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离开与分别

伊尔迷明白的点点头,自己老爸什么他还是知道的,和婆婆说了几句,退出去。

倚着那棵大树,伊尔迷双手抱胸,仰望着灰白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二妮去了一趟外面,前几天理世回来了,二妮受邀去她家,不知道干什么,西索飘荡在八区,寻找他那所谓的小果实。

等她们两个回来,伊尔迷还在那等着他们。

“小伊,你这是在干嘛?变得这么深沉?”二妮跑他面前,从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点点的忧伤?不舍?不会吧,他这是也抽了。

他们几个经过敏琶阿姨的压榨,他们三个的关系那可是突飞猛进,二妮也能和他开开玩笑,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一点点。

西索则越来越喜欢逗伊尔迷,看他变脸是他目前的乐趣,现在伊尔迷的变化更是逃不出他的法眼。

“怎么了,这么的犹豫,有事直说呗。”

伊尔迷盯着他们两个“过几天我要离开流星街,家里有事要办。”

二妮不高兴了,瘪嘴抱住伊尔迷的胳膊,摇晃着撒娇“不要嘛,你就不能再待一段时间吗?”

刚刚和他熟悉就要走了,以后肯定再难见面,这么帅的小帅哥,必须要多留一段时间。

伊尔迷的眼球凹进去一点点,马上就回复正常,这个表示就连西索也没有注意到,他在二妮渴望的眼神攻击下——摇摇头,二妮生气的把他的胳膊一甩,哼了一声回屋了。

西索好笑的看着他们,拍拍他的肩膀“别在意,她就是舍不得你。”

“我知道。”伊尔迷的手附在刚才二妮摸到的地方,看着二妮的房子回答。

后来的几天,二妮都是无视伊尔迷,见面了也是哼一声,算是打招呼了。

训练在前天就结束了,敏琶阿姨和婆婆说了一句又消失不见。他们三个,不对应该是他们两个,在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二妮还在那摆弄她的医药箱。

天空中出现了一艘飞船,二妮发现后高兴的站起来“快点,我们去抢东西吃。”

西索扶额,傻孩子。

“你没觉得那艘飞船很陌生吗?”

“有吗?”二妮挠头,不都长的差不多。

伊尔迷站起来,敲敲婆婆的门,婆婆不耐烦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我知道了,快走,别打扰婆婆我睡觉。”

“我该走了。”这句话是对西索和二妮说的,二妮明显懵逼,西索笑着问“这是来接你的?”

“对。”

“走吧,我们送送你。”西索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拉着二妮跟在他的后面。

飞船已经停下,执事梧桐站在外面等着伊尔迷。

伊尔迷面对着他们,眼睛却是盯着二妮。

“你真的要走吗?”二妮的眼睛里满是泪水,怎么这样啊。

伊尔迷点点头,二妮扑到他怀里,抱着他“我不要你走,你走了我怎么办啊。”

伊尔迷僵着身子,手法不娴熟的拍拍她的背安慰“乖…我会再来流星街的,你也可以去外面找我。”

二妮抬起头,把眼泪鼻涕什么的都抹到他身上“真的。”

西索在一边看着,不禁的同情伊尔迷,看他的表情,二妮绝对干了什么坏事。

伊尔迷忍着没有推开她,从身上抽出一根钉子“拿着,随身携带不许丢了。”

二妮接过来好奇的翻了翻,没什么特别的啊。

伊尔迷趁这时,以最快的速度转身跑到飞船上,梧桐跟着一块上前。伴随着西索的大笑声飞船渐渐起飞。

伊尔迷看着身上的鼻涕眼泪,脸色发黑,西索绝对看到了……他的债务等着翻倍吧。

他脱掉衣服,露出那健硕的身材,明明才十几岁,身上的肌肉倒是锻炼的很好。

把自己泡到浴缸中,梧桐来问时,他说处理掉。

西索二妮在婆婆在呆了没几天,也像婆婆请辞了,婆婆还是那样,不耐烦的让他们快走,二妮和西索对视一眼,对着婆婆鞠了一躬离开。

等听不到动静以后,婆婆打开门,看着往常热闹的院子早已没了人,笑着骂了句“一群白眼狼。”

这群孩子早晚都要离开的,去张开他们的翅膀,活出属于他们的人生。

在半路上西索和二妮分道扬镳,西索去九区而她去十一区。

好久没回来了,十一区有了很大的变化,不过他们的地方依旧好找,二妮找准了方面后一路狂奔,很快就到了基地。

然后二妮就发现,里面居然没人,走进去找了个地方随意坐着,看着房子她很想找人问问,她不在的这段时间,他们都干了什么。

看看,看看,周围的墙上就没一个好地方,这里破了一个洞,那里补了几块木板,抬头看向天花板,那灰白的天空映在她的眼睛里。

靠……这是接受了何等程度的摧残啊。

今天留守的是玛奇,她外出找到食物后就回来了,在感觉基地里出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她的直觉告诉她,没有危险,这是她最想见到的人。

她以为是小滴,可并不是。

二妮感觉到有人进来,转过身对着玛奇打了声招呼“嗨。”

玛奇捂着嘴,她回来了,平安的回来了。

玛奇扑到她怀里,呜呜的哭起来。

二妮拍拍她的背“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别哭别哭,哭了就不漂亮了。”

玛奇擦擦眼泪,不好意思的坐起来,对着她一笑“让你看笑话了。”

二妮笑着“怎么只有你,他们人哪?”

“他们出去了,要等晚上才能回来,你是怎么逃出来?有没有受伤?”玛奇摸着她,想看看有没有伤疤。

二妮拦住她的手“没事,没事,别担心。”

玛奇突然想起来,低着头说“二妮,对不起!”

“怎么这样说?”

“小滴丢了。”玛奇眼里含泪,低着头不敢看她,害怕二妮会一脸仇恨或者是埋怨的看着她。

“怎么回事啊?”二妮的声音,语气都没有变,玛奇猛地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她。

“小滴的实力我比你们清楚,不会有事的,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安啦。”二妮安慰她,拍拍她的肩膀说。

玛奇把那几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包括小滴来基地的事。

二妮听完点点头,问题倒是不大,就是该如何找到她是个问题。

二妮见没什么事了,站起身来“好了,我该走了。”

玛奇拉住她“为什么?你不留在这吗?难倒你是在怨我们吗?”

二妮弹了一下她的脑门“小小年纪,怎么想法这么多啊,别乱想,我啊只是想去找找小滴,不然我这心里总觉得有事。”

二妮走到门口想起什么,转过身对上玛奇的目光“对了,玛奇,告诉派克,那个女人已经死了,还有别告诉库洛洛他们我来过了。”

说完就挥挥手,消失在这一座座的垃圾山中,玛奇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晚上他们都回来,就看到玛奇神情恍惚,派克关心的看着她“怎么了?”

玛奇像是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派克,派克,那个女人死了。”

“哪个女……你说的真的,真的死了,你怎么知道的。”随着派克和玛奇的接触,今天发生的一切都传到了她的脑海里。

看着那个熟悉的女孩,对上玛奇的目光,她高兴的落下了眼泪,太好了,她还活着。

库洛洛看着那唯二女人的表演,和侠客交换了眼神,不对劲。

库洛洛把她们两个旁边,问“怎么回事,玛奇今天发生了什么?”

玛奇摇摇头,避开库洛洛的眼神不敢和他对视,派克更是低着头,一句话不说。

弥漫着一股凝重的气氛,窝金他们也不闹了,老实的坐在一旁。

库洛洛没有在继续追问,像往常一样回到了房间里,侠客随后也跟着进来,库洛洛翻看着手里的书,对着侠客下命令“去查查,今天玛奇遇到了什么,或者有什么人来了基地。”

侠客点点头,正要和他讨论别的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侠客打开门就见玛奇站在外面。

“我能进去吗?”

库洛洛的声音传来“进来吧。”

玛奇走进来,侠客跟在后面关上门,杜绝了外面所有人的视线。

派克担心的看着门板,应该不会有事吧。

“玛奇,你想说什么?”库洛洛微笑着,看着玛奇。

玛奇低着头“今天我遇到二妮了,她来基地了。”

库洛洛笑着点头,他那紧紧握在一起的手指发白,表示着他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冷静。

侠客则在哪不停的摆弄这他的小恶魔——手机。

玛奇把今天和二妮的谈话告诉他,只是隐藏了二妮说的最后一句——不要告诉库洛洛她来过。

如果说了,库洛洛暴走的可能性太大,她还是不要冒险了。

库洛洛听完,笑着让玛奇离开了。

随后的一声巨响,楼下的人都站起来,玛奇对着他们摇摇头,别动。

侠客和库洛洛坐在那,库洛洛面前的那张桌子已经裂成几瓣了。

库洛洛咬牙切齿的说“看来我们是怎么也比不过小滴啊,说走就走,她们两个真厉害啊!拿我这当什么了。”

侠客聪明的没出声,提醒他,二妮和小滴之前的感情有多好。

库洛洛在房间里想了一夜,天刚蒙蒙亮,他就在楼下等着他们。

人齐了以后,库洛洛看着他们宣布:

从今天开始,正式成立幻影旅团,以后叫我团长,我是蜘蛛头,你们是蜘蛛足,有任何事情以旅团为主,我的性命不是最重要的,可我的命令却是你们必须服从的。

如果你们之中有了分歧,那就用硬币来决定。

一会让玛奇在你们身上纹一个蜘蛛,上面有你们代表的数字。

我们必须要寻找到13位成员,如果想加入旅团,可以先杀死旅团中的某一个成员,然后就能代替此人成为新的团员。

如果有团员因为其他原因而死,也可以主动去寻找新的团员。

以上,有异议吗?

飞坦嗤鼻,走到玛奇旁边掀开衣服“来吧。”

其他人也没说什么,等着玛奇纹身。

库洛洛看着他们,嘴上露一丝的微笑,二妮,小滴我等着你们来找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