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十八章

陆楠处于一种强制赶鸭子上架的境地里。妈耶,正常人哪会有什么加冕的心得体会。

她带着僵硬的笑容,拖着一身繁重的“装备”,后面跟着几个为她拖着裙摆的少女,木然的走在厚厚的红毯上。两边的人在冲她欢呼鼓掌,她恍惚中觉得再来点闪光灯就和明星走红毯差不多了吧。这样毫无准备就直接上正戏,即便她的心脏已经非常强健,还是免不了紧张得额角冒汗。

幸好随着她步入教堂大门,喧闹声终于停止,乐队演奏的曲目也随之悄然一变,更加肃穆庄严,还伴随着众人的齐声歌唱,陆楠猜想大概是国歌之类的。她保持着庄严肃穆的表情用眼角余光环顾四周,教堂内部的人原本是坐在两边,此刻全部站了起来。左边的人男女都有,穿着华丽,而右边的人清一色男人,大多还是老头,全部穿着同样的长袍。陆楠猜测可能分别是有身份的大贵族,以及上议院的成员。她原本还有些其他的想法,此刻都被紧张挤压得差不多,只能被动的随着音乐节奏一点一点往前挪动。

教堂内部其实不算非常大,所以人都挤得密密麻麻,空气不是很好。陆楠已经看前方几十米处圣像前面类似祭坛一样的东西,还有一溜儿穿着红色和黑色长袍,头上戴着同色小帽子的神职人员。为首的那个老头与众不同穿着白色袍子,头上的帽子也更高一点,应该是之前弗兰德斯公爵提到为她加冕的大主教。陆楠偷偷看了几眼,就垂下眼帘,继续维持端庄的表情前进。

她心想教会的权力看来真的很大啊。

短短二三十米的距离,陆楠硬是走了接近一刻钟,当她终于走到祭坛前面,音乐声也恰到好处的停止。陆楠心中不安,不知道是因为她掐点掐得正好,还是其他原因。但眼下她也没有办法探知,她瞟了一眼那个一直站在最边上看着像司仪的男人,他正在拼命冲她打眼色,又看看摆在脚下的垫子,陆楠恍然大悟,提着裙子,沉重艰难的半跪在了垫子上。

然后就上来一群捧着盘子瓶子的少男少女,不由分说一边唱着赞美诗一边用手沾着瓶子里的东西在她的额头耳朵还有脖子上涂抹。陆楠觉得滑腻腻的好像是油。反正她什么都不知道,权当自己是个木偶,任凭摆弄。

抹完了油,又有人端上一个看起来很像圣杯的东西,送到陆楠唇边让她喝。陆楠看着里面鲜红的液体,稍微抿了一下,假装喝了。一股浓郁的酒味,应该是葡萄酒。然后又呈上一本厚厚的黑皮书,陆楠在这些人眼神的示意下,把手放到了上面。

大主教清了清嗓子,开口叽里呱啦的讲了一堆,内容太长,陆楠原本还想认真听听,但发现全是歌颂天主的,就顿时失去了兴趣。反正每次大主教停顿下来对她发问,她就很配合的回答是的。只是那些问题差不多都是关于确保在她继承王位后如何保障教会在她领土的利益,陆楠心里的感想就不太美好了。

这些废话唠唠叨叨足足说了七八分钟,陆楠的膝盖已经开始隐隐作痛,幸好大主教终于问完了最后的问题,陆楠依旧庄严的承诺她愿意,并且以天主之名发誓。大主教这才住口,从一边早就呈上的锦垫上端起一个看着很有年代感的巨大王冠,扣到了陆楠头上。陆楠整个人瞬间往后仰了一下,差点失去平衡——天啊这玩意起码得有五六斤重吧!她努力的维持着不要摔倒,艰难的挺直脊背,觉得自己的脖子快要被压断了。

幸好这只是做做样子,很快就有人把王冠从她头上取下。随后又递上一把宝剑,陆楠茫然的用手接过,在几个教会人员的搀扶下艰难的站起来,剑就被收走了。之后再呈上一本估计是圣经之类的书,陆楠在大主教慈爱的注视和司仪小声的提示下,弯腰在书面上吻了一下。随即所有神职人员退至两边,陆楠转过身,面对在场所有人的欢呼。

“赞美天主,女王万岁!阿门。”

这就算……结束了?

陆楠有种强烈的“裤子都脱了给我看这个”的坑爹感。好歹也是一国之主加冕,怎么如此简陋,还不如她高中开运动会。但是想想真要折腾几个小时她也扛不住,好吧,也行。

之后她又在一群人的欢呼中原路返回,被马车拉回王宫。说是简陋,但前前后后也折腾了几个小时,陆楠脱掉身上的披风后简直都要摊在躺椅上了。这时她才想起自己从昨晚开始就什么都没吃,只是在换衣服的时候喝了几口清水。现在早就饿得不行,头也一阵一阵的发晕。她疲倦的挥挥手示意那些阿谀奉承的女士们停下,奄奄一息的说:“请给我拿点吃的过来,水果就可以。”

很快这个命令就得到了执行,由于被束腰和下毒双重威胁,陆楠没有动那些果酱面包,她吃了点水果,止住了饥饿,便示意将盘子端下去。她心里有点发愁,这样下去不行啊,害怕被下毒都不敢好好吃东西,她得想个办法才行。

随后便是弗兰德斯公爵求见,他呈上一份求见的名单。现在陆楠是正式的女王,有无数人想要请求觐见。而且她还必须得接见上下议院,参加正式的庆祝晚宴,以及和大主教一起举行一次盛大的弥撒。陆楠听他说着后面几天的流程安排,觉得头都大了。

“好的,公爵,我知道了。您也辛苦了,先去休息休息。我实在太累,让我稍微躺一会。”

陆楠疲倦的说,上下眼皮直打架。

“当然,陛下。正式的宴会将在下午三点举行,哦,这里是一些必须由您亲自过目签署的文件。”

弗兰德斯公爵示意随从们将一叠厚厚的文件送上,放在陆楠身边的茶几上,然后恭敬的行了个礼。

“枢密院的几位大人很想尽快得到您的接见,同时向您汇报最近几年来的财政收支,预算,以及……”

“现在不行,等到宴会结束后再安排,不必急于一时。”

陆楠觉得眼下的自己不管是精力还是脑力都不足以应付接下来的硬仗,她必须养精蓄锐。

弗兰德斯公爵看起来并无异议:“一切都遵从您的意愿,陛下。那么我就不打扰您休息,请恕我告退。”

陆楠闭着眼睛听到他关门的声音,心下琢磨着这家伙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她绝对不信弗兰德斯公爵真的就忠诚不二,她之前的图尔大公重病了好几年,根本不管政务,想必权力基本都把持在枢密院的手里。眼下换了她这个一看就毫无经验的小女孩上台,枢密院不搞点事情出来简直对不起观众。换成是陆楠,她也肯定不愿意乖乖交出手里的权力啊。她睁眼瞟了一下那堆文件,搞不好这些就是弗兰德斯公爵试探她的下马威,挖了坑等着她往里跳。

但是陆楠对枢密院还有其他情况一无所知,也想不出什么有效的计划,只能到时候再看。实在不行,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教会的力量……

陆楠还想继续思考,但她真的很累。前面因为太激动所以不觉得,现在一放松顿时就瞌睡得不行。毕竟她可是熬了一个通宵没怎么睡觉。她看了看那些压低声音交谈一脸兴奋的女士,知道现在自己应该和她们一一互相介绍。但她确实没有力气了,无精打采的说:“抱歉,各位,我真的好累,想稍微躺一会。”

女士们当然不会跟这位才上任的的女王对着干,会意的对她行礼后纷纷退下,只留下陆楠一个人在屋子里。她勉强撑起身体,检查了门窗是否锁好,随即就整个人倒在床上,不到一秒钟便睡着了。

因为心里存着事情,陆楠只睡了不到一个小时就醒了,她疲倦的发了一会儿呆,正想爬起来,忽然从前面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

“你醒了?”

陆楠一个激灵,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第一反应就是把手伸进枕头下面摸到那把从不离身的拆信刀,定睛往前面看去。一个全身都被黑袍罩着的男人正站在床前,默默的看着她。

……这简直是恐怖片的展开,陆楠瞬间冷汗就出来了。她明明锁好了所有门窗,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他站了多久?他有什么企图?

“怎么一副见鬼的样子,我吓到你了?”

那个男人用熟络的口气说,拉开了兜帽,露出一张陆楠没见过的脸。黑发,碧眼,轮廓深刻,两道眉毛又黑又浓。虽然长相很端正,但一看就不像好人。陆楠又惊又怒,这是谁?跟她到底什么关系?

由于拉着窗帘室内光线很暗,那个男人没有注意到陆楠的僵硬,直接走过来坐在床边,一把抱住陆楠,看样子好像还打算亲她几口。陆楠下意识的反抗,把他用力的推开。

那个男人疑惑的看着她,陆楠不知是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总之他忽然神情大变,面容狰狞的一把掐住了陆楠的脖子,一字一顿的问。

“你不是克洛泰丝,你是谁!”

陆楠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惊慌,可是突如其来的状况加上这个男人全身都散发着一股高危险人群特有的杀气,她硬撑着不要发抖,反问道:“你觉得我不是克洛泰丝还能是谁?”

那个男人眯着眼睛,视线像解剖刀一样在陆楠身上打转,看得陆楠心惊肉跳,埋在枕头下的手死死抓住拆信刀。他忽然说:“那么你现在告诉我,我是谁?”

陆楠闻言不禁一愣,那瞬间的僵硬被他察觉到,一把掐着她的脖子狂怒的喊道:“你果然不是她!说!你把克洛泰丝弄到哪去了!”

陆楠拼命挣扎,掏出拆信刀对准那个男人的脸就是一刀。男人没有想到她藏有武器,躲闪不及,瞬间被划破了脸,鲜血狂喷,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嚎叫。陆楠趁机挣脱开,拼命的朝着门边跑去。可是脚尖才接触到地面,就被他抓住头发拖了回去。男人疯了一般骑在她身上,死死掐住她的脖子,用可怕的声音狂叫:“说!你是谁!谁派你来的!”

陆楠被他掐得两眼反白,徒劳无用的蹬着地板,指甲在男人的手背上抓出一条又一条血痕。她的反抗更加激怒了男人,她只听到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咔嚓”,随即她的脖子就在男人的手掌下扭曲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同时失去了意识。

当陆楠咳嗽着睁眼,她再再再一次看到了熟悉的毯子,水果,书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