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风起北燕清和探囚月

夏去秋来不过转瞬,当楚清和随着楚家军回到凉朔关时,已是临近十月。

季节之于东周百姓来说,九月的天气或许还存着一丝丝暑夏的余热,但对居于极北云珠草原的牧民来说,这已是一个枯荣往复的轮回。牧草茂盛又枯萎,水源丰盈又干涸。沉阔橙暮色中,雁阵高鸣着掠过天空往南飞去。当最后一只大雁飞走时,云珠草原就将迎来第一场雪。在雪落草原封冻之前,北燕的牧民必须跟着部族首领赶着牛羊骑着马迁徙至北燕王庭雁回城和神女湖附近。

这是云珠草原的严冬里唯二水源不会封冻的地方,且游牧部族会依惯例将今年牛羊的三成进贡给雁回城的大君。进献完毕后,大君和祭司将会举行为期七天的对露曲喀格神山的祭祀,此时雁回城篝火不休美酒不断狂欢不夜。待到祭祀礼毕后,正是凛冬最为寒冷之时,此时今年年满十五岁的北燕少年就会被父辈们带往云珠草原的腹地进行猎狼式。

七日狂欢之后,每个英勇的北燕少年都得到了最好的补给和滋养,他们的母亲会给他们制作好够吃三日的干粮,父亲则会给他们打造一把锋利的战刀。凛冬的雪原上是鲜有独狼的,若要猎狼,则要直面狼群的威胁。严寒之中,近六成的北燕少年会永远的葬身狼腹。而活着带回狼头的少年,则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北燕战士,他们将狼头制成皮帽,这顶帽子意味着这是一个北燕战士一生中获得的第一个荣耀。

当一个北燕男儿死时,将会带着这顶帽子被裹在皮毡里被一匹母马拖着驰向云珠草原,母马奔至何处,他的亲人们便在哪里掘一个坑将他放进去。然后他们会将这匹母马生下的小马用死者父亲给他打的刀当着它母亲的面杀死作为陪葬。他们从不掩埋尸体,相信着草原的狼和秃鹫会将人的灵魂带回露曲喀格女神的怀里。而若亲人想凭吊死者,只需牵着那匹母马去往草原,从此之后,只有那匹母马还记得天葬之处在哪。待到母马老死,便再无人记住天葬之处,而死者的灵魂将彻底得到安息。

北燕男儿们还会将带回狼头的左上颌的牙齿拔下贴身收藏,这是北燕男儿留给妻子的生死之诺。在北燕除大汗之外均为一夫一妻无妾,无论是本族女子还是异族女子,这颗狼牙亦只能交付一次。至此为婚,如狼一般,一夫一妻,至死不渝。这是北燕世世代代传下的规矩。

如今已快十月,也就是说还有不到三个月,北燕将会举行猎狼式,而按照往常惯例,这等彪悍的邻居将会在第一场雪落下不久后便来东周打打秋风了。凉朔关彻夜灯火不灭,以便随时应对南下劫粮的北燕铁骑。

楚清和跟着斥候队骑着马驰骋在云珠草原上,他们前日才探查了顾振棠被坑杀的囚月沼泽,此时正欲回凉朔关复命。但可疑的是,囚月沼泽不知为何失火,如今已是一片荒地。但纵然秋日枯草连绵,但北地寒冷,又怎么会失火呢?

楚清和总觉得有种无法言喻的不对,北燕人崇敬自然,是绝不准蓄意纵火的。但若说有人故意纵火,那纵火之人又是谁?

就在楚清和纳闷之际,一阵北风忽起。方才还晴空万里的草原瞬间昏暗一片,楚清和抬头一看,心道这乌云来的真不巧,他们离凉朔关还有半日脚程,此时若是下雨,他们回去可不成了落汤鸡?

就在楚清和正欲下令全速回关之时,一点冰凉落在她额角,楚清和一面心道这雨怎么下的这么快一面抬头仰望,却见空中白绒弥天而落

下雪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未免来的太过早了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