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体感发热

江优雅工作了没几天就因为流感生病了,前一天晚上还挑灯夜战研究新剧本呢,结果第二天一早她就头重脚轻的发了烧。

她侧卧在松软的床上,把自己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头发随意散落在枕头附近,脸颊泛红。

果然是没有办法起床了,不过还好她这天并没有工作,于是她就拿起手机准备给素敏打个电话让她过来。

刚好那边权志龙拨通了她的电话,她给素敏的电话没有打通,而是接到了来自权志龙的。

“姐姐,我好像发烧了,你过来帮我带点药好吗?”她哑着嗓子对电话那头说。

权志龙皱皱眉,拿远了一点手机看上面自己没打错,所以就对她说:“你生病了?严不严重?”

“志龙哥,怎么是你?”她昏着头看屏幕上面大写的字,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跟谁说话。

权志龙清清嗓子又问了一遍,得到对方的回答后就说:“我等会过去你那边,密码也说一下好让我进去。”

“你要来?不用了,我叫助理来照顾我就好了。”她不想麻烦权志龙所以直接就要拒绝。

但是权志龙秉着要做个好哥哥的想法驳回了她的拒绝,“快点告诉我密码,不然我直接打给你经纪人问他。”

无奈之下江优雅只好将密码告诉了权志龙,挂掉电话后实在受不住的又睡了过去。

而那头得到满意答案的权志龙则是快速动身前往江优雅的住所。

他买完合适的药之后刚准备离开,突然想到了那个小麻烦精吃药有个坏毛病,所以出了门就拐向一边的小店买了些甜腻腻的蜜饯。

这个时候的首尔已经进入春季,天气还有些干燥寒冷,哈出来的气也依旧可以变成一团白烟。

他想了想就又打包了一份热气腾腾的参鸡汤,这才向着江优雅那边去。

到了她的住所,权志龙一路畅通无阻的拎着袋子来到她房间。

屋子里的窗帘没有拉开,她一直习惯开着的落地灯在一边发着温暖的光。权志龙可以看到床边的地毯上放着一台电脑,已经是关机的状态了,厚厚的剧本也被随意扔在一旁。

所以昨晚究竟工作到了什么时候,权志龙盯着手上的袋子叹了口气,找个宽敞的地方放下。

江优雅整个人都闷在被子里,看样子是蜷缩着的,柔软的头发散乱铺在枕头上。

“唉,起来吃点药吧。”权志龙轻轻坐到她的床边,把她盖到鼻子上的被子拉下一些查看她现在的状态。

江优雅感觉到身边来了人,小幅度转身挣扎着睁开眼去看,“唔,志龙哥你这么快就来了啊。”

“可不得快点过来看看你都是怎么照顾自己的吗,居然生了病。”话虽这么说,但他还是动作轻柔地抚开贴在她脸上的发丝。

这么憔悴的模样对他而言还真是少见,就是以前他们三个在一块的时候,江优雅生病也是李秀赫照顾的更多。

那些吃药时的破毛病也是李秀赫以前跟他说过的,除了得要人哄着吃药,还必须有甜得腻死人的蜜饯在才行。

“哥哥……”江优雅一见是他瞬间就软软的笑了,抓着被子的手也松开去拉住了权志龙。

温度偏高的脑袋瓜里尚未足够清醒,像浆糊一样糊成一团,哼哼唧唧地念叨着粘糊糊的称呼。

权志龙觉得自己的心都软了,眼前的小孩眼尾因高烧而变得湿润,脸上还有着从被子里带出来的潮红,让他声音不自觉就放轻了许多。

“麻烦精,还难受吗?”权志龙微凉的手触碰上她的脸颊,江优雅一下就被凉的打了个颤。

江优雅大脑迷迷糊糊的,只觉得耳边的声音又熟悉又温柔,所以放下所有防线的去拉权志龙的手腕撒娇。

“好难受啊,头也疼,嗓子也疼,生病真的好麻烦啊……”软软的腔调透着委屈,绕是权志龙对这样的撒娇并不怎么感冒他也忍不住心疼了起来。

“哥给你带了药,起来吃了再睡一觉就会好很多了。”他边说就边准备起身去接点热水过来。

可是他都来不及动作便被江优雅哼哼唧唧的声音留住了,小姑娘面色潮红的抱住他的胳膊不撒手,脸蛋紧紧贴在上面。

“乖一点,哥去拿水过来,”权志龙望进了她雾蒙蒙水润润的眼睛里,情不自禁的放低声音解释,“哥不走,真的不走。”

也就一个进出的时间,等他拿着温水回来就看到江优雅趴在枕头上眼巴巴的盯着他,一副要哭不哭的可怜样。

权志龙噗嗤笑出声来,真是病了以后就这么粘人的吗?难怪秀赫以前在她生病时忙活的那么心甘情愿。

这就是搁他身上那也是无法拒绝的,并不难想象李秀赫当时的心情了。

不过吃药还是一个大问题,记得当时每次想让她吃点药,李秀赫都苦口婆心说了多少的好话喂了多少的蜜饯才让她不情不愿吃下去的。

“苦,”小姑娘皱着眉扁嘴,“不想吃。”说完还抬头可怜巴巴的看他。

权志龙这回有了预防,所以戳着她还温热的额头问:“那自己之前是怎么吃药的,仗着我在就撒娇呢吗?”

江优雅嘟嘟囔囔说不成一句话,又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可怜啊,权志龙都不哄哄她,明明就是知道李秀赫以前是怎么对待病中的她。

“怕了你了,这边有蜜饯,吃完药我就全部给你。”被小姑娘那么眼巴巴的瞅着无声的撒娇,权志龙摇摇头放弃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采用怀柔政策。

“我要你喂。”得寸进尺的某人嘟着嘴提要求。

权志龙看她一眼,无奈点头同意,手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将药放进,然后不给她舌头反应时间的喂下一口水。

江优雅刚含含糊糊的吞下药,都来不及感受苦味嘴里就又被塞了一颗甜腻腻的蜜饯来。

她嚼着蜜饯松了眉头,声音不太清楚的对权志龙说:“好甜啊,哥在哪里买的。”

“随便找的一家店,你喜欢吃下次再给你带更好的。”权志龙擦了擦她额头上的薄汗说。

“好,不许反悔。”江优雅伸出小拇指勾住权志龙的,然后轻轻晃晃当做是盖了个章。

权志龙有些被她可爱到,连带着声音都朝着像哄小孩的那个方向去,嘴里乌卒卒的说:“好好好,我下次多给你带好吃的糖,世界各地的都有,只要你想吃。”

算起来这可能是第一次江优雅跟他在除了有李秀赫在场的时候这么亲近,他居然心里都没有觉得这丫头是个麻烦精了。

“以后就不要再生病了,好好照顾自己,秀赫不在身边你还有我啊,我也是哥的,”权志龙给她盖好被子掖了掖被角,“虽然我总说你是麻烦精,可是该麻烦的地方你尽管来麻烦我,我尽量不去烦你,好不好啊?”

其实几年前那声柔柔软软娇娇嫩嫩的哥哥叫的他心口都是酥的,只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跟她相处,所以老也对她黑着脸,久而久之江优雅就跟李秀赫走的近了。

权志龙才不想说什么后悔,反正现在这丫头拽着他衣袖还不是一副娇娇软软的样子。

做哥哥的感觉确实还挺不错的,况且麻烦精其实也并不真的很麻烦,他到底还是很喜欢的。

“那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说我是麻烦精了啊,我不喜欢……”吃了药以后她都开始迷迷糊糊的犯困了,所以声音越来越小,但依然把一早就想说的话说出了口。

权志龙揉揉她细软的发丝笑了,原来还是耿耿于怀这个称呼啊。

“好,以后哥哥尽量不叫你麻烦精了,你也可以多依赖一下哥哥了,又不是帮不到你。”所以不要逞强,妹妹趴在哥哥怀里哭也是可以的啊。

得到相对满意回答的江优雅终于抵不住药劲的睡了过去,手指却还勾着权志龙的衣角没撒手。

权志龙忍俊不禁的点点她的额头,坐在旁边安静的看着她的睡颜。

不过还是可惜了小孩不能吃他带来的参鸡汤,那就等她睡醒来再说吧。

于是静谧的房间里就只剩下江优雅时轻时重的呼吸声和权志龙点屏幕的细小声音。

--

说来也巧,这边江优雅才病好没几天,一向身体素质不错的郑号锡也生病了。

再加上一直在为演唱会做准备,他压力也很大,一次没有注意保暖自然而然就发烧了。

许是心里还有些不畅快,所以他没跟其他人说,就自己夜晚孤身出去散心。

郑号锡去买了几瓶啤酒,坐在一边闷不吭声的全部喝完,本就昏沉的脑子就更是迷糊了。

不过,他意识还算足够清醒,转着转着竟来到了江优雅原来那所公寓的附近。

他找了个长椅坐下,手撑在后面仰头看天边挂着的月亮,心里难得有些宁静。

这回真的就可以称得上是神奇了,江优雅破天荒来到公寓这里处理一些事情。

刚刚从公寓出来就看到对面不远处的长椅上坐了个人,身着全黑,看着还有些吓人,所以她摸向包里的手机打算随时拨给金东林。

郑号锡动了动僵硬的脖子,视线也转移到了公寓这边,他没有一刻那么感谢自己的视力还算不错。

他没有开口叫她,而是拿出了手机拨通她的电话,看着江优雅一脸诧异的举起手机看向他笑了,“过来吧。”

江优雅挂断电话前往他这里,心里还有些惊讶。

近了才看到郑号锡已经摘掉了口罩,素颜的一张脸露出不正常的潮红。

半晌,她轻声细语的开口问道:“你怎么了?”

郑号锡突然心底一抽,一股酸涩的感觉从鼻腔冲上天灵盖让他狠狠地打了个颤。

江优雅注意到他的不对,缓步走上前,一张透亮粉嫩的小脸凑近了盯着郑号锡看,良久后又拿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女孩的手指微凉,每到这个季节都像玉石一般冰凉,放在他滚烫的额头上像股清风拂过,给他惬意的感觉。

大概是喝得多了而且还有些发烧,他在混混沌沌的大脑支使下将自己的脸往江优雅的手上贴得更紧。

江优雅也没有躲,只是将另一只手也放在他的脸上,平时看起来总是坚强的可以独当一面的男人,此时却像个被伤到的小动物似的蹭着自己的手,让她心里头只觉得酸酸的软软的。

“号锡哥啊,没事的……”虽然她并不晓得郑号锡到底怎么了,但这个样子很难让她丢下他离开。

在江优雅心里郑号锡应当是个很要强,很完美主义的人,不太愿意将自己柔软的一面展现在人前去博得安慰——综艺上的胆小实在难以避免。

她看过的那些关于郑号锡的视频,即使再累也辛苦硬撑,来到镜头前的那一瞬间立刻加满微笑与活力的模样或多或少让江优雅看在眼里很不好受。

可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宽慰对方,以一种不那么让人误会的方式。

“我带你去医院吧,你好像发烧了。”江优雅轻声对郑号锡说,拉着他准备起来。

然而郑号锡就只是坐在那里,闭着眼不说话也不动,手慢慢放在了江优雅的身侧。

就在她忍不住想要再一次提醒郑号锡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沙哑着声音说:“不用去医院,没有必要。”

“那我送你回宿舍吧,好好休息一下。”可是却得到了郑号锡看向她颇委屈的一眼。

“……你陪陪我吧。”沉默了片刻,郑号锡拉拉她的衣角。

她没有办法,但是坐在外面也不太好,所以她就带着郑号锡去了自己家里。

坐在计程车里,郑号锡好像是放松了一些,所以一直昏昏沉沉的,靠在她肩膀上半阖着眼休息。

这样子怎么还和前几天她生病有些像呢,江优雅看着郑号锡攥着她衣角的手指笑了一下。

到家后江优雅让郑号锡靠着自己,艰难地打开客房的门进去,小心翼翼地给他脱掉厚重的外套放到床上。

他没有打理而显得有些乱糟糟的刘海软软的歪斜着遮住一半眼睛,这就更让眼下乌青的病色暴露无疑。

听着郑号锡趋渐平稳的呼吸,她长舒一口气,动作很轻地为郑号锡盖好被子,让他很好的安顿下来。

看着被她包得严严实实的郑号锡闭着眼乖巧安睡的样子,江优雅心中忧虑之余又有几分想笑。

真的平时看起来多成熟稳重的一个人啊,结果生病了还为了工作瞒着也不肯去医院。

可是,怎么就能压力大到生病也喝酒呢,想到这里江优雅伸手抚平郑号锡皱起的眉头,微微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让人放心不下啊。她在心里微微感叹,放轻了呼吸拿着手机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关门的声音也很轻,门锁严丝合缝扣在一起的声音与郑号锡心脏轰鸣的响声无可比拟。

郑号锡在她出门的那一刻就睁开了眼睛,微微半眯着。

月光透过轻薄的窗帘给卧室披上了一层朦胧的色彩,画面整个都虚幻了,听到女孩轻轻合上门的声音后,一股突如其来的委屈萦绕在郑号锡心头。

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啊。他只觉得胸口空空荡荡的,一开始因江优雅靠近的心脏轰鸣声也消失了。

如果非要去解释一下这股莫名其妙到来的委屈是什么,那可能就是,我如此爱你,你却……你却一点也不喜欢我。

他长久以往的爱恋满得再无法承载,不由分说地溢了出来,充斥了他整个胸腔,继而来到混沌发烫的大脑。

那些说出口的爱意,无法彻底放下的情感以及毫不甘心的执拗,经过今天生病的催化迅速发酵成了郑号锡心底深处,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的恶魔。

所以在江优雅又轻手轻脚进来准备给郑号锡喂药的时候,她被整个圈进了一个滚烫的怀抱。

盛着温热液体的玻璃杯从她手中掉落,砸在厚实的地毯上被吞掉了声音。

这是怎么了?她趴在郑号锡胸口听着耳边杂乱心跳声的时候,心里闪过了慌张和迷茫。

优雅一定被我吓到了。他意识到了这件事,但他并不打算松手。

郑号锡把怀里的人往上抱了抱,继而翻了个身将她压在身下,没等江优雅做出反应他就把毛茸茸的头放弃般深深埋在江优雅的肩窝。

优雅好香啊,热热的,软软的,像一朵蓬松甜蜜的棉花糖,用的是什么香水啊,怎么这么好闻。

他脑袋里天马行空的想了很多画面,嘴里无意识喃喃自语着什么,滚烫的呼吸撒在江优雅裸露的脖子处染红了她的耳朵,像晚霞一般好看。

“号锡哥……”江优雅难耐的动了动脖子,手搭在郑号锡的肩膀上往外轻轻推了推,“……你起来好不好,先把药吃了,你生病了……”

她猜想郑号锡这样应该是生病造成的原因,但是脖子那里难以忽略的湿软触感又让她有些许慌乱。

郑号锡隐约觉得自己该停下了,只是他微微抬起头就看见了女孩面若桃李眼角带粉的模样,那么明艳动人的一张脸,在此时此刻仿佛一颗新鲜美味的蜜桃。

他的视线下移,来到江优雅微微张开的红唇,洁白的牙齿在唇缝间若隐若现可爱极了。

好像真的停不下来了,当郑号锡两片薄唇真的接触到江优雅的时候,他脑子里一时混沌不堪,眼前也模糊不清,就像一下子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唇舌对她展开了毫不留情的侵占,不同于他平时温柔的样子,郑号锡的吻充满了占有欲,根本没有给她反应机会的迅速攻城掠池。

江优雅因为郑号锡灼热的呼吸和滚烫的舌尖烧得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像一朵棉花糖般快要被融化掉了。

她完全没有想到郑号锡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病中本该虚弱的他此时却单手就压制住了她的双臂攥在胸前。

一双眼睛低垂着,浓密的睫毛遮住郑号锡全部的情绪,江优雅堪堪反应过来就挣扎了起来。

郑号锡眼睫上沾了一层湿润润的液体,眼中也迷茫一片,嘴巴因这个吻变得水光鲜艳,脸上布满潮红看起来就像气色好了许多。

他望进江优雅被刺激到而变红的眼尾,这个样子极美,纯真不俗艳,像一株初染月色的玫瑰,郑号锡略微抿唇一笑无力栽在她柔软的肩窝。

她怔愣着任由郑号锡像只大型宠物一般在她脖颈处蹭着,明显高几度的体温提醒着她郑号锡还在生病。

这……算什么?江优雅一口气差点没背过去,艰难地将郑号锡翻过来让他平躺。

对上郑号锡一副病中虚弱的样子,她忍不住叹了口气戳戳他潮红的脸颊,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呀,这是仗着生病就可以胡作非为吗?趁机欺负我的坏人……”

陷入沉睡的郑号锡显然是听不到江优雅的抱怨了,他在梦里又重新回到了那天与江优雅在练习室的画面。

他擦了一把汗,背对着江优雅随音乐舞动身体,随后从镜子里看到她笨拙地跟着自己比划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能这么笑我的,你们的舞蹈那么难,你又不肯放慢速度教我。”江优雅委屈地咬着嘴唇对他说。

“是我的错,对不起。”他走过去伸手想摸摸江优雅鼓起的脸颊,最后也只是碰了碰她软软的发丝。

“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够好,但是也有努力在学,你不可以嫌我烦。”江优雅撒娇似的抱怨让他放软了全部的态度。

“真的对不起,我不该笑你,”他眼里含着浓浓的喜爱温柔地做出保证,“我可以放很慢的动作,我们慢慢来好吗?”

“好,你不许嫌弃我了。”江优雅擦掉腮边的小汗珠抬起头又对他强调了一遍。

我怎么会嫌弃你,你这么可爱。郑号锡满心愉悦地手把手教着江优雅跳舞,只盼着时间可以过得再慢一点。

“我好喜欢你啊……”梦里的郑号锡情不自禁在女孩耳畔诉说了自己的心意,双手环住她的腰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

那女孩身子一颤,像是燎原之火般从耳朵迅速蔓延了一抹艳红到脖子,但她顺从地后靠在郑号锡怀里,害羞又大胆地坦诚道:“我也喜欢你……”

如果是这样,该多好。睡梦中的郑号锡嘴角溢出一抹说不清意味的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