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2章 第032次太磨人

第三十二章

短暂的寂静过后, 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是张齐。

他虽然没见过傅潜渊, 但也知道妖怪局背后藏着的是位上古来的天命大妖怪, 不是谁都惹得起的。

张齐眼里出现几分退缩, 但想到以前那位的作为,又觉得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大人, 妖怪局的管理条例现在已经形同虚设了么?”

白唐沉默的用胡萝卜对准了张齐的脸。

傅潜渊没理会他,目光淡淡地从天师府十几个人的身上掠了过去:“这条龙, 谁的?”

没人敢说话。

他们都不傻, 面前这位大妖怪身上绣着龙,赤龙那么暴躁的性格在人家面前也乖的跟家养的似的, 肯定和龙有关系,而张齐用龙魂锻器, 这不是触逆鳞么?

四周寂静无声。

最后还是白唐告状, 用萝卜尖指了下张齐:“头儿, 他的。”

傅潜渊垂眼, 声音和眼神一样不带半分波澜:“天师府的禁令, 现在已经形同虚设了么?”

天师府众人:“……”

其实还真是。

自老天师羽化之后,这十年里天师府一年比一年乱, 一群乌合之众执掌天师印,真正有修为有本事的那些天师基本上都外出不归,就连几个长老都暂时避世,谁来都不肯见。

没了人约束, 这群人自然是没了顾忌, 只要能给自己带来利益, 天师府的条例禁令在他们眼里就什么都不是。

说形同虚设,半点不假。

但心里清楚归心里清楚,场面上的话和事还得做足。

离张齐最近的天师开口救场:“这件法器是师兄机缘巧合下得到的,锻魂之人并不是他。”

其他人也急忙应和,小鸡啄米一般疯狂点头。

傅潜渊还没说话,旁边傅同意味深长地看了张齐一眼:“是么?”

张齐咬牙:“……是。”

傅同转了下刀,笑了:“既然东西不是你的,魂锻器也是禁物,那我们就先没收了,白唐去,收回来。”

小白兔欢欢喜喜地应了一声,握着胡萝卜就往那边走。

张齐脸色变了:“就算魂锻器是禁物应该没收,那也应该是天师府管,妖怪局这样是不是太不合规矩了?”

傅同认同的点了点头:“你这话说得其实也没错,张齐是吧?我的工号是三一六八零九,欢迎投诉。”

张齐还是第一次见这种操作,愣住了,回神后抿唇,目光发狠地看向刚走过来准备动手的白唐。

小白兔一顿,但是难得不怂,拿起胡萝卜就往他脸上戳。

胡萝卜尖很硬,一戳一个红印。

张齐眼里的阴狠一闪而过,重新看向傅潜渊:“大人,下属如此没规矩失分寸,您不管管么?”

傅潜渊淡淡瞥了他一眼:“管。”

张齐一喜:“那就先谢——”

话刚说出四个字,就被周围突然响起来的龙吟声打断了,赤龙的鳞片重新笼起火,在四边游走一圈后,直直朝着张齐身后的太极幡扑了过去。

张齐以为赤龙是要归位,手下迅速开始掐法诀,结果一段还没掐完,赤龙已经近了身,却没像之前一样在那里等他,而是衔起太极幡往回勾,眼神温顺地把它递到了傅潜渊的手边。

张齐心里猛地一颤,到这个时候也没有时间去想会不会被发现,掐着认主法决就想把赤龙强行唤回来。

但傅潜渊比他更快,手指触在赤龙眉心微微一曲,只一下,张齐整个人绷直,喉间几乎是瞬间就有了血腥味。

反噬。

魂锻器的认主,居然就这么被外人轻而易举的斩断了。

张齐不甘心地抬起头,眼睛因为愤怒红的可怕:“欺人太甚!你们!你们这样简直是——”

这次的话又是说到一半就断了。

但动手的人不是傅潜渊,也不是傅同,而是从天师府进来之后就一直在那里沉默的小天师。

白唐几个人愣愣地鼓了下掌,不可置信里还带着几分自家孩子终于从阴影里走出来了的欣慰感。

傅同也跟着看了过去。

饶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他旁边,手上捏着一叠禁言符,以张齐为中心把天师府的十几个人挨着贴了。

贴完还没罢休,面无表情地把他们身上的丝线绑得更紧了点:“这群人怎么处理,是扔出去还是烧了灭口?”

说着从怀里拿出几张赤火符,对着天师府那边晃了几下。

烧了灭口?

很有想法。

妖怪局那边的人也不傻,一看傅同的模样就知道他这是当真了,又怂又怕的摇了摇头。

傅同摸了摸下巴,笑了:“烧什么烧,旁边墙上那么大的遵纪守法看不到吗,不过扔出去之前记得先打一顿,挑那种看不出来还疼的地方打,宿宣也把他们绑得好看点,稍后拍照传到论坛上面,标题记得突出天师府三个字。”

樊休很快乐地比了一个ok:“晓得!了解!明白!”

傅潜渊突然开了口:“等等。”

已经往天师府那边走了几步的人回头,忐忑地看着他。

傅潜渊语气清淡:“天师府寻衅滋事,砸坏这么多东西应该赔偿,稍后薛野跟着走一趟,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也给大天师说清楚,有不满的地方可以来找我,剩下的就先这么办吧。”

护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白唐几个人的眼睛瞬间亮了,笑眯眯地回头开始做事。

傅同笑了一声,没再管这些,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继续玩手机。

傅潜渊在他旁边坐下,沉默一会儿后,还是出了声:“崽崽,以后不能再这么胡来了,那条龙的龙魂不弱,伤到你该怎么办?”

傅同没抬头:“我弱么?”

“你不弱。”傅潜渊垂眼,声音很轻,“但是我希望你能好好的。”

傅同手顿了一下,没说话。

眼看着场面就要再次尴尬,后面白唐的声音恰到好处的响了起来,他们忍了这么多年终于能出气,动作不是一般的麻溜儿,很快就把该做的事做完回来了。

几个人围着傅同和傅潜渊坐下,眼睛都还是亮晶晶的:“头儿!同哥!今天真的是太高兴太刺激太爽了!”

傅同挑眉:“你们以前到底是有多怂,能被那种货色给欺负了?”

说到这个事白唐就生气:“我们不怂,主要是以前那位脑子真的有坑,以前遇到这种事,别说护短了,按事实讲道理都做不到,那都是不论对错就让我们去道歉,你们说气不气嘛!”

傅同哄小孩儿似的点点头:“那必须得气。”

白唐抱紧胡萝卜,又笑了:“不过现在就好了……同哥,墙上那个管理条例牌还挂么?”

“不挂了。”

“管理手册还遵守吗?”

“看情况。”

“具,具体怎么说?”

“遇到态度好的为人民服务,遇到不好的就参考黄朗和天师府。”

“完全没问题!”

几个人心满意足地击了下掌,白唐抱着萝卜傻乎乎地歪头笑起来:“天师府那帮人现在指不定在背后怎么骂我们呢,咱晚上开个庆功宴怎么样?欢迎宿宣加入我们出气的同时重点表扬一下饶涉,终于有长进了!”

小天师羞涩的笑了笑。

而这个提议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赞同。

除了傅同。

傅同笑着摇了摇头:“我就先不去了,最近的录制有点赶。”

几个人表示理解:“那同哥好好休息,等你有时间了我们再聚一次,随意嗨,不过同哥你待会儿有时间吗?”

这个话题是不是太跳了一点?

傅同调出行程表看了看:“下午两点之前都没事,怎么了?”

小天师被推了出来:“其实……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薛野每次出远门回来身上的煞气都收不住,得去龙都山道观找我小师兄做躺法事才能好,我们也就顺便跟着烧烧香求道符去去晦气什么的,算是局里的固定集体活动,你想去吗?”

几个人眼巴巴的看着傅同,心里很希望他能同意,他们都知道傅同来妖怪局是出于被迫,心不甘情不愿,随时想辞职那种。

但他们很喜欢傅同,想让他喜欢这个地方也留下来。

在这个前提下,参与集体活动是很重要的步骤。

傅同不知道他们的想法,听着这话倒是有点心动,毕竟他觉得自己最近真的是有点倒霉,来来回回遇鬼,还差点被蛊惑了一回。

烧香求符去晦气,目前看来挺有必要。

这么想着,傅同点了点头:“几点去?”

几个人眼睛一亮:“有时间的话现在就走早去早回,绝对不误事!”

于是顺利达成共识。

十分钟后,四妖怪一人一鬼一个半妖半鬼出了门,径直上了龙都山,到山巅后一眼看到了一块石匾,龙飞凤舞地刻着三个大字——

景云观。

石匾下,站着一个人。

很年轻,身上的天师道袍被山风吹着微微晃动,看起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

不过傅同能在那么多人里面先看到他,主要还是因为他脸好看,一双桃花眼熠熠生辉,此时正带着笑朝他们看过来。

傅同心里有了一个猜想。

而这时,看到旁边的小天师蹿了出去,声音欢喜又清朗地朝那边的年轻人唤了一声。

“小师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