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五十八章 并不想知道

锣响了三下,守在叶家一清素小院儿前的大夫,全都回去了。

两个守门丫头,相互对视一眼,也匆匆离开了这个地方。本就冷清的院子,也愈发死寂。

才入九月的月,亮的发丧。

小院儿圆门前的观赏竹,经过白日一闹,折了一半。

锣响了四下,更夫快步走过小院儿前,脚步踢踢踏踏,急促过后竟跑了起来。

少倾,脚步声儿渐小,却多了道车辙声儿。

“她走了?”

四轮车停在残竹边,车上之人目光定在小屋之上,带有虚气的声音,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公子,走了。”推着四轮车的小书童,轻轻叹息道。又替自家公子,塞了塞棉毯一角,背对着风口,挡住时不时刮来的乱风。

“回去吧。”他道。

“回去?这这……公子呀,不去看看小姐吗,小姐今儿被抬回去的时候,阿良瞅了一眼,那可是……”

“回去!咳,咳咳!”

叶辰昭话未落,猛咳几声儿,丧月之下的面色面孔如同白纸,就连精致的五官也愈发扭曲。

“哎呀!阿良!你个臭小子怎么能带大公子出来!还不快回去!公子的身子能撑下去么!”

一阵急切从耳后传来,叶辰昭神色黯了黯,正准备替他顺气的阿良,往退后一步,哈腰道:

“方管事。”

方盛前落一步,站在叶辰昭之前,抚在他肩膀之上,急道:“哎呀,阿良!府上老妈子没有提醒过你?大公子的病情加重已经不能出门了!你怎么不长记性!这要是染了风寒出了什么岔子!不是更!”

“阿良知错。”他撇了撇嘴,吓得将头低在胸口。

“阿良才来没多久,放过他吧。”轻轻的一个女声儿,带着难掩的痛意,叶辰昭听后胃中翻滚着酸痛。

可这关心的话语,他听出的都是得意。

果然,她也来了。也是来看那人的死活?

“母亲。”叶辰昭道。

杨氏呀了声儿,不成样子的蹲在叶辰昭面前,干净的华服铺了一地,精致的面容紧张的皱眉,

“辰昭,来看家姐儿么?家姐儿那样子实在……唉,都怪母亲,发现的晚,找到的时候,倾洛,倾洛已经……”

她一咬唇,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叶辰昭,十分满意。

但是面上的难过一览无遗,仿佛就是让这几人看的,

“她在城南乞丐群里,衣衫不整,面容尽毁,好好的姑娘,竟,竟……”

“母亲,辰昭困了。”

“那,那阿良!赶紧送回去!”

“啊?是,是!”

阿良推着叶辰昭走了,杨氏挑掉将掉的泪珠子,悲容尽是笑意,

“送来的时候就没了气息,再怎么看也是死人一个!方管家!”

她厉声儿道。

方盛忙向前,细细听着。

“叶辰昭也是会装呢!平时都不来看她一眼,今儿死了就来了,要是装情真意切,怎不进去看看自己的亲妹妹呢……不过,叶辰昭怎么还能出门呢?”

方盛愣了瞬,会意道:“小的这就加大用量。”

听罢,杨氏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方盛瞅着小屋,摇头不止。

不过,在这府上选择跟了谁,那就好好听从。谁都不会为谁让路,稍有不慎,或许就坠入深渊,倒霉的就是自己。

小院儿又静了,如同死人了般。

残竹随乱风摇曳,影绰斑驳像是黑无常来了。

可说是静,又是热闹,刚刚回去的两个小丫头,又挑灯进了院子。

“你确定他们都走了?”

“走了,我看着呢!怕什么!大小姐虽然平时过的清简,可是首饰值不少钱呢!你家父亲不是病了嘛,大小姐已经死了,这可是个机会!”

圆脸小丫头安慰道。

那个有些胆小的丫头,摇头准备走,“不行,不行,小姐平时待我们不薄,她都去了,我们怎来叨扰她?”

“打退堂鼓了?好,你走吧。”圆脸丫头道。停在了院子中央。

胆小的丫头扯了扯她的衣角,环顾四周,见她还不走,心一横,也停了步子:

“那,那快点儿。”

“嘿嘿,放心吧!我可是听燕儿那丫头说,小姐其实是被二小姐给毁了容,大夫人打死后扔到乞丐群的,所以冤死鬼不会来这里的,她们都是会去找债主的!这屋里躺着的,没有魂儿的!”

胆小的丫头犹豫点头,“也是可惜了大小姐,和大公子过继给夫人之后,日子过的……”

“别说了,快走快走!多给大小姐烧纸钱就行啦!”

“嗯……”

二人推来梨木雕竹门,探头快速进了屋子。

贪欲上来了,二人也都散了恐惧的心思。

圆脸丫头带着她准确的找到这屋的梳妆台,平时为这屋主人打扫不在少数,于是乎很快,首饰就被拿走完了。

胆小的丫头,撇了眼床上被棉被遮脸的大小姐,跪地磕了个头:

“大小姐……丹儿谨记您的好,以后肯定为您多少点纸钱。”

“哈哈哈,丹儿你真有意思,人都死了,魂儿都不在这里,她又听不到!”圆脸丫头咬着桌上吃食,咂嘴道。

丹儿含泪站起,“我们走吧。”

圆脸丫头裹好东西,同她欲走,突看到床头耷拉下来的玉手,搔头嘟囔道:

“手怎么掉了出来?刚刚……”

刚刚不是还没有嘛?

不知何时,窗子被阵阵阴风吹开,那床纱,也被吹起。

丹儿瑟缩着,拉进圆脸丫头,不停示意她赶紧走,可是她盯在那床上人唯一漏出的细长手腕处的玉镯,移不开眼睛。

她不自觉的走向那只充满伤痕的胳膊,指节轻轻点上玉镯,轻轻拉下。

丹儿打了个激灵,将窗关好,小声儿道:

“起风了。”

“起风了就关好窗子。”

“关好了。”

丹儿转身,看向圆脸丫头。

可是圆脸丫头怎样都去不掉那镯子,正使劲儿拔,

“刚刚你自言自语什么?”她问道。

“小凤,谁自言自语,不是你回我的嘛?”丹儿疑问道。

“我没回啊?这镯子怎么都拿不掉啊……”

“本小姐回的啊,小凤当然拿不掉,因为这是本小姐的私有物品呀?”

话陡然出现在小屋之中,二人像是定了身,头皮发麻,汗毛战栗。

那床上“尸体”,缓缓起立,棉被也落了下来。

“轰隆!”

一阵旱雷,劈向院中残竹,顿时着了火。

电闪雷鸣之间,那张血淋淋的面孔,顿时出现在两个小丫头面前,一顿刺耳惨叫,二人身子软了下去……

叶倾洛扣了扣被震的暂聋的耳朵,往后猛躺,不管外面下人纷起,往小院儿踏来的匆忙。

她吐了口气:

“穿越了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