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 11 章

毕果以前是不觉得自己笨的。

就算是也没觉得自己聪明,但至少是不笨的。

她上学的时候,成绩一直处于中上游,上完学全职码字,整体成绩也算不上差。

但在简学周面前,她便不仅觉得自己笨得可以,还幼稚得可以。

明明行事语言更不符合常理的那个人是简学周,但简学周就是可以用轻松自如的神态告诉毕果:你,太嫩了。

嫩到任何伪装都显得笨拙,嫩到任何秘密都早已经被看透。

她问的这句话,画蛇添足,其实能发生什么呢,说到底不过是自己内心不安罢了。

想要简学周一个确切的回答,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从而安慰自己,尽管和简学周同床共枕了,尽管第二天起床她霸占了原本简学周的位置,那她毕果,也是清清白白,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

飞机颠个没完,在简学周的注视下,毕果觉得羞愧,又觉得好笑。

多说就会多错,她干脆收了自己那点班门弄斧的小聪明,笑了笑道:“我睡姿不太好,如果打扰到你了,我向你道歉。”

简学周挑了挑眉,调侃的表情鲜活生动:“你踹了我好几脚。”

“对不起!”毕果赶忙道。

“道歉得有点诚意吧?”简学周问。

她可真是个赏罚分明的人,帮了忙有福利,做了错事要补偿。

毕果扯一扯嘴角,笑得勉勉强强,心里却又一派祥和地心甘情愿:“姐姐,你觉得什么样算有诚意?”

简学周道:“你照片拍得挺好的,ps用得怎么样?”

“基本用途还行。”毕果诚实回答。

“那天的合照里,你帮我加进去个人。”简学周问,“能做到吗?”

毕果回想了拍合照时的光线状况,道:“要是想天衣无缝看不出ps痕迹的话,对要加的那个人照片就比较有要求。”

“没问题。”简学周道,“她照片挺多,我把她微信号发你,你自己挑。”

“好。”毕果应下来。

飞机持续颠簸,广播已经响了好几遍,乘务员停止了服务,将餐车推回了厨房。到了这会,所有乘客都在自己座位上,乖乖地系好了安全带。

毕果往简学周腰间瞅了瞅,又抬手准备替她去检查,简学周抬手挡掉了她的手,两人指尖相碰,温暖又柔软。

简学周道:“我的好着呢,看你自己的。”

毕果头也没低,道:“我的也好着呢。”

话音未落,飞机猛地一个下沉,四处尖叫声乍起。

简学周突然抬手抓住了毕果的手,毕果本就因为失重心头一空,这一抓,连她的呼吸都快夺去了。

简学周微微皱着眉,毕果看着简学周,感受着肌肤相贴之处传来的温度和跳动的脉搏,慌慌张张又心花怒放。

她出声安慰简学周:“我不怕。”

简学周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她没有放开抓着毕果的手,一双漂亮的眼盯住了她,似乎在探究什么。

毕果热气上脸,怕被看穿又要强装镇定,重复了一遍,道:“我真不怕。”

广播又响了起来,乘务员的说辞很平常,语调也很安稳,但四下里仍是有胆战心惊的窃窃私语声。

颠过个大的,终于平稳了一会,简学周放开了毕果的手,道:“你真没怕。”

这是陈述句,于是毕果笑着道:“我坐飞机没担心过。”

“为什么?”简学周问。

毕果看了下四周,往简学周跟前凑了凑,压低了声音:“因为我觉得,飞机真要失事了,自救是没用的。所以上了天,就把自己交给命运,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了。”

“不怕死?”简学周盯着她。

“不怕。”毕果笑起来,看向窗外,“这里风景多美啊,要是能再高些,就更好了……”

简学周的手攥住了她的胳膊,打断了她的话,迫使毕果转回头看向她。

“你搞明白了纪岚为什么会那样吗?”简学周突然问。

毕果愣了愣,不知道话题怎么突然就转到了纪岚身上去。

她是想跟简学周聊聊纪岚的事的,因为这件事她挺郁闷,却又没人说去。

但她一直犹犹豫豫地没提,是不想再给简学周添麻烦,毕竟这并不是个让人愉悦的话题。

如今简学周主动提起,毕果认真起来,道:“纪岚虽然网上和我交流得很顺畅,但她三次元的社交一直有问题。她自己跟我说过,她厌烦人际交往,也是因此辞了工作。”

简学周没应声,毕果继续道:“我去医院,见了她父母,觉得她家庭环境挺正常的。所以她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清楚。”

说到这里,毕果有些难过,她低下了头:“到了这个时间,检查结果应该已经出来了,她父亲没有告诉我,我也理解。”

“没有谁愿意把自己亲人的病说给不相关的人听,特别是……”毕果顿了顿,“心理疾病。”

飞机又轻轻地颤了两下,毕果喃喃道:“她看起来太痛苦了……”

“毕果。”简学周叫了她的名字。

毕果抬头,重新望向她,简学周道:“其实纪岚什么样,我并不关心。”

她的声音冷冰冰的:“因为我不认识她,而在我不认识的人中,心理疾病患者占比并不小。”

毕果这会挺清醒,瞬间明白了简学周的意思,她赶紧道:“我没有。”

简学周皱着眉问她:“你幻想过死亡吗?”

毕果警铃大作,直觉如果诚实回答,是会被厌弃的,于是用力摇头:“没有。”

简学周道:“那你刚才说什么再高点?”

毕果愣住了,一条箴言在毕果脑子里循环播放:

不要和简学周耍小聪明,不要和简学周耍小聪明……

简学周看见她的神情,抬手扔掉了毕果的胳膊。

毕果这时才后知后觉,刚才的对话中,简学周一直攥着她没放开。

能忽略简学周和她的肢体接触,毕果知道,自己刚才是真有些乱了。

接下来的航程,简学周似乎是生气了,没有再主动和毕果说话。

飞机平稳下来以后,毕果借着找空姐拿饮料的机会,跟简学周搭了两句话,简学周都只是淡淡地应过。

毕果没敢再打扰她,一直保持安静,直到飞机落地。

两人坐上了回家的车,简学周一直在刷手机。

毕果有些尴尬,只得也掏出自己的手机,心不在焉地看着。

微信跳出条消息,简学周发的,毕果心里一跳,愉悦和激动瞬间涌上来,她没敢看身边的简学周,只迅速打开了微信。

然而简学周发给她的,只是个冷冰冰的名片推荐。

毕果偏头,张了张嘴,瞥见简学周轮廓优美的侧脸,便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全都咽了下去。

手指犹犹豫豫,最终还是决定用文字交流,毕果头也不抬地打下一行字,给简学周回了过去。

-姐姐,这是要p进合照的那个人吗?

简学周丝毫没动,只指尖迅速移动:

-是。

毕果回了句废话:

-那我加上她。

名片上的人微信名叫“王爷”,透着股中二之感。毕果的好友请求发过去一秒钟,那边就通过了。

毕果刚想交待下自己的来历,那边先接连发过来好几句话:

-妹妹你好啊。

-听说白鹭签售会的照片是你拍的?

-拍得很好啊,是专业摄影师吗?

毕果看了眼简学周,乖乖回复道:

-你好,是我拍的,我不是专业摄影师。

那边很快又正在输入中了,毕果直觉这个人会把话题扯远,赶紧先下手为强说正事:

-简姐姐让我把您p到合照中,我需要您的照片。

那边果然停住了,毕果继续道:

-尽量是光线明亮一些的室内照,像素越高越好。

那边回复过来:

-照片我朋友圈发了很多,你找找有没有合适的,如果没有跟我说,我再翻翻我电脑。

-好。

毕果道。

对话到这里,毕果觉得就该暂时结束了,她打开“王爷”的朋友圈,准备找照片。但微信不断地提示她有新消息。

毕果只得退回去,看到“王爷”又发了好几条。

-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妹妹,我叫王泽,一般他们都叫我王爷。

-这次麻烦你了啊,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记得找我。

-对了,你把简总叫姐姐?

-亲姐姐吗?

毕果有些哭笑不得,简学周之前还问她,自己是不是太自来熟了吓着了她,毕果这会真想把手机递给她看一看,到底什么才叫做真正的自来熟。

亲姐姐……毕果没忍住又瞄了简学周一眼,心想,要真是亲姐姐,从小一块长大,那该多好啊。

几不可闻地叹口气,毕果一一回复王泽的提问:

-我叫毕果。不麻烦,谢谢你。不是亲姐姐。

王泽回她道:

-你这性格倒是和她挺亲的。

毕果不太能理解这句话,盯着看了半天。

简学周突然道:“你们在聊什么?”

毕果惊得抖了一下,但很快开心起来,如蒙大赦一般,立刻回答道:“没说什么,就沟通了一下照片的事。”

“嗯。王泽性格外放一些,她要是说什么奇怪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

是挺外放的……但毕竟是简学周的朋友,毕果挺给面子:“没事,女孩子,能奇怪到哪去。”

她话音刚落,和王泽的对话框又接二连三地跳出了一堆消息:

-妹妹,你是晋江的作者?

-我看到你照片了,超可爱啊。

-住在虹城吗?太巧了,我也在虹城。

-周末有空吗?D-mall新开了家日料店,一起去吃吧!

毕果的脸皱巴到了一起,要不是她已经翻了好几张王泽的照片,确定了她是个看起来十分正常的女生,就现在这语气,毕果还以为自己遇到猥琐男了。

一只手伸到了毕果面前,葱白如玉,简学周道:“给我看看。”

她的语气很淡,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但毕果知道,要是她不给简学周看,简学周铁定要拿起在飞机上的气,继续生。

于是乖乖地把手机递了过去,什么都没说。

简学周看手机时的表情依然很平静,她也就看了当前的界面,没往上划,也没退出看其他的。

但她当着毕果的面打了字,速度很快,又把手机递还给了毕果。

毕果盯着对话框,简学周替她回复了王泽的邀请,只有简单的两个字:

-没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