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辩情利引羽智激引铮

“战事方歇不久,父汗病危且又遇寒灾。若再起内讧内耗我北燕国力兵力后果不堪设想。当下应保存实力,再谋将来。可在这节骨眼儿上大哥还想着争夺汗位,真是荒唐至极!”耶律引铮愤然握拳,指节竟被他捏攥出噼啪的脆响。他侧首望向自己身侧北燕汗位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但耶律引羽却不甚在意的笑了。

“大哥如此行事无非不服我罢了,我年纪尚幼又暂无军功,且又有一半东周血统,自是没资格成为大汗的。”耶律引羽说着拢了拢披风。清寒晨风卷着雪粒子拂过二人身前面上,耶律引羽定定的看着耶律引铮,眸光寒澈如初雪:“但二哥你是神子,论出身军功,你出身绝不逊色于大哥,且军功来讲你于甚大哥尤过,你才是最适合作为大汗的人选。”

“引羽,你在胡说些什么?”耶律引铮少有的变了脸色,连语调都不自主的拔高了几分。

这也无怪耶律引铮,虽说他是耶律霆奕所说的神女之子,但是这其中真伪只有耶律霆奕知晓。在他的神子之名流传开来之前,流传更广的却是狼妖孽种之名。耶律引铮幼时常听人私下道自己是妖怪,唯有耶律霆奕愿为他正名。多年间,耶律引铮很多次怀疑自己不过是耶律霆奕从哪儿抱回来的孩子罢了,但耶律霆奕却让自己建立军功堵住了所有的口。于情于理,耶律引铮都非常敬爱他的父汗,若咒耶律霆奕崩逝,耶律引铮第一个先斩了他的脑袋让这张乌鸦嘴彻底闭嘴。

听得兄长厉声似有斥责之意,耶律引羽心下顿知是自己无意失言。他正欲垂首认错,却不想耶律引铮一反常态的没有对自己严加斥责,而是抚了抚自己头顶,舒缓了语气道:“现在父汗只是重病,若是露曲喀格女神庇佑,那父汗一定会好转苏醒。现在计划一切……未免都太早了些。”

“二哥你觉得时候尚早,可大哥已经等不及了。如果他埋伏了你,那等待我和父汗的结局是什么?是近四成北燕战士葬身同族之手你我尸骨无存?还是父汗被谋刺?!”耶律引羽仰着头直直的看向那双粲然如鎏金的兽瞳。果不其然的,他看见了耶律引铮下意识敛下了眼眸以掩盖内心的动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