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二十二章 战筑基

“但世间之事,因为是无用功,便不去做吗?”

“因为他是筑基,我是炼气,那么他欺我辱我,便须忍气吞声吗?”

“那么他要杀我,便要乖乖束手就擒、引颈就戮吗?”

叶尽欢目光渐渐清明,低声呢喃道。

不是的,没有这个道理。

修真之路,逆天而行。所谓修士,可以被杀死,但不应被打败。

剑可以折断,血可以流干,但心中的斗志,不当丢。

叶尽欢咽下一口血沫,缓缓的抬起头,灼灼双眸愈发清亮。

况且,是谁规定,筑基期,便是炼气修士不可战胜的存在?

自古以来便是如此,就一定没有例外吗吗?

褐衣老者被这些实力低如蝼蚁,却悍不畏死的弟子弄的心头杀意大盛,他冷笑道,“我本不欲在此大开杀戒,但既然你们求死心切,那便成全你们!”

说完,老者召回小剑,向刚刚上台的一名弟子激射而去。

那名弟子貌不惊人,修为也是普普通通的炼气四阶,在众多外门弟子中泯然于众。然而此刻,面对筑基强者杀意纵横的惊天一剑,他却硬生生立在原地,没有后退,亦不曾求饶。

此时此刻,他便代表着玄天宗。他可以死,但玄天宗,不当退!

楚清海低叹一声,他在台下眼睁睁看着叶尽欢屡屡受伤,犹如万箭穿心。此刻见弟子有性命之危,他反而长舒一口气,正待起身上台结束这场争斗,却蓦地注意到叶尽欢的的变化,他顿时止住了身形,星目中大放异彩,宛如见证了神兵出世。

“叮!”千钧一发之际,惊月剑光大放,叶尽欢持剑锵然挡在身前。

那弟子本已心存死志,万没想到本已重创垂危的叶尽欢竟能为他挡住这攫命一剑,他惊喜交加道,“师姐!”

叶尽欢向他点点头,示意他下台。鸿蒙心法轰然运转,以远超普通炼气三阶的速度,疯狂汲取着灵气修复伤势。她眼若寒刃,直欲盯入老者魂魄之中。

褐衣老者瞳孔猛然一缩,只觉眼前的女子哪里变得不一样。但他随即哑然失笑,自嘲的摇了摇头,虎象何须去在意蝼蚁的蜕变呢。

他眼露残忍之色,决定结束这场游戏。周身灵力齐齐注入剑中,剑光陡然亮起,竟是前所未有的强盛,裹挟必杀之意,向叶尽欢电射而去。

但这次,叶尽欢却并没有躲避,她微一侧身,任由长剑穿胸而过,然后用自己的骨头紧紧卡住了剑锋!

与此同时,体内的澎湃的鸿蒙真气一分为二,一部分护住骨缝,让灵剑进退不得。另一部分则尽数运至左手之上,狠狠攥紧老者持剑的手臂,让他无法脱身。

变起肘腋,老者不由大惊失色,使出浑身力气想要挣脱,却不曾想这小修体内的灵气竟如此凝实坚韧!

他狠狠撤剑,但是剑却紧紧的卡在叶尽欢的胸骨之中,无法动弹分毫。右臂的疼痛愈发剧烈,仿佛随时就会被捏碎骨头一般,更遑论抽手。

这是叶尽欢以命相搏才换取的机会,又怎会让他轻易脱身?她现在浑身上下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二百六十五条经脉里灵力齐齐汹涌如怒海生涛,澎湃的灵力疯狂地注入她的骨缝和手掌。

现在就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惊月剑起,凌空而去,直刺向老者,欲结性命!

一时摆脱不了叶尽欢的掣肘,老者心中也是大急。危急时刻,他爆喝一声,狠心咬破舌尖,“噗”的一声,拼着元气大伤,向着半空喷出了一口精血。

老者如困兽般一声嘶吼,周身戾气翻滚,表情狞厉地向天一指。顿时,两人百步之内的灵气被瞬间抽空。

没了灵气加持,惊月剑颓然落地。

老者怨毒地盯着她,恨声道:“能逼得老夫使出灵气领域,你也算死而无憾了。”

下一刻,他轻易挣脱了叶尽欢。

破风声袭来,绿色小剑齐根刺入叶尽欢的腰身间,钉着她狠狠飞了出去。

她鲜血奔涌着摔倒在地,起身一把将腰间的利刃拔出,任由鲜血喷射而出。这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剧痛,在此刻感觉起来却仿佛像是一种兴奋剂,强烈的痛感刺激着她,才能让她一直保持着清醒状态,不至于昏死过去。

朦胧地痛感间,她的目光缓缓扫过台下众弟子年轻的面庞,包含着坚定愤慨与以命相搏的决心,无一人怯懦,无一人生畏。

筑基剑寒,难凉热血。

这便是她的同袍,这便是她的宗门。

而此时有人胆敢辱她宗门,伤她同袍。

叶尽欢冷冷合上双目。

此人,当杀!

玄天宗呼啸千年的风,似乎瞬间静止了。

待她重新睁开双眼时,风才重新开始流动。

整个世界都变得不同了。

这风,这云,这日光,统统融进了叶尽欢的识海中。

此刻,她便是一方主宰,令行禁止。

可以呼风唤雨,亦可以翻天覆地。

她冷笑着缓缓抬起头,双目一片赤红,声音低沉却无比清晰,“灵气领域,很厉害吗?”

话音刚落,场上竟陡然升起了另一个更为庞大而凝实的灵气领域。

双域两相轰然撞击之下,轰然发出无声的音波,震得落叶纷纷,尘土飞扬。

下一刻,褐衣老者的灵气领域竟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哀鸣,寸寸碎裂开来。

巨大的灵力反噬狠狠撞向老者,将他甩到了试剑台外,一连撞倒几棵树才停止。

老者被掀翻在地,体内灵力倒卷、经脉俱碎。此刻他犹如见了鬼一样,整个人都陷入了巨大的震惊中,骇得脸色惨白,三魂出窍,一时竟然忘了爬起来。

“这不可能!炼气期怎么可能施展出灵气领域!”他不可思议地失声喊道。

叶尽欢却没有给他继续感叹下去的机会,剑尖寒芒一闪,刺入了他的眉心。

生机立断。

众人一时间被这急转直下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大悲大喜之下,竟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互相不能置信地面面相觑。

一个筑基大能,就这么简单到有些荒唐的被斩杀了?还是命丧于一个炼气三阶的低阶修士之手!

我不是在做梦吧?

弟子们震惊了,茫然了,他们感觉自己的修真观都要碎了。

叶尽欢长舒口气,安心的晕倒在第一时间来扶她的楚清海怀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