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十八章 我怎么不是真正的快乐了?

“放哪首歌?”卫苗问。

林放看看东墨彤弓这个球长参谋,她说道:“刚才卡诺城主说不喜欢蓬莱歌曲,那换点口味,中国风、古风先不要放了,来点流行风格。”

“好,那先来一首陈奕迅吧。”林放点头,“《十年》。”

歌神们当中一个形似大妈的家伙乐了,荣幸荣幸。

卫苗便按了手机几下,顿时有歌曲的前奏响起:叮叮叮叮叮……

很快,“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的歌声响彻了殿堂,卡诺城主、音乐官听得发出“唔唔”的品味声,没有翻译器的侍卫们也能从歌声中听出情感,一种忧伤。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看来反响不错嘛?卫苗佩服的看了某歌神一眼,林放也竖起大拇指。

“停!!”卡诺城主突然大吼,喷出了一根粗粗的鱼刺,浑身肥肉在抖,不爽道:“十年之前才多久,搞得这么忧伤干什么?小题大作!有病。不要再让我听到这首歌了。”

因为翻译器的作用,城主说的是普通话,某歌神的笑容凝滞了。

东墨彤弓连忙解释道:“卡诺城主,是这样的,地球人的平均寿命只有70个地球年左右,所以十年对于他们是很久的。”费尔人的平均寿命早就有300多个费尔年,其中“壮年”超过250年。

“平均寿命才70年,还花时间搞忧伤?”卡诺城主更生气了,“蠢!”

几十位侍卫一拍鱼刺枪,齐声吼道:“蠢!”

东墨彤弓:( ̄_, ̄)

“下一首!”音乐官大声宣令。

“那来一首英文歌啦。”林放看向卫苗,“给他来一首Bohemian Rhapsody。”

《波西米亚狂想曲》,一众摇滚巨星又羡慕又赞叹,这是皇后乐队的传世名曲,杰作中的杰作。

卫苗再次操作,随即,皇后乐队的歌声响起在这个异星殿堂里:“这是真实的人生?还是一场虚幻?”

地球人都听得十分享受,这就是那种最好的歌曲,无与伦比,无可挑剔。

“妈妈,我刚刚杀了个人。用枪抵着他的头,扣动扳机,现在他已经死了……”

“唔,唔……”卡诺城主的两只大耳连连地皱动,一首歌还没有唱到高潮,他就又喷着鱼刺吼道:“难听!都不知道在说什么,又杀人又小丑的,最讨厌这种有深意的歌词了,你有什么想法直接唱出来不行吗?还杀人,你对得起你妈妈吗?不孝的东西。”

林放的额头多了个忍耐号,东墨彤弓直翻白眼,构造不同,构造不同……

歌神们遵从着叮嘱不敢出声,卫苗想到什么而积极道:“那不如来一首周杰伦的歌,《听妈妈的话》?”到地球后一听到这首歌,他就喜欢上了。

“对。”林放说,“那歌很孝顺。”

一位歌神顿时心想:哎哟,不错哦。

很快,又有歌声响起:“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想快快长大,才能保护她。”

“烂歌!!!”卡诺城主暴吼地打断,越来越烦躁了,“妈妈的,你多大了还听妈妈的话,你是妈宝男吗?你妈妈知道了才受伤呢。谁唱的,有没有在!我一巴掌拍死他!”

“不是……”卫苗急道,“这是唱给孩子听的啊。”

“孩子就不要独立自强了吗?”卡诺城主激动地拍打石椅,“还想一辈子赖着妈妈?废物!”

某歌神缩了缩。林放和东墨彤弓相视一眼,(﹁﹁)(=。=)

“下一首!”音乐官又道,三人便继续放别的。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五月天

卡诺城主:“你懂个锤子,我每天吃鱼卡刺,怎么不是真正的快乐了?屎忽鬼!”

Rolling in the Deep,阿黛尔

卡诺城主:“一把火在你心中燃起?那你不是要自燃而死吗?比喻?我不喜欢比喻!”

《光辉岁月》,Beyond

卡诺城主:“‘愿这土地里,不分你我高低?’你们是不是想说我们的城主制度有问题!?这个宇宙就是不公平的,有的星球大,有的星球小,你们这些屌丝明白吗!”

Not Afarid,阿姆

卡诺城主:“唱这么快,我听什么?还这么多的粗口,懂不懂文明礼貌!”

Love Story,泰勒-斯威夫特

卡诺城主:“这么矫情的歌,还要付费才能听?我不问你赔偿我的听力损失费你就偷笑吧!”

流行、摇滚、蓝调、说唱、民谣……中文,英文,日语,毛里求斯克里奥尔语……全部被卡诺城主喷为垃圾。

一众地球人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你们是来捣乱的吗?”卡诺城主闷道,侍卫们纷纷喷道:“找打是吧。”“你们长得真丑。”“恶心。”

“浪费了我这么多的时间,害我听了这么多的垃圾歌曲,搞得我脑子里现在不停响着这些烂旋律……”卡诺城主越说越怒,终于彻底暴怒了,大叫一声:“把他们全部拖下去砍了!”

侍卫们顿时气势汹汹地举起鱼刺枪,就要对准他们。

歌神们一片惊呼,林放和东墨彤弓正要动手,手机里正好随机播放下一首歌曲。

鬼叫般的民歌歌声响起:“月亮出来亮堂堂,两个婆娘一个郎。两个一起来嫁我,三人同上一张床……”

“慢着,别动!”卡诺城主顿时叫住侍卫们,两只眼睛瞪大,这首歌?

众人也是疑惑,这是什么……鬼?

歌声在继续欢响,一男一女对唱着,男:“这个胖婆生的胖,屁股抵得大酒缸,腰杆底得三抱大,走起路来晃当当。”女:“这个小哥是外行,真是不懂无眼光,要是讨着我胖婆娘,包你晚晚睡的香。”

东墨彤弓几乎猛地狂吐出来,这这这,这谁写的歌词!!是冲着全宇宙最烂的歌曲去写的吗?

“《两个婆娘一个郎》。”林放皱眉,质问卫苗:“说,为什么你的手机里会有这种歌?”

“那是你的手机。”卫苗说。

懂中文的那些歌神全都要崩溃了,仿佛是被抛上刀山,被扔进油锅,这是歌曲,这竟然也是歌曲……

我!恨!歌!曲!

老宇宙爷,让全宇宙的歌曲全部湮灭吧,求你了!

(据了解,因为好奇而手贱去搜《两个婆娘一个郎》又看MV又听歌的人类,99%会精神失常。“没有,我看了,没事啊。”而且总会有人这么说,却不知道自己已是一身精神病院病号服。)

“一个胖来一个瘦,还会跳舞有节奏,两个我的瞧得着,今晚就吃回锅肉。”

但是,费尔人听得痴醉,侍卫们按着歌声的节奏,三个三个地跳起舞来,一支支鱼刺枪摆来摆去。

卡诺城主舒坦地躺倒石椅上,抓过一条又一条美味的烂鱼扔进嘴巴,一根鱼刺都不吐出来。

一首歌的时间,通常在3-4分钟。

4分钟过去了,饱受摧残的众人发现,还没完,怎么还没完!

6分钟过去了,众人的五脏六腑已经快寸寸碎裂,还没完。

8分钟过去了,众人……

10分钟,12分钟……到了13.5分钟,这首歌,才唱完了。但一众华语歌神还在口吐白沫,自戳双耳。

“全宇宙最好听的歌曲!!!”卡诺城主狂喜地长啸,“好好好,你们那什么地球,挺有才的啊。”

东墨彤弓死尸脸的看着林放,“还有别的选择吗?”

“你要接受宇宙的多样性。”林放说,“还有种族不喜欢听美女唱歌呢。”

“就你会喜欢吧。”她切了声。

卫苗:“……”

“卡诺城主,那你说这首歌值多少?”林放问。东墨彤弓对此也是很期待的。

“哼,你们有这么好的歌,居然藏着掖着到最后才肯拿出来。”卡诺城主突然一声大吼,“当我傻瓜耍啊!?来人,把那些唱片全部扣了,把他们拖下去砍,再扔进废宝河喂鱼!”

侍卫们立时冲向众人,按动手中的鱼刺枪!

歌神们再度一片惊呼,就在这一瞬间,林放拔出腰间的变量剑旋击了圈,那根看不到的细线将所有的爆能和鱼刺挡掉;东墨彤弓抽出一把击晕枪,嘭嘭嘭嘭,几下功夫,殿中全部的侍卫和音乐官都噗通倒地。

“卡诺城主,恐怕你要拉倒你族人的平均寿命了。”林放举剑向前。

“妈妈,我刚刚杀了个人。”东墨彤弓换了一把爆能枪,举枪向前,唱起了《波西米亚狂想曲》,“用枪抵着他的头,扣动扳机,现在他已经死了。”

“我不是妈宝男!”卫苗趁机出一口气。

“呃……”卡诺城主低头看看,胸口被一道红色剑光指着,也被枪口对着。

一旦那两人挥剑、开枪,他绝对会有一把火在心中燃起,燃得通透。

“你们要是动了我,别说费尔星了,连烂鱼城都逃不出去。”卡诺城主瓮声瓮气,“大家江湖儿女,不要冲动。”

“你听说过蓬莱星有个绰号‘放射线’的家伙吗?”东墨彤弓说。

“放射线……”卡诺城主一惊,再瞧瞧那个叫林放的家伙,不由咽了根鱼刺。

“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很中二。”林放摊手,剑光令人惊悚地划动,“所以我一直拒绝接受。”

“你们想怎么样?”

“不是说了吗,我们是来卖唱片的。”林放指指音响旁边的几袋唱片。

这些街头盗版碟买的时候挺贵的,10元两张呢。他又说道:“这里一共30张典藏版,有着各种的地球歌曲。算你50万银河币一张,全买了送《两个婆娘一个郎》的电子版,跳太空价了。”

“还有,”东墨彤弓补充说,“赠送十张首场‘地球演唱会’的门票,不过演唱会日期待定。”一众歌神保持沉默。

“你们就是要强买强卖了……”卡诺城主气得想站起来,但重力也跟他作对,一身肥肉,起不来。

“没有啊,不要诬蔑我们。”林放说,“但你刚才想黑走我们的唱片呢,按江湖规矩,我们能宰了你哦。”

卡诺城主耸拉着双耳,脸色难看,人生第一次感觉鱼刺不上不下的卡在喉咙不太舒服……

唔可恶,而且他脑海里又回响起那些烂旋律:“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

我怎么不是真正的快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