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七十六章 天道不公

“喝酒,喝酒,莫要为不相关的人忧心。”

王国兴露出一个苦笑,不敢怠慢,还是举起手中的酒杯回敬,亮出杯底表示一口喝干。

文俊从祖辈就开始从事子钱,到他这一辈已有四代,生意遍及半个陕西,各府县衙门的关系都熟透了。

对总兵大人的愤怒并不以为意,他认为世界上,没有银钱解决不了的事情。

银子没有解决的事,那说明银子使得不够。

一个大箱子被仆人们抬了上来,打开盖子,整整一箱子的白银,让这个居室所有的物件失色。

王国兴愣神的死死的盯着箱子。

“这是三千两,区区薄礼不成敬意,希望能和王总兵交个朋友。”

王总兵不是没见过钱,但是没见过这么多现银。

他的银子都用在了置地买宅子了。

光西安府他就有三处大宅子,在家乡还有两处宅子。

“新升任巡抚的胡大人,在下那里也聊表了心意,怠慢了王总兵勿怪小人”

竟然连巡抚大人那里也有关系,这个消息有两位行府的人在做不得伪。

这让王国兴当即下了决定。

“王兄弟你我一见如故,咱们干了这杯。”

兵营。

“老刘来了。”

一个高猛大汉走了进来,众人让开一条道路。

“你们两个,缺了银子就和兄弟们说,大家还能凑不出?劳什子去借子钱,是想要家破人亡不成?”

二人仿佛找到了主心骨,哽咽不止。

“兄弟们都有一家老小要养,我二人家里都有病患,不好拖累兄弟。”

“这话让高大哥听了,绝对与你们二人断绝关系。”

两人面如土色,“我们犹如赖汉,的确不配做高大哥的兄弟。”

呸。

那人狠狠地啐了一口。

“高大哥是会嫌弃弟兄的人?是你们先不把咱们当兄弟,何来好赖之说。”

“众兄弟拖累高大哥甚多,整日在外奔波不得回家,就为和兄弟们找口饭吃。

我等死不足惜,绝不给高大哥找麻烦。”

二人说的坚定,一边泪流满面。

众人无法指责,分分无言。

这时,进来一队士兵,抓起二人就走。

人们认出是总兵大人的亲卫,只有那猛大汉敢拦住,问为何抓人。

一个小头目见是刘国能,知道他是高老大的铁杆弟兄,不敢怠慢。

说是总兵大人的命令,他们也不知道。

众人无法阻,纷纷跟上。

到了总兵衙门,被缚的二人看到一个中年人出现在总兵大人身旁,仰天发出一声悲呼。

“借银九两,已还八两,还欠四十七两,天理何在!”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二人不但不还钱还打死人,让官司都打到我这了,可见老赖成性,来人,先打三十大板。”

众人不敢说话,只升起兔死狐悲的伤感。

“大人且慢。”

刘国能站了出来。

“我说话有你插嘴的份?难道不惧我之威?”

王国兴看到一个兵汉竟然敢出言打断自己,还是自己养的家丁,让他大怒。

众人拦着刘国能不让他说话,跪在地上的二人为了不牵连兄弟,闭口不言。

板凳被搬了上来,二人扑倒上面,被人从背后按住脑袋和腿。

杀威棒高高扬起,亲兵们接到指令,并没有留情。

很快就皮开肉裂,臀部一团血迹。

三十棍打完,二人已经气息奄奄,浑身大汗淋漓,仿弱死人。

“钱虽不多,但规矩不能坏,你二人就是死了,债也不能消,需你二人家人偿还,还是想办法尽快筹钱吧”

中年人非常不耐烦,这些事都是自己打行的喇虎差事,但是竟然被他们打死了三人。

这还得了,以后借钱的人都学这些兵汉,一百喇虎也不够用。

花三千两除了要和总兵接上关系外,也铁了心要这二人家破人亡。

杀鸡儆猴。

“生死有命不敢有怨,但求放过我等家人。”

二人闻言趴在地上。

中年人冷笑两声不说话。

“来啊,送去院署大狱,告诉他们家人赶紧筹钱赎人。”

王总兵挥了挥手。

“岂有此理。”

刘国能挣开兄弟们的阻拦,上前推开亲兵们,发出大吼。

“好啊,这是造我的反啊,养条狗都知道向主人摇尾巴,你倒好,反而冲我吼起来,都给我押下去。”

看到亲兵上前捉拿刘国能,众兵大怒,纷纷上前阻拦。

自己堂堂一个总兵,自己的手下竟然敢违抗自己,这让他怒火万分。

身旁还有外人,传到陕西官场,岂不是说自己无能,连手下都管不住。

狠狠的瞪了一眼,大手一挥。

“把这些人统统笞打三十关入大狱,改日再军法处置。”

两大队亲兵涌了进来,把当场四十多人全部捉拿,一时间,总兵衙门府成了刑场。

高迎祥回来了。

他又找到了一条路子,兄弟们可以赚点零碎钱贴补家用,这让他非常高兴。

自己也好久没有归家,对于家中老母十分挂念。

推开大门,家里坐满了人,全是营里的弟兄,各个一脸悲愤。

“你们这是?”

高迎祥一脸纳闷,自己回家的日期并没有人知道,弟兄们怎么都来到了他家里。

“高大哥。”

“大哥。”

人们纷纷喊道,声音里有种按耐不住的恨意。

这让高迎祥内心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咱们活不下去了。”

一个汉子说完,突然放声痛哭,内心感到无限的悲凉,他又粗鄙不识字,不知道如何讲清自己的委屈。

只有像自己最敬爱的大哥哭诉。

咚……咚……咚……

内心犹如敲鼓

高迎祥强自镇定,瞅了眼一屋子流泪的汉子,发现少了一些人。

“老刘呢?还有曹操,吴荣,贾奇,张五他们呢?怎么没和你们在一起?”

一屋子的汉子闻言,哭声大作。

“吴荣,贾奇兄弟死啦,其他人都被打伤关在大狱。”

高迎祥犹如晴天霹雳。

吴荣贾奇二人走之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去了?

“他们的家小兄弟们无能,妇人小子被人发卖,老人被逼死,满门死绝啊!”

一个汉子垂着胸,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们算什么兄弟,宁愿死了都比这活着要痛快。”

高迎祥终于弄清楚来龙去脉。

呆若木鸡一般喃喃自语。

天道不公!

天道不公!

天道不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