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7章 17章

偌大的礼堂, 舞台中央灯光璀璨,舞台下宾客满席。

晚会已经正式开始,舞台上正在跳开场舞。

扛着摄像机的摄影师们,弯着腰在舞台下边来回走动。

入口处站着一个人,大概是那人太过惹人注目,无法叫人忽视, 引得靠近入口的学生们纷纷回头。

有女生窃窃私语:“你看你看, 他是不是?”

“刚刚和校董一起来的。”

“小太子爷?”

“帅咧。”

顾岩站在入口处,目光快速扫了一圈。

第一排坐着的都是贵宾和有点来头的人物, 他看到了自己西装革履的父亲,陪坐在市政府领导的旁边。

他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第二排靠中间的位置,江天辰和魏天骑旁边的空椅上贴有他的名字。他径直走了过去。

刚刚落座, 旁边的顾寒轻斥道:“今天什么场合, 又跑哪儿去了?!”

顾岩看了他一眼,本来不打算吭声,隔了两秒,还是懒懒的应了句:“卫生间也不行?”

顾寒不再说话了。

旁边的江天辰撞撞他胳膊, 他偏过头去听。

江天辰恶趣味的一笑:“你家那个妹子果真蠢萌蠢萌的。”

顾岩懒懒扯了下嘴角,坐正身子, 歪进椅子里:“何止是蠢?”

江天辰表示很理解, 笑了笑。

这时, 开场舞结束, 主持人邀请校长上台致开幕辞。

顾岩回头望向舞台。

.......

后台里, 奚菲和苏秋瑶换好衣服又去男更衣室那边找叶伟。

叶伟搓搓手:“好紧张,你们紧张吗?”

“当然紧张啦,下面那么多领导,心慌慌的。”

奚菲抱着笛子,坐在旁边的空桌子上,很是认真的劝道:“有什么好紧张的,咱们演奏不好,他们还能把咱们怎么着?”

“...........”

苏秋瑶和叶伟心里不约而同的飘过几个字:这姑娘心可真大!

他们的节目被安排在第九个上场,三人去入场口候场,站在帷幕后观赏。

此刻舞台上,正由杨以柔和班上五个男生表演古典民乐名曲《春江花月夜》合奏。

杨以柔是唯一的女生,男生们的配乐自然是衬托她为主角。

她一身大红色单肩拖地长礼服,抱着琵琶坐在最前面。穿着统一黑衬衫的男生们以半弧形围坐在她周围,很是气派。

旋律典雅秀丽,婉转大方,富有江南水乡的情调。

虽然他们的演奏技术还不够纯熟,尚未表达出曲中大自然跃然于眼前的意境,但是能熟练的弹奏完整,已是不错。

苏秋瑶叹了声气,说:“比起他们,咱们的选曲会不会显得有点不太上档次?”

奚菲脖子一梗,奇怪道:“咱们怎么就不上档次了?”

就连叶伟也说:“虽然他们弹奏的也不算精妙,可这首曲子毕竟是古典音乐经典中的经典。”

奚菲小脸一皱,辩驳道:“虽然是经典,可咱们的也不差啊。艺术本来就是要雅俗共赏,既然他们的高雅,咱们就表演一个大家都耳熟能详的。都是由咱们民族乐器演奏,曲子不同而已。”

“啧。”叶伟意外她居然能说出这通话来:“你平时看上去像是不谙世事,说起话来倒像老师呢。”

奚菲嘻嘻哈哈:“可能,因为我智商高吧。”

叶伟噗哧一声笑,苏秋瑶直接将她‘揍’了一顿。

很快,杨以柔她们表演结束。鞠躬,致谢。

掌声阵阵。

杨以柔他们是第五个节目,很快就要轮到奚菲他们了。

她躲在暗处朝外面看了眼,一眼就找到了坐在前排的顾岩。

他微微斜靠在椅背里,低头在回复信息。没过一会儿,电话突然进来了,他盯着手机皱了皱眉。

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他猜测,很有可能是某个丫头刚刚干得好事,麻烦这么快就来了。

他本来想直接挂断,可又怕猜错,最终还是起身走出了礼堂来到外面走廊。

电话里,女孩儿的声音清甜温柔:“你好,请问你是顾岩吗?”

“不是。”他毫不犹豫,干脆果断道:“你打错了。”

还不待对方回应,他直接就撂了。

紧接着,他给奚父回了条短信:晚点我带她一起回家,您别专门再跑一趟了。

.......

后台,杨以柔看着暗下去的屏幕,一脸懵逼。

她又重拨了一遍,不料这次直接被挂断了。

最后,她跑到一楼礼堂入场口处找到奚菲,说给的电话号码不正确,对方不是顾岩。

奚菲伸着脖子看了眼杨以柔的屏幕,又抬头一脸正经的看住她,非常肯定道:“就是这个呀,我都能倒背如流的。”

杨以柔皱了皱眉,有些不能理解。

对方又不知道她是谁要找他做什么,干嘛要拒绝承认甚至挂掉她的电话?

莫不是平时骚扰他的女生太多,他才会有此举?

“那你能........”

她本来想请奚菲帮她给顾岩转告一声,劝他接个电话。无奈,外面的主持人报幕,奚菲他们马上就要上场了。

红色的大帷幕缓缓拉开,礼堂中央巨大的led显示屏上,一副水乡小镇的实拍景色高清照片跃然眼前。

春来江水碧如蓝。

蜿蜒清澈的溪河,河面波光粼粼。春风轻拂河岸青柳,乌篷船在河面缓缓□□。一排排错落有致的复古楼屋,傍河而建,古朴拱桥连通两岸。行人们走在青石板街,桃花人面相映红,美景如诗如画。

苏秋瑶坐在桥头这边抚月琴,叶伟坐在桥头那边怀抱二胡,脸上淡笑浅浅。

偌大的礼堂上方,忽而传来一阵清脆悠扬的笛声。

空灵婉转的旋律盘旋在半空中,瞬间带人入画,仿佛身临其境。

只是,却迟迟未见吹笛之人。

笛声引入,月琴二胡合奏,舒缓如涓涓流水般清新自然。

这时,舞台中央画面的拱桥上,缓缓升起一名持笛少女。

一席素白的抹胸齐膝连衣裙,乌黑的长发披肩,头戴粉红色的花环更添俏丽温婉。

顾岩接完电话刚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奚菲站在桥上,头顶明亮的灯光,照得女孩肤如凝脂,恰似江南水乡里走出来的小姑娘。

她似一个诉说者,用悠扬的笛声,向台下的所有观众,描绘小镇的美与动人。

淡雅温馨的曲风,有种浑然天成的美。

顾岩靠在墙边,望着舞台上的女孩儿,眉梢微挑着,眼底神色不明。

曲子过度,奚菲从升降台上走下来,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下面响起阵阵掌声。

女孩儿的台风十分稳定自然,演奏技巧相比同龄学生也更加成熟,丝毫不逊色高年级的学生们。

就连台下的老师和学生们都在低头讨论,或讶然,或点头,或赞许。

四年前金英学校的元旦晚会,她还是个稚嫩的小书童模样,如今小书童出落成俏皮可爱的少女了。

顾岩的心莫名被揪紧,明明是愉悦轻松的音乐,不知为何,却让他觉得感动。

一曲结束。

奚菲和两名同学,站在舞台中央,敬礼致谢。

昏暗的舞台下,顾岩的目光紧随着她,直到落下帷幕,然后才转身推门走了出去。

奚菲走下舞台阶梯,旁边候场围看的校友们,纷纷笑着赞赏:“学妹不错啊。”

“谢谢。”奚菲粲然一笑。

她和苏秋瑶还沉浸在刚才完美演绎的兴奋中,笑哈哈的回到二楼更衣室,装好自己的器乐和衣服,准备下去礼堂回班看节目。

两人高高兴兴出来,奚菲伸手去拉门:“瑶瑶你先回去,我有点事.......”

一句话还没说完,门被拉开的一瞬间,迎面一杯奶茶就递到了她面前。

奚菲一愣,抬头看向此人。

紧随其后的苏秋瑶见到来人,更是诧异。

怎么是他?!

站在门口的男生长相俊朗,打扮也新潮。

“同学。”他弯了弯腰,低头盯着奚菲一双水灵的眼睛,把手里的奶茶递给她,哄笑道:“请你喝杯奶茶好不好啊?”

奚菲看看男生手里的奶茶,又抬头看住他的眼睛,认真的说:“我不认识你。”

“现在不就认识了?”

奚菲怔怔的看着他,没有说话也没有接奶茶。

男生失望的长叹了声气,可怜而委屈的问:“就想请你喝杯奶茶而已,你看我像坏人吗?”

奚菲想了想,非常诚实的回答:“不知道。”

“.........”

“我是隔壁西洋乐班的。”男生自我介绍道:“刚刚看了你的表演,你笛子吹得实在是太好了,羡慕的我都想转来你们民乐班了。”

听他夸自己,奚菲稍稍放下了点戒备心,弯眼一笑:“谢谢你。”

“其实我以前见过你的。”

这下成功勾起了奚菲好奇心,睁着圆圆的眼睛问他:“你在哪里见过我?”

男生挑着眉,故弄玄虚道:“你以前是不是参加过北京青少年乐器大赛?”

奚菲一喜:“对啊对啊,你怎么知道的呀?”

男生乐乐一笑,把奶茶再次递到她面前,哄道:“你喝了我的奶茶我就告诉你好不好?”

好奇心使然,奚菲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伸出双手捧过了他手里的奶茶。

男生弯唇:“虽然我是玩架子鼓的,但是对竹笛也很感兴趣,我以后可不可以找你一起交流探讨啊?”

只要是关于学习,奚菲都很乐于助人:“可以呀。”

“那?你方便给我留个q.q号或者电话号码吗?”

奚菲张了张嘴,正要开口说话,旁边会客厅门口,忽然传来一声又懒又讽的哼笑。

三人同时回头望过去,便撞见了顾岩笔直的目光。

他闲散的靠在门框上,手里转着手机。

走廊上的灯光落进他的眼里,漆黑的眼珠子异常的明亮深邃。

楼下礼堂里,透过隔音门传来一段旋律紧张的音乐。

下一刻,他把手机塞进裤兜里,从门上站直了身子,插着兜一步一步朝他们走了过来。

奚菲看着他,莫名打了个寒颤。

中央空调开得太低,好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