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预告

第二天一大早,郁尔穆去小区外买了早餐回到楼上时,苏小灿已经洗漱好单脚跳着从房间里出来规规矩矩的在餐桌前坐好了。

她把早餐放到桌子上,示意苏小灿打开,自己转身进了厨房洗手。

洗过手,郁尔穆刚在椅子上坐下,就听见苏小灿咬着包子模糊不清的问她,“穆穆,你昨天回来很晚诶,不是说跟同事一起出去吃饭?所以你们是跑到西城去吃了个饭吗?”

西城在郁尔穆老家S市的隔壁,来回开车至少得一天的时间。

郁尔穆也咬了口包子,没理会她的调侃,“不是,是去 Flocons de sel 吃甜点了。”

“Flocons de sel ?”苏小灿啊啊啊的惊叫了两声,“之前因为实习天天加班的事我都好久没去了,结果现在脚又崴了,也去不了,我好惨!”

因为了解郁尔穆德脾性,知道她不会单独跟异性一起出去吃饭,苏小灿便下意识就以为她是跟女同事一起,也没想其他的。

只是控诉的看着坐在对面的郁尔穆,“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也不知道给姐姐我带一份回来解解馋。”

“你不减肥了?就算给你带回来你也只是闻闻味道而已,多浪费。”

因为以往就算和她一起去,苏小灿也是闻比吃的多…

“…我要是像你一样怎么吃都不胖,我也会吃好吗?可是...”她一脸悲愤,“我偏偏就是易胖体质,喝口凉水都心塞。”

“那你还——”

“我可以闻完了你吃啊,反正又不会浪费!”

郁尔穆自知理亏,可昨天那么个情况…

她哪儿还顾得上想起她来…

可又不能直接这么给她说,那不是意味着自己往枪口上撞么。

郁尔穆只好默默从自己面前那两份小笼包里挑出来一个比较大的放到苏小灿的餐盒里,一脸“忍痛割爱”的表情看着她道:“下次一定记得,这次就先让它牺牲一下,补偿补偿你吧。”

苏小灿:“……”

“也就只有像你郁尔穆这种吃货才能把小笼包当成米其林三星甜点师做出来的甜点了。”

“众生平等,众食物也是平等的好吗?我只是尊重食物而已。”

郁尔穆大言不惭道。

苏小灿:“……”

服了。

*

早餐过后,郁尔穆收拾妥东西,从冰箱里拿了排酸奶回到苏小灿卧室,看了一眼半靠在床头,玩着放在床边电脑架上电脑的苏小灿,举了举手里的酸奶:“喝酸奶吗?”

苏小灿一脸嫌弃,“不喝,我已经长大了,谢谢。”

郁尔穆切她一声,“玩游戏呢?”

“玩什么游戏,工作呢。”苏小灿撇撇嘴,语气恨恨的。

郁尔穆瞄一眼她仍旧肿着的脚腕,“这么拼?”

“没办法,我们主编真的是典型的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本家,只要你没在医院躺在床上不能动,那你就得工作,要不就没实习分拿。”

吃人不吐骨头…

刚坐到书桌前的郁尔穆顿了一下,听着这句话怎么会觉得有点耳熟?

哦对,昨天温斯璟跟自己“告白”的时候,也说了这么一句。

说他自己身在“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本家里。

郁尔穆抿唇偷笑,原来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啊,不知不觉就会想起来对方说的一句话,即使是这一句含有“贬义”的话,都觉得是甜的。

她把酸奶拆开,一瓶插了一个吸管。

……

昨天两人不知道手牵着手在楼底下绕着小区走了多少圈之后,温斯璟才放她上来。

而且是送她到公寓楼下大厅里,亲眼看着她上电梯才走的。

郁尔穆打开笔记本,调出来文档。

看着那闪烁的光标,仔细回想了一下,两人散着步时都聊了些什么?

一点也没想起来。

估计都说的废话吧,可就算是废话,也没觉得浪费时间。

挺好的。

郁尔穆抿了抿唇,趴在电脑前,咬着吸管,有一搭没一搭的吸一口酸奶到嘴里,还在想着昨天晚上的事。

说了什么虽然想不起来,可当时他抱她时候的感觉一直到现在都觉得很清晰。

男人不愧是男人,胸膛又宽又阔,他只是伸开了双臂搂住她而已,却把她整个人都拥在了怀里。

他身上干燥好闻,很温暖,也很安全。

怪不得,他当时靠在自己耳边说了句:

你好小。

本来当时她听见不大乐意的,可他随后的一句话,瞬间就让她心软了。

你好小,可是在我怀里刚刚好。

像是又一个承诺一样。

果然…

男人是男人,女人也还是女人,明知道好听的话听不得,还就偏偏逃不过喜欢听的这个魔咒。

……

*

本来温斯璟是想要第二天中午来接她一起出去吃午餐的,可被郁尔穆拒绝了。

因为想着这一个星期,她要上班,每天中午苏小灿都是点的外卖自己一个人吃,好不容易到了周末,自己也不好就直接撇下她出去约会。

觉得还是给她亲自做一顿午餐,两个人一起吃。

所以,中午郁尔穆在厨房烧饭的时候,还想着,看吧,她可不是有异性没人性的人,苏小灿那家伙就应该为有她这样的朋友而感到骄傲才对。

……

只是下午,她做好饭跟苏小灿说不和她一起吃了的时候,还是有那么一点心虚的。

“出去吃?去哪吃?”

苏小灿舀了勺粥送进嘴里,看刚从卧室换衣服出来的郁尔穆。

“还不知道。”

郁尔穆又到卫生间看着镜子弄了弄头发,确定没有翘起来某撮头发,才从里面出来。

苏小灿看着跟往常一样,又不太一样的郁尔穆,有些迟疑的开口:“穆穆,你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又拐进去卫生间抹护唇膏的郁尔穆,闻言从里面探出来脑袋看她眨眨眼,“这么明显的吗?”

她没觉得自己跟平时有什么不一样啊…

还是说,女生在谈恋爱的时候真的是会…红光满面?

啧,这可才是第一天呢。

郁尔穆,你好歹也是个畅销的言情小说家,别太怂好吧?

哪知听了她的话的苏小灿,被嘴里的粥呛了一下,差点没咳死,她喝了口水顺了顺,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正在门口穿鞋的郁尔穆,手指头冲着她点啊点,“你你你等一下,先别走,哪有话说一半就闪人的啊,你给我交代清楚再出去。”

“交代什么?”

郁尔穆一脸无辜的看她。

“你说交代什么?当然是交代你在跟谁谈恋爱啊!那男人是谁?我认识吗?长得帅吗?高吗?”

“嗯…”郁尔穆早习惯了苏小灿的说话方式,拖了个长音回她,“长得挺帅的,个子也很高,你应该算认识吧,不过要说是谁的话,我还是决定晚几天再告诉你。”

怕你太激动…你控制不住你自己…

她瞥一眼苏小灿的脚,嗯,到时候过来打她,二次伤害了可不好…

“我认识?”苏小灿皱眉,想了想,“不会是你们年纪那个学生会的什么杨柳岸吧?”

“谁?”郁尔穆愣了一下。

“就是那个放话说一定会追到你的那个学生会副会长啊,不是你们系的那个…”话没说完,她摆摆手,“算了算了,看你反应也不会是他,为什么现在不能给我说?”

“怕你太激动,饭都吃不下,觉都睡不好了。”

郁尔穆拿鞋柜上的钥匙放到包里,把双肩包背上,给苏小灿挥挥手,“我走了,晚上可能回来晚点,不要等我早点睡哦。”

苏小灿还想说什么,可惜大门已经被郁尔穆给拍上了。

她摇摇头,叹口气,啧了一声。

真的好想知道忽然让郁尔穆这个“铁树”开了花的男生是谁啊…

苏小灿低头看了看自己这不争气的脚,心想,又不能追上去看。

只好重新转过身子,吃着郁尔穆给自己熬的“爱心”粥。

只是吃了两口,忽然想到,所以昨天晚上那丫头那么晚回来,又说自己跟同事一起去甜品店吃甜品…

那就是跟男朋友一起?

既然是同事的话,那就是她公司里的人了?

公司里的人,她认识的话…

那不就是跟她一起去应聘的他们班的那个?长得又高又壮,皮肤还有点黑的那个男生?

名字叫什么来着?

吴弦还是胡弦?

记不清楚了,可是——那也叫帅?

这丫头的品味…还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而且,

怪不得昨天想不起来给她带东西呢…

光记得亲亲我我了吧?!

苏小灿放下手里的勺子,扭头瞪着紧闭的大门咬牙切齿——

臭穆穆,你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丫头!

……

刚乘电梯到楼下的郁尔穆冷不丁打了个喷嚏出来。

她皱皱眉,揉了揉鼻子。

感冒了?

好像没有啊…

……

……

郁尔穆皱着的小脸,在看见等在楼梯下的男人时,已经不自觉的舒展开来。

她推开公寓大厅的玻璃门,冲着楼下的男人,小跑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