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1章 突变怨魂薇哥吓尿

跟雷决吵架把他气走虽然不是我的原意,但他走了对我来说也算个利好,我总算是可以一个人清静清静,也总算有机会能把那些黑缎子拿出来做套夜行衣了。

夜里挑灯缝衣服,果果他们都被我下令不许进卧房来打扰,屋子里安静的厉害,以至于玄瑚出现时吓了我一大跳。

“玄瑚,你下次出现前能不能给个征兆?比如,让我这蜡烛晃两下,或者把什么摔不坏的小物件推到地上?总之不要这样突然吓我好不好?”我跟玄瑚打着商量。

“唔……”玄瑚揉着脑袋走到我身边坐下,“薇姐,我好难受……”

“啊?”我赶紧放下手中的针线,握住玄瑚冰凉的手,“怎么了这是?头疼吗?”

玄瑚本来低着的头缓缓抬起,我见他两只眼瞳大的异常,要不是已经如此相熟,我恐怕会被吓的叫出声来。

强压着心里的恐惧,我去摸摸玄瑚的脸,又端着她的下巴仔细瞧瞧她的眼睛,不看不要紧,这一细看,玄瑚黑瞳里竟然还藏着诡异的红光,我非常担心,“你这是病了?不对啊你还能生病么?”

玄瑚痛苦的皱着眉头,“薇姐,你不要看我,你看着我……我就……”

我赶紧放开玄瑚,她又把头低下去,额前的头发遮住她的双眼。她时不时去揉眼睛,或是按压太阳穴,我见她这么难受,又不知道该怎么帮她,胡乱问了一堆你要不要喝水,要不要躺一会儿一类的白痴问题。

现在的状况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手足无措之下我又急问:“玄瑚,你到底哪里不舒服?”

“大约……大约是……”玄瑚的样子痛苦极了,她用力抱着头,缓了半天才继续说:“大约是灵木在唤我回去……我能听到……”

“灵木不是一个地名?这个地方还能召唤你?”

“灵木……是一株古树……是玄苍圣木……啊!”玄瑚哀嚎一声,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我想去抱住玄瑚,可她来回翻滚着,我根本无处落手,只得再问:“玄瑚,怎么才能让你好受一点?”

玄瑚突然停止叫喊,抬头盯向我的双眼,她的双眼再也看不到眼白,只剩下巨大的黑瞳里装着血一样的红色。

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玄瑚,你……”

恐怖的是,玄瑚恐怖的双眼圆睁,只是盯着我,盯着我,然后嘴角裂出一个狰狞的笑,缓缓向我爬来。

我以为我这死而复活是碰上了穿越剧本,你妹的现在看来要改成恐怖剧本了啊!一面往后退,我一面在心里念以前听过的经,到底是什么经,金刚经还是古兰经?

退至墙角再无退路,我紧贴着墙,仿佛能够听见自己激烈的心跳声。乞求似的,我带着哭腔颤抖的声音又叫了一次:“玄瑚……你吓坏我了!”

“杀了他!”玄瑚口中突然说出三个字,声音嘶哑的犹如从地狱传来的死咒。

惊惧的眼泪已经不受控制从我眼眶里落下,“玄……玄瑚,你要杀谁?”

“雷、念!”

我难以置信的摇头,玄瑚先前才因为雷念要死了哭成泪人,现在为什么要杀他?

“不……不……”玄瑚突然再次抱住头,在地上挣扎惨叫,“薇姐,我不要他死……不要……”

我见玄瑚如此,已经没有勇气再去问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用尽浑身的力量拔起早已瘫软的双腿夺门而出。

果果见我冲出房门,迎了上来,我却连看到果果这双大眼睛都觉得分外可怕,推开果果径直朝皓月阁门外奔去。

一路跑,我一路向身后看,那双眼全黑的玄瑚死死跟在我身后,口中不断发出嘶哑的声音:“杀了他!杀了他!”

果果和一群侍卫也是一边追我,一边在叫:“公主!公主!”

玄瑚就像是甩不掉的噩梦,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跑到了哪里,一头撞进一个人怀中。我想推开他,可他岿然不动,眼看玄瑚就要到我面前,我将脸整个埋进那人怀里,再也抑制不住的哭泣起来。

“瑚儿?”

头顶上叫我的声音是雷决!我立刻拦腰抱住雷决,死活不愿再睁开眼,一边哭一边说:“你怎么才来?你怎么才来啊!”

“你不是叫我去萦柔宫里用晚膳吗?我方才用完就要回皓月阁瞧你,你倒好,跑了这么老远自己送上门来。”雷决居然还有心情取笑我。

我现在唯一的反应就是哭,不敢抬头,更不敢松开雷决。

“你这是怎么了,一副活见鬼的样子。”雷决也揽住我的肩膀,手抚摸着我后脑的头发。

可不就是活见鬼,可我又能怎么把这件事说出口呢,任谁也不会相信的。我依旧只是哭,闻着雷决身上的酒香,又透过衣料感觉到雷决的体温,我才渐渐平静,停止哭泣。

“好了,有什么事我们回皓月阁去说。”雷决又拍拍我的背,就要将我从他怀里拉出来。

我死赖在他怀里,生怕一分开,我又会看到玄瑚犹如厉鬼的样子。

这还是第一次雷决把我横抱起来,我却没有抗拒,反而觉得更加安心的情况。一路闭眼被雷决抱回皓月阁放在床榻上,雷决刚松开手,我赶紧拉住他,“你别走!”

雷决任由我抓着他,声音透着笑意说:“好,我不走,你的眼睛也该睁一睁了吧?”

我再往雷决近处靠一靠,慢慢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没看到玄瑚。我完全睁开眼,玄瑚突然出现在我视线所及的墙角暗处。

我吓得又一次扑进雷决怀中,这一次两手死死抱住他的脖子。

雷决安抚了我一会儿才问:“你看见什么了?”

我没敢转身,用手往后指了指墙角。

“那不过是衣箱罢了,你怕什么?”

废话我也知道那角落里有个衣柜,问题是衣柜前面还有个女鬼。

雷决硬是把我从他身上扯下来,扶着我的肩膀正视我问:“究竟何事令你如此慌神?”

我摇摇头,实在不知道怎么跟他说。

雷决叹口气,将我扶着靠在枕头上,轻声说:“我倒杯茶给你可好?”

跑了半天确实有点口干舌燥,我“嗯”了一声,雷决刚走出去两步,玄瑚又突然向我靠近一些,我赶忙下床跑到雷决身旁。说来也怪,只要我靠近雷决,玄瑚就不再向前。

雷决见我时不时向衣柜那边看,看一眼就吓得瑟缩一下,他将茶杯递给我后,双眼盯住玄瑚的方向问我:“你可是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躲在雷决身后,又瞄一眼玄瑚,见玄瑚依旧是那副吓人的模样,丝毫没有恢复正常的迹象,我才老老实实对雷决点了下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