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017

南君凉自觉自己并不擅长劝慰别人,但是黎青池却觉得他说的话简直像是有魔力。

原来纷乱,压抑和痛苦的情绪慢慢平息了下来,慢慢变成了一种稳固的,肯定的想法。他说道:“谢谢你。”

南君凉说道:“回家睡觉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黎青池乖顺地回答道:“好。”

第二天上学之后,南君凉也知道了情况的后续。

罗进被逮捕了之后,一开始还不肯承认。虽然情况基本上已经很清楚了,但是他一开始还是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自己刻意谋杀了林雪。但是警察手中已经基本上掌握了相当完善的证据链,在有预谋性地一连串审问之下,罗进很快溃不成军,失去方寸。

加上警方的心理攻势,他最终承认了自己所做的一切。但是虽然承认了这一点,他却坚持不肯承认这是胡文菲所主使的。

他的供词里面把黎青池牵扯进去了。

根据罗进的说辞,他并没有成功地偷听到林雪跟秦莉莉的自杀计划,是一个和林雪同学的男生主动联系他,然后怂恿他完成了这次谋杀。

那个男生的声音……很像黎青池。

警方怎么可能接受这种供词?

他们审问罗进:“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你跟他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进行接触的?他跟林雪是什么关系?有什么动机?”

罗进:“……”

他回答道:“我没有跟他见过面,是他主动打了我的电话。”

“也就是说,你既没有见过他,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就那么接了他的一通电话,然后就根据电话谋杀了林雪并给自己做了不在场证明?”警官的语气难免带了几分讥讽。

罗进听他那么一说,也觉得自己的话缺乏可信度,急于给自己脱罪的情况下,他病急乱投医,磕磕碰碰地说道:“我……我觉得自己被他催眠了!对!我一定是被他催眠了。”

从职业道德角度来说,警官并不想计较罗进侮辱他的智商这件事。但是罗进的供词实在太荒唐了,简直视法律为儿戏。

他认认真真地说道:“同学,我想你大概是乱七八糟的电视剧看多了。但是在现实中,无论什么样的催眠,都没有办法延续那么长时间,操控人做出那么复杂的犯罪行为。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交代罪行吧。”

罗进:“……”

他红着眼睛,面对警察,看上去表情竟然有些可怜。可惜为了这件事连夜加班的警察先生也实在没法对他产生同情心。比起罗进来,他更同情那个受后母磋磨又被谋杀的林雪。听说那女孩子其实非常优秀,人缘也好,就算不算这些,受害者永远比加害者值得同情。

罗进最后还是心态崩溃,不得不承认了自己所做的一切。

警察进一步逼问道:“你妈有没有参与这件事情?事发当天她给保姆放假,是不是为了方便你制造不在场证明?”

罗进听到这句话,却是垂下头去,说道:“跟我妈没有关系。她什么也不知道。”

警察轻易地就分辨出罗进的话不尽不实。

但是接下来不管怎么审问,罗进都坚持他的所作所为跟胡文菲没有关系,连胡文菲调走保姆这件事,他都坚持声称只是凑巧。

可惜这供词不可能说服警察。

警官开口追问道:“如果只是巧合的话,你怎么保证自己的不在场证明能够实现?根据你的消费记录来看,你提前四天就在网上买了需要用到的清洁工制服。如果到时候胡文菲没有打发掉保姆,你的不在场证明不就白做了?”

罗进咽了咽口水,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其实是我怂恿我妈给保姆放假的。”

“你说了,她就做了?”

罗进色厉内荏地喊道:“不行吗!?她是我妈妈,我好心提议她休息一天,和林伯伯一起出去吃顿饭,有什么问题吗!?”

警察见他一口咬死,心里有了计较,转而问道:“你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林雪跟你没有利益关系吧?”

“林伯伯没有儿子,我算是他的继子。林家这么有钱,如果林雪死了,她家的钱不就都是我的了吗?”

警察听了,愣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看了罗进一眼,用笔点了点桌面,说道:“你妈妈和林致远签了一条婚前协议,答应林致远不要孩子。林雪死了,这份协议很可能会失效,他们说不定就会再要一个孩子。另外,你虽然也算林致远的继子,但是你跟父亲,而且已经成年,跟林致远不存在抚养关系,也没有任何继承权。”

当然,既然罗进成了谋杀林雪的凶手,那么以人情常理来说,恐怕林致远和胡文菲是过不下去了。但是这件事就不需要跟罗进多说了。

罗进抬起头,惊愕地望着警察。

警察叹了一口气,说道:“所以人活在这世界上,一定要懂法。否则把自己作死了,都还不知道是为什么。”

然后他继续说道:“你要好好想清楚了,你这情况算是蓄意谋杀,而且是有预谋的谋财性质的谋杀,性质十分恶劣,情况不好甚至可能叛出死刑的!你还这么年轻,如果是受人指使,还能轻判一些。”

罗进听了,呼吸变得急促,明显露出了动摇的表情,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他还是紧紧闭着嘴,没有说话。

然后这个时候,有人敲响了审讯室的门,警官走了出去,半掩上了审讯室的门:“什么事?”

“胡文菲来了,要见罗进。”

警官说道:“刑事拘留期间,不许家属探望。这规矩还需要我跟你说一遍吗?”

但他同事一脸无奈,说道:“她带着律师一起来的,要求让律师代为探望罗进,这个没办法拒绝。”

警察沉默了一下,说道:“让他们先在外面等着!”

但是过程比预想中还要不顺利,不知道是不是这一次打断给了罗进什么暗示,罗进在接下来的审讯之中始终闭口不言。

他们也不可能一直拖着时间,最后还是允许律师进行了探望。律师探望的过程中,对罗进承诺:“你妈妈让我转告你,她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你。”

他询问了案情的进展,同时对罗进进行了安抚。他对于案件的判断与之前警方的夸大完全不同,顿时让罗进安心了不少。

律师离开之后,审讯就进入了胶着。罗进似乎突然有了底气,明显态度比之前坚决了许多,显然已经决定要认下杀人罪。

南君凉听完了事情经过,思考片刻,说道:“你说罗进认罪,到底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他妈的意思?”

其它两人顿时沉默了。

半晌,晏希珉的神态恍惚,只觉得细思恐极,不敢置信地说道:“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妈?”

南君凉便说道:“有的吧。虽然我爸妈很爱我和小澜,但是我觉得那种不爱小孩的父母应该也是有的。”

南君凉感觉这种话题不能深聊,一深聊就觉得让人心里发凉。

虽说罗进认了罪,但是秦莉莉却没有给林雪报了仇的感觉。判决虽然没有下来,但是案情基本上已经算是尘埃落定,她心里却没有解气的感觉。

秦莉莉心里一片空茫,最后心却像是一点点浸入了盐水之中,又酸又咸又苦。

南君凉说道:“没有办法,如果罗进真要掩护他妈,警察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因为大部分事情都是他做的,如果他自己不承认,警察就没有证据。”

秦莉莉说道:“我知道。我就是……难过。”

“不管怎么样,至少林雪她爸爸应该能认清胡文菲的真面目了。”

秦莉莉哭了起来。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抽着气说道:“可是为什么我这么难过呢?虽然给林雪报仇了,我却一点也不觉得高兴。”

因为从今以后,她们再也不能一起逛街,看电影,做作业,互相吐槽互相嫌弃,互相倾诉互相安慰……早知道是这样,不如一开始就别管胡文菲。就算活得有怨气,但是至少……林雪是活着的。

活着……她们就有未来。

三个男生站在那里看着秦莉莉哭,大家都没有说话。秦莉莉哭得伤心,导致黎青池和晏希珉的眼眶也渐渐湿润了。

南君凉站在那里,感到了那份沉重,总有点不敢轻举妄动的感觉。

半晌,他对秦莉莉说道:“我……跟林雪不熟。但是大概是一直听你们这么说,我总觉得她应该是个很好的女孩子。有机会的话我们一起去给她扫墓吧,到时候,你们要介绍我跟她认识,好吗?”他尽可能地露出一个笑容。

秦莉莉抬头看着他,眼泪簌簌地往下落,哭着拉开嘴角,也露出一个笑:“嗯。我们周六一起去吧。阿雪肯定会喜欢你的,说不定会比喜欢黎青池还喜欢你呢!毕竟南君凉你这么好。”

晏希珉刚才还一样在为林雪伤心,听到秦莉莉这么说脸却一下子挂了下来。他哼哼了一声,却觉得这时候不适合跟秦莉莉吵架,最后只能闷闷地闭上了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