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杀人贩子的小姐姐02

系统1013还没跟她交代这是个什么世界,又是个什么案件。

她没来得及理清思绪,头发被牛婶一把抓住,往泥巴墙上狠狠撞击,嘴里骂道:“你杀了我幺儿,看我不剥了你的皮!”

女孩们抱成一团,望着乐璃方向瑟瑟发抖。

牛娃是怎么死的,她们都清楚,可谁都不敢替她说话,都怕,这种境地,能没有存在感就没有存在感吧,活命重要。

乐璃如何呼唤系统1013,这家伙愣是不出现,宛如从未存在。乐璃脑子里关于原主的记忆不多,七七八八地,很多都衔接不上。

原主叫阿娴,已经被拐了一个多月。大半的时间浪费在了路上,她来这里也才第三天。

刚才那个指认她是杀人凶手的女孩叫张蓉蓉,两人是一个系的同学,一起被拐的。拐她们的是一家五口。

牛婶有四个儿子,死掉的牛娃是老幺,其它三个不在村子。

牛婶去隔壁几个村子找买家谈价钱,牛娃负责在家里看守。

趁着母亲不在家,牛娃打算对女孩们下手。

前些天牛娃想侮辱一个叫周巧巧的女学生,那女孩性子烈,誓死不从,一脚狠踢在牛娃的命根子上,差点让他断子绝岁。

牛婶知道后,为了杀鸡儆猴,把这个叫周巧巧的女学生扔在杀猪锅里,拿开水烫熟了。

那叫声,凄惨至极。

牛婶一巴掌落下来,打得乐璃整个人趴在地上,而牛娃的尸体就在她眼前。

她抬眼看着这具男尸,发现男尸僵硬的姿势很奇怪。

牛婶抬脚朝她头部踩过来,还好她反应迅速,用双手接住。

大概是没想到她敢反抗,牛婶拿鞭子又抽她身上,细嫩的肌肤上又绽开两条红痕。

第三鞭的时候,乐璃抓住了那根鞭子,她将嘴里的血水啐了出去,目光锐利,语气出奇地平静:“想给你儿子报仇,就停下。”

妇人显然被她的话惊了一下。

这女孩身体不好,从被拐回来第一天就开始生病,每天都怯怯地缩在角落,不说话。

她以为这女孩不仅有病,还是个傻的,打算将她便宜卖给隔壁村的那个六十岁的老汉,为了把她卖个好价钱,这两天专门给她做了些好吃的养她。

乐璃用本地话跟她沟通:“嬢嬢,你把我卖给谁,那都是我的命,即便你把我卖给那个六十岁的老汉,我也乖乖的。但我不能容忍那些鬼迷日眼的人污蔑我杀人,我没有杀人,更没有杀阿牛哥。阿牛哥前天说要娶我当媳妇儿,他年轻力壮,可不比那个六十岁的老头好吗?我为什么要杀他?杀了他对我有什么好处?”

牛婶望着她,哼了一声:“那你说,不是你是哪个?”

“我不知道。”

乐璃确实不知道,她的记忆不多。

牛婶的暴脾气就要再次发作,只听乐璃又说:“但凶手一定就在这个地窖中,婶,你给我点时间,我要看看牛哥的尸体。”

牛婶就这么一个儿子,她当然不想放过真凶。她非得把杀牛娃的人揪出来,剥了皮不可!

她见乐璃说得胸有成竹,收了鞭子,指着她脑门说:“我给你时间说,你要是给我扯把子,我就剥了你的皮!”

“嗯。”

男尸下身盖着衣服,乐璃不羞不臊将那唯一的衣服掀开。男尸下身所有,一览无遗。

那几个缩在角落的女孩尖叫了一声,纷纷捂上了眼。

牛婶被这叫声搞得心烦,吼道:“叫什么叫?”

那几个女孩立刻闭上嘴,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牛婶保守,见乐璃这么淡定地掀开了死去儿子身上的衣服,心中不免几分嘀咕,觉得这女孩淫\\贱得很,只怕六十岁老汉都会瞧不上她。

乐璃为了演好女法医,特地学过解刨学,也动手解刨过男人的尸体。

就此刻而言,她眼中没有男女之分,只有死者和生者的区别。

乐璃撑开死者眼皮和口腔,发现死者睑结膜和口腔黏膜有散在淤点。面部和肢体皮肤呈现青紫,脖子有勒沟。

尸体开始发臭,死亡时间已经超过24小时。

这里长时间无人看守,如果不是外面有十条狗,这些姑娘未必不能逃离这里。

乐璃又观察地窖。

这个地窖虽然晦暗潮湿,四周散了很多女性丝袜、内衣内裤,以及小黄书。

尸体上方挂了一条绳子,起初她不清楚这里挂一条绳子做什么,可她在用目光丈量了死者的身高后,终于知道用处。

是用来上吊的。

这里都是被拐卖来的女孩,这对母子绝对不会给她们任何自杀的机会。这根上吊的绳子,一定是牛娃带进来,并且留在这里的,他是想自己上吊。

当然,牛娃并不是想真的上吊,他只是想找到一种快感。

牛娃命根子受伤,大概是为了找刺激,带了很多淫.秽物品下地窖。

他当着众女孩的面,脱了衣服裤子,脖子挂在绳套上,身体腾空。

随后而来的是很强烈的窒息感,当他大脑缺氧,脑细胞开始迅速死亡,谷氨酸有关的生化反应便开始了,让他有了很强烈的幻觉,让他获得了一种超乎寻常的性快感,甚至达到一种从所未有的性.高.潮。

而牛娃是因为收敛不得当,直接给吊死了。他的死法被称为性窒息,也叫窒息性自·慰。

……

“你这个臭丫头,胡说什么!我幺儿才不会这么下流!”牛婶听了她的话,觉得荒唐,转而去看其他几个女孩:“你们说,到底怎么回事?”

那六个女孩都不敢说话,她们目睹了牛娃是怎么死的,但她们不敢如实相告。因为这种荒唐的死法,牛婶一定不会相信,如果牛婶动怒,都把她们放进锅里煮了怎么办?

大家都很害怕,直到张蓉蓉跳出来,把所有罪责推到了乐璃身上。

乐璃没打算用这招脱险,只是在拖延时间想办法。她是任务新手,这才是她的第二个世界,系统不太可能会给她设定死局。

就在这时候,地窖外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

“牛家妹儿,在不在?大财主来了!”

牛婶警告地窖里的几个女孩:“你们给我老实点,谁都别想跑!”

说完,把自己儿子的尸体藏到风车后面,爬上了地窖。

她们这座梁子山,有四个村庄,交通闭塞。这几个村庄重男轻女的很,大部分人家生了女儿,就扔后山溺死了,直接导致几个村子男多女少,好些男人娶不上媳妇儿。

这个牛婶是做人口生意,主要做附近村庄的生意。最近栗子村的一个在泰国打工的汉子,认识了两个国外的老板。

据说这个老板想从她手上买女孩,带去国外当小姐,价格是卖给村民的六倍不止。

牛婶家四个儿子,他们一家人在城里专拐卖女孩。这几个月暑假,旅游旺季,他们一口气拐了八个女孩上山,死了一个,还剩七个。

牛婶觉得自己要发财了,赶紧让栗子村的大兄弟带了那个大财主过来挑人。

*

等牛婶离开,张蓉蓉瞪了一眼乐璃:“阿娴,你以为她会信你的鬼话吗?”

乐璃拿刀子般的目光在她身上刮了一眼,没有说话。

地窖有人陆续下来。

牛婶带下来两个男人,这两人身高均在一米九以上,样貌出众。

一个气质吊儿郎当,看见乐璃,冲她打了个流氓的口哨。

一个气质冰冷,目光也率先锁定乐璃。

牛婶指着那几个缩在墙角灰头土脸的女孩说:“这些都是女学生,大大滴好,两位老板,随便挑。”

沈慕望着乐璃的方向,一双眼睛猩红。

他捧在心尖儿上的女孩,却被人拐来这里,这样糟蹋,他恨不得手刃了这些禽兽。

他几乎要叫出她的名字。却被沈涛拉住,他用法语低声对他说:“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阿娴就在那里,我们先装不认识,花钱先把她买回去。等出了这座山,再让警察过来端平这个地方。”

沈慕喉咙一滚,将到嘴边的“阿娴”给吞了回去。

沈慕和沈涛的模样都没变,乐璃一眼认出他们。这个时候,她脑子里出现了一些关于沈涛沈慕的记忆。

在这个世界,沈慕是原主阿娴的男朋友,两人青梅竹马。沈慕在国外上学,听说女友失踪,立刻赶回来,满世界地寻找。

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

沈涛抬手一指乐璃,根牛婶说:“就她了,就她像个样子,其他的,丑死了。”

牛婶还在犹豫,毕竟这姑娘有嫌疑杀了她儿子。直到沈涛开了一个天价,她对金钱的欲望战胜了爱子心。

两兄弟带着乐璃刚上地窖,就有几个村民跑来,说:“不好了牛婶,村支书一家都死了。村长说了,所有人都不准离开村子,在凶手没找出来之前,你的这两个财神爷也不许离开!”

沈涛开口说:“牛婶,我们这趟来,只带了首款。剩下的尾款,得由你跟我们一起去乡里信用社。我们要是出不了村,你可别想拿尾款哦。”

牛婶一脸忧心忡忡道:“是是是。可我们村的情况特殊,村长说不能出村,那出口一定被封锁,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这样吧,晚上我去跟村长说说,争取早点让你们出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