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可是我有你啊

就连掌柜都摇着头说:“这壬二娘也是……那小公子是生的好看,可估摸着还没到成婚的年纪吧?”

路小蝉耳朵好使,听到这里,就快笑出花儿来。

但是他也发现了,对面的舒无隙一句话都没有说,连句“嗯”都没有。

路小蝉有点不安了。

他用力地吸了吸,还好闻到了舒无隙身上的味道。

但他还是不安心,立刻伸长了胳膊,开始摸起来。

他摸到了舒无隙的碗筷,接着半个身子也探到桌面上,眼看着就要摸到舒无隙的前襟,对方微微向后一退,正好避开。

没有摸到人,路小蝉着急了起来。

“舒无隙!舒无隙?”

“嗯。”

这一声回应,比平时要低沉一些。

路小蝉这在停了下来,坐了回去。

“我还以为……以为你嫌我烦,偷偷走了呢……”

路小蝉呼出一口气来。

“我不会离开你。”

“你总要我一直不停说,可是你又不说话。你不见了,我都不知道。到时候像个傻瓜一样,以为自己是说给你听的,但是你早就不在了。”

不知道为什么,路小蝉觉得对面的舒无隙正看着自己。

“舒无隙?你是不是不高兴了?还是我惹你生气了?”

“我想摘掉壬二娘的眼睛。”

路小蝉心里咯噔一下,舒无隙怎么又要摘人眼睛了?

“满眼污秽淫邪之念。”

舒无隙执着茶杯,略微低下头来,抿了一口茶水。

沉静敛然,言语轻和,听起来没有任何杀意,正是因为这样的平静反而冷酷至极。

路小蝉愣了愣,乐了起来。

他拿起桌上的竹枝,向前点了点,正好点在舒无隙的肩膀上。

“世人皆有欲,有的人这种欲望多一点,有的人那种欲望多一点。这个壬二娘好床第之欢,人之常情嘛。”

路小蝉总想挑唆舒无隙说话,又用竹枝戳了戳他,脑袋凑过去,一双大眼睛盯着对方,好像只要自己看得用心,就能看到对方的样子一般。

“你可享受过床第之欢?”

路小蝉的竹枝被对方拨开了,对方的手指在竹枝的另一头微微一压,一股真气顺着竹枝涌向路小蝉,路小蝉脱了手,那竹枝忽然弹起来,正好将路小蝉的下巴向上一挑。

“你说呢?”

路小蝉心念一颤,差点把面前的茶水都撞翻了。

店小二将两坛子的“醉生梦死”端了上来,还特地小声对路小蝉说:“路小蝉,你今晚可要小心点儿了!那壬二娘看你的样子,就像是要把你吃了!”

“这么吓人呢!”

路小蝉乐了起来,故意对着舒无隙吹了两声口哨。

“舒无隙,不然你坐我边上来,正好帮我挡下那只母夜叉的淫念?”

舒无隙抬手拎起了茶壶,给路小蝉倒了茶水,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了一下,似乎在说“乖乖喝你的茶吧”。

路小蝉不依不挠,故意摆出可怜的表情:“爹,孩儿被母夜叉盯上了,你不救救我吗?”

“我看你享受的紧。”

竹枝在路小蝉的鼻尖上戳了一下。

路小蝉歪着脑袋,看向壬二娘的方向,只是脸还没完全转过去,竹枝就贴在他的脸上,将他的脸压了回来,只能对着舒无隙的方向。

路小蝉乐了,眯着眼睛笑。

“无隙哥哥,我不想被母夜叉吃掉,你坐我身边来嘛!我保证不摸你,不碰你,乖乖的!”

路小蝉的听觉敏锐得很,在他喊出”无隙哥哥”的时候,舒无隙放下茶杯的声音和之前不一样。

哪怕只有一丁点的不一样,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无隙哥哥。”路小蝉故意又喊了一遍。

“吃你的酒。”

“无隙哥哥。”路小蝉觉得自己像是捏住了舒无隙的软肋。

就在这个时候,酒肆外面传来一阵喧闹,以及惊叫的声音,紧接着是慌乱的跑步声。

酒肆里的客官们纷纷站起来朝外面看。

大街上,一个粗犷的身影在摇晃着向前走。

正在收拾摊子的小贩们,还有路边的行人都看了过来。

落日的余晖完全沉没,偏偏月亮却被一片一片的流云挡住,忽明忽暗。

酒肆外的街景显得莫名清冷,而又诡异。

直到那身影离酒肆越来越近,窗边的客人们才认出来,那是屠夫王大勇。

王大勇拎着杀猪刀,满口白色唾沫,双眼木然浑浊地走动着。

“你们……谁看见那个贱人了……”

他口吃笨拙,就像是含了什么东西。

虽然嘴里一直念叨,但对周围所有一切都毫无反应,就像一个提线木偶。

天色渐晚,星子也被云团遮蔽,只余路边人家微弱的灯火。

王大勇手中的杀猪刀,刀刃隐隐泛着冷光,沾着一丝邪气,仿佛从刀口里正渗出血来。

这是一个小镇,人口本就不多,王大勇怪异的举止让人不安。摊贩和行人们比平时离开得更快,整条街好像忽然就只属于王大勇一人了。

“谁看见那个……贱人了……”

声音像是从王大勇的嗓子眼里挤出来。

壬二娘一看到王大勇的身影,吓得面色惨白,活像见了鬼,手中的碗筷落了一地。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路小蝉也探出脑袋,只不过他不是为了看,而是为了听。

“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屠户王大勇要来教训壬二娘了?”

路小蝉盼着这一幕老久了。

其他客官慌作一团,掌柜的反应快得很,立刻张罗所有人把酒肆的门窗全部关起来。

“快点快点!你们看王大勇那样子就是失心疯了!”

“看他那样子,像是神志不清了!他要是乱发疯砍人可怎么办啊!”

“窗户关上!关上!”

店小二跑到路小蝉的身边,刚要把探脑袋的路小蝉给摁回来,就被舒无隙手中的竹枝拍了一下。

他还没碰着路小蝉,就趴在了地上。

“小蝉。”

“嗯?”路小蝉一听见舒无隙的声音就回过头来。

只听见“啪啦”一声,舒无隙只是轻轻勾了一下手指,窗户就关了起来。

一时之间,酒肆里兵荒马乱,大家都没有了吃酒谈天的兴致了,都在议论在外面游荡的王大勇。

“王大勇怎么了?为什么说他失心疯了?”

“不关我们的事。”舒无隙说。

路小蝉歪了歪嘴,心想连摘人眼睛都能说得跟弹灰尘一样的人,有什么能让舒无隙觉得“有关”?

“他之前揍过我呢……”路小蝉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胳膊。

“我知道。我本来想过要让他粉身碎骨。”

路小蝉顿住了:“为……为什么?”

“因为他让你疼。那么我就要他比你疼千倍万倍。”

舒无隙的声音很平和,让路小蝉觉得像是溺爱父母的孩子,哪怕孩子是自己摔倒了,错的也是摔疼孩子的那块地。

“可是我有你啊。无论怎样的伤势,你都会治好我,然后我就不疼了。你还是不要让他粉身碎骨了。”

倒不是路小蝉心善,他被王大勇揍的时候也不是没想过这家伙会有报应。

但如果真的有报应,他不希望是舒无隙出手。

“为什么?”舒无隙问。

“在我心里,你一丝尘埃不染。王大勇连尘埃都不如,所以他不配。”路小蝉很认真地说。

“嗯,”舒无隙的回应里带着一丝温润的凉意,“污浊之人,自有邪灵来折磨。就算身死,魂魄也会被邪灵的业火灼烧,直至魂魄俱灭。”

“什么邪灵?”路小蝉歪着脑袋。

舒无隙没有回答他,而是问:“你还吃吗?”

“吃呀!我的鸡丝面还没上来呢!”

原本还算热闹的鹿蜀镇,忽然之间大街上安静的可怕。

每家每户都关上了门窗,甚至熄了灯火。

店小二从门缝里看见王大勇正朝着他们酒肆门口而来,看向掌柜。

他气势低沉,像是聚集了一整团杀气,随时要挥起手中屠刀,让这个镇子血流成河。

掌柜早就躲到了桌子下面,只抬了一只手出来:“快!快!快!把灯都给灭了!赶紧的!”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客官们不约而同把烛火给熄灭了。

整个酒肆陷入一片黑暗。

急促的呼吸声、扶着桌沿颤抖的声音、牙关碰撞的声音,路小蝉都听得清清楚楚。

王大勇还在用浑浊的声音叫嚷着:“壬二娘……壬二娘……”

两柄杀猪刀相擦,发出的声音像是要把这浓墨般的夜色也划拉开。

不远处的壬二娘抱着头缩在桌子下面,一直叨叨着:“不可能……这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路小蝉歪着脑袋问。

整个酒肆安静的不得了,人人自危,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路小蝉这么一开口,整个酒肆都听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