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六章 认识

夜色浓厚,街道寂静。

一行三人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默默无声,大大小小的背影看起来格外凄凉。

“我们去哪里找临时旅馆?而且身上的钱也不能在这里用了。”藤雅率先出声问。

知道她什么意思的史蒂夫指向远方的公园:“老地方,去公园后山上凑合一晚吧。”

似乎是怕小男孩不适应,史蒂夫又关心的转向他,多解释了一句:“放心,我们不会露宿野外的。”

“我没关系的。”话虽这么说,可小鼬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疑惑,他的视线落在藤雅的口袋上。那里装着一大把种子。凭藤雅像木遁一样的特殊能力,他就能想出很多假设了。

学校附近的公园似乎总和后山建在一起,一行三人往公园深处走了一段时间后,就来到了荒无人烟的山上,这里全是茂密的树林,因为远离了城市,连一丝人为的灯光都看不见,只有一片漆黑中的一点惨淡月光,在夜晚看起来格外恐怖。

“就在这里吧。”藤雅看看环境,却非常满意的叉起了腰。

平常人眼中的可怖,在她现在看来却很安心,因为这证明普通人不会随便跑到他们打算暂住的地方。两个安全感爆表的队友又都在,藤雅更不会乱想。

“后退一下。”史蒂夫有过一次经历,所以赶紧拉着小鼬往后退,给东方女孩让出大片空地。

“自从第一次建房子失败以后,回到现实里我可是恶补了一通建房子的技巧呢。”藤雅熟门熟路的抓出了一大把种子。在常人眼中没什么区别的种子在她看来却像是知道用处似的,女孩很快就挑拣出了一把种子,将剩下的塞回了口袋里。

仍然是宇智波鼬第一次见到的那个姿势,女孩把种子捂在掌心,然后按在了土地上。下一刻,大把的藤蔓和树木就自动生长起来。它们像是一片拔地而起的小型树林一样,破土而出,挤满了整个空地。

“树界……降临。”小鼬震惊的喃喃。

尽管他没有见过初代火影大人用这个术,可根据传说中的形容,藤雅用出的这招简直就是弱化版的树界降临。她的每个术都像是使用木遁后的样子,就像是木遁的继承者一样。

接下来的一幕也让他更加看重自己的猜测。随着藤雅的想法操纵,那大片树木和藤蔓自动交织在一起,枝叶与枝叶并拢缠绕,最终形成了一座牢固而密不透风的树屋,只剩门和窗口的地方还能望到外面。

“搞定!”藤雅拍拍手上的尘土,招呼两个人进屋休息。

史蒂夫这才拉着小男孩走了过来,他迈进一片黑暗的树屋,仍然像第一次见到那样感叹能力的神奇,疑惑的开口问道:“藤雅,为什么你没有用周围的那些树建造树屋?是普通的树不行吗?”

“其实也可以的,因为我的能力是操纵植物嘛。但是用我的树木和藤蔓会更保险一点。”藤雅转头对史蒂夫微笑了一下,没把后半句说完,那也算是一个保险措施了。她还在很忙碌——忙着把葫芦里放的油灯,被褥,枕头,小折叠桌等物品都拿出来。

树屋里有了灯光,就能看清女孩面前摆了一排大大小小的葫芦,都是用来装物品的器皿。史蒂夫和小鼬也开始帮忙把床铺铺好,甚至把桌椅和鱼缸,茶几都摆在房间里。

小鼬见惯了封印卷轴装东西的场景,所以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正直得堪比钢管似的史蒂夫却老实的再次感叹:“真是想不通,明明是普通葫芦,却能装得下那么多东西。种子催生出来的植物在用完还能回归到种子状态。”

“史蒂夫,这世上不符合常理的事情太多了,我们每晚睡觉都能来到奇怪的走廊上,这才是最大的不合理,就别想那么多了。”藤雅幸福的一头扎进软被子里,喟叹了口气。

白天忙碌一天,晚上还要在新世界里冒险,她已经有些疲惫了。多亏门内门外世界流速不一样,他们完全可以在这里睡个好觉,不然生活早都乱套了。

“睡吧。”史蒂夫的地铺离门最近,他身边是藤雅,被他俩默契的保护在最里面的是似乎最弱的小男孩宇智波天麻。

史蒂夫是经过二战生活的老兵,早已经习惯睡在不安定的环境和硬邦邦的地铺上,对身边睡着战友的行为觉得理所当然,所以熄了油灯倒下后很快就呼吸平稳起来,没有意识到藤雅似乎是个年轻女孩。

藤雅却不太习惯睡地铺的感觉,翻来覆去好一会儿。她看看左侧的史蒂夫,又看看右侧的小鼬。黑暗中,一双黑亮的眼睛静静凝视着他。

“天麻?”藤雅顿了顿,凑过去把声音压得很低,“你睡不着吗?”

小鼬看看她,也学着动作笨拙的把头凑过去,同样很小声的回答:“嗯。姐姐,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

“做完任务,或者在门内世界度过两天,我们就会回到那条走廊,然后闭上眼睛就能回家了。”藤雅想了想小鼬的年纪,他这个时候应该还不需要承担家族与村子纷争的烦恼,家里有严厉的父亲和温柔的妈妈,还有一个特别粘他的软包子弟弟,小佐助。

“是想家了吗?”藤雅的眼神有些放空,缥缈而遥远,她怀念的问。

小鼬若有所思,他缓缓点了下头,明明是问句却被他说成了肯定句:“姐姐也在想家吗。”

藤雅叹了口气,没有回答。

真是羡慕宇智波鼬,至少他回去后还有家人,但是藤雅醒过来只能回到她的植物店里,那已经不是有她家人的地球了……换句话说,她早就回不去了。

见她没有说话,小鼬反过来,不太擅长的笨拙安慰道:“想家就看看月亮吧。这是妈妈告诉我的办法。”

“我也是这样。”史蒂夫柔和的声音突然响起。他翻了个身转向这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的,侧着脸也加入了谈话,“以前每次我想巴基的时候,就会看天空。那时候我们在不同的部队,战场上常年都见不到对方,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有没有受伤。”

小鼬的眼神微动,集中了注意力:“你们也在经历战争吗?”

“也?”史蒂夫惊讶的看向声音稳重的小男孩,他捕捉到了这个字眼,“是啊,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惨烈极了。”

“我们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小鼬喃喃,“人和人之间的纷争聚合在一起。明明都是陌生人,却都在残忍的互相残杀。死去的人们产生新的纷争,留下来的活人在痛苦和仇恨中继续争斗,真正的和平永远不会到来,但我希望那样被触发的大战也不要再有了。”

“有这么深刻的认识……天麻已经经历过战争了吗?”藤雅转头和史蒂夫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沉重。

但知道剧情的藤雅更清楚,小鼬不仅已经经历过了世界大战,他被父亲带着上战场的年纪更是只有四岁。就是因为小时候见过了惨烈的战争,才会使得日后的鼬对维护和平拥有那么坚定的信念。

小鼬却没有认识到这个话题沉重的自觉,他望着树屋的天花板沉思了一会儿,沉静的黑色双瞳就又转向史蒂夫,发觉刚才的对话中出现了一个新名字:“巴基是谁?”

“巴基啊。”史蒂夫湛蓝色的眼睛中飞快的掠过去了一抹什么,唇边已经不自觉的露出了微笑,“是我的兄弟。”

“我也有兄弟。”小鼬的语气突然从波澜不惊变得欢快了起来,好像提到了他最重视的东西,“我有一个弟弟,今年两岁多了,已经会叫我哥哥了!”

用这种语气对史蒂夫炫耀弟弟的小鼬,看起来才像是一个正常孩童,充满了孩子气和可爱,就好像一副古朴但风格很严肃的画卷,瞬间生动了起来一样。

藤雅默不作声的左右看着两个人交谈,突然觉得很有趣。

小佐助现在已经两岁多了吗?不知道现在的小鼬有没有开启写轮眼。这种看到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正在愉快交谈的怪异感,再加上藤雅清楚他们的生平事迹,突然就觉得心里充实而安定。

只不过以后的事……

藤雅在两人的交谈声中闭上眼睛,陷入了一片黑暗,不再多想。

不知道能不能想办法委婉的提醒他们注意。悲剧还是不要发生的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