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寻广寒兰相先礼后兵

见萧锦月出了太清殿,定国大长公主沉吟片刻后再度抬手,寿康身为福禄的徒弟,自是最懂察言观色的主儿。见此情形,他忙带着太清殿内伺候的宫人出去。随着殿门徐徐关上,定国大长公主沉声道:“如今西魏与我大周为邻交友邦,仅凭一缕头发委实不能决断事实。且明毓也没伤着,如若真是叶素痕所为,那此事暂不宜声张,应在大周国内派探子暗中寻访。既然叶素痕来了东周还潜进宫中,所图之事绝不简单。他不会这么快的回返西魏。”

“大长公主殿下所言极是。”兰卿睿微微颔首以示赞同:“那这件事便由臣负责,待明日早朝过后,臣同刑部尚书商议后便禀报圣上与太后娘娘裁请圣决。”

“辛苦兰卿了。”定国大长公主指尖轻点椅背,眉间神色竟是少有的沉肃:“此事不光涉及两国邦交,更涉及西魏皇族。兰卿行事自有分寸,本宫便不再过问了。”

“谢圣上、大长公主殿下。”兰卿睿闻言起身对着定国大长公主揖了一礼,旋即他转身对着萧锦棠肃拜而下,肃谨叩首:“请圣上、定国大长公主殿下、太后娘娘放心,臣一定竭尽所能查清真相。”

“太师免礼。”萧锦棠抬手示意兰卿睿平身,他微微敛下眸,似是有些倦意。见兰卿睿向自己肃拜而下,萧锦棠却不知为何的觉着此事兰卿睿的主动请命过于蹊跷。他本能的觉着此事并不会这么容易平息。他清楚的明白,此事的关键并不是锦月被掳走,而是在于长公主于宫中被掳走后禁军的责任。至于萧锦月被掳出宫后是生是死不过是让楚麟城被革职还是如何的砝码罢了。

既然锦月已经平安回宫,定国大长公主又暗中保下了楚麟城,那锦月便无利用价值,那为何兰卿睿要抢着去查一个几乎找不到的人的踪迹呢?

萧锦棠自是不信兰卿睿会如此善罢甘休,但依着兰卿睿的性子,当是会再找机会将楚麟城从自己身侧拔掉。就在萧锦棠沉思兰卿睿意欲何为时,却见兰卿睿再度对萧锦棠行了一礼:“启禀陛下,臣还有一事启奏。”

萧锦棠皱了皱眉,正欲让兰卿睿启奏,却不想定国大长公主抢他一步朗声回道:“天色已晚,陛下亦倦了。兰卿究竟是有何等要紧事启奏陛下?”

兰卿睿怎听不出定国大长公主语气中的威胁意味,见定国大长公主一双鸣凤目微眯,便知她心下已有怒气。若自己真抓着楚麟城弹劾不放,那易子凛也保不住。定国大长公主的意思已表现的非常明确,但兰卿睿却出乎意料的带上了三分笑意,他行至楚麟城身侧,竟是对楚麟城揖了一礼。

楚麟城见状,登时起身回礼。他现在只觉自己仿佛是一只炸毛的猫一般,全身的寒毛都不由自主的乍起。兰卿睿这先礼后兵的阵仗可是让自己和父亲在萧锦棠的登基大典上吃够了亏。想当时兰相爷面上情真意切身上礼数周到,可嘴里却分明吐着钢刀要挖着坑让楚麟城不跳也得跳

“今日潜入之人乃是江湖高手,如此精通易容轻功之人,的确非禁军所能查。是臣错怪了楚统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