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求和好的第一天

*****

国师肖永逸站在原圣殿的废墟边缘,踌躇着进不进去。

唐国的京城已成空寂阴森的死城,令人谈之色变。没人敢轻易踏上这方禁地,只因众所周知寄生妖小缠盘踞在这里。

若非必要,国师也不愿到此拜访。他是个惜命的人,说得难听点就是贪生怕死。只不过跟其他人比,他又多了几分为求活命而什么都豁得出去的胆气。

多日前,他冒死跟寄生妖小缠谈判,结果虽不尽如人意,但勉强挣得喘息求存之机。然而事情往后发展,他很快发现现实比他想象的还要残酷。

这个世界,没有他预见中所看到的那位‘九爷’。

千辛万苦从寄生妖小缠手中得来的功法,或许因非此世之物,他们参悟起来竟异常艰难。

他们当中不少人心思便浮躁动摇起来,惶惶可不终日,意志消沉。更有人操之过急,在功法上误入歧途,最后一命呜呼。

眼看得寄生妖小缠没有覆灭他们,他们自个儿快把自己折腾死,国师站出来,提出去向寄生妖小缠讨教的建议。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大家都觉得太荒唐了。这说是请教,不严格地来说,分明是以那怪物为师!退一万步讲,那怪物哪里有那等好心,指点他们这些人族?

国师懒得去那群人的议论。他铁了心要去,因为他的威望也无人敢阻拦。当然他要去见寄生妖小缠,也没人与他一起去。

一群鼠辈。国师还不屑与那群人为伍。

苍凉的风吹拂着这片昔日繁华如今零落荒凉的死城。国师叹息了一声,不急不缓地来到当初囚禁豢养小缠的地方。

原本小缠所处的地方是在地下洞穴,如今洞穴对应的地方,陷落出了一个巨大如渊的深坑。一眼望下去,黑幽幽不见底,好似一只洪荒巨兽那令人恐怖的眼眸,森森地凝望着他,无声无息便以给了人骇入骨髓的震慑。

饶是国师以做好心理准备,此时此刻亦心惊肉跳。他想,那只妖怪究竟在想什么呢?

他的预见天赋已经不能在窥得关于寄生妖的半点天机了。

前途渺茫,真是令人发愁。

国师在深坑边兀自出神,许久才稳住心绪,对着深渊高声表明自己的来意。

他其实没什么筹码来打动这只妖怪,只是心中有些想法需要尝试一下。

反复申明了几次,寂寂无人应答。国师不禁心生失落。

转身离去,却听得一个飘忽的声音响在耳边:“若你能替我办成一件事,我便指导你一二。”

国师惊喜非常。他问:“不知阁下有何需要?”

双方都干脆利落。国师很快就听那声音道:“我需要供奉。越多越好。”

国师闻言一怔。供奉这种东西,换种说法就是香火。更透彻些,供奉也好,香火也罢,实际上是人的信仰。

凡人求神拜佛,那些虚无缥缈的神佛,享用的正是香火供奉。有种没人去考证过的说法,大抵是说香火越盛,该神佛的力量越大。

这只寄生妖难道……国师眉头微挑。

手握数万万人的性命,虽说碍于当初他们之间定下的誓言,不得伤害人族,但寄生妖本身就是与人族共生,后者得益于寄生妖,反馈给寄生妖生存所需的养料和力量,根本不在伤害的范畴里。

这只寄生妖做了什么事,竟把自己弄得需要香火供奉了?

国师脑子里一瞬间转过了无数念头,最终他郑重地应下来了。

寄生妖小缠的名声在人们心中早就臭不可闻,但转圜的办法,只要去想还是有的。

***

打发走人族的国师,源赖光继续静静躺在深渊底部的寒冰石上。

强行伸手去管其他世界的事,对于他而言,也是有很大代价的。

如今他虚弱无比,体内无缘无故生出热毒,昼夜折磨着他,使得他不得不掘出一个深坑,躺卧在一块寒石上,如此还不够,他还得吸取来自地底深处的至阴至寒之气。

天穹在他眼里变成小小的一块,一天之中阳光只有片刻功夫能直直射入坑底,他在黑暗冰冷之中,却还有心情自我调侃:他这处境,不亚于身处地狱了吧。

若问他后不后悔,他行事心甘情愿,才不会怨天尤人。

源赖光一手抚上自己的额头。他摸到一个头箍。那是小缠觉醒成为他那一日,小缠不顾一切戴在头上的神器。

这神器至今源赖光都没有尝试过。

倒不是他没有胆量,而是他不做把握太小的事。大千世界千千万万,纵然真能使用神器穿越,又怎能确定他一定能去到鬼切所在的世界?

而且这个神奇的模样太奇怪了。一个前端完全成桃心的头箍,怎么看怎么奇怪。

源赖光琢磨神器,并非是他不慌不忙,实际上他心里很想马上找到鬼切。然而磨刀不误砍柴工,再心急也要有条不紊地从容应对一切。

与人族国师做交易便是其中一项。

他需要力量让自己尽快恢复,拖着这么一具半死不活的身体,实在太碍事。

源赖光要考虑的事情很多。比如他不能到一个世界后再失忆了,找到鬼切以后怎么得到对方,用强还是用骗,阴谋诡计得到鬼切后又该怎么办……

他习惯不择手段,一开始自然想的都是歪门邪道,可这个人毕竟不是个愚蠢之人,有太多前车之鉴,他不得不想想倘若就像当初在平安京那般他做的事兜不住被鬼切知晓……

重来一遍两人斗得你死我活,亦非源赖光所愿。

“鬼切,你可真让我为难啊……”

优柔寡断,瞻前顾后,这样的自己可真是可怜又可笑。

源赖光觉得自己变成了这副不像自己的鬼样子,全拜鬼切所赐。他偶尔会恨恨地想,等到他得到鬼切的身和心,他要怎么好好地讨回来。

这么一想,他的思绪不由得一滑,记忆中那罕有的两次亲密接触闪现,鬼切的美味令他心动神摇,也令他更加欲壑难填。

他是个正常男人,既然有了思慕的意中人,身心都会有渴望。

但是让他脑海里幻想着鬼切,靠自己的双手自渎,实在……太可耻太难堪了。

每当这时候源赖光就会生出点儿后悔,当初他为什么没把鬼切吃掉,那时候鬼切信任他,定不会拒绝他的亲热。

可惜…..当时的自己没闹明白心中所想,白白错过了那么多机会。

源赖光就这样整日思考着这样那样的事,同时对鬼切的思念和渴慕在他心中累积。

那些火热的爱意,从未冷却过分毫,反而因为求不得,更加的灼热。

终于有一日,累积的爱意给源赖光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那个他琢磨不透的神器开口说话了。

“你愿意为得到他的爱付出一切么?”

“哪怕是灵魂,哪怕是放弃你的野心?”

“为他而生,为他而死……你都愿意么?”

一个温柔而又诱惑的男人声气,听起来很年轻,然而这神器存在的年头不知道有多长,这声音的主人究竟是个什么怪物,一时半会根本就确定不了。

源赖光见多了妖魔鬼怪,这会儿非常镇定。他只是有点儿介意,这么一个会说话的东西正箍在他的脑袋上。

“你在蛊惑我之前,最好说清楚你究竟是什么东西。”源赖光懒洋洋地问,“否则你我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我是神,能帮你穿越到其他世界,博得你意中人的心……”神器有点儿吃瘪,不过还是顺畅地祭出了它的筹码。

源赖光不禁一笑。不久之前他几乎是以差不多的话,把那个名为‘颜路’的自己,哄得心甘情愿地牺牲了自己性命,如今风水轮流转,到有东西来哄骗他了。

更何况,说到神,有那么一个曾经自称是神的东西,可把他坑害惨了。

就鬼切曾告诉过他的——

那个系统,以鬼切对他的恨意为力量来源,能上天入地穿越时空甚至复活曾经魂飞魄散的他,厉害极了。

源赖光能举一反三,想到既有依赖恨意的系统,难道不能有依赖爱意的系统?爱恨看似两面,实则千丝万缕。常言道,没有爱哪来的恨。那个系统因鬼切斩断同他之间的羁绊,断情绝爱,恨意全消,大概已经被制服了。

但仔细思索他这一世转世所经历的,向来那系统定是不甘心失败,或许从上一个世界他和鬼切进入其他世界时,就动了手脚。

只要鬼切对他再度燃起恨意,那系统说不定就能卷土重来?

由此想来,在他落魄到眼前境地里突然冒出来的神器,会不会跟那系统有联系?

这神器说要帮他追求鬼切,会不会其力量来源是他对鬼切的爱意?

为何不一开始就跳出来?源赖光想到这些日子孤寂一人苦熬中他对鬼切思之如狂,忽然明白或许这神器需要他心中的爱意累积到一定量才能冒出来蛊惑他。

能检测到某人心理活动的‘神器’:“…….”

它当初已经跟小缠缔结了契约,然而半中央杀出一个程咬金,源赖光的出现令契约暂止了。

按理说这两家伙同为一人,小缠答应就行了,可惜它的规则里面必须是宿主百分百同意与它缔结契约。

这些日子,它可憋屈死了。都怪那个没用的复仇系统,连个宿主都控制不住,最后还把自己弄休眠了。

确如源赖光所推测,这个所谓的‘神器’也是一枚系统,而且跟那之前认鬼切为宿主的复仇系统,同出一源。

爱恨双生,到系统这里也一样。

从前鬼切和源赖光之间的情况,只能激活系统辅助复仇的一面,当这一面被迫休眠后,他们之间变化的关系,成功激活了系统辅助追爱的一面。

这只系统呕得快吐血。据前辈的经验,收取爱意最好找傻白甜宿主,像源赖光这种切开来黑心的主儿,成了宿主的话,分分钟能愁死它!

野心旺盛到这种地步,如果哪天一个想通了,不爱了,那它岂不是要跟复仇那家伙落得同样的下场?

这只系统被激活的第一天起就忧心忡忡,好在近来的发展似乎挺不错。但它还是对源赖光的敏锐感到很头疼。

像这种人最难掌控了,它的建议对方不听,一意孤行的话,很有可能大家要一起玩完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