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五百零三章 攻占并州

受限于这个年代的条件,司马季还是没能把所有参战的并州军全部干掉,但十一二万的总兵力一次被干掉九万多,仍然可以称得上是一场歼灭战。这里面刘渊的匈奴部众占了一半,王浚的并州军是另一半,目前而言并州全境的留守军队应该只剩下了老弱病残。

王浚和刘渊大败的消息受限于这个时代,还不至于传出去,那现在就有这个时间占领并州全境,司马季大手一挥下令道,“分兵攻取并州六郡四十五县,从现在开始,并州是本王的辖地,本王不能就近看着你们进攻,你们可要悠着点,战场上的事情已经解决完了,如果为了私心泄愤屠城,小心你们的脑袋。”

“燕王,末将等明白!”帐中将校纷纷开口保证道,“但如果有人抵死不从的话。”

“那样的话,本王不愿意双手沾满鲜血可也没有办法。”司马季眼皮一翻阴测测的开口道,“听话纳税就是百姓,抵挡天兵就是刁民,本王言出法随,绝不收回。”

帐中将校一哄而散,纷纷出帐招呼所部,并州大军已经覆灭,现在并州下辖六郡四十五县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个个加官进爵的封赏告示,一定要快点行动,完了就被友军抢了,大家都是为燕王效力,痛击我方友军的事情最好别出现。

“先说好,六郡怎么分,我部都是步卒,你们是骑兵也要给我们留点汤喝,不然本将和部下没法交代,我们步卒摧城拔寨,追着火线穿越烟尘容易么?一个个都快成熏肉了。”

“少不了你们的份,这事还要张达李山两位将军点头,咱们分兵攻取,以后有的是建功立业的机会,不要传出去让别人笑话。”

“给我特么小点声,不能滚远点在讨论么。”司马季的大吼从军帐里面传出来,“知道的知道你们每个人的部下都是识文断字的士卒,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来的流寇,你们不要脸,本王还要呢。”

“众位将校,请吧!”帐前的晋卫言出法随,做出一个请的收拾,示意你们赶紧滚蛋。

不多时,各将校纷纷带着所部走出大营,对战场的封锁也结束了,这个时候如果还在山林当中躲藏的并州士卒,他们比较幸运,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分别转攻并州下辖的建兴、西河、雁门、乐平、新兴等郡。

司马季身边只剩了一万晋卫和五千龙雀营在恻,不过这些部队已经足够了,只要不被十万大军团团包围,他都无法产生紧张的情绪。

不紧不慢的拔营跟着步卒大军前往雁门郡,他给自己规划的驻地是平城。他会在平城住下,等待从蓟城赶来的罗永,随后便是对并州进行调整的时候了。

之所以在平城等待,而不去晋阳,主要是晋阳远,而且司马季有好生之德,不愿意面对并州士族,万一人家献出来两个美女想要通融一下,那他燕王到底是通融还是不通融?

现在的平城,就算是在雁门郡都不算是一座大城,不过平城的战略地位是十分重要的,*屏蔽的关键字*地位最强的时候,应该属北魏帝国中期的时候。

草原或者渔猎建国的时候,都是避免深入中原,不是谁有享受被随时包围的感觉。一般东北方向的势力会选择蓟城,而北魏的前身拓跋鲜卑,则是属于河套一代的势力,最终选择了平城作为本国的首都。

对于这种农耕和草原的冲突,司马季从来不过多关注,他有的是大事要办,哪有空关注农牧分界线到底是在哪里,据他所知平城所在之地属于战国的代国,那个时候的代国根据记载应该是游牧占据主导,代王似乎死的也很惨,那算不算第一次农耕国家对游牧国家下黑手?这笔历史烂账非说谁有理如此的扯淡。

他感兴趣的是这个地方,因为平城在后世有个名字叫大同,大同,中国煤都。煤炭就是平城的价值,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并州的价值所在。并州不同于幽州,幽州是平原,并州的土地承载能力并不强,强行开发的话,反正后世新中国还在琢磨在黄土高原种树呢,并州的山区基本条件,也就比黄土高原强点不多。

“这条水系下游是不是幽州?”司马季拿着平城的水文资料观看,有点困难,平城是一块盆地,当然也不是不行,只不过施工难度比较大。必须利用起来桑干河的水系。

目的自然是加强盐铁专营了,平城不在手中,所谓煤炭加入盐铁专营只不过是一句空话,就等着蓟城西郊那点煤炭,够供应谁的?

“应该看看这条河的河道够不够本王的标准,要不要拓宽?”司马季合上了水文志,一抬头正见到晋卫入内禀报,“燕王,廷尉罗永带领五百典狱吏已经到达城外。”

“马上带他们进来,本王看到这些忠厚老实的部下,就如同见到了亲人。”司马季打了一个哈哈,时间不长风尘仆仆的罗永就来到了这座府邸,打量着四下的环境道,“主公真是辛苦了,这里的陈设如此陈旧,臣下都看不过眼。”

“行军打仗就不要顾忌这么多了,对了,本王已经决定像朝廷推举江统为并州刺史,信中已经说明让你传信给他。”司马季收敛了笑意开口询问道。

“臣下已经通知了江统太守,不过辽东还是距离蓟城远了一些,主公催的有比较急,臣下就带着典狱吏先行一步。”罗永开口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然后道,“不过最近辽东发生了一件案子,江统太守估计对臣下颇有微词。”

“说来听听!”司马季好以整暇往后一靠,听着罗永口中有些新鲜案子。案子倒是不新鲜,无非就是喜事便丧事,邻寨两户人家结亲,但女方一家反悔,收了礼钱却反悔不嫁女儿,还把男子打了出去“男子一家是外乡来到殿下定居的。”

“欺生啊,本王一直以为拆了同姓之村寨,这种事情应该被消灭了。”司马季自语了一句道,“山野乡民,吃绝户、辱寡妇、以本家人多势众欺生应该是存在的,你是如何处理的?”

“倒不像是殿下说的这么严重,孤立案件。臣下自然是将*屏蔽的关键字*的男子收押,只不过臣下认为女方一家有骗婚之嫌,礼钱不退如同*屏蔽的关键字*。要重判以儆效尤,江统太守认为刑罚太过。”罗永很是无奈的笑笑道,“臣下已经将女方一家男丁收押了。”

“本来就是骗婚,你做得对。”司马季拍了拍手道,“等江统来本王亲自和他说,真是岂有此理,整个北地只有本王能够欺负人,谁给这帮刁民欺生的权利?”

“收了礼钱不退如同*屏蔽的关键字*,行凶在先这也是自找的,*屏蔽的关键字*者恒杀之,这家人也不能放过。本王辖地想来是轻罪重罚,大军出征在外,幽州所辖之地更要严苛管理。”

司马季站起来来回走了两步看着罗永道,“这也是叫你来并州的目的,相信也有所准备。”

“臣下虽然不知道并州的具体情况,但是明白殿下叫臣下来目的,拆掉士族滋生的环境,重新构建朝廷的权威,百姓和朝廷的关系之间,不需要士族的存在。”罗永躬身见礼道。

  http://../book/51771/291577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