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帝尊和华章的那些事(一)

祁清琰是练过的,他踢在宁泽腰间的一脚是常年不锻炼的宁泽承受不了的,使出吃奶的劲才咬牙爬了起来,颤颤巍巍的朝宁美相反的方向踉踉跄跄的跑开。

祁清琰一眨不眨的瞅着宁美,眼看她面色愈来愈苍白,额角还有冷汗溢出,心疼的眉头打结:“阿宁……”

“真的没事,你不要担心。我休息一会儿,哦,对了,蓝天花园。”宁美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一拢衣服,靠在副驾驶上假寐。

祁清琰神色有些恍惚,眸底有痛色,落在宁美身上的视线似乎都穿透了宁美,半晌才收回视线,转身上了驾驶座。

发动引擎,不自觉的偏头看了宁美一眼,那一眼包含了太多太多。

海边别墅。

季凉川没什么站相的倚在墙上伸手敲了敲门。

寡淡的声音从里面传出:“进。”

“大哥,你在滨海待这么久是为了那丫头还是为了我?”季凉川推门就问,痞里痞气中带着几分贵气和霸气。

季言生对季凉川比对季老爷子的态度好多了,至少笑了笑:“痞性不改。”

季凉川不置可否的一挑眉,旋即没什么形象的坐上沙发,双腿交叠,双脚放在矮几上,双臂张开闲适的搭在靠背上。

好一派潇洒自在模样。

季言生无视他那做派,只是开门见山的说:“季家旁系你都整的差不多了,该收手了。”

邪佞一笑:“差不多?远着呢。”

季言生沉了语气:“川,别逼我出手。”

季凉川直起身子,脚也从矮几上拿了下来,那张和季言生颇为相似的脸上没了痞气,未语先笑:“大哥,我们是要对立吗?”

气氛慢慢凝重起来。

偌大的书房里只有窗口灌进来的呼呼风声合着季言生那一贯寡冷的声音:“如果你执意不收手,只能对立。”

季凉川眉目间的挣扎毫不掩饰,放在沙发上的手也紧紧握着,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看在你的面上,我可以收手。”

这个世上可以让季凉川改变主意的唯有季言生一人。

季言生心下愧疚,也知道这么做是委屈了季凉川,但他身为季家子孙只能维持季家利益。

季凉川抬眼看着季言生,一字一顿:“大哥,我的退步只有这一次。”

季言生亦看着他,柔声道:“好。”

正事谈完,季凉川又恢复了原型,七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揪着刚进门的话题不放:“大哥,你是不是为了那丫头才在滨海拖那么久?还打着找我谈话的名头?”

季言生冷眼撇过来,季凉川不怕死的耸耸肩。

“我听说那丫头又要回娱乐圈,你不拦着?”

季言生连冷眼都懒得给了,低头看着文件。

“大哥,追女孩哪有你这样追的。向你这样追,女孩子早投到别人的怀抱了。到时候你连哭都没地儿。”

“那你说,怎么……咳。”季言生从文件堆里抬了头,别别扭扭的询问着季凉川。

那模样哪有一点商界帝王叱咤风云的霸气,简直就是一个情窦初开的羞涩少年。

连季凉川都惊着了,心里直叹,沈言卿了不得,季言生这样的铁树都开了花。

“女人嘛,就要宠着,哄着。时不时出现在她面前,帮她做任何事,比如说,她要回娱乐圈,你就帮她拿最好的资源……”

“滚。”本来听着还是那么个事,越听越没谱,季言生直接嫌弃的打断。

季凉川一脸懵,委屈巴巴的辩解:“我说的没错啊,不就是这么个道理嘛,我身边的女人都是这样的。”

“你也不看看你身边都什么货色。”

“……”大哥,沈言卿那样的不是谁都能遇上的好不好!

某咖啡馆。

“雪玉儿和艾蓝心的事帝尊已经重视了。你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姜然将手机推给东麟看。

屏幕上稳居热搜榜第一的居然不是九爷回国,而是,雪玉儿拿下女主一角儿,疑似九爷出手。

东麟皱眉:“九爷怎么插手进来了?那岂不是麻烦了。我们费尽心思才让她们争角儿,如今九爷一出手,我们的心血可都白费了。”

“不一定,岁寒九那人护短,绝不会让自己喜欢的人站在风口浪尖上,而现在雪玉儿已经被推在了浪尖。”

“你的意思是九爷根本就是在利用雪玉儿?”

姜然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但……”

看着姜然逐渐严肃的神色,东麟问道:“但?但什么?”

姜然在手机上捣鼓了一阵后又将手机递了过去,解释道:“三年前有不少关于九爷和雪的绯闻,但是两人都未有回应,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九爷已经有能力不让这些绯闻流出,可他偏偏不阻止,三年后又爆出这样的事……总不可能是布局了三年吧。”

东麟吞了吞口水:“九爷没那么无聊吧。”

姜然心有余悸的说:“那个人我摸不透,太深了。”

帝尊。

人人都说艾蓝心一定是被无数人睡过,否则怎么可能一出道就有那么多的资源等着她挑。明明谩骂声那么高为什么就是不滚出娱乐圈。

其实艾蓝心自始至终只有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是她的青梅竹马,也是她的爱人,更是她的上司。只是,这个她爱了十几年的男人从来没给过她一个名分。

华章是最早的娱乐公司,底下艺人无数,资源不断,但是也因为常年居于高位而忘了居安思危的道理,居然被帝尊这个后起之秀超越了过去。

所以,自宫睿接手帝尊开始就不敢有丝毫懈怠,可三年前陆沉接手了华章,陆沉那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至少要你一半血。短短几年就追上了帝尊,让宫睿压力极大。

这时候一直居于国外的梁旭,带着国外的资源回来了。

梁旭,帝尊的副总,宫睿从小到大的好兄弟,也是,艾蓝心的心上人。

梁旭这人极善社交,三言两语就能让人拉着他拜把子。加上那张人见人爱的脸简直事半功倍。

在圈子里谈起梁旭必有谈昊。

因为在圈内能和谈昊竞争公子如玉之称的非梁旭莫属。

谈昊温润如玉,是因为他经常未说先笑,一笑起来你就似乎看到了春天。而梁旭就不一样了,他不笑就能让人感觉温和,完全是气场问题。

“你和艾蓝心究竟怎么回事?”

梁旭道:“她看到我和雪玉儿一起吃饭,跟我闹,我没哄。谁知道她转脸就去和雪玉儿抢角色。”

他的声音真的很温柔,能轻易抚平人的情绪,甚至面对宫睿也很适用。

宫睿横了他一眼,那张脸长他脸上简直白瞎了,“你的意思是玩腻了?”

梁旭晃了晃手指:“不不不,白米饭天天吃会腻,偶尔也要试试别的。不过,这件事发酵的太快可不正常。”

宫睿莫名想起几年前沈言卿骂他的话:“渣就算了,你渣还要立牌坊可真是渣出新高度。”

他觉得这句话送给梁旭再合适不过了,偏他长了张人畜无害的脸。祸害四方。

眉头一皱:“洛家晚宴的时候她们两个被媒体关注,热浪还没下去就出了这事,未免太巧了。”

梁旭停下了无聊的转椅子,抬眼看宫睿,“你说,会不会是陆沉动的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