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三十八章

关于一翁造访的风波就此结束,在夜间部也没有什么后续了,生活再次恢复了平静。

人类的生活让她上了瘾,每天有着可爱的小侄女对她嘘寒问暖没事还能跟零对喷两句这日子简直不要太愉快。

至于答应李土的之后会去看他那回事已经被宁宁抛到脑后去了,一时半会并没有想着去兑现自己说过的话。

确切的来说,她对自己说的话有点抗拒……收是不可能收回来了,但能拖一天是一天呗。

这一天傍晚,宁宁接到了来自泷的特殊通信,使用的是她留给他的联系方法。

泷还是个过于羞涩又为人着想的孩子,他心底其实可想见到宁宁了,但却总害怕给她带来不便,这次联系宁宁也实在是有些原因。

就是他没想到的是通讯的灵力蝙蝠刚放出去没多久,宁宁就已经来到了他面前。

这种意料之外的发展让泷瞪大了眼睛,他看着穿着睡衣的宁宁,好半天才小心翼翼的说:“是不是打扰到您了?我……”

“想太多了。”宁宁用一根手指点在了他的嘴唇上,制止了他要说的话:“等着你联系我一次真是太罕见了,有什么事情吗?我当然要过来看看是怎么了。”

随即她移开手指,笑了起来:“当然就算你没有事情我也会很开心的赶过来,只要你说你想我了就行啦。”

泷在宁宁的笑容里,红了脸。

当然他之所以主动联系宁宁是有原因的,想着要对宁宁说的事情,他很快就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连带着表情都比平时更加正经了。

“是这样的,夜间部今天来了一个新的转校生,和她发生正面接触的蓝堂君觉得那个女孩有些奇怪,我……”泷稍微迟疑了一下,“也有种这样的感觉。”

具体些呢??宁宁用眼神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回忆着今天见到的那女孩的灵活的身姿和说话时的口吻,泷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说:“不知道这样讲是否恰当,那个转校生给我的感觉……非常的像是大人您。”

非常像她肯定说的并不是像她这个人,宁宁明白泷的意思,那么也就是说……她不由得喃喃道:“纯血种吗?”

一个人类和吸血鬼共处的学校,一个史上最强猎人的理事长,一个现任第一猎人的教师,一宿舍楼的吸血鬼贵族,一个明面上的纯血种一个装人类的纯血种还有一个暗藏着没觉醒的纯血种。现在,如果真的如同泷所说的那样,就等于是又来了一个。

这是要干什么?非人类的盛宴狂欢吗???

感觉事情不是很妙的宁宁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枢呢,他有说什么吗?”

“枢大人稍微训斥了一下那位转校生,并没有多说别的什么。”

宁宁想了一下枢平时那一副总是端着的波澜不惊的模样,就觉得这事他肯定要知晓,不然作为这个学校统治着诸多吸血鬼的君主,不可能有纯血种可以瞒着他侵入他的领地。

只是到底会是谁呢?

这个问题宁宁直到回宿舍也一直在思考,并且思考了一晚上,直到白天到了该上学的时间了,她依旧躺在床上眼睛张的大大的看着天花板。

大概是年纪大了又重新回到生长期的关系,就变得格外容易胡思乱想。

总觉得有刁民想要害朕!

宁宁翻了个身,抱住了被子,嘀咕:“都这个时间了,还是不去上课了,继续躺着吧。”

结果压根没过几分钟,敲门声就想起来了,一声接着一声,大有不开门就敲到地老天荒的架势。

宁宁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是谁,肯定是优姬看她没出现在教室就过来找她了,这种事又不是一次两次发生了。运气好的话门外可能还不止优姬一个人,也许还会跟着一个防火防盗防宁宁的零。

宁宁抱着被子,装作人不在,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果然见敲门没用,优姬开始大声呼唤:“涅涅?去上课啦,你在吗?”

宁宁还是没出声,她想着待会优姬走了她就把灵力分/身放出去代替自己上课,然而想法是好的,优姬却在喊了几声之后掏出钥匙把门打开了。

“????”宁宁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有种被现场抓包的尴尬感,她不可置信:“你怎么还有钥匙???”

“嘿嘿,我特地找理事长要的!”优姬晃了晃手里那枚备用钥匙,脸上有些得意之色,她走过来揉了揉宁宁的额头:“涅涅你这个坏家伙,明明在里面却装不在,害我喊了半天。”

作为长辈,威严全无。

“我病了!”宁宁当机立断道:“难受,头晕,想睡觉……”

她一脸可怜兮兮,脸上还带着点异样的红晕,这幅模样直戳优姬内心深处!她赶快伸出手抚上宁宁的额头,掌心的触感温热,是高出平常不少。

担心是自己手有些凉所以优姬收回手,又把自己的脑袋凑了过去,两个额头贴在一起,她自语道:“哎呀,是有点热啊。”

两个女孩的额头依然是贴在一起的,宁宁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双棕色眼睛,忍不住轻声说:“像啊……”

和她的妹妹,真的是很像啊。

那个树里,那个十句话里有一半以上总是不离我姐姐怎样怎样的树里……

优姬一怔,她后退开:“什么像啊?”

宁宁立即抬手扶额:“啊……我好晕啊,好像出现了幻觉,好难受……”

“啊?”优姬一听,赶快把宁宁按到在了床上,并且给她盖上了被子还掖了掖被角,“你还是继续休息吧,老师那边我去帮你请假。”

宁宁脸色惨白,脸颊带着两坨红晕,她虚弱地说:“嗯……睡一会应该就没事了,下午应该就能好,到时候我再去找你。”

“唉,好吧,你别勉强,如果你没好晚上我再来看你。”

优姬说着就打算离开,但是在离开之前,却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个信封晃了一下:“对了,这有封给你的信,我放在你桌子上啦。”

优姬把信封放在桌子上,对着床上的宁宁挥了挥手,离开了。

她走后,宁宁病容全扫,一把掀开被子从床上窜了下来跑到桌旁拿起了那封信。

那用细密金线描绘出繁复图案的信封看上去十分的奢华,符合大部分吸血鬼贵族的审美标准,宁宁看着它还有种微妙的似曾相识感。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谁,她认识的骚包也挺多的,根本分不出来哪个对哪个。

“会是谁呢?”

喃喃着拆开信封,宁宁开始阅读起里面的内容。

亲爱的宁宁:

千余年的时光未见面了,思念你的心情每日都在折磨着我的心脏,像要把它撕裂那样。

看着月光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你,想起我们的初见,不知道沉睡中的你是否会有一个美丽的梦,而那个梦里是否又会有我。

近日听闻你已经从漫长沉睡中苏醒,并且长大了,我从内心感到了由衷的喜悦。

不日我将上门拜访,期待看到你成长后的曼妙身姿,那又该会是一副何等美丽的画面呢?想想就令我陶醉。

因此,期待吧!

一位对你心怀爱慕的友人。

“呵呵。”

尽管写信人没有一点只言片语透露自己是谁,可看这字迹和语气,她想她已经知道是哪个无聊鬼写的信了。

宁宁冷笑着把手里的信纸连同信封一起撕碎,团成团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