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二百四十七章 全部斩首

到了目前为止,司马季手中的女真重箭营还没有派上用场,因为这些人本身就不是干这种事的人,现在命令他们投入战场,也是因为似乎有了一战定乾坤的机会。

有倒戈相向的百济士卒加入,里外一算晋军的人数劣势已经不明显,现在又有女真重箭营的加入,更是让本来摇摇欲坠的马韩士卒,遭到了更大的压力。那种明明想要拼命却做不到的感觉,让很多士卒都觉得抵抗是无用功。

这从来就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只不过到了现在才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晋军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磨盘将马韩士卒一个又一个的裹挟进来然后碾碎。

在马韩王和众部族首领后退的一刻,马韩联军的抵抗崩溃了,一个统帅绝不能在战场逃跑,不然就如同大流士面对亚历山大一样全面崩盘,何况马韩联军远不如波斯军。

整个开阔地到处都是尸骸,无数马韩士卒像是没头苍蝇一般乱跑,希望可以逃出生天。

“骑兵追击马韩本阵,不能让他们跑了,此战重点首在屠军,一战就要让马韩部落成年人全部死在这里,壮丁形成断层,几十年内就不会成为大患。”司马季一见到马韩本阵的众多首领要跑,迅速对身边的亲卫队喊道,“此战灭掉马韩,给我杀……”

“杀!”燕王身边的亲卫队抽出腰刀,狠狠打在马屁股上,高呼杀音冲了出去。

“大将军有令,此战首在屠军……”

“大将军有令,此战首在屠军……”亲卫在马上放声高喝,把司马季的意思传遍整个战场,已经杀得兴起的晋军士卒,此刻更是死命的冲杀,所有人都已经被鲜血刺激的上头了,被这么一道杀意隆隆的命令一激,更是不管不顾。

“东夷校尉!”司马季刚刚开口,何龙就已经转头做出倾听状,就听到,“万万不可手软。”

“本将知道怎么做。”何龙拍马向前带着身边的亲卫也加入到了战场中,司马季不喜欢杀手无寸铁的人,也不会对晋军下达这样的命令,要不怎么会把女真人拉过来做白手套呢,不过还有一种在战场上不留活口的办法,那就是战时屠军。

比起战后杀俘,战事屠军的效果不差多少,还更容易推卸责任,实在不行,燕王还可以命令女真重箭营补刀,反正我们上国天兵是不会做这种滥杀无辜的事情,要做都是胡人做的。

因为这一道命令整个战场变成了一片杀戮之地,甚至连已经死去的尸体都会被反过来在补刀,至于平州军的骑兵早已经追上去,尾随着撤退的马韩众首领展开追杀。

汉江南想要找到一片开阔地并不容易,相反森林密布,一旦交战想要脱离是难上加难,这种情况下,哪怕马韩士卒跑得再快也甩不开后面的追击者,相反却被步步蚕食,无数掉队的马韩士卒被斩杀,渐渐地,马韩士卒四散而逃,这些众部落的首领也如同丧家之犬一般,全无平时的一族之长风范。

这种追击一直持续到晚上,平州骑兵将对方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夜晚略带凉气,风吹在身上,让人忍不住打颤。阵阵凉风出来,卷起脱落的草叶,空中发出呼呼吼叫声,仿佛藏在草丛中的猛兽,趁着夜色出来觅食,发出威胁的吼声。

两军摆开阵势的战场,早已经风平浪静,只是微风当中的气味还带着一点血腥,地面上只剩下暗红色的血迹,至于尸体早已经被清理掉,买入土中,如果这是一片耕地,相信明年应该有不错的收成,不过更大的可能是几年之内寸草不生。

“追击的骑兵还没有回来么?”司马季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在一众亲卫的簇拥中在大营之内溜达,问询东夷校尉何龙现在的情况。

“还没有,不过应该不至于出事,我和百济的责稽王聊了一下,责稽王说今天参战的应该是马韩部落的大部分壮丁,就算还有后手要埋伏我们,也不足以吃掉我们的骑兵。”何龙不慌不忙的开口回应,“现在马韩已经没有能力了,对了大将军,要不要见一下责稽王?”

“今日损失轻微,除了我们本身就比这些部落民强之外,确实也要感谢责稽,见一下也没什么不好,叫他过来吧,本王在大帐等着他。”司马季点点头,随后转身折返回了大帐当中,百济士卒是功劳的,除了反戈一击,用好几个时辰掩埋马韩士卒的尸体,那也是功劳。

对于这些部落首领,司马季倒是没有多大的恶感,宋朝之前的汉唐总体态势是在扩张,除了晋朝这种本应该人口损失极大应该低调做人,却玩脱了的朝代。中原王朝确实是一个外扩方向的态势。所以他并不是一个都容不下异族首领,不过这也要看情况,目前司马季的秉承的态度就是从易到难,心里想的却是锄强扶弱。

采取哪种策略完全是要看具体情况,鲜卑地域广大,那就从易到难先收拾高句丽和三韩、朝鲜半岛的势力再强也强不到哪去,那就锄强扶弱保持平衡。

百济和带方郡的关系,东濊和乐浪郡的关系,让司马季知道历史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它很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一刀切也要拿捏角度。

有时候它还会反复,比如宁州地域现在就是中原豪强和当地夷帅互相联姻,而到了唐朝时期当地的夷帅已经列土封疆,中原豪强呢?说不定早已经和当地势力合流成了人家的一部分,所以汉朝控制西南反而比唐朝的力度大。

责稽王进入中军大帐之后,也在打量着司马季,不由得暗叹对方太年轻了,这种岁数一个冬天就灭掉了高句丽?责稽王成为首领之后的人生,基本上就是在抵抗高句丽的过程当中度过的,而他人生最大的对手,却被司马季套上了绞索慢慢勒死,这不由得他不小心应对眼前未及弱冠的年轻统帅。

“责稽见过燕王!”责稽王平复了心情,对着坐在主座上的司马季见礼道。

“不必多礼,本王和你并不熟悉,但也听说多年来和带方郡联盟抵御高句丽掠边的事情,虽说也只是刚刚听说。”司马季看着正是盛年的责稽王,相貌打扮都普普通通,至于什么王者之气、鹰视狼顾、通通都没有,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这让司马季想到了一句电影台词,高手不一定要长得多英俊,只不过是你们这些星斗市民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现在一看真特么有道理。

“实话实说,本王接到了朝廷命令,此次要灭尽三韩,不知道责稽对此是如何看?”坐在座位上的司马季手肘顶在膝盖上,身体前倾,样子颇有些咄咄逼人的询问道。

如果责稽要是一个回答不让司马季满意,三韩部落的名单上,百济部落的名字也可以随时加上,反正他看着责稽的名字就感觉很熟,说不定就曾经在肃反名单上看过。

“上国天威,岂是三韩可以抵挡的,燕王当然能够做到。”责稽王姿态放得很低,眼前这个人畜无害的年轻人,威名是通过灭掉高句丽积累起来的,也是大晋军队撑起来的,责稽王很明白这一点,不然不会不分场合的顶撞。

就在这时候,营外一阵嘈杂之声,随后就是一阵马蹄声入耳,不多时一名亲卫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禀报道,“燕王殿下,我方骑兵追击三个时辰,已经将马韩王以下众首领全部俘获,一共四十二人,要不要亲自审问。”

“还有什么审问的,今天列阵挡在我军面前的事实本王亲眼所见?还需要审问?”司马季像是预见什么笑话一般,忍不住哈哈大笑道,“从他们率军抵抗开始,就不需要在审问了!”说到这的时候司马季微微一顿看向责稽王,咦了一声道,“责稽,本王不认识这些马韩首领,你能不能陪同本王辨认一下?”

这话就是把责稽王架在火上烤,不过责稽王的反应也不慢直接开口,“愿意为燕王效劳。”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中军大帐,就见到一群晋军士卒捆着几十个俘虏过来,然后在司马季面前把这些俘虏按在地上,这些人见到司马季倒是没什么反应,但一见到责稽王则全部破口大骂,只不过燕王没有掌握这项外语,听不懂对方在骂什么,只觉得太吵了心里很烦,不耐烦对着责稽王问道,“是不是他们?”

“正是马韩王和其他部族的首领。”责稽王对着这些骂声充耳不闻,然后对着司马季深深一拜道,“除了有一两个人不见人影,以及在江北被殿下杀掉的人,剩下都在这了。”

哦?司马季似乎对这个答案非常满意,一转头命令道,“全部处斩,给我推远点,首级送到洛阳千里传首,明日一早在责稽的引领下,把马韩部族一个一个的攻下来。”

  http://../book/51771/258933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