懂的问题?”

“没,没有。”宁芮星拿着酸奶,放也不是,拿着也不是,有些不懂江屿怎么会无缘无故聊起这个话题。

见她拿着酸奶也不喝,江屿只当她是拧不开瓶盖,抬手拿过她手里的酸奶瓶,宁芮星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就见他拧开酸奶瓶盖,而后递给她,“喝吧。”

“不用,”拒绝了太快,语气也有些生硬,她有些尴尬地补充,“不用了,谢谢学长。”

宁芮星低垂着头,看着他拿着酸奶瓶的修长手骨,略有些失神。

不得不说,江屿当真是造物主的优待,身体的每一分,每一寸,都完美得无可挑剔。

“看你等挺久的,不渴吗?”江屿的声音有些淡,边将请假单拿给宁芮星,嗓音染上了些许意味不明的味道,“和我客气什么?”

见他仍举着酸奶瓶,知道再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叹了一口气,接过酸奶瓶,大口地喝了一口,又舔了舔自己沾染上酸奶的嘴唇,看向江屿,神情仿佛在说这样可以了吧。

江屿转移开自己盯在她身上的目光,再开口的嗓音有些沙哑,“材料不会为什么不问我,我在你眼底有那么可怕吗?”

企划案是同一份一一分派给部门每个新干事尝试,宁芮星那份却是由他直接发给她,未经他人之手。

他自觉对宁芮星不算太差,明明是自己下达的任务,有不懂的问题居然去问的是别人。

要不是刚刚和几个外联部的成员聚在一起,他都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听江屿这样说,宁芮星便明白他是来质问她的,当即摇了摇头,着急解释,“没,没有,只是没有学长你其他的联系方式,打电话询问的又怕影响你的休息。”

话一说出口,要不是还当着江屿的面,宁芮星都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鼓掌了,居然在这么危急的时刻想到这么完美的理由。

看她多为他着想,怕影响他的日常休息才去麻烦其他的学长学姐,他总不能为难她了吧。

别说是面对面聊天,就是隔着冰冷的手机屏幕,她对着他,总是会下意识地紧张。

况且这份材料在江屿看来应该不算难事,她要是问多了,惹他厌烦了就不好了。

宁芮星也没意识到自己害怕被江屿讨厌,想在他眼前留个好印象,只当是自己身为下级萌新对上级与生俱来的恐惧。

江屿微微一笑,眼底闪过意味不明的光,宁芮星只听到耳边传来极低的沉笑声,“倒是我的错了。”

宁芮星根本没想到江屿会这样想,正觉得事情似乎有些失去控制,刚想开口挽回,就见江屿拿出手机,下一秒,她的手机传来微信消息提示的声音。

哪怕心里已经隐隐有了预感,宁芮星还是不可置信地盯着点开的屏幕。

江屿发了申请好友的验证消息。

几乎想也没想,宁芮星点了同意。

新消息的提示音很快地又响了起来。

宁芮星点开了和江屿聊天的页面,见江屿发来了一张截图,还未开口询问,耳边江屿的声音就跟着落下,“我其他社交软件的账号。”

言下之意,就是让宁芮星一个个去添加,这样就不愁没有他其他的联系方式了。

宁芮星只觉得自己握着一个烫手山芋,偏偏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江屿却再度开口步步紧逼,声音低哑。

“以后方便你随时麻烦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