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97章 良辰美景之心著寒灰(8)

尤海不认得迎啸,见自家侯爷牵了匹举世无双的骏马回来,马背上还驮了个身形漂亮的男子,心里难免打起嘀咕:

这侯爷在清风斋卖女子的音容笑貌,难不成要在侯爷出卖男子的肉体么……

夜慕参一路上都不敢吭声,思索着凌商究竟想干什么。

他为自己找了位才貌双全的美妻,自己也算是间接为他解决了终身大事。

夜慕参心猜,凌商孤身惯了,在朝中的那些行径大多又都见不得光,大抵是不希望有妻儿拖累的。

可凌商毕竟也没有当着圣面推辞这门婚事,不是么?

那多少也表明,凌商对莫筠,或许不是那么讨厌的吧。

那方才这家伙对自己恨得咬牙切齿又是为了什么?

现在把自己拐到侯府又是为了什么?

夜慕参刻意不去回忆自己被强吻的画面。

想起哪怕一星半点,自己都会气得血液逆流,呼吸不畅。

而他挂在马背上一路,已经遭了足够的罪了。

还是不要给自己找不痛快的好。

凌商一个眼神,尤海就机敏会意。

——马背上的,是侯爷的人,谁都碰不得,甚至连面也见不得。

凌商拴好马,嘱咐尤海为它备些粮草与清水,扛着夜慕参便朝卧房去了。

他双手揽在夜慕参的精腰上,身上的茶香一阵阵扑入他的鼻腔。

身体僵硬的夜慕参只觉口干舌燥。

门打开又合上,已是另一番清寂幽冷的天地。

夜慕参忙不迭哀求,语气委屈而凄苦,“哎,凌商,侯爷……有什么话好好说成不?我文不如你毒舌武不如你一针见血,倒是先解开我的穴道呀……”

“那你……”凌商吸了一口气,“你别逃。”

“咳,我也想逃,可我也逃不到哪里去啊,不是嘛?”夜慕参苦笑。

“……你就这么想躲着我?就连说媒,都得让夜慕景替你出面?”

“我……”夜慕参一时无语,愈发胸闷气堵,“哎,你不是想赶我走么?我又不傻,何苦给自己找不自在?再说,我毕竟也不是太愿意见你娶妻……这苦差事啊,我当然要让景哥帮我咯。”

“那为什么要……”

“为什么要撮合你和莫筠小妹么?我刚刚不是说过了?在我眼里啊,大概也就她能配得上……”

“她?”凌商冷哼着放下他,扯下他的发带,将他双手绑在背后。

“哎,你做什么?”夜慕参不安起来,“你他喵的……”

凌商解开他的穴道,嘴角一抹笑意令人不寒而栗。

夜慕参看得头皮发麻,“你怎么了?以前都没见你这么爱笑。”

他曾听人说起过挣脱水手结的法门,这会儿双手在背后也暗暗使着巧力企图解开手上的束缚。

最开始,他本确信,凌商不会对自己做出什么诡异的举动。

现在看来……自己大概误会了什么……

夜慕参从容地展露洒脱的笑,声音却傲娇而腻人,“你笑起来……真好看。”

凌商锁起眉头,眼里写满厌恶与痛苦。

他最恨人说他好看。

尤其是眼前这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