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6章 等待

“你家猫化人形了?这么快的吗?”

尘秋风嘴角肌肉抽搐, 眉头皱起,往上扬的语气带着质疑的味道。

他看着前面的美男睡觉“图”,大脑在想:还我可爱的小猫咪!

床上的狴犴正在熟睡,他蜷缩起身子,扯动着遮住重点部位摇摇欲坠的白色被子。

此时,皎月被天上的乌云遮去一半, 落入窗户的月光减少。狴犴人被光影区分开来, 他一部分陷入黑暗,一部分落入光明。

人很容易被亮的东西吸引目光, 尘秋风自然也不会例外。

首先看到的是那双被月光亲吻的双足。圆润的脚趾头像白糯米的汤圆,由大到小整齐排列好。跖骨上面淡淡的红晕,显出筋脉的脚背,凸出的脚裸, 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尘秋风的喉咙动下。

往上看去, 入眼的是一双修长的大腿,膝盖上晕红一片,随着月光视线往上走,呼吸声越来越沉重。

首先入眼的是起伏的腹肌, 分明的锁骨。其次,是凸出的喉结, 再往上看去, 微微张开的朱唇, 饱满有光泽……

尘秋风觉得空气有点燥热, 他为平复心情用鼻子吸气。闻到淡淡的木香。

“你脸为什么这么红?”白孜年盯着尘秋风的脸说道, 其实他只是看到了尘秋风耳根子发红而已。

“我脸有脏东西。”尘秋风故意答非所问的说道。

他背过身去,用手假装擦脸上不干净的东西,手触碰到脸上,热度传达手心,尘秋风背一弓,随即立刻直起腰背,生硬的转移话题。

“今天夜色不错。”

“嗯。”白孜年淡淡的点头。

“我感觉不到它的灵气。”尘秋风再次生硬的转移话题,仔细观察会发现他手指动个不停。“我是说,平时我感觉不到你灵宠身上的灵力,我一直以为他连聚气都没达到。”

灵宠修炼也是有等级的,只有到了一定等级才会化成人形。灵宠的等级:聚气,化气,融合,突破。到了突破等级皆可成人形,成人形之后又有其它的修炼等级。

尘秋风想白孜年的灵宠身上明明没有任何灵气,修为一定不高,怎么就变成了人形了呢?真是太奇怪了!

尘秋风不知道,狴犴他是上神,受封印才被迫成为本体。

黑暗中看不清白孜年的表情,只能看到他那双泛着冷光的眼睛。

见白孜年迟迟没有做出回应,尘秋风也不想自讨没趣,索性就跳过此话题。

“用千音符呼叫师尊过来吧,目前这里两个伤员。”尘秋风用手假装不轻易间摸到自己的脸,感觉到传达到手上的温度不再是暖的,他才转过去看白孜年。

白孜年在黑暗中慢慢走出来,宽大的袖子轻摇,沾血的白色衣摆,如傲梅点缀在白雪上。尘秋风注意到白孜年的头发,他之前银色的头发现在头端的部位已经黑回来。

他的头发怎么变过来变过去的?尘秋风心里起疑。

“师尊之前不是给过你一张千音符吗?怎么?不见了?”尘秋风揉着手指头说道。“以前闻人师尊不喜你,现在仁鹤师尊倒是很看重你。”

尘秋风一时口快说完,下一刻立马意识到自己不对,连忙抬头去看白孜年。

白孜年神色淡淡的,并不在意。

尘秋风这时才觉得松口气,他到不是怕白孜年,只是觉得自己一时口快可能会伤到他。他是讨厌白孜年,但是不代表要处处恶.心他。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讨厌白孜年,曾经甚至超级喜欢他,维护他,将他当自己奋斗的目标,只是白孜年做了非常过分的事情,导致尘秋风现在很讨厌白孜年。

那个时候,尘秋风他还有遇见白羽的父亲……

事情还要从尘秋风刚进入渺羽宫的时候说起:

尘秋风刚进渺羽宫那一会,经常被同门的弟子欺负。就在他终于忍受不住,跳崖寻死的时候遇见白孜年,后来白孜年处处维护他,将他带起来,那个时候尘秋风就在想,等以后自己变得比他更强去保护他。

经过是这样的:

刚进渺羽宫的弟子都会有一年的磨合期,过了磨合期才能留在渺羽宫。

所以一开始的时候,白孜年也是磨合期弟子里的一员,他每天努力完成渺羽宫定下来的任务,争取渡过磨合期,被一个峰主选为入门弟子。

那个时候尘秋风没有现在这么暴躁的性格,那个时候他很腼腆很爱哭,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个好欺负的怂包,而且磨合期训练的任务他总是最后一个完成,自然而然的他就被同届磨合期弟子们排.挤。

他因为内心脆弱,一骂就哭,每天的哭兮兮的,但也不愿离去。

磨合期的弟子有几千人,可是掌门发话只在这几千人里选择一百人。磨合期里的人被分成了十组,最后每组只能留下十人。

磨合期里,受不了的人可以自己离开,没有完成任务的人被迫离开。

虽然陆陆续续有人离开,可是磨合期里的弟子还是有很多人。

尘秋风虽然总是最后一个完成任务,但是他每次都在进步。同届里,之前比他强的人,都因为没有完成任务走了,可是尘秋风却坚持了下来。虽然每次都是刚到边缘线,可是对于尘秋风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尘秋风得到了掌门的特别注意,掌门还当众夸了尘秋风。

这下一来,和尘秋风同组的一些人开始嫉妒尘秋风,认为尘秋风那种没有天赋的人,没有资格和他们这种有天赋的人呆在一起,他们看到尘秋风就恶.心。

其实他们就是怕他们看不起的尘秋风超过他们,他们内心极其不安。被比自己差的人超越可要比被自己强的人超越,要让人难受多了。

人就是这样,看不起比自己差的,高看比自己强的。

人就是这样一个卑.鄙的动物,自己心里的恶魔,促使着自己做恶.劣的事情,却总是要给自己做的坏事找一个合理的借口,让自己做的卑.鄙事合情合理化。明明做着最恶.毒的事情,却要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正义。

那些人排.挤尘秋风越来越严重。他们从动口辱.骂尘秋风晋升为动手殴.打他,在他的任务上动手脚,故意扔他的东西,阻碍他完成任务。做出这样事情的人,还美名其曰:这是清除没有天赋的普通人,让渺羽宫以后更强大。

尘秋风内心极其敏.感,那些人的不喜欢他都能感觉到。他是个讨好人格,一直认为是自己的原因。但是他真的很痛苦,平时他们骂几句他就会偷偷躲起来哭,到现在他们升级为动手打了,他连躲起来哭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被打的遍体鳞伤咬着牙齿想阻止眼泪留下来,可是眼泪就是不受控制地哗哗往下流。他哭着听到那些人对他的言语攻击,崩溃到不行。

有时候,人的恶意真的能将一个人推下深渊。

那人苦苦挣扎,却爬不出深渊的束缚,那人挣扎的越激.烈,陷下去的越深而已。

尘秋风的反抗获得的只有更多的打骂,可是尘秋风不愿意离开,即使每次都被欺.辱到想要死去,可是心中的信念支撑着他活下去。

他是个世家少爷,从小软弱无能,遇到事情就想着逃避,只有“留在渺羽宫”是他没有逃避的事情。明明痛苦到想要死去,可是为了心中亮起的信念而努力的存活下来……

可是信念能坚持多久呢?

接到磨合期任务的尘秋风去悬崖附近摘草药,摘着摘着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流,他放下自己刚刚在悬崖附近采摘的药草,走到悬崖边缘,低头看那万丈深渊。

他想死去就可以不要受这么多苦了吧,逃避了那么多次,再逃避一次吧.....

就最后一次好了,就最后一次.......

他本来就是个爱逃避的人,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要去面对,可是生活比他想的要残酷多了,身上每天都会增添新伤口,周围都是否定他的声音。

因为身体受伤,做任务的时候总是力不从心,慢慢的觉得自己有可能连任务都完不成,想着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逃脱被赶出去的命运。

明明很累很苦,明明这样努力的坚持了,为什么眼前还是一片黑,看不到光明……

明明是如此努力的挣扎了,为什么陷入深渊更深了……

明明是拼命的奔跑了,为什么还是跑不出黑暗……

像他这样的人,活着还不如死去。

生而为人,他很抱歉。

尘秋风看着万丈深渊,停止了挣扎,内心前所未有的平静。他想他的父母可能会骂他,可是他已经坚持不住了,和抱歉,他本来就是个废.人。

他从小软弱无能,失去家族的庇护他什么都不是。

“就最后一次的逃避。”尘秋风展开双手,感受到风吹过他的脸颊,听到风在他耳边轻声的说:

在逃避一次没有关系的,没事的,来吧,永远不要面对黑暗了。

尘秋风闭上眼睛,准备跳下去,他甚至连鞋都没有脱,他不想让人知道他从这里跳下去。他想悄然无声的死去,远远的离开深渊。

真正要离开的人,是不会说再见的……

他纵身一跃,跳入悬崖之下,风的冲击猛地的拍打他全身,但是他没有任何感觉。

突然间,他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人从空中抱起,耳边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冷清男子的声音,但是风太大了听不清。

他被人抱回陆地,放在地上。他坐在地上傻傻的发呆。

耳边传来男子清冷的声音:

“我若不是恰好御剑飞过此地,你就没有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