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二十一章

晴明整理了下要借走的卷轴,将它们收拾好,便唤来牛车准备回去庭院。厅堂和回廊处三三两两的阴阳师们见晴明走过来,有的往后退了几步,似是忌惮;有的则依然窃窃私语,想也知道在议论什么,有的则快步上前轻声安慰晴明。

见晴明走近了,那些窃窃私语戛然而止,有不少人对着晴明的脸庞和风姿目露痴迷之色,对于这些人晴明向来是选择无视的。而对于那些交好的阴阳师,晴明则轻颔首回以致谢。

晴明拎着卷轴,走出了阴阳寮,牛车早已在门外等候着。晴明上了车,将卷轴放入车内的暗屉中,放下了车帘。

牛车缓缓的行进着,晴明心绪重重,那晚左大臣和精蝼蛄的对峙依然在脑海里回放着。他的手指在绘有精蝼蛄画像的那一张符纸上轻轻地摩挲着。“我所守护着的,难道就是这样的平安京吗……”他的心脏里仿佛被什么堵住了一般喘不过气,却又好似空了一块,风从血淋淋的空洞中穿堂而过。晴明闭上眼睛,咬紧了牙关。

在‘闭门思过’禁令下达的两日后,晴明的庭院门口被派了两名武士看守,原本照觉和九命猫的提议是要好好折腾这两名武士的,不过被晴明否决了。

“他们不过是听命行事,又何苦为难他们呢。”实际上也不需要觉和九命猫等式神的折腾,光是看到无风自开的门扉、夜晚飘荡的鬼火和明明空无一人却悬空的青灯,就足够让这两名武士毛骨悚然了。坚持几日后,在晴明的温和笑颜和内心的惊惧之下,两名武士将看守的范围退后到一条戾桥外,在那附近执行自己的职责。

“算他们识相。”觉冷哼一声,晴明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庆幸酒吞早在这两名武士奉命来庭院之前便回去大江山了,不然估计又得是一场混乱。正如之前晴明同道尊所说的那样,这道禁令于他不过是摆看,不论是自己‘出去’或者是让人‘进来’,晴明想要做的事情,还真没有谁能够阻止。

白驹过隙,秋日红枫很快落尽,寒冬携带着漫天的白雪呼啸而至。晴明斜躺在榻榻米上,翻阅着从阴阳寮借来的卷轴。

凛冽寒风袭向银装素裹的平安京,给大地带来肃杀和荒凉。但在庭院内依然花开不败,生机盎然。虽说庭院内没有被寒冬入侵,但冬天到了式神们似乎还是更喜欢围坐在一起聊聊天,以此应应景。晴明没在式神聚集的大厅内,他半倚在小厅堂内的软塌上,这里摆满了书架。三尾、萤草、蝴蝶精正围坐在他的身边,偶尔为烧得正旺的炉火添加竹炭,而妖琴师则时不时地拨弄着琴弦,发出清雅的乐声。

三尾将炉上热着的酒为晴明斟满,倾倒出的酒液散发着诱人的醇厚香味。

“今日外面还真冷啊,若是雪女在的话定会很欢喜的吧。”

三尾也为自己和妖琴师倒了杯酒,不过妖琴师正忙于调试琴弦,所以她把酒碟放置于一旁的矮桌上,之后三尾端起手中的酒碟喝了一口暖了暖胃。

她见萤草和蝴蝶精似乎对饮酒有些跃跃欲试的模样,连忙从另一边的炉子端下煮着的热茶,给萤草和蝴蝶精倒满,再拿出点心盒,把那些看上去精致可爱的点心摆在矮桌上,将萤草和蝴蝶精的注意力从酒上面转移开来。

莺歌燕语声围绕着晴明,若是不知情的人看了大抵会羡慕地以为晴明在享齐人之福吧,然而晴明却并无这份意思。

忽然间三尾的耳朵动了动,似有所感,她向着门扉看去,对着晴明道:“雪女回来了。”晴明直起身,屈了屈手指,卷轴自动收好悬浮飘回架子上躺好。“我去门外迎她。”他站起来,三尾随之也站了起来,为晴明披好厚实的大髦。萤草和蝴蝶精还在吃点心,腮帮鼓鼓囊囊的,听到晴明这么说也要赶忙站起。

“萤草和蝴蝶精就待在房间内吧,我马上就回来了。”晴明阻止了她们的动作,“三尾你也是,帮我再热一壶酒吧。”三尾点点头,便从侧门到大厅问狸猫要酒去了。妖琴师则专心于自己的琴弦上,头也没抬:“快去快回。”晴明失笑道:“知道了。”

晴明系好大髦,将连着大髦的帽子也戴上,他顺着小径走到庭院入口处的鸟居,刚一踏出去,刺骨的寒风争先恐后地涌出。

在这风雪中有一道轻盈的身影随着风雪落下,清脆的铃铛声悦耳不已。“晴明大人,我回来了。”雪女停留在距离晴明几步远之处,晴明知晓雪女在顾忌身上寒气冻伤他,他朝雪女挥了挥手:“辛苦你了,探查的结果如何?”

“幸不辱命。”雪女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大家都在,今晚青行灯和妖刀姬也都回来了,正准备一起吃煮锅呢,你来得恰好,快进来吧。”晴明率先转身,沿着小径回了厅堂。“嗯。”雪女轻轻地应了一声,跟在晴明身后。

正如晴明所说,大厅内已经架起了一个巨大的铁锅,里面正“咕噜咕噜”地煮着以鱼肉和蘑菇为主的浓汤。汤已是冒着香气的乳白色,式神们还在欢乐地讨论要放些什么菜进去。时不时会有:“我不喜欢萝卜,山兔你可不可以不要放啊?”

“姑获鸟说了不能挑食!而且萝卜可好吃了,呼啦!放进去了!”等这样的对话。雪女此刻身上自带的寒气也被这欢笑声驱散走,她端坐在榻榻米上,姑获鸟递给她碗筷,雪女轻轻颔首以示谢意。

而晴明刚坐下,就被青行灯用微微令他背后发凉的眼神打量着询问:“晴明,听说大江山的酒吞童子被你收服了?”听到青灯行揶揄的话语,最先有反应的居然是童女:“那是当然啊!晴明大人这么厉害!”

“不……童女,我想青行灯大人并非这个意思。”童男拉住了自己的妹妹,然后夹起块煮茸往童女口中放。童女忙着咀嚼口中的煮茸,没来得及继续说下去。但是青行灯还在锲而不舍地打听:“哎呀,晴明,来满足满足我的好奇心嘛。”

她伸出嫩白的指尖虚点了点晴明的胸口,“不过出去一趟,回来便发生了如此大事,作为我的阴阳师难道不该好好地为我解惑吗?”

晴明无奈:“往日里也不见你这般积极。”

“我也想知道。倘若可以的话,还请晴明大人解惑。”开口是一直安静端坐着的妖刀姬,她的面色严肃认真,直直注视着晴明。“怎么连妖刀姬你也……”晴明微微苦恼,但妖刀姬难得的请求晴明也不忍拒绝。

青行灯的注意力还在套晴明的话上,她依然兴致勃勃地提出了:“酒吞童子长得如何?”“实力真的如传闻那般强大?”“你是怎么收服他的?”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晴明无法,只得挑了几个问题回答,满足青行灯的好奇心。

“喜欢他哪里?我也不知道呢。”晴明沉吟着,此时他想起了酒吞在处理天邪鬼青的事情时看到哭泣的天邪鬼青那副手足无措的模样,还有专注看着他时热烈的眼神,面上忍不住泛起微微的红晕。

“隐藏在外表下的温柔……和直视我时的认真眼神吧。”“哦呀,是这样的吗?”青行灯挑眉。“如果只是这两点,追求你的那些人类和妖怪中不也有很多是符合的吗?”

“我是真的不知道,等到发觉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欢喜他,光是想到他便觉得满足。大概这便是‘情不知所起’吧”晴明静静地说,他面前的矮桌上摆着的碗中已经被姑获鸟夹满了食物,再不吃就要凉了。

一边的姑获鸟没有参与这场对话,她正忙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锅里捞出食物然后一个个地放入到式神们的碗里,那身影快速得留下了残影,就连妖琴师和惠比寿的碗里也被放了几块白萝卜和一大块嫩白的鱼肉。

“然后一往而深?”青行灯接了句,见晴明耳尖微红似有些恼了,青行灯扫了眼一边吃鱼肉一边竖着耳朵听这边谈话的几个式神,加深了唇边的笑意:“既然如此,你觉得高兴就好。”她施施然地夹起了鲜嫩的鱼肉放入口中。

天皇的密令是在大家正吃得兴起时到达的。小纸人抖了抖身上的积雪,迈动着小短腿将信件呈上。

“是从阴阳寮发来的急令。”

姑获鸟接过小纸人送来的信,看了看戳封对晴明道。晴明放下手中的碗筷,从姑获鸟手中接过展开细细扫了一遍。青行灯眉梢微挑饶有兴致掩唇笑道:“是关于最近京都阴气变重,百鬼夜行盛行的密令吗?”

“是啊,不愧是你。现在看来我的禁闭要提前结束了。”晴明将急令折好放入怀中。“明日我要去阴阳寮。”式神们并没有多问,都认为这不过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不过只是去出个门,晴明很快就能像往常一样回来。

——式神们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一次急令,揭开了后续那一系列阴谋与混乱的开端,而他们能够像今晚这般热闹的吃团圆饭,也是最后一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