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259.校园恋爱日常(四)

,最快更新圣少女的烦恼[综]最新章节!

感谢大家的喜欢, 可以的话,请到晋江文学城支持正版哦。

一行人一边往芬巴巴的小木屋走,一边有一会儿没一会儿地聊着。

“说起来, 我们有些年没去见芬巴巴了。”芙兰对恩奇都说道。

恩奇都想了想, 回道:“上一次去拜访还是咱们去旅行前。”

芙兰有些惊讶:“有那么久了么?”她看着恩奇都:“你和吉尔每天出城玩儿, 没来这里看过她么?”

恩奇都诚实地答道:“我都是跟着吉尔跑, 是吉尔没来过这边。”

吉尔伽美什轻哼一声:“本王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恩奇都接着说:“因为吉尔说乌鲁克本来就缺木材,看着这么大一片森林却不能砍, 他觉得很烦, 所以眼不见为净。”

芙兰有些惊讶地看着吉尔伽美什, 感叹道:“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呀!”

吉尔伽美什撇嘴, 接道:“杉之森有森林守护者, 应该就是你们说的那个芬巴巴, 她是受母神祝福过的,我不好找她晦气。”

几人说着话, 就赶到了杉之森偏中心的位置。恩奇都指着前方林间若隐若现的一小片湖泊,说道:“看,芬巴巴就住在那边,我们快到了。”

抵达湖边芙兰和恩奇都本以为会很快看见芬巴巴, 毕竟他们每一次来芬巴巴都在湖边等着他们。哪里知道, 波光粼粼的湖畔寂静无声。

“也许,芬巴巴已经入睡了, 毕竟现在很晚了。”恩奇都想了想, 接着说:“我们到小木屋那里看看吧。”

到了小木屋附近, 芙兰心下一沉,屋外的花圃疏于打理,已经杂草丛生,枝蔓蜿蜒。要知道,芬巴巴最喜欢这片花圃,总是细心的照料这里。

一进入木屋,不出所料,屋子里看起来有一段时间没有住人了,家具上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墙壁上有着浅浅的斑驳的爪痕。

芙兰轻轻抚摸着墙壁上的爪痕,判断着这是什么时候抓上去的。

突然,恩奇都在一边喊道:“芙兰,你看这里。”

芙兰循声过去,恩奇都站着的地方是芬巴巴的房间,里面没什么东西,只是窗台上,静静地放着一顶牵牛花编织的花冠,枝叶青翠,其上的牵牛花清新美丽,就像刚刚从枝头摘下一般新鲜。

“这是?”芙兰上前,伸手抚摸花冠:“这是我第一次送给芬巴巴的那一顶。”芬巴巴最喜欢这顶花环,担心它会枯萎,就请求芙兰用法术将这顶花环定型。每次芙兰来,芬巴巴都会戴着它,可以说是芬巴巴最喜欢的饰品了。

芙兰的面色变得更加凝重起来,她轻咬着下唇,一边收起了那顶花环,一边说道:“芬巴巴大概出事儿了,快,我们分头去找!”

--------------------------

三人立刻分三个方向在杉之森里搜索起来,没一会儿,芙兰便听到一个方向传来树木折断的吱呀声,对撞的轰鸣声和野兽一般的嘶吼声。芙兰心头一凛,立刻调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赶去。

‘怎么回事?!找到了么?’芙兰飞速地赶到了事发地点,只见吉尔伽美什正在和一个怪物缠斗,正是那个袭击村庄的怪物。

怪物和吉尔伽美什斗的旗鼓相当,冷兵器与利爪对撞,发出刺耳的尖锐声响,不同的兵刃不断地被吉尔从空间射出,又被怪物躲过,扎在它后面的树木上。凌厉的剑锋,冰冷的刀光,凶狠的利爪在这有限的空间里将危险极致放大。

就在芙兰打算上前助阵的时候,恩奇都从另一个方向赶了过来,他一看清情况就冲上前和怪物斗了起来,恩奇都本就和吉尔经常交手,两个人配合默契,不过须臾就联手将怪物压制了。

芙兰见这个怪物想逃,就抬手召唤法杖,甩出一个结界封住了怪物的去路。

怪物见逃跑无望,回身就要攻击逼近的恩奇都,却被他手变大锤贯倒在地,紧接着吉尔伽美什四剑齐发,将怪物的四肢钉在了地上。

被重伤的怪物痛苦地大声嘶吼,嘶哑的声音在丛林间回荡,芙兰听见这凄厉的惨叫,一瞬间愣住了。

就在吉尔伽美什面无表情地上前,高举长矛想要了结这个怪物的时候,芙兰突然喊道:“吉尔,等一下!”

吉尔伽美什的手停在半空,不解地望向芙兰。

芙兰上前,轻声说道:“我有些话,想问问她。”

恩奇都点点头,接到:“对,我们还要找芬巴巴,问它知不知道芬巴巴在哪里?”

芙兰没有接话,她只是走到被钉在地上的怪物身前,轻柔地跪坐了下来。

“芙兰,别靠太近!”吉尔伽美什皱着眉阻止。

芙兰摇摇头,说:“没事的。”她一边说着,一边向前伸手,拨开了躺在地上嘶哑呻|吟着的怪物面上凌乱的额发。

乱发下是一张陌生的脸,面容比起一般的女子来说要粗糙刚毅许多,因为痛苦正狰狞地扭曲着,发出谁也听不懂的怪异的嘶吼。

芙兰注视着她被一层血红的雾霭蒙住的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芬巴巴?”

恩奇都在一旁愣住了:“芙兰,你在叫谁?”

芙兰不回答恩奇都的话,她只是低着头,拿出了没多久前收在空间里的牵牛花环。

地上不断挣扎着的怪物突然顿住了,它猩红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的花冠,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

芙兰轻轻闭上眼,对着花冠吟诵奇妙的咒语,片刻之后,她手中的牵牛花环仿佛重生了一般,变得比刚才更加鲜艳美丽,微微泛着薄光,仿佛星光洒进了花蕊。

芙兰俯下身,将手中的花冠戴在了地上神情凝滞的怪物头上。

污浊的邪气与血气从怪物身上溢出,它仿佛被灼伤了一般痛苦地嘶吼着,随着它的挣扎,更多的秽气被从它身体上驱散。

怪物的挣扎越来越小,渐渐归于平静。

当那双眼睛再次睁开时,已经变成了澄净的碧色。

“我这是。。。怎么了?好像。。。做了。。。好长的一个梦。”地上的怪物突然开口说话,声音粗糙嘶哑。

芙兰半合着眼眸,轻声呼唤:“芬巴巴。”

怪物将视线移向坐在一边的芙兰,问道:“你。。。是谁?”

恩奇都不可思议地走上前,问道:“芬巴巴?你怎么。。。”

怪物看向恩奇都:“恩。。。奇都,是你呀,好久。。。不见。芙兰。。呢?没。。。跟你一起么?”

芙兰轻轻地摘下了戴在脸上的面具,轻声说道:“芬巴巴,我在这里。”

地上的怪物努力地勾起唇角,扯出一个悲伤的笑容:“啊。。。你在。。。这里呀。好久不见,我。。。一直很。。。想你,真想。。。去见你呀。”

名为芬巴巴的怪物静静地躺在地上,仿佛四肢流出的鲜红并不是她的血液。她碧色的眸子渐渐聚起了水雾,一行泪水划过她并不美丽的脸颊。

“对。。不起,我只是。。。想变得美丽,那样。。。我是不是。。。就可以去找你了,是不是。。。就可以。。。陪在。。。你身边了?”

芙兰深吸一口气:“对不起,芬巴巴,是我的错,我应该常来看你的。”

芬巴巴无言地摇着头,只有泪水像林间的溪流一般汩汩流下。

芙兰用手帕轻柔地拭去芬巴巴的泪水,柔声说道:“对不起,芬巴巴,我应该早点告诉你,不论你的外表如何,你都是我见过最美丽的灵魂之一。这种美丽对我的吸引力,远远胜过外表的魅力。”

芬巴巴定定地看着芙兰,轻轻笑道:“原来。。。是这样啊,但。。。我让你。。。失望了吧,现在。。。我的。。。灵魂,大概。。。也像外表一样。。。丑陋不堪了。”

芬巴巴眼神空茫地望着天空,轻轻地呢喃:“我。。。已经。。。回不到过去了。”

芙兰轻声问:“生命只能前进,不能后退。芬巴巴,有些错误虽然不能弥补,但可以负责。”

芬巴巴茫然地看向芙兰,重复到:“负。。。责?”她突然笑道:“我。。。明白了,谢谢你。。。芙兰。。。请。。。动手吧。”

芬巴巴看着芙兰,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竟然让她粗糙普通的容貌绽放出别样的美丽。

“我想。。。死在你的手里。”

恩奇都走上前有些欲言又止:“芬巴巴!”

芙兰抽出一把精致小巧的*屏蔽的关键字*,轻声说:“我动作很快,不会痛的。”

“嗯。。。”芬巴巴笑了,笑得像个初恋的小姑娘。

芙兰看着芬巴巴,一边带着微笑,清唱着芬巴巴最喜欢的歌谣,一边,亲手将*屏蔽的关键字*捅入了芬巴巴的心脏。

了结之匕,游戏世界的特殊武器,用这把*屏蔽的关键字*杀死的人,在游戏里转生时罪恶值清零,一般用于*屏蔽的关键字*。故而被命名为了结,了结*屏蔽的关键字*,也了结罪恶的生命,清白地开始下一次轮回。

芬巴巴轻哼一声,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她的身体渐渐化为尘土,须臾之后,只剩一顶牵牛花冠掉落在地。

恩奇都沉默地为芬巴巴送别,久久不言。

“芙兰,一定要杀死芬巴巴么?她已经知错了,而且,吉尔可以宽恕她的吧。”突然,恩奇都开口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