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北燕乱起顾振棠战死凉朔

穆钰这时候进宫作甚?难不成是奉太后懿旨进宫?瞧穆钰这匆匆而来的架势,兰卿睿心下疑惑之际亦不由得多了几分猜测,他现下虽对穆氏怨气颇多,但见穆钰迎面走来,兰卿睿纵是心中余怒未消也不得不迎上去,袍袖略摆间,他面上又挂上了惯有的三分笑意,袍袖舒朗间一派光风霁月:“穆侯爷,这时辰进宫,可是同太后娘娘共用午膳叙旧?”

穆钰这才注意到迎面而来的兰卿睿。兰卿睿见状心下疑惑,穆钰虽为武将,但为人沉稳是断不会走神至如此地步的。见穆钰眉心紧锁,兰卿睿心头疑惑更甚,没由来的觉着心底忽的突了两下,总觉着有些莫名的心慌起来。照理说穆钰统军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能将让一向沉稳的冠军侯如此焦虑得是何等大事?

穆钰见了兰卿睿正欲抱拳见礼,却不想兰卿睿先开了口:“见穆侯爷形色如此匆匆,可是太后娘娘哪儿……出了什么事儿?”

楚麟城兄妹进宫头一天就挨了板子还将穆太后气得心疾复发,这等大事兰卿睿不可能不知道。他还以为是穆太后的身子又出了什么事儿,却不想穆钰连见礼都不顾了,急道:“非也!太师来的正好,我们边走边说,本侯正要去御书房急面圣上!”

什么事儿非要在朝后私见陛下急奏?兰卿睿心下一沉,心道若是朝廷党争之事,穆钰是绝不会不跟自己或太后商议就贸然面圣的。还未等兰卿睿将心头疑惑问出口,便听得穆钰语出惊人:“这日前才到凉朔关不久的顾振棠……被北燕的耶律引岳给杀了!”

“什么?!”兰卿睿闻言不由一惊,顾振棠是和楚凌云同辈出身的将领亦是定国大长公主的门生更是前禁军统领,虽一直驻守玉京,但早年他同楚凌云随定国大长公主驻守凉朔关时在军中威望甚高。在战事刚息百废待兴的节骨眼儿上,北燕突然发难斩大周大将,难不成是又想与大周开战?

不,不可能。兰卿睿迅速在心底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先前几战,北燕大周虽两败俱伤都元气大损,但北燕先折了宇文林涛又折了耶律引泓,实力大折已不能与大周势均力敌。再加上去年冬天大雪封境冻死了不少牛羊,且北燕大汗耶律霆奕年事已高且顽疾缠身,国内有继承权的皇族早已为了汗位争得不可开交。北燕如此风雨飘摇之际,贸然再度开战不过以卵击石。就算是为了复仇,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动手。

“顾振棠方才上任不久,怎会死于耶律引岳之手?”兰卿睿沉思半刻,疑惑道。

耶律引岳乃是北燕汗王长子,更是耶律霆奕的大妃图赫氏所出。北燕虽是以幼子为储,但耶律引岳却掌握了北燕的王庭禁军虎贲骑。不仅如此,图赫部乃是北燕数一数二的大部落,图赫氏的主君便是大妃的兄长。兵权家世,耶律引岳有着最丰厚的筹码去竞争汗位。对比起他那个俘虏来的东周女子所生的世子耶律引羽,二人差距简直可称得上是天差地别。北燕人向来敬慕勇士,皇子竞争也多看兵权军功,但这位小世子今年不过十三岁,还没一匹马高,别说是母族势力,小世子长这么大连一只羊都没杀过,怎么看汗位所属也轮不上这位名正言顺的世子。

北燕传统一夫一妻至死不渝,但为表皇权,北燕大汗可娶妻一位纳妾两位。耶律霆奕膝下共有三子,却只有一妻一妾。除却图赫氏大妃所出的耶律引岳,便只有一个因家祸逃难来北燕却阴差阳错被俘虏进献给耶律霆奕的东周侧阏氏生下的世子耶律引羽。

而他的次子耶律引铮则身世莫测。二十年前大汗例行巡猎,却误入极北之地失踪。当年耶律引岳年幼,若不是大汗幼弟豹王耶律引泓临危摄政,否则耶律王朝早因内斗而成一盘散沙覆灭。说来可称神迹的是,一年之后,听闻极北之地后的冰狼川突现巨狼骚扰临近牧民,耶律引泓率军前往剿杀。可不曾想的是,北燕大军刚到圣山露曲喀格时便遇上了雪崩。雪崩之后,失踪一年的耶律霆奕抱着一个婴儿自雪山走出。照理来说这里飞鸟不渡寸草不生,人在这里九死一生。说是大汗失踪,更多皇族心底早已认为大汗已遭遇不测葬身狼腹。按照规矩,若是大汗失踪未归,三年之后则由世子顺位继承。而当年身为世子的耶律引岳除却名分和母族之外是半点资本都没有同皇叔竞争的资本,可以说是耶律引泓已成了众人默认的大汗。

耶律引泓是怎么也没想到耶律霆奕还活着,他虽因雪而盲,但衣冠尚整,除却他怀里抱着的婴儿,他简直就像是游猎外出散步归来一般。耶律引泓见兄长归来上前相迎,却一入风雪再不归来。十万大军守候三日,兄弟二人并肩走出。也不知三日之内发生了什么,耶律引泓出来便自愿归还政权被封为世袭豹王,子孙后代永享年贡十万牛羊,五万奴隶。

耶律霆奕回来了,还带一个天生银发金瞳妖异不已的孩子。众人皆以这孩子是狼妖所化,更有甚者说大汗就是被狼妖迷了魂才在极北之地失了踪。可耶律霆奕却坚持这个孩子是自己迷路雪山后得露曲喀格圣山女神相救照顾后与之相爱所生之子。而对于孩子的身世,耶律引泓也缄口不提。耶律霆奕初回王庭,第一条谕令便是为这个婴儿正名,封皇子,赐名引铮。后来北燕皆传引铮皇子乃是神女之子,乃是神佑北燕之天命。再加之年少领军天狼骑,扫并胡族后又以三个月内独潜圣山夺杀雪狼坐稳根基,于汗位之争来说可谓于耶律引岳各占半壁江山。

身份地位如此显赫尊崇的耶律引岳在此时本该专心对付国内政敌,此时耶律引泓已死,这两兄弟应该内斗得不可开交。但耶律引岳却在此时骤然发兵,委实不合常理。且顾振棠刚到凉朔关不久,纵使两军交战,也应有狼烟为报或飞马快传军情,怎可能悄无声息便死在耶律引岳手里?

“听回来的探子说,是耶律引岳派遣使臣送信给顾振棠请求于凉朔原上进行和谈,却不想顾将军在去的路上遭遇伏击,被引至囚月沼泽……坑杀。”穆钰听得兰卿睿疑惑,迟疑半晌,终是说道。他说的缓慢,像是在追思惋念故人一般。也是,二人同为武将,庙堂之上虽各站不同党派,但想想多年相识之人却落得个被敌国皇子坑杀的结局,论谁心底都不好受。

“……”兰卿睿没有说话。他顿住脚步,抬头已是又回到了御书房门前,他隐隐听到宫殿内似有嬉笑声传来,不禁心下涌起一阵酸楚:“顾将军带了多少人去和谈?逃出来了几人?”

“一人,听回来的探子说是身负重伤从沼泽里爬出来的,刚到巡逻境内就咽气了。”

门前值守的宫人本在打盹儿。方才换岗是他才见兰太师气冲冲的迈出御书房,本以为今日兰太师不会再进宫,可怎想到太师像是遛了一个弯儿般折返回来了!更要命的是,兰太师怎么还把穆侯爷给带来了,莫不是今日圣上真将太师气急了,瞧这架势,怕不是过一会儿子连太后都要来?

还好自己没睡着,若是真打了盹儿被兰太师跟穆侯爷抓个偷懒的现行,今晚他的下场就只能去乱葬岗了。

“奴见过太师、侯爷,陛下……陛下正在殿内温习功课,还请太师稍侯,等奴先去禀告……”话未说完,便见着兰卿睿同穆钰径直跨过门槛往里走去。

“太师!”那宫人见状也急了,一个屈膝便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起头来:“太师恕罪!若不得禀报进御书房便是擅闯!奴们当值不力万死难辞其咎,还请太师稍后片刻,留奴一条生路!”

这宫中谁人不知萧锦棠的乖戾性子,这位小皇帝喜怒无常,发起火来连楚少帅的板子都敢打,谁惹的他不开心,别说是他的脑袋了,弄不好今儿在御书房当值的所有奴才全都得掉脑袋!兰卿睿是太师圣上不敢动,可他却能动奴才们的脑袋呀!

兰卿睿见状只觉心下一窒,自己原想的是萧锦棠不学无术依赖自己,他只是一个可随意拿捏掌控的少年,只要他亲信于自己,兰氏何愁不保百年门楣?可如今看来,自己这步棋却是错的不能再错,兰卿睿少有的迷惑起来,心底不知同穆氏结盟是对还是错。

穆钰倒没心思去猜兰卿睿心底想的是甚,他亦不管门口宫人的哀求,抬脚便要往御书房走去。可刚一迈步便被兰卿睿拉住了手腕。穆钰不解,回头一看,却见兰卿睿倏的跪在了地上。冰凉的青砖地上,他似乎听到了骨头与地面磕撞的闷响

“凉朔兵变,帝师兰卿睿,冠军侯穆钰,急见陛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