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啪啪打脸

打脸来的太快,展刑幽这条信息一出来,直接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给乔行伍站场的态度再清晰不过,让季明的粉丝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可笑死我了,某人的粉丝呢?】

【我就想问问说直播吃键盘的那位,展影帝也为新人说话了,你在哪直播?我肯定去捧场。】

【不应该叫新人了,没听展展说新人叫小乔吗。】

【哈哈,小乔你好。】

【展展也是皮,明明乔行伍这个名字很有男人气概了,竟然让我们叫人家小乔。】

……

官博和三个主演发声之后,直接将话题扭转到了其他方向,速度快的让人反应不及,季明的粉丝除了骂一句一丘之貉外,这时候也翻不起什么浪花了,但是没过多久,一些为季明说话的声音竟然又翻上来了,而且长篇大论,言辞激烈,多的是人附和,事态发展似乎又往季明那边倾斜了。

因为先前展刑幽几人的转发,加上他们自身的影响力,所以又带了不少粉丝路人下场,这一次情况的转变,让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都以为季明的的确确是受了委屈,季明的粉丝虽然察觉出有些不对,但是现在事态的发展正对她们有利,于是她们也就没管,而是更加不遗余力的想为季明讨回公道。

【官博别想转风向,就问你们,给明明一个解释怎么就那么难?】

【明明心地善良,没有明说你们的不是,你们也要点脸,别顾左右而言他,不能有点表示?怎么,欺负人还觉得自己没错是吧,竟然还有能力让其他主演给新人说话,佩服佩服。】

【还小乔呢,一看就是个祸国殃民的主儿,我看那位别演魔尊了,去演狐狸精得了。】

【替明明委屈,替我们粉丝委屈,没权没势的我们,想讨回公道也太难了,某些人真的不要脸,试图转移大众视线。】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相信公道自在人心,明明怎么离开剧组的,我想某些人都应该心里有数,就想让你们给个解释而已,非要弄成这样,值得吗。】

……

乔行伍抱着手臂,看着挤在自己身前的谛听和小塔,伸手戳了戳两个,“我说,你们看得懂吗?”

谛听用爪子划拉着平板的屏幕,“怎么看不懂,我可是谛听。”

小塔扭扭身子,表示自己也很博学多才。

“短短时间内,网上风云变幻,真令人大开眼界。”谛听感叹一声,随即看向乔行伍,总结出一句话:“你又被人骂了。”

乔行伍啧了一声,“不用看都知道那个季明又在作妖吧。”

“不知道。”谛听摇摇头:“不过我知道你再不行动,对方又要占据上风。”

乔行伍嗤笑一声:“急什么,真正的好戏就快开场了。”他转头看向窗外:“他们三个回来了。”

就在网上的言论又偏向季明的时候,有网友悄无声息的放了个视频出来。

【憋不住了,看某人的粉丝真的太嚣张,黑的都能说成白的,给你们看看,仔细看看你们的偶像都干了什么好事,有图有真相,还有声音呢。】

视频里的场所显然是在拍摄场地,摄像位置在高处,应该是监视器,而画面里的两个人,一个正是处在风口浪尖的季明,另一个则是一个女人。

季明穿着一身戏服,和官博放出来的乔行伍身上那身衣服一模一样,一看就是魔尊的衣服,很显然他正在拍摄孙导的戏,还没出剧组,而视频中的女人,穿着一身现代装,看起来有点年纪,不像是剧组里的人。

画面拍摄有些不清晰,声音也有些失真,但网上就是不缺各路大神,有人鉴定了视频的真伪,有人将音频调的更清晰了一些,并将两人的对话整理了出来,有人指出视频里的女人是某公司万总的老婆,而结合被整理出的对话来看,原来女人在咒骂季明诱惑了她老公,是个爬床卖屁股的狐狸精,言辞激烈,不堪入耳,显然是被季明气狠了,而季明一反在大众面前阳光乖巧的形象,一脸嘲讽的看着女人,还讽刺女人人老珠黄,也难怪万总要他不要黄脸婆呢。

女人气的砸了剧组,还扇了季明,季明同样不甘示弱,也打了回去,最后两人还是被剧组的人给拉开劝停的。

这一出大戏,可真真惊呆了众人的下巴。

视频也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登上了热搜首位,并且后面还有个爆字。

【emmmmm,某人的粉丝们,你们要的说法来了,请问你们怎么看?】

【视频是真的,这可真是狠狠一巴掌打了好多人的脸,剧组顾左右而言他?给季明脸还不接着,非得揪着不放,这回真丢人了吧。】

【季明的粉丝还骂小乔是狐狸精呢,原来真狐狸精在这呢。】

【年度大戏,吃瓜不停,季明这次要凉了。】

【难怪季明不敢明说啊,原来是怕东窗事发,到时候不好收场呦。】

【粉丝还想讨回公道不?先给视频中的万总老婆道个歉,讨个公道呗。】

……

“砰——”

季明目呲欲裂的捧着手机,一脚踹翻了桌子,“这怎么可能?!为什么有这种视频?!不可能啊!”

钱刚急得直冒汗,“我说让你早停手吧,你看看,这…这怎么办?!”

季明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别急,我根本就没明说剧组的不是,现在发了声,然后说这件事是个误会……”

“误会?!”钱刚吊着声音,拍着桌子:“视频都出来了,都扯上万总的老婆了,怎么说是误会?剧组的事情你还能掩盖过去,这种事怎么掩盖?!”

季明烦躁的扒拉着头发,“你没看那所粉丝说是那女人找茬吗?!继续找人控制舆论,就按这种说法引导,没凭没据的事情,说了也没人信。”

钱刚缓了一下,然后说:“那你先把自己从剧组那件事里摘出来。”

“知道。”

季明阴沉着脸,感觉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他深吸一口气,赶紧发了一条信息上去。

【季明:没想到因为我一个人的酒后失言,事情竟然发展到这种程度,都是误会,大家别闹了哦,乖,另外清者自清,有些事没做过就是没做过,大家捂住耳朵,闭上眼睛,别为一些事情烦心了。】

虽然季明这些话发出来,得到了一些粉丝的回应和支持,但是也引来了好多路人的嘲讽。

【说什么的都是你,先是似是而非的引导粉丝,在官博第一次发声之后又发了一次,那么巧合吗?这个怎么解释啊?季·狐狸精·明。】

【还狡辩,什么叫没做过,也对,毕竟身为一个男人,和女人抢男人是不光彩。】

【给你颁个影帝奖,年度最佳掩耳盗铃奖,演的真好。】

【妈耶,被你的脸皮厚度惊到了,这时候才说是误会,还酒后失言?你刚看见?难道是从村里来的?怕不是村里刚联网吧。】

【啧啧,不粉不黑,就问你这么溜粉,你们粉丝知道吗,哦,她们知道,还脑残的不相信你在溜粉呢。】

【你粉丝有你这样的偶像,可真倒霉。】

尽管很多人能把事情看的清楚,有些粉丝也急流勇退,但还是有些粉丝在坚守阵地,为她们的偶像说话。

【都滚滚滚!明明已经够烦了,你们还来说他,解释的够清楚了,某女人不要脸乱说话,别扯上明明。】

【明明才不会做这种事!】

【不管你怎么样,我都站在你这边。】

吃瓜群众不嫌多,有人将万总老婆的微博号找出来了,也是巧了,就在视频出来不久后,这个微博号就更新了一条信息,只两个字:【贱人。】

这两个字指谁,自然不用说,随即季明的一些粉丝就涌进了信息下面也留言贱人,不过一个胆敢当着全剧组闹的女人,怎么可能怕了这群无脑粉丝,于是亲自下场撕人。

【对,说的就是季明贱人,不止是贱人,还是狐狸精,撒谎精,不要脸,你们这群粉丝现在替季明说话,有没有想过那贱人在利用你们,呵呵,也是搞笑了,偶像没脑子,粉丝也没脑子,被人利用还给人说话呢,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

【你才被人利用,你全家都被人利用!】

【说话这么难听,难怪婚姻失败!】

【自己老公有问题,婚姻不美满,别把锅甩给别人行不行,好好看看你的脸,人老珠黄的样子,难怪你老公不要你呢。】

【人在做,天在看,这么诬陷明明,小心遭天谴!】

……

在水军和粉丝共同作用下,万总的老婆寡不敌众,只能气的干瞪眼,而这个时候,她手机里突然冒出一个视频,虽然被吓了一跳,但是万总的老婆看到信息内容,眼中突然迸发出光芒来,她立即点开视频快速浏览了一遍,随即满意的勾起嘴角,虽然不知道是谁发了视频给她,但发的太及时了!

万总的老婆将视频原封不动的发了微博,并配了一段文字:【贱人的粉丝看好了,也听清楚了,你们的偶像不仅利用了你们,还找了水军,不就是看我把他后路断了,所以剑走偏锋想炒热度出名一次,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真是把自己作死的典范!】

季明一直在关注事态的发展,满意的不行,结果看到对方新发出来的视频,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神色惊惶的看着周围。

“怎么了?”钱刚被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这里面……这里面有监视器!”季明咬着牙喊道,脸色已经铁青:“那个死……赶紧走,出去再说!”

钱刚不明所以,季明却是不敢再待下去了,他脸色异常难看,千算万算,也没想到那个老女人竟然给他下套,在房间里安装监视器!他说的话都被录进去了!这回真的完了!!!

视频里,季明和经纪人坐在一起,讨论着网上的事情,他得意的说着自己发了一个信息,就让粉丝替他跑腿讨公道,还把事情闹大,让他热度飞快上涨,然后说想再炒一把热度,结果事情不尽如他意,就开始骂粉丝无能,随即季明说要找一大波水军,想要把话题再拉回来。

后来出了现场视频的事情后,季明脸色阴沉的踹了桌子,骂剧组,骂女人,还骂粉丝没用,然后他顶着这样一张脸色发了那条微博,并再次找水军想要引导言论。

结合季明那条微博的言辞,再看季明发微博的样子,真叫人不寒而栗。

【两面人啊,真恶心。】

【原来事情都是真的,还装无辜,太尼玛恶心了。】

【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阴谋!角色是自己弄没的,却让剧组背锅,让新人背锅,还自己在那装,背地里却找水军,呸!】

【虽然觉得季明的无脑粉丝很无脑,但现在突然觉得她们挺可怜的,啧啧。】

【粉丝让人无语,但有这样一个偶像,为他抛头颅洒热血,背地里还要被骂,也是可怜哟。】

【想问问季明的粉丝们,你们还好吗?还在吗?】

【快为偶像发声啊,继续说偶像在瞎掰啊~】

【这次粉丝们无话可说了。】

【自家偶像都暴露了,还怎么挽尊,23333,可怜粉丝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