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8. 乖一点

“与与,你真的不吃吗?”

回了宿舍,莱音几个商量着点外卖,宁芮星却是没有什么胃口,加上鼻子堵着,难受得很。

空气中漂浮着丝丝凉意,让人舒爽的同时也容易心生烦闷。

“不用了,你们吃,我吃不下。”

宁芮星回答的时候眉头紧锁,仿佛在思考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她在想江屿说的话。

那样一句类似夸奖的话,也不知道是出于真心还是礼貌性地回夸。

更奇怪的是,她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去琢磨他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从中剥茧抽丝,得出自己所想要的内容。

比如,把那句话定性为对她外貌的夸奖。

这样的状态很危险,宁芮星知道,可她对此好像无从招架,或者说,是不想去防备招架。

她自小便不善与男生相处,而江屿,是唯一一个让她相处时萌生舒服感的男生。

江屿为人处世与修养,无可挑剔,她向来欣赏的,便是这般游刃有余的男生,懂得把握分寸,进退得宜,在其中又掺杂了那么点模糊不清的情感。

她正想往深里分析自己如今的状态,响起的手机铃声便打断了她的思绪。

亮起的屏幕是陌生的数字,显示却是本地的号码。

宁芮星迟疑了几秒,才滑了接听,低沉沙哑的男音在耳边响起,透过机身,仿佛在咬着她耳朵呢喃,激起一股从身至心的酥麻感,软得有些不像话。

“下来,我在楼下。”

“什么?”那头的人说得言简意赅,宁芮星一时反应不过来。

电话沉默了一两秒。

一瞬间的福至心灵,让宁芮星颤抖着声音问出口,“江屿学长吗?”

话一出口,如同浑身过电,战栗感传遍全身。

她也没去分辨,这称呼后她所蕴含着的情绪,意外,惊喜……

百感交集全是因为他。

宁芮星也没去意外江屿知道她的号码,当初报名表后面都要填写号码,江屿知道她的号码不足为奇。

那头传来极低的轻笑声,“这称呼由你来叫,还挺好的。”

他的语调带上了点慵懒,“我现在就在楼下,你下来一趟。”

“与与,你干嘛呢?”

见宁芮星站起来,几个人还没在意,就是换鞋的时候,再次引起了三人的一同注意。

“我下去一趟。”

她也不知道,自己说话时,原本一向文静的眉梢压着张扬的笑意,唇角的弧度甚至都有些藏不住。

以至于在她出门前,对着全身镜整理自己的仪容仪表,宁芮星都不觉得有一丝怪异。

倒是把其他三人看呆了。

在宁芮星带上门后,莱音先开了口,“我打赌,肯定是下去见某人,我刚刚似乎都听到她那通电话喊着谁的名字了。”

“把似乎去掉,一定就是好吗,我就没见她和哪个男生走得这么近过。”

“缘分……”

-

女生宿舍门口正对面,正好砌了一把石椅。

宁芮星刷卡出门,抬头就看到江屿坐在椅子上。

身后是大片人工种植的绿植,而他穿着干净简单的白T,在日光的沐浴下,耀眼万分。

来往路过的女生不自觉地就将目光停留在江屿的身上,而后小声地谈论。

江屿出现在女生宿舍楼下,想想就有些不可思议。

再联想到前一段时间校园微博的事情,还有抬眼就能看到站在不远处穿着军训服的女生,看来还真是如传言所说,江屿和大一的小学妹在一起了。

这小学妹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让江屿看对眼了。

例外没出现的时候,谁都可能充当那个不同的例外,可当那个人真的出现了,其他人不免都有些羡慕和嫉妒。

羡慕旁人得到自己所得不到的,嫉妒那个人不是自己。

宁芮星低头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才慢慢地向江屿走去。

她才不要让他知道,她刚刚跑着下来的。

显得自己心里怪急的。

似是有些察觉,江屿抬头朝宁芮星看了过来。

在他沉沉的注视下,宁芮星缓步走到了江屿面前。

他坐着的原因显得她有些居高临下,宁芮星不喜欢这种感觉,有些不礼貌,想了想,刚想在江屿面前蹲下身来,手腕被他一拉,人跟着就坐在了他身旁。

他控制着力道,让她的后背不至于因为惯性狠狠砸向椅背。

“不是不舒服吗?蹲下做什么?”

手腕像是被轻轻触碰激起的温热感,一触即离,快得宁芮星都有些分辨不出这种感觉,就听身旁坐着的人低低笑了一声,“跑什么,我又不会离开。”

那话让宁芮星原本因为运动而涨红的脸更加的红得充血,努力控制自己还略有些急促的呼吸。

没有想到江屿居然一眼就看出她是跑下来的,不知道是不是运动后的影响,心跳快得都有些不像是自己的。

宁芮星有些窘迫,急忙开口转移话题,“江屿学长,你找我什么事情?”

话音刚落,一个装着东西的袋子便被放进了她的怀里,宁芮星还未低头去看,江屿低沉的嗓音伴随着闷热的风吹进了她的耳朵。

“里面是感冒药片,等会上去照着注意事项服用。”

宁芮星错愕地抬眼看向江屿,“学长,你这是……”

江屿也没去计较宁芮星口头上的称呼,低垂着眼帘,一张俊脸没什么表情,公事公办似的,“晚上学生会面试最后一轮要演讲,你确定你的鼻音不会影响发挥?”

听了这话,宁芮星不禁又在心里赞叹一声学长真好,还操心学弟学妹的面试。

想着,抬眼朝江屿弯了弯眉眼,“谢谢学长了。“

见她白皙的手指将袋子攥得紧紧的,仿佛那是什么宝贝一样,江屿的心情莫名地就变得愉快起来,以往温淡的嗓音都染上了一丝轻快,“那药有点苦。”

苦她倒是不怕的,就是另一件事,宁芮星张了张嘴,刚想说话,放在石椅边缘上的手腕便被人拉起起来。

这个拉她的人是谁,不言而喻。

宁芮星身上穿着长款的军训服,江屿也只是松松垮垮地握住她大了一圈的袖口,手掌跟着被摊开,包装冰凉的东西便落进了掌心里。

“你最喜欢的糖果。”

他开口,放开了她的手,像是想到什么,眉宇闪过一丝笑意,嗓音压得极低,仿佛唇齿间留味似的,落入心间满满的甜腻。

“的确很甜。”

“很甜?”

宁芮星的注意力全被这句话给吸引过去,怔怔地将糖果收了起来,神情带上了不解,“不算很甜吧?”

江屿没有回答,答非所问地开口,“记得吃药,实在觉得太苦,才能吃糖果。”

宁芮星脸一红,觉得自己的感觉似乎有些莫名其妙,好像被学长当成一个小孩对待?

她飞快地将奇怪的感觉甩出脑海,让自己悸动的心冷静下来,用再正经不过的口吻开口,“不过,”宁芮星顿了顿,踌躇着轻声问出口,“这种药片和其他药物一样,必须饭后才能服用吗?”

江屿给的这种药,宁芮星之前没有在市面上见过,包装盒上都是外文,不是英文,宁芮星也看不太懂。

江屿敏感地捕捉到她话语的意思,皱了皱眉,“你中午没吃饭吗?”

面对江屿的问话,不知为何,宁芮星觉得一阵心虚,她甚至都从江屿的语气里分析到了淡淡的质问,认为她不懂事。

她有些紧张地摇了摇头。

江屿的眉头锁得更深了,静了几秒才开口, “那晚点再吃药,上去吧。”

淡淡的失落笼罩在心头,她还以为江屿会说什么呢,结果只是让她上去?

宁芮星收敛起自己的情绪,尽力装作什么都不在意的一样,也不敢去看江屿,怕被他看出自己眼底的失落。

“那江屿学长,我就先上去了,再见。”

江屿抬眼看着急匆匆离去的背影,直到转角再也看不到了,这才站起来离开。

-

接到外卖电话的时候,宁芮星还诧异外卖小哥是不是打错了电话。

她根本没订外卖,可电话那头的人却是将订单上的送餐地址和手机号码说得分毫未差,末了,还有些无奈,“是你没错,男朋友点的吧,快把吊桶放下来。”

宁芮星挂断电话,人起身还没走到阳台,莱音几个已经心急地帮忙把吊桶放下去。

“这绝对是暗恋者订的外卖啊。”

“是谁啊,连与与没吃饭都知道。”

许佳雯摸了摸自己的手臂,“该不会监视着我们吧,我觉得自己鸡皮疙瘩都快要出来了。”

听了这话,宁芮星愣了几秒,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身影。

知道她没吃饭的,除了她舍友们,就只有他了吧。

所以,是他吗?

等外卖被吊上来,莱音几个快一步查看外卖订单还有餐盒里面的白粥小菜,意味深长地朝宁芮星笑了起来。

宁芮星被她们搞得一头雾水,心里却是藏着紧张的忐忑,有些迫不及待地就去看外卖单。

与往常一般无二的外卖单,却是多了一句备注。

“女孩子身体不舒服,等着饭后吃药,下午还要军训,麻烦送快点吧,谢谢。”

接着,她的手机响起了短信的提示音。

联系人显示来自江屿。

“乖一点,好好吃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