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折羽翼兰相谏遣清和

楚麟城心头忐忑,他委实不知兰卿睿这老狐狸打着什么主意。兰卿睿倒是躬身揖礼不嫌腰疼,但他要如何接受兰卿睿的道歉?若是接受,那自己未免也太过厚颜无耻。若不接受,那岂不是自认了治军不严?楚麟城思绪急转,心道大丈夫能屈能伸,现下时情所迫,也顾不得脸面了。思至此处,楚麟城一咬牙起身也对着兰卿睿躬身揖礼,朗声振振

“太师言重。末将亦是意识到来人乃是高手,故伴驾陛下身侧贴身护卫以防万一。且此等高手委实乃寻常兵士可防,待明日,末将必重整禁军,严加护卫,以不辜负陛下信任。”

萧锦棠低声咳了一声,他尽力的抿着唇,但唇角的上扬亦掩不住他心底的笑意。方才楚麟城一番话,厚颜无耻的让兰卿睿的以退为进成了自己的顺坡下驴。当真楚麟城同楚清和是一母同胞的兄妹,虽说楚麟城平日沉稳端重,但真厚颜呛人起来却更胜其妹一筹。他转眸向兰卿睿瞧去,只见兰卿睿一股怒气梗在心头上不来,气的下颌胡子都在抖的模样,活像是当日御书房内看见楚清和的大作一般。

思至此处,萧锦棠一个没忍住差点没笑出声。兰卿睿回头看向故作困倦但强行憋笑的萧锦棠,心下更是火冒三丈。但再如何,自己身为帝王之师绝不能殿前失仪。他扬起三分笑意,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火气强捺下后拂袖对萧锦棠又揖了一礼。袍袖拂掠间,当真可称光风霁月。

“启禀陛下,臣认为此事虽为特例,但若不罚禁军统领,还是难立军威,无罚则无管束,故臣还请圣上罚俸楚统领一年”

就仅仅是罚俸?萧锦棠听到罚楚麟城时心都吊了起来,可没想到兰卿睿话锋一转,竟是想将此事一笔带过。楚麟城越听越觉不对劲,心道兰卿睿怎会如此轻易善罢甘休?就在君臣二人满腹疑惑之际,却见兰卿睿忽的敛容整肃,沉声道:“臣还有一奏,此奏非臣以丞相之身所禀,而是以太师,以陛下师长之身份启奏。”

萧锦棠闻言心下暗道不妙,但兰卿睿已搬出太师身份启奏,那自己亦不能在这么以困倦之姿糊弄过去。

“太师请奏。”萧锦棠朗声沉色,他抬眸同楚麟城对视一眼,见楚麟城眼底亦有掩不住的紧张。萧锦棠敛下眸,心道兰卿睿这老狐狸果真还有后手。方才楚麟城不过占了个口角上风罢了。

兰卿睿俯身揖礼,垂首间唇角微扬:“御前女侍楚清和于御书房中私上帝案,胡乱作画,行为放诞,毫无贵女之仪德。后私引歌伶入宫,以靡靡之音混扰宫闱。不敬陛下,不尊师长。故臣恳请陛下革职麟懿郡主伴驾陪读之职,遣其归家思过,不得外出。“

果然,兰卿睿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既已明了萧锦棠并非是个不知世事的傀儡,那兰卿睿便要将萧锦棠欲意倚重之人尽数拔出。他深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理儿,这次扳不倒楚麟城,那拔走一个楚清和也是好的。楚凌云一走,楚清和禁闭,宫中的楚麟城独木难支,在他眼皮底下,有的是时间来告诉这个愣头青何为来日方长。

唯独可恨这楚清和还是自己送去给萧锦棠的,到底是自己识人不清,竟差点为他人做了嫁衣裳。自己身居高位多年,到头来却被两个故作纨绔的毛孩子给演了。

萧锦棠怎不知兰卿睿心头打算,他喉头滚了滚,却怎么也说不出话。他毫无理由拒绝兰卿睿的请奏,他现在不再是哪个纨绔放诞的木偶皇帝,这出戏已经在自己交予楚清和帝令时便演完了。半晌后,倒是坐在左侧的定国大长公主先开口打破了沉默:“麟懿年轻气盛,凌云玉泉又是娇惯过了些。宫中不同民间,此等行事委实太过。太师此谏陛下应好好思量,身为国君,自明是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