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三十七章 金价

说两句,这本书写的时候有点仓促,考虑不够充分,特别前面问题有些大,所以氨基酸决定在保持更新的同时,把前面进行大修,开头会有很大的不一样,故事的结构和发生的时间点也会转换下,目前大修已经完成了部分,从今天开始一天改动十章左右,争取五天改完,同时更新不会放下,只是有可能放慢速度,请大家理解下。

......

李良的语气很坚决,敏姐听完却笑了,“看不出你人不大,眼光倒挺准,也好,你既然不想直接出局,那不如这样,我说个价钱,这批金子咱们一人一半,如何?”

这女人就是张二皮脸,之前还怒气冲冲,转过来却又能巧笑嫣兮的放下,可正是这样的人才不好对付。

很显然,敏姐的前后变化并非无因,这女人头脑很清楚,在明白李良不可能轻易放手后,她自己选择了退让,原因很简单,短时间内收金价格的快速上涨,不利于她的长期利益。

要知道在李良喊出34块5的价格后,收金价格已经飞涨了5块5,这样的价格竞争诚然能将池塘里的小鱼小虾清理出局,但利润空间压缩的速度过快。

敏姐很清楚以李良这样的态度,日后双方必定会再度交手,过早的刺刀见红到头来便宜的只是其他人罢了,毕竟这世上牛鬼蛇神很多,收金买卖招惹来的过江龙也绝不止她一人。

李良当然也能想到利润空间这一层,不过他有恃无恐,对他来说,收金价格上涨无非是赚多赚少,山里的乡亲能得到更多实惠也算是好事,更重要的是他既然判定了敏姐的目的,就不可能轻易退让,同时,他觉得敏姐来势这么凶猛,很可能是金价出现了变化。

面对敏姐的提议,李良没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这女人随即看向刘晓环,不容置疑的道:“32块一克,我们两家一人一半。”

刘晓明直接跳了起来,急道:“你们刚才明明都喊到了34块5一克,怎么还能把说的了话吃回去?”

“你就当我们刚才说的是玩笑话,没见到真金白银之前,什么都当不得真。”敏姐满不在乎的这般说。

刘晓明还想说什么,刘晓环摆了摆手,他是聪明人,知道32块一克已经是相当高的价格,如果非要闹僵,逼走了敏姐和635的人,其他收金人绝对给不到这个价格。

正主点头,后面的交易很顺利,刘晓环手上这批金子的准确重量是7536克,敏姐这女人倒是不爱在小处斤斤计较,她先和刘晓环交易,买下3750克后就径直带人离开。

剩下的3786克自然是被635买下,原本王宏还想安排人再下江阳出了这笔金子,不过李良却让他先将这批金子放在手上,不要急着出手。

王宏和赵又鸣有些不理解,不过李良也没解释,只是拉着于建明问道:“老于,你看这几天有没有时间你回一趟蓉城好了,一方面是打探一下有没有其他出金的门路,不过更重要的了解下目前国际金价,国内金价以及华夏币对美刀的汇率。”

于建明好歹是大学生,80年代的大学生大多都是有真才实学的,眼界和见识都要比一般人高出不少,听着李良这么说,于建明立即会意道:“你的意思是金价方面可能有波动?”

李良点点头回道:“没错,我们这收金买卖其实做的比较仓促,没有自己的信息渠道,无法掌握第一手的金价信息,尽管这次确实赚了不少钱,但以后的对手越来越强,我们如果在信息上吃亏,赚钱就不那么容易了。

除此外,蓉城毕竟是省会城市,各方面都不是江阳能比的,你的同学圈子似乎挺广,那就多走走门路,以后这种来回倒腾的机会肯定不多,如果能在蓉城找到更好的门路,我们也更有底气和外来的过江龙掰腕子。”

从山里去蓉城很不方便,眼下才91年,蓉绵高速还没开建,省道和国道也不是全柏油路,从江阳开车去蓉城,得花五多个小时,再算上从山里下江阳的时间,去一次少说要八九个小时,来回一趟一天时间就没了。

这样远的路程,自然不可能如之前那样来回快速倒腾,可若是能在蓉城找到更好的门路,进一步增大利润空间,在日后越发激烈的竞争中也就更有底气。

于建明很认同李良的想法,直说明天请了假就回蓉城一趟。

如今635的建工队早就大不如前,当年635内研究场所的建设,生活区,子弟校等都是建工队一手建设起来的,可到了近两年,建工队几乎没什么正经的活计,基本就是修修补补的零碎工作,建工队的人就跟放了羊似得,成天就是闲着,于建明对时间的支配自然很宽松。

说通了于建明,李良也就不担心王宏和赵又鸣有什么异议,他看的很明白,635这些人中,王宏看似是领头的,可实际上拿主意拍板的都是于建明,至于赵又鸣原本的确有些话语权,可因为他舅舅那事折了面子,眼下也就跑跑腿,充当司机。

随着刘晓环手中的金子售罄,圩塘这趟大活自然是结束了,等晚上吃过刘晓环请的酒,刘家兄弟兑现了一开始的承诺,给李良爷孙取了打发,老爷子得了六千块打发,高兴的合不拢嘴,李良也得了三千块。

不过这三千块对于如今的李良说可有可无,他更看重的是尾沙,所以他让赵又鸣帮他借辆卡车来,要把这一趟所有的尾沙都装回荣华。

第二天,赵又鸣就开了一辆五十铃微卡来帮忙,不过刘晓环三兄弟剩下的尾沙实在太多,赵又鸣跑了两趟才堪堪拉完。

李良为了装这些尾沙,又去镇上打了一个更大的铁皮槽子,等卸完尾沙,他家里的洗沙棚内堆着大小两个铁皮槽子,里面装的全是这次的尾沙,要想将这些尾沙都洗完,那可是个工程量浩大的活计,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李良还有的忙。

**************

哈...

李良睡在躺椅上伸了个懒腰,嘴里还打着哈欠,眯愣着眼睛看了看日头,已经快中午了,又是嗮着太阳睡了一上午。自打圩塘的活计结束后,他除开去635看了一次母亲,后面一连几天都在补觉,夜里睡白天也睡,终于感觉之前熬那几个通宵损失的元气渐渐都补了回来。

钱是要赚的,可生活也要好好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李良还想着养好身体以后造娃弥补上辈子最大的遗憾。不过还别说,每天上午在门前搭张躺椅,嗮着太阳,吹着微风睡回笼觉,这感觉相当不错。

摸了摸肚皮,也是该吃中午饭的时候,李良站起身来准备将躺椅收起来,这张红木折叠躺椅是烂杆子帮他搞得,睡着很舒服,不折不扣的好东西。

烂杆子最近相当骚包,尽管刘晓环三兄弟手里的金子他只倒腾了两趟,但也大赚特赚,摩托车换了不说,他在镇上还买了隔壁的宅基地,准备把他的来缘客栈扩建,昨天又去圩塘找刘晓环三兄弟准备一起捣鼓客车的生意。

说起来,烂杆子的运气还是差了点,江阳的那个上家话说的好听,还给他涨了卖价,可终归现金不足,烂杆子第二次拿去的金子根本吃不下,还想拿话套住他。

可惜烂杆子没上当,他本身路子就野,眼见这条路堵住了,带着王润东直奔绵城,兜兜转转重新找了个上家,以绝对纯度45一克的价格将手里的金子出了,出金的价格是不错,可惜耽搁的时间太长,赶不及回来。

不过烂杆子也挺知足,该李良的中人费一分不少,他第二次在刘晓贵手里买了2400克金子,依旧按照一克2块5的中人费算给李良,前后两次一共给李良拿了一万一的中人费,他自己则总计赚了三万八。

“良娃子。”

李良刚将躺椅收起来,王润东从中街子那边跑了过来,这家伙之前给烂杆子当了几天保镖,一起下江阳,下绵城,烂杆子也不算亏待他,最后给了他500块打发,李良后面也给他分了500块,短短几天时间攒了1000块,王胖子倒是更有干劲,这几天都骑着烂杆子淘汰的幸福520,蹲在镇上拉生意。

“良娃子,635那边让我来给你说一声,让你晚上去来缘客栈聚聚,另外他们让我把这个东西捎给你。”王胖子是来传话的,说完还拿了一个输液的那种大瓶子递给李良。

李良接过来一看,这瓶子里满满当当的装着水银,这是他拜托王宏帮他搞得,之前赵又鸣拿来的那些水银已经用完。这几天他上午补觉,下午就用水银洗尾沙,到现在那堆尾沙洗了不到十分之一,这可是个相当磨耐性的活计。

跟李良说过几句话后王胖子就走了,他还急着回镇上拉活。李良回家吃过中午饭,下午又和阿爷开始洗起尾沙,等到临近傍晚,王润东过来接他,到方家坝的时候,天已经擦黑。

等进了来缘客栈,李良就见635的人都来齐了,王宏,赵又鸣不必说,徐云琛,王泰等人也在,最关键的人物于建明也回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