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为风流故广寒公子盗密宝

“事不宜迟,那我先行一步。”楚清和将帝令与楚麟城的兵符紧握手中,转身快步离去。殿门被她猛然推开,倾入一室乍破天光。萧锦棠被骤然刺入殿内的日光眩了目,他微微眯起眼睛,却见楚麟城也随着楚清和的脚步离开:“臣去调遣金吾卫配合巡防营搜查,人手多谢,事半功倍。”

一刹那间,萧锦棠身侧亦再无人。殿外晴光和煦,殿内却帐帷重重,少年单薄的影子被斜拉的极长,于光中透出沉奢的昏色。殿外侯命的福禄见着楚氏兄妹一前一后离开,忙躬身进殿欲问萧锦棠有何吩咐,却见少年帝王逆光行来:“摆驾,去棠棣阁。”

福禄深深的看了眼奢华却空荡仅剩斜影的临晚殿,恭谨道:“诺。”

浩浩荡荡的御列再次挪动起来。春风漫漫送岸花的平静掩盖着因公主失踪而产生的混乱。比起玉京宫城内的暗流涌动,叶素痕应算清闲,此时他正瑟缩在玉京平康坊的一个堆砌厨余垃圾的后巷里,如同一只不得见光的老鼠。当然,这都得拜那个一直装昏的东周长公主殿下所赐,想他堂堂西魏容王,怎知会有一日落到这般田地。

身为西魏直系皇族,叶素痕有着一头浓艳如赤霞烈酒一般的发。他知自己天生一副好皮囊,这一头堪称招摇的红发更是为自己的魅力锦上添花。如同所有的西魏人一般,叶素痕非常爱美,他从不觉得这招摇的发色会为一个杀手带来什么困扰,反倒如鸟儿爱惜自己华美的羽毛一般精心养护。就算有任务需要潜藏易容,月宫内也有改变发色的染料。

但此时他一身狼狈,从宫中偷盗出的衣服自是不能穿了,他仅只能裹着一层单薄的中衣,暗巷里酸臭的泥浆溅在他身上,西魏的王爷因失血泛冷不住的哆嗦,像只落水的败狗。掩盖发色的染料由于浸水已开始褪色,黏黏答答的蜿蜒成黑色的水线流淌了叶素痕一头一脸。他原本精心养护的发此时跟杂草纠结成一团,引以为傲的发色浸在黑浆里混合成烂泥一般的颜色,他想扒掉黏在头上的杂草,可手却得捂住腰侧不断渗血的刀口。叶素痕盯着一旁潲水桶,肚子竟不争气的叫唤了一声

他已近两天没有进食。

叶素痕心底暗自叫苦,后悔的肠子都快青了。谁让自己于两月前在金庭城的冲霄楼里听得一位自东周来的琴女一曲箜篌,那琴女箜篌技艺堪称国手,调子华美缠绵一派雍容大气,素手一拂即奏一曲盛世风流。叶素痕听得呆立台下,只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见琴女独坐高楼抚琴,虽以纱蒙面,但白衣一袭仿若谪仙。一贯风流惯了的容王殿下当机立断今晚要与仙子春风一度,可不曾想一曲毕了,还不等容王殿下夜寻美人,那琴女趁着天光还早就带领随从往东周去了。

容王殿下哪儿肯错失美人,次日一早便一纸奏折告诉自己皇兄自己要去云游寻美,但不曾想月宫此时出了叛徒,叛徒还是自己的养母和师父流影圣女。叶素痕即便武艺高超,但也架不住人多势众,更何况流影圣女身为叶素痕师父,功夫比之叶素痕只强不弱,围攻之下以惊月掌重伤叶素痕。

无奈之下,叶素痕为甩脱追杀者一路逃进东周。他不敢确定月宫是否完全叛变,只得暂缓归国一事。但流影圣女一掌威力强劲,就算叶素痕武功再高也敌不过内伤。拖的时候越久,他越感气息淤窒,再加上皮外伤颇重,一身功夫十不存一。否则他是决计不会犯险潜入东周皇宫欲盗皇室密宝引瑰返魂丹疗伤。

而这引瑰返魂丹亦不是好得的,这等奇药曾是药王百里虞为身受重伤的周烈帝所献,据说就算人已病入膏肓油尽灯枯,但只要服用此药,一丸亦能强拖阳寿十日。昔年烈帝皇后难产血崩,太医院束手无策。百里虞仅喂皇后一粒丹药便将阴阳逆转,保得母子平安。

后百里虞隐世加之不曾收弟子传艺,这引瑰返魂丹的方子也就失传了。但百里虞当年所炼的引瑰返魂丹还封存于东周皇室密库,因其药方失传,故此药无比珍贵。因其有逆转阴阳之效,后来的东周皇帝都会将此药一枚加诸在大婚之时给皇后的赏赐中。当然,也有将此物赏赐给皇亲或者重臣之例。

叶素痕习武多年,知晓自己内伤严重。现在虽看不出有何异样,但内里淤血会逐渐堵塞自己经脉最后五内俱损吐血而亡,而等内伤只有自己依靠引瑰反魂丹之药效冲破经脉内的淤血方可痊愈。

索幸自己还精通易容缩骨之术,即便于西魏皇室身居高位,叶素痕也没忘少年时作为杀手的基础功夫。但好不容易混进了东周皇宫,叶素痕却不知皇室密库位于何处。但转念一想,东周当朝长公主殿下是当今东周少帝的亲妹妹。昔年东周夺嫡残酷惊震三国,叶素痕自然有所耳闻。如今萧锦棠即位,更是对一同患难的妹妹宠爱备至。

既然萧锦棠如此宠爱萧锦月,那说不准萧锦棠也赐了萧锦月引瑰返魂丹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