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4章 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别人

温阳很愤怒,继续说:“这世上用不起空调的穷人很多,但不代表他们没有尊严,任你肆意践踏他们的自尊!

我也是穷人家的女儿,我无父无母,从小寄人篱下。我只是运气比较好,遇见容家收留我,但我与赵老师一家没有任何区别,你也侮辱了我的自尊,但我不需要你道歉,因为我脸皮厚,我可以原谅你。

但我要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贫穷的人千千万,能吹空调的人在少数,我们同样是人,同样都需要彼此尊重!你说出这种话,是你的虚荣心作祟!

你靠的父辈的余荫混吃等死,你又有什么资格看不起别人?你有为家里挣过一块钱吗?你除了吃喝玩乐还会什么?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废物!

赵老师和师娘每天在学校勤勤恳恳教书育人,学校宿舍没有空调,他们夏天每天都会换衣服,学校里有水房,他们很注重个人卫生,身上怎么会有臭味?这是你的臆想罢了!

世界上有很多伟人和著名大人物他们都出身贫困,可一点也不影响他们成为出色的人!

出身并不能限制一个人的未来。这个世界很大,多少人凭努力出人头地,多少人因狂妄自大跌落云端,你又知道多少?

再者,教师是世界上神圣的职业之一,理应受到应有的尊重!赵老师又是我们俩的班主任,师娘也是教过我们的老师,你怎么能说出这种侮辱师长的话来?

我们中国人自古尊师重道,薪火相传,你连自己的老师都嘲笑挖苦,我看你就是一个无耻小人!以后,但凡我在的地方,我都不想看见你!最后,快向赵老师一家道歉!”

温阳一番话,说得振振有词,着实让在场的人目瞪口呆!

容许神情微变,她还真能给人惊喜。

她能挺身而出,实在需要些勇气,但能看出来,这是她的真性情。

在场的人从来没见过温阳现这样条理清楚,逻辑分明斥责人的时候。

她还说了这么长一段话,每一个字都是那么真挚,真情流露的同时,又都在理上,不禁让人称赞,高看她一眼。

奶奶缓缓鼓掌,朗声说了一个“好”字!

她没有看错温阳,这才是真正的温阳。

稍后,奶奶亲自替容可赔礼道歉:“赵老师,师母,小姑娘,我这孙女无知,她能说出这种话,是我没有教育好,我给你们一家赔礼道歉。

改天我必带着她登门道歉,希望你们不要把她说的无知话放在心上,你们就当阿猫阿狗在这里叫了几声,别理会她才好。”

“奶奶我才不是畜生!我说的就没错,世上本来就有贫富之分,他们本来就是穷人!”

容许听容可这么不知悔改,毫不知错,脸上一沉:“出去!”

再让她说下去就真的扫兴至极,无可挽回!

他单手一扭,把她双手扭在背后:“今天开始,直到你认识到错误,愿意道歉为止,否则不许出门!”

“大堂哥!这里不是部队,我也不是你的虾兵蟹将,你不能关我禁闭!你不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我有权告你故意伤害,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你尽管去告!”容许不由分说把她带走。

容可被容许扭送出包房,奶奶又连连道歉:“请你们三位忘记刚才不愉快的事,我们容家都很尊重和感激你们!”

温阳看赵老师脸色还是低沉生气,只好绕过圆桌,郑重倒满酒走到赵老师身旁举杯:“赵老师,容可只是考了低分,心情不好,才会说出这种话冒犯你,惹您不高兴,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昕昕,容可姐姐因为没考上大学不高兴,我们就看在她没有考上大学又可怜的份上,我们原谅她一回好不好?”

赵老师的女儿赵云昕张大小眼睛,“啊”了一声:“她没考上大学?难怪那么不开心,我原谅她好了!”

赵老师知道温阳有意拂去刚才那些难堪,这杯酒他不得不喝.

虽然心底依然不是滋味,但还是勉强笑笑举杯。

温阳拿出口袋里的一支崭新钢笔递给赵云昕:“昕昕,过几天是你的生日,我提前给你买了生日礼物,这支笔送给你。我还给你准备了一条新裙子,等你生日的时候,我再陪你好好庆祝好不好?”

“好,谢谢温阳姐姐。”赵云昕是一个懂事的小女孩。

从小就知道不能乱拿别人给的东西,况且她妈说温阳姐姐每回送她的礼物都是很贵重的,让她好好保管,不能丢失。

她瞧着这支钢笔亮晶晶的,想着肯定很贵,不知道该不该要,眨眼望着妈妈。

赵师娘冲她微笑点头,心想这么精巧漂亮的钢笔送给一个不满十二岁的孩子,肯定浪费。

这支笔看上去很贵重,也许是今天哪个人送给温阳的贺礼。

但温阳为了安抚昕昕,转送给她,她明白温阳的心意,大人可以装作不在意,可是孩子不行。

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受伤害最深的就是昕昕,她还小,她会为此自卑。

温阳这样做完全是为了昕昕以后的成长着想,也是为了彻底解决这件事,没有比她这样做,更妥当的法子。

赵师母甚至暗暗赞许温阳的做法,她表面上是个不爱说话的女孩子。

可她的心思跟明镜似的,懂得替他人着想,懂得安抚幼小孩子的心灵,这一点尤其难能可贵。

赵昕开心的接过钢笔,亮亮的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好漂亮的钢笔,将来我要用它做作业,还有写作文,谢谢姐姐。”

温阳笑着亲亲她的额头,又抱着她坐在自己身边,给她夹了很多她够不到又想吃的菜。

见她笑眯眯吃得津津有味,大伙才放心下来。

也正是此时,包房的门被人轻轻扣响。

众人疑惑,如果容许回来,肯定会直接推门进来,而不是敲门。

温阳离门近,起身走去开门。

看见进来一个身着裁剪整齐的中山装男子,十分斯文,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她不认识,于是礼貌的张口问:“请问您找谁?”

“我找容山河,他在吗?”

正在喝酒的容山河听见熟悉的声音,忙起身走过去:“哎呀,陈市长,快请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