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引铮率军归引岳暗设伏

然此次天狼骑的任务却是接应困于云珠草原上的牧民。这也不怪耶律引铮杀鸡用牛刀,云珠草原提早封冻,大部分牧民尚未备好过冬干粮,缓慢向雁回城迁徙只有冻死途中。牛羊冻死放在冰原上冻着今年冬日还能将就吃,但根据北燕律令,每个部族每年要上贡羊三万只牛一万头马八千匹。这就是要了牧民的命,严寒之下,牛羊没水草死了大半,仅剩活着的还不知能不能凑上贡品数。待到来年开春,难道要叫人去吃草不成?

故此北燕王庭下令,出动天狼骑,以最快的速度援救困于云珠草原上的牧民和牛羊。今日恰是耶律引铮归来之日,耶律引羽一早便在雁回城外等候。随着天狼骑旗帜逐渐迫近,整个骑兵阵型变作“人”字型,一时间车轮辘辘,牛羊声吠,长啸马嘶间,骑兵阵后赫然是成群的牛羊和马群!

阵型变换之时,一骑罕有的踏雪烈龙驹突围而出,跃然于阵首。为首骑士一身劲装身覆玄甲,一柄错金斩马刀负于他身上的玄狐裘上。而最为显眼的,则是他有着一头异于常人的白发。他纵马逆光疾驰,长发飞扬如金似银。

耶律引羽见状,忙蹦跳起来对着骑兵阵挥手,骑兵首领见了一旁草坡上的少年,仅作了一个手势让副将顶替自己的位置便向耶律引羽的草坡上纵马奔去。

不过瞬息之间,那匹踏雪烈龙驹便停在了耶律引羽面前。一声长嘶后,玄甲银发的骑士翻身跃下马背,他三步并作两步行至耶律引羽面前给了自己弟弟一个热情的拥抱。朝阳初升,映的耶律引铮眼瞳粲如鎏金。

“这天寒地冻的,不是跟你说了别这么早出门么?”耶律引铮一边搂过自己弟弟一边替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谁人都知他俩关系亲睦,但唯有耶律引羽的贴身侍女知道,这两人岂止关系亲睦,他们简直可称兄弟同胞。

耶律引铮是被大汗从露曲喀格山抱回来的白发金瞳的“神子”,自他回来,引铮皇子便被不少人暗地里说是狼妖孽种。而世子的母亲则是一个身体羸弱的东周侧阏氏,据说她曾是东周的某个望族之女,家族没落后逃来北燕做了引铮皇子的女奴。后来引铮皇子三岁时,她因容貌姝丽异于北燕人而被大君纳为侧阏氏,然她肚子争气身子却不争气。生下世子三年后便因伤寒去世,留下了不受待见的两兄弟相依为命。

“当然得这么早出门,若等我日上三竿再起来,二哥你恐怕就带着天狼骑去送命了。”耶律引羽眨眨眼,晨光照在他身上,将他身上纯黑的貂绒金丝裘映出一片片绣工精致的银杏叶。

“此话怎讲?”耶律引铮眉峰一挑,他心知耶律引羽是不会骗自己的。今日他仅带着贴身侍女来迎,定是有要紧事要同自己私下说。

“昨晚上飞鹰骑副将厄齐鲁家的羊圈被冰雹子砸破了,故而丢了十几只羊。他出去找羊的时候见着图赫鲁吉大晚上带着人离了雁回城。巧的是,他趁夜去了图赫部在雁回城外的族营,却发现马匹和男人都少了近半。我本欲去大哥哪儿探探虚实,却不想经过大母妃帐子的时候听见大母妃哭喊着大哥的名字叫他回来。”

耶律引羽说这话时平静异常,倒像是再说些什么不打紧的事儿。耶律引铮闻言,金瞳之中的瞳孔竟如兽一般缩成一线。他转头看向朝阳出生的地平线,沉默片刻后问道:“引羽,你是觉得,这是夜行军?”

耶律引羽点了点头,如今天寒地冻,北燕人不聚在水源充足的雁回城附近是没法过冬的。如此恶劣的天气,近半族的男人被族长带着去往风雪之中,若不是行军,那便是一群人想不开了想要集体冻死在草原上。

可什么行军要等到晚上?若是要抢东周,只需下达军令便会有无数北燕男儿提刀跨马往凉朔原驰去,大部队会佯攻凉朔关拖出东周主力,而最强壮的战士们会骑马奔进凉朔关附近连绵的山脉,从防御最为薄弱的地方突袭进去,抢完就跑绝不恋战。

但这根本不需要伏击,除非耶律引岳又想故技重施。但楚凌云不是毫无经验的顾振棠,有他在的凉朔关可谓固若金汤。排除伏击东周,那便只有自己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