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我心宛如菊花瓣28

邱桐之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抽烟,茶几上的烟灰缸中全是焦黄的烟蒂。满房间都是呛人的烟味,苏信不喜,于是走到阳台。双臂自然的搭在阳台扶手上,垂着眉眼,看不清此时的表情。‘’

邱桐之没有说出口的意思苏信明白,既然两人站在这里不如就先把谢叶锐挤出去。

苏信却很犹豫。

希希在陈家楼的夜晚承诺会跟邱桐之分手,不管是约定好的明晚八点,还是突发后集合在此的今晚。邱桐之始终逃不脱被分手的命运。

那么,最终剩下的人终不会是邱桐之。

邱桐之希望自己表态,能够在对峙当中亲口指认谢叶锐当年那些混账事。

想到这里,苏信笑了下。他们三个又有哪个是纯良干净的?如果他去指认谢叶锐的混账过往,按照谢叶锐的性格难保不会把自己的过去说出来。邱桐之的主意打的真是好。

且不说谢叶锐的纨绔倜傥,邱桐之难道就没玩过吗?

反观自己,被人称为King的名号,也不是一天两天由来的。

苏信眉头微颦,圈外的人只知圈中多淫/乱,苏信曾认为自己不是那样的人。

在他的世界里,所有的调/教手段都是为了给压抑的欲望一个出口,以此释放后达到对对方性格的驯化和重塑。

支配者施加的每一道鞭痕都是为了扭正痛苦,将痛苦转化为身体或精神上的快乐。

一鞭刮肤,击碎承受者的尊严。

两鞭入骨,打碎承受者,重塑他。

三鞭洗魂,支配者要成为承受者的信仰,承受者供奉出全部,在危险的美感里,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愉悦。

从此不再是一个人,信仰主人为其而生。这是美好神圣的过程,你将得到重生。

——都是狗屎。

苏信摊开双手,月光下的手指皎洁修长,包裹在淡淡的月华当中。这双拉着小提琴的手,干着摧毁人心智的调/教。

苏信缓缓拉开思绪,酒店停车场内驶入一辆嚣张的捷豹跑车。

苏信沉静不语地回到客厅中,在唯一的一张单人沙发位坐下。邱桐之还在另一边三人沙发上焦急的拨打电话,谢叶锐始终没有接通。

门铃刚一响,邱桐之立即起身打开房门。

迎入鼻间的就是一股呛人的烟味,谢叶锐即使抽烟也免不了呛到,咳了两声说:“你们兄弟够惬意的啊,酒店房间弄烧烤?我猜今天是碳烤驴肉吧?”

谢叶锐嘴巴里不着调的说,眼神不知不觉地瞟向坐在一角的苏信意有所指,大家都心照不宣。

苏信颔首,谢叶锐松一口气,旁若无人的揽过曲希希的肩膀,并肩坐在苏信对面。

客厅的沙发是个工字型,苏信的单人沙发对面就是谢叶锐和曲希希的位置,最宽敞的中心三人沙发座位,孤零零的坐着邱桐之一人。

邱桐之眼神阴郁的望着谢叶锐,曲希希在一旁面沉如水,闭口不言。

“晚上临时请你过来是想证实谢叶锐从前做过的混蛋事。”邱桐之掏出烟盒,发现一包烟已经让他抽完。

谢叶锐呲笑一声,从兜里扔出一包特供白皮无字香烟,“你继续。”

邱桐之也不见外,抽出一根点上,手法熟练的好似个大烟鬼。

可是曲希希知道,他认识的邱桐之原是不抽烟的,不知在什么时候背着自己沾染上这种习惯。

“需要我证实什么?”苏信嗓音清冷,莫名的适合这个剑拔弩张的夜晚。

“不然你把你知道的‘事迹’都说一遍,看看是不是跟我说的一样。”邱桐之满面憔悴,狼虎环伺,逼得他不得不孤身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

苏信看了眼曲希希,发现曲希希并没有因为邱桐之的话产生任何情绪上的波动。看来,自己的判断是对的。今晚的目的并不是谢叶锐,他的所作所为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邱桐之,希希要跟他分手,干净利落地分手。

“我对其他人的过往没有兴趣。”苏信冷淡地说:“如果你在来之前已经说一遍了,那么也没有复述的必要。我就表明我的立场,你邱桐之对希希说的,都是真的。”

邱桐之诧异之余又带着惊喜,难道说苏信真要跟他一起联手对付谢叶锐了吗?

“希希,你都听见了,我之前跟你说的都是真的。”

没等曲希希表态,当事人谢叶锐翘着二郎腿晃悠着,并不急着反驳。

苏信接着又说:“可是,你都说过那是‘从前’的过往。‘从前’虽然是现在人格朔造不可或缺的基石,但不能证明一份爱的存在与否。”

邱桐之冷不丁反应不过来,苏信这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哪成想谢叶锐率先哈哈大笑,搂着曲希希光明正大的亲了一口,说:“瞧见没,苏大学霸都说了,从前事从前算。劳改犯都能洗心革面,哥哥我咋就不能死心塌地地爱你呢?”

邱桐之‘啪’的一声把打火机拍在茶几上,站起身怒喝了什么苏信没听清。他的注意力被刚刚那一吻夺取,眼神陡然暗沉,像是暴风雨前幽静的海面。

“谢叶锐你不要高兴的太早!还有你,苏信!你居然框我!”邱桐之气急败坏地把矛头指向苏信!

挫败感让邱桐之口不择言,分明是曲希希的正牌恋人,却得不到任何的尊重!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苏信就事说事,不偏不坦地样子更让邱桐之恼火!

“你以为你包庇谢叶锐,谢叶锐就不会说你的丑事了吗?!他不会说,我会说!”邱桐之两步迈到曲希希面前,一把拉起沙发上的曲希希!

“你在干什么!不要弄疼他!”谢叶锐想要伸出手阻拦,不料,眼眶发红的邱桐之一拳下来,把他击倒在沙发上!

“希希,你听我说。”邱桐之胸膛激烈的起伏着,双手钳住曲希希左右两边手臂,尽量自己用平稳的口气说。

“你不要听他说!”谢叶锐被苏信扶起,火冒三丈地吼着:“希希!你不要怕他!你告诉他,你早就不爱他了!”

“不要激怒他。”苏信试图阻止他们,邱桐之已经在情绪崩塌的边缘,所作所为趋于极端!

“你放开我。”曲希希冷漠的声音让邱桐之猛然停止动作,他早已习惯服从曲希希的命令,没等大脑先反应,双手已经松开。

“我不想看以前。我想看的是现在。”曲希希绕过身材高大的邱桐之,坐到刚才苏信坐的单人沙发上,面无表情地说:“现在你们能为我做到什么地步。”

曲希希接着说道:“就像当初苏信,他说的话还在我的耳边。”曲希希望着苏信抿嘴笑着说:“他愿意对我绝对服从。我想知道,现在依旧会绝对服从吗?”说完,缓缓地伸出手,极具耐心地等待对方的答复。

苏信随即笑了,两人四目凝视中,苏信不急不缓地整理好西装外套,严丝合缝的克制住内心深渊般的欲望。迈步到曲希希膝前,托起曲希希如脂细腻的手,单膝下跪,虔诚地回答:“我愿意。”

乌黑艰深的眼眸,泛出迷人的光华。更奉出他的深沉与执着,侵略心房。

这种男人即使俯下身,也永远不会被人践踏在脚下。

天生的睥睨者,即便他此刻膝盖及地。

曲希希猛然发现自己的心脏乱跳了一拍。被苏信托着的指尖反托向上,示意苏信可以起来了,这样的证明对于苏信来说已经足够。

苏信颔首微笑,温柔尽显。

“希希,我也愿意付出我的全部。”谢叶锐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跟前,毫不犹豫地说:“我的一切都可以抛开不要,但不能不要你。家世背景、跑车别墅、公司股份,甚至是放弃以后的仕途!你想让我怎么去证明都可以,我现在就可以跟所有人断绝关系不再来往!我想用爱着你的身份,而不是别的身份来爱你。”

“胡说!你能放弃你的全部?!”邱桐之难以反驳苏信,对于谢叶锐他还是可以阻止的!

谢叶锐从抽屉里取出纸笔,如他本人一般潇洒的字迹跃然纸上。清清楚楚的表明原因放弃谢家继承权以及现在拥有的一切资产,大笔一挥,谢叶锐三个字签名如刻。

“明天一早就可以去公证。”

“够了。”曲希希再次伸出手,迎接第二位爱极至深的人。

“邱桐之,爱是付出也是奉献。你能拿得出什么跟我们的付出比呢?”谢叶锐露出冷笑。

苏信生命中最为重要的即是尊严,当他回答曲希希那一刻起,已经把它双手奉上,全由曲希希裁夺。

谢叶锐,谢小太爷自然不用说,身体力行的证明宁愿抛弃全世界也要爱你的誓言。

邱桐之愣愣地站在他们面前,苏信和谢叶锐一左一右的站在曲希希身旁,哪里还有他靠近的余地。

邱桐之动了动喉结,满目悲怆,嗓子如破败的琴弦,他唯独能拿出手和他们一拼的就只有一条命了。

“希希,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爱你。”

曲希希放下交叠的双腿,言中冷漠、面如沉霜,“那你,怎么来证明会用生命来爱我呢?”

【系统250:警告!邱桐之伤心值+10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