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麟城清和偷膳探宫闱

楚麟城被这鬼鬼祟祟黑影吓了一跳,心想这宫内守卫怎跟摆设一般?自己潜进来也就罢了,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御膳房分一杯羹,这哪里是皇宫,这分明就是路边摊儿好么?

“什么人?”楚麟城也不知对方来意,只得警戒的低声喝道。他脚步微抬,心想着若是这小贼有什么轻举妄动,他必会于他出声前将之放倒。这贼今日是注定没法醒着走出这御膳房,若让他知晓了自己身份将自己夜探御膳房的消息传了出去那才完了

刚受完刑的禁军统领深夜抓贼,传到穆太后那儿的话必然引起穆氏警惕,且不说今日自己是白挨了巴掌,便是萧锦棠那儿也交代不过去。但若是禁军统领自己也是贼,贼喊抓贼,那岂不是丢尽了大周的颜面?

“哥?”贼抬头,一双琥珀色的瞳眨了眨,好一派无辜。楚麟城面色一僵,心道好你个楚清和,什么不学好,今日捅了篓子还敢来御膳房偷东西吃。瞧她也是衣物反穿,此时屋外星火微光透过窗棂更衬得她头发凌乱灰头土脸,活像是刚从黑煤窑里爬出来的苦力。

“你怎么在这?!”两人异口同声,同时上前两步伸手捂住了对方的嘴。

楚麟城扭过了脸,一巴掌打掉楚清和的覆在自己脸上的手。她方才也不知刚刚翻找了什么地方,满手黑灰,这么一抹一蹭,自己也灰头土脸成了逃难的难民。楚清和甩甩手,眼睛骨碌碌的转了转。楚麟城见她眼眸弯弯,笑的像个偷了腥的狐狸。他直觉方才手心被磨蹭了两下,不由得眉峰一抖,旋即又是一巴掌拍在了楚清和的脑门上:“吃吃吃,就知道吃。吃了还擦嘴,也不嫌恶心。”

楚麟城眉头快拧成了麻花,见楚清和还在笑,不由得伸手提住了她耳朵:“臭丫头不学好,到宫里捅篓子不说还学会了偷吃?”

“彼此彼此,说的你不是来偷吃的一样。”楚清和翻了一个白眼,伸手往楚麟城的虎口掐了一下:“放手呀壮壮!”

楚麟城最忌讳谁叫他的乳名。他出生在凉朔关,又是早产,出生时气息不足,可将玉泉大长公主给心疼坏了。军营苦寒,楚凌云寻思着民间有贱名好养的习俗,便起了个这个乳名。此时听见楚清和叫自己的乳名,楚麟城瞬间脸黑如锅底。楚清和一面含含糊糊的将嘴里的酥饼给嚼了咽下一面后退两步躲开楚麟城的巴掌。嘴里的酥饼还是牛肉馅儿的,里面还搁了她喜欢的胡椒。她喜欢胡椒辛辣暖融的香味,合着肉香像是冬夜里喝的暖汤,从唇齿留恋到下肚的过程中有种在阳光下骨酥筋软的感觉。

只可惜楚麟城委实来的不凑巧,自己害怕被他人发现,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尝这馅儿便只得老牛嚼鲜花一般将这上等珍馐囫囵吞枣的塞进肚。楚清和见楚麟城肚子里的窝的火儿都快窜上头顶了,于是忙蹲下身,小腿发力,轻巧如飞燕一般踏梁而上。只见少女轻灵的一个鹞子翻身,再落下时一手一碟点心。

“宫里的点心味道真不错,本来这玫瑰雪耳冻是我打算慢慢品尝的,不过你喜欢甜的,那就让给你好了。”

感情你是准备在这梁上慢慢吃的?楚麟城暗自腹诽,却见楚清和两步跃到楚自己面前,嘻嘻一笑。在这御膳房中,她不能高声说话,压低了声儿的讨好更像是撒娇:“哥哥,你可不是最喜欢玫瑰做的甜食么?我给你留着呢,这阳春白雪糕也好吃,玫瑰豆沙馅儿的。”

楚麟城肚饿已久,此时也顾不得形象,五指作筷便开吃。心道这个臭丫头还算记得自己。楚清和瞧着楚麟城狼吞虎咽的样儿不由得嗤嗤一笑,又蹲下身子在灶台哪儿不知鼓捣些什么。

楚麟城略略吃了几口缓了肚饿,见楚清和蹲在那里不知作甚,不由得疑惑道:“你在鼓捣什么?御膳房你也敢捣乱,若是明儿出了事儿,谁还能保得住你?”

语毕,楚麟城又迟疑半晌,问道:“方才你吃饱了么?”

楚清和探出一个头,笑吟吟的看向了自己哥哥。她纤长的手指勾住了两个油纸包,麻线被她灵巧的打成了结儿,纸包在她指间略略旋转了几圈儿便飞出去砸中了楚麟城的胸膛。

楚麟城忙伸手接住,再一抬头便见着楚清和窜到自己身侧轻声道:“我早吃过啦,灶台底下有引火的油纸。玫瑰雪耳糕粘手不好带,有油纸包着就不妨事了。听说今儿没人给你送水米,就想着给你打包弄点过来。可没想到,你竟然自己溜来了。”

楚麟城闻言失笑,一时无言。他想摸摸楚清和的头,又想到自己刚吃了东西满手黏腻只得作罢。楚清和倒没注意自己哥哥的神色,她一面将油纸包塞进楚麟城衣裳里一面揶揄道:“楚少帅自称人中君子,可没想到是个梁上君子呀。”

“尽会贫嘴。”楚麟城无奈:“快将御膳房的东西归回原位罢,这里不能多留。宫里人多眼杂,万事小心为上。”

楚清和点点头便收拾起来。不一会儿,兄妹俩就趁着巡逻的缝隙溜出了御膳房。

楚麟城本想直接回偏房,可又担心楚清和出什么意外。她轻功不如自己,这宫中侍卫众多,万一真被发现也是吃不了兜着走。堂堂郡主夜游宫闱事儿小,被有心之人抓住了把柄事大。自己跟着她去,也能瞧瞧她的住处。若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也好提前告知楚清和防范。

就在二人往泠玉轩掠去时,楚麟城才发现去泠玉轩的路是同帝宫潜龙水榭一条道上的。时值初夏,太清殿前的潜龙水榭已是荷叶田田,初生的荷叶嫩绿小巧,像是一个个凝碧的玉盏。偶有小荷才露尖尖角,粉尖一点欲语还休。帝宫防卫森严,侍卫的火把在步云阶下密密而立。煌煌烛火下,映得水榭之前的薄雾弥漫都染上了暖融的橘色,像是情人温软欲醉的眼波。白日的步云阶宛如冰雕玉砌,被这灯火一衬,更是莹如初雪,仿若灯火的温暖都润入了这瑶池仙境。

不愧是皇帝住的地方

楚麟城不由得心想当年建造这等华美宫殿的萧彻是何等爱慕他的皇后。据说这太清殿的寝殿窗口正对着皇后所居的凤藻宫寝殿的轩窗,萧彻每每上朝归来便自窗口望去,晨起的皇后正于轩窗之下描眉篦发。

小轩窗,正梳妆,朱颜对镜,遥遥一望,恰对情郎目光。夜晚相望,太清殿灯火煌煌,崖穹星淡,举目望万里河关。垂首念卿窗畔,低语念谁正轻欢。

楚麟城心中感叹,抬步正欲离去,却正忽见太清阁内掠过一点烛光

这么晚了,难道这小皇帝还未睡?

楚麟城不禁顿住了脚步,楚清和见楚麟城突然停下,忙回身掠到楚麟城身侧,疑惑道:“哥,怎么了?”

“你瞧。”楚麟城遥遥一指对面太清殿,楚清和顺着方向看去,果然见了那窗内一闪而过的烛光。

楚氏兄妹擅骑射,自幼便目力惊人。他们能看见在阁外待命的宫人,那说明这太清阁内只有小皇帝一人。这小皇帝也是怪,自个儿睡个觉干嘛将宫人全部赶到宫门外面干站着的?皇帝就寝,宫里没有八人服侍这根本不合宫规族祖制。

楚麟城同楚清和对视一眼,心下生疑之际却被勾起了好奇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