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005

陆薇的丫鬟小芳来翠竹轩请俞婉去打牌时,俞婉人在陆子谦的书房。

她没忘了自己学习赚钱技能的计划。

陆家主营绸缎庄、纺织厂生意,茶叶、玉器古玩也都有所涉猎,陆子谦少年起便跟着陆老爷学习经商,书房摆满了各种商业书刊,其中还有很多洋文翻译过来的。俞婉只读过两年书,汉字都认不全,面对琳琅满目的书籍,她恍如置身海边,无从下手。

还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就收到了三小姐请她打牌的噩耗。

俞婉真心不想打牌,可她现在是新嫁不久的陆家媳妇,三小姐有请,她不好拂了人家的面子。

回后院拿了钱包,俞婉无奈去赴约了,路上忍不住异想天开,若她牌艺精湛,或许光陪几位太太、小姐打牌每个月都能赚笔钱。可惜俞婉出阁前很少接触麻将,小小的新手,又怎么能跟陆太太等深宅资深玩家相比?

大概,与陆家三位小姐玩牌还能有赢钱的机会。

想到这里,俞婉对今天的牌局又多了几分信心。

陆家少爷们的宅子位于陆府东院,小姐们住在正院后方,三座小院挨着。大小姐陆萱乃陆太太的掌上明珠,院子取名竹园。二小姐陆芙与二爷陆伯昌都是大姨太的子女,住在莲园,三小姐陆薇是陆季寒的亲妹妹,住在桐园。

桐园前院种了两棵法国梧桐,此时正值暮春,梧桐新绿,宽大的叶子投下清凉的绿荫。

俞婉一进门,就见梧桐树下摆着一张方桌,三面分别坐着陆季寒、陆芙、陆薇。陆季寒西装打扮,白色衬衫领口解开了两颗扣子,双袖也都挽到了胳膊肘,姿态懒散。两个年轻的女孩都穿着漂亮的洋装,陆芙是一身浅蓝色的连衣裙,上面点缀着繁复的蕾丝花边,已经有几分大姑娘的风采了。陆薇穿的简单些,白色短袖配同色长裙,水灵灵的,很符合她十三岁的年纪。

俞婉没料到陆季寒会在。

“大嫂来啦!”陆薇笑着跑过来,亲昵地拉住了俞婉的手。俞婉气质温柔娴静,她很喜欢。

俞婉回以浅笑。

梧桐树下,陆季寒自然是没动的,眼里仿佛也没有俞婉这个大嫂。陆芙呢,她与俞婉同岁,但俞婉出身贫寒,陆芙可是娇生惯养的豪宅千金,在学校也是众人追捧的天之骄女,高傲如她,很是瞧不起俞婉。

“四哥说好了,上午我跟薇薇陪你玩牌,下午你带我们去逛街。”嫌弃地扫眼俞婉,陆芙用一副讲条件的语气对陆季寒道,若非如此,她才不会浪费时间与俞婉打牌。

陆季寒淡淡嗯了声。

陆薇挽着俞婉的胳膊走了过来。

陆季寒眼帘低垂,看不到她的脸,却能看见她淡紫色的小衫与白底绣花的长裙,这衣裳并不是很修身,但她身段够好,显得中间一截小腰细溜溜的。她的手露在外面,手背白嫩,五指纤纤,指甲盖是很干净的肉粉色。

花般干净,是她给他最深的印象。

“大嫂请坐。”陆季寒抬头,朝俞婉笑了笑,他唇角上扬,黑眸里一丝笑意也无。

俞婉点点头,因为只剩陆季寒下首了,她就坐在了他下家。

“大嫂在这边住的还习惯吗?”动手打牌之前,陆薇想先聊聊天,丫鬟小芳也将提前准备好的西式糕点、茶水端了上来。四个粉彩碟子上分别摆了一小块儿奶油蛋糕,俞婉第一次见到这玩意儿,忍不住先观察别人是怎么吃的。

陆薇拿起小叉子,从蛋糕边角叉下一块儿送进口中。

俞婉懂了,依葫芦画瓢弄了一小块儿下来,奶油入口,甜腻腻的,她怕唇边有残留,飞快舔了下嘴角。陆季寒恰好看见这一幕,女人的丁香小舌便深深印在了他脑海。

“大嫂这件衣裳是从哪家铺子买的,这刺绣真好看。”俞婉袖口有颜色稍深的丁香花花边,绣的栩栩如生,陆薇很喜欢,轻轻地摸了摸。

俞婉解释道:“这件是我自己绣的。”

陆薇惊叹:“大嫂手真巧,绣的比外面的绣娘都好。”

陆芙哼了声,随即笑道:“大嫂家开裁缝铺,大嫂嫁过来前本就是绣娘嘛,靠这个营生,绣工当然好了。”

这话大有嘲讽俞婉之意,俞婉微微低头,又叉了一块儿蛋糕放进口中。

陆薇很尴尬,急着缓和气氛,她小声朝俞婉撒娇:“大嫂有空帮我做件衫子吧,到时候我送你一件洋装当回礼。”

洋装可比衫子贵多了,铺子里一件普通的女式衫子卖三四块,再普通的洋装也要十几块。

“不用不用,我送三妹好了,反正我在家闲着也没事。”俞婉忙道,上辈子陆薇待她一直都很亲近,俞婉喜欢这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

“那怎么行,我不能白要嫂子的,嗯,就这么定了!”陆薇坚持道,说完就张罗打牌了,不给俞婉拒绝的机会。

“大少奶奶还吃吗?”要收拾桌面了,小芳指着俞婉面前的奶油蛋糕,笑着问。

俞婉很喜欢这蛋糕,但,其他三人都不吃了,她也不好意思再吃。

蛋糕被收走前,俞婉多看了一眼,就一眼。

旁边突然传来一声轻笑,俞婉疑惑地抬起头,就对上了陆季寒意味深长的眼眸,那目光犀利,仿佛能看穿她在想什么。

俞婉马上垂眸,暗暗咬唇。

“四哥笑什么?”陆薇奇怪问。

陆季寒摇摇头,未语。

麻将端了上来,四人开始玩牌。

俞婉第一把的手气超级好,吃两次就等胡的那种,她一边暗暗窃喜,一边盼着陆季寒打出她想要的,然而俞婉很快就发现,她打什么陆季寒就打什么,一次两次可能是巧合,次数多了,分明是陆季寒不想喂她!

她看得出来,陆薇、陆芙当然也看得出来,但姐妹俩并不奇怪,因为陆季寒打牌有两个大家都知道的特点:第一,陆季寒不用看牌,光用手摸就能摸出来牌是什么,第二,陆季寒特别能记牌,极其容易猜到其他三家需要什么,对于他的下家防的更狠,除非他存心放水。

陆薇体贴地向俞婉科普了这两点,为的是让俞婉知道,四哥并不是单独针对她。

俞婉明白了,既然不指望吃陆季寒的,她就自己抓!

她只缺特定的牌,不是需要的,新抓的再好她都会打出去,可便宜了陆薇,一会儿就吃她一口。

就这样,俞婉把陆薇喂胡了!

陆薇笑得特别灿烂,俞婉小输两块,与以前的惨输相比,她也没当回事。

“你傻啊,不知道跟着她打?”

就在俞婉忙着掏钱的时候,陆季寒突然伸手,一把将她面前的牌摁倒了。俞婉手里有一副三、五条的搭子,她只想着要抓四条,刚刚抓了六条就打了出去。再看陆薇的牌,原来是三、五、七条,上把陆薇打出了三条,胡六条。

陆季寒指指陆薇打出的三条,再将俞婉的三条扔出去,六条拿回来,毫不留情地道:“她打过三条,你再打她肯定不要了,然后你五六条凑对,还能多胡一个七条,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是不是刚刚奶油吃多了,脑袋都吃糊了?”

就她这傻样,她不输钱谁输钱?

其实玩牌多了,有些经验自然就摸索出来了,俞婉吃亏就吃在她玩的少,纯新手。

她看着自己的牌,既觉得陆季寒讲的有道理,自己打错了,又因为陆季寒严厉的语气而臊红了一张脸。一个刚嫁过来的小媳妇,脸皮多薄啊,被人当众骂蠢,俞婉都快掉眼泪了。

陆薇心疼嫂子,气呼呼地对亲哥道:“不就赢了你两块钱,至于这么小气吗?”

这把陆季寒是庄家,俞婉点炮输两块,陆季寒也得出两块。

陆季寒默认了妹妹的猜测,递钱给妹妹时,他又语气不善地训了俞婉一句:“多长点心,记记别人的牌,不然天天给人点炮。”

俞婉抿唇。

这把该她当庄了。

俞婉怕输钱,越怕越想赢,以前没人提点她,刚刚陆季寒的训斥虽然让她难堪,却也替她开了两窍。俞婉学的很快,这就开始留意陆薇的牌了,只要她有陆薇打过的自己又没用的,俞婉就先打这种牌。

“大嫂好坏,一张都不给我吃。”陆薇嘟嘴撒娇。

俞婉脸一红,刚犹豫要不要放水,陆季寒忽然哼了一声:“给你吃,你胡了不要她的钱?”

陆薇从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

俞婉当然舍不得输钱,继续看着陆薇。

这把陆季寒打完一张牌,该俞婉去抓牌了,就在她已经抓起麻将的时候,陆季寒的上家陆芙突然反应过来,连连叫道:“等等,我要碰!”

她这一碰,就换成陆季寒重新抓牌了。

没等俞婉反应过来,一只修长的大手突然握住她的小手,俞婉大惊,陆季寒则在三女的眼皮子底下,慢吞吞地将俞婉手里的麻将牌抠了出来,抠完还训了俞婉一句:“该你抓了吗?”

这种情况玩麻将时经常出现,因此,陆芙、陆薇都只是笑。

俞婉讪讪地收回手,一时间也无法确定陆季寒是不是故意占她的便宜。

陆季寒一模牌面,是张东风。

他神色不悦地将牌摆在俞婉面前:“看看,牌都被你摸臭了。”

俞婉脸红,刚要去抓牌,忽然想起什么,再看看自己的牌,她低头推倒牌,小声道:“胡了”。

东风、九万双碰对倒,陆季寒的东风给她点了炮。

这是俞婉今天打牌的第一胡,她心情超好,偷偷瞄眼炮手陆季寒,却见他眼里也有一丝笑。

“行啊,大嫂长本事了,敢胡我的牌。”陆季寒靠到椅背上,黑眸微眯,一边往外掏烟一边盯着她说。

俞婉莫名有点怕。

陆薇给她撑腰:“大嫂别怕,该胡就胡,反正四哥比咱们都有钱,今天咱们姑嫂一起赢他!”

俞婉再看陆季寒。

陆季寒轻蔑地笑,点完烟,他嘴里叼着烟坐正,伸手码牌,大有牌局现在才真正开始的意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