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86章 86

到那条人鱼出现的时候, 整个一号潜水艇之中的人都先是震惊, 而后便是狂喜。天知道他们作为“新生”药剂的研究成员这种传说中的生物有多么的想要见到。因此, 在此时见到潜水艇, 前方竟然有一条人鱼的时候,他们结果忘了外界所有的一切, 不管是师藤鹰还是看到前面画面的其他研究人员,每一个都在让潜水艇的驾驶员用专用的设备捕捉那条人鱼。

“快快快!用最厉害的电网和麻|醉剂!尽量不要伤到她的身体和鳞片!”

“对对对一定要小心谨慎!务必要抓到她, 错过了这一条人鱼, 之后我们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再次看到别的人鱼了。”

所有人都无比激动兴奋, 没有一个人有多余的脑子来思考,为什么一条人鱼会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并且看到他们的潜水艇依然不惊慌逃离。

余霄看着从潜水艇那力急射而来的带着电流的电网, 神色冷漠而又带着几分嘲讽。虽说他并不赞成灭绝人类的做法, 但每每看到这样愚蠢的自私又黑暗的人类,他也觉得人类还是死掉一点这些坏掉的比较好。

他缓缓张口, 周身的水流就忽然变得不再平稳, 开始狂暴起来。很快他前方就出现了几股打着旋的水流,直接把一号潜水艇给固定了起来, 其中有一股水流直接卷住那射向他的电网, 把电网反而套在了这一号潜水艇上。

就在潜水艇里的众人手忙脚乱的对付海水之中的乱流的时候,他们耳边忽然响起了一种似乎能够直击他们灵魂的、美妙的声音。他们从未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 好听到, 他们都想沉溺于这声音之中, 听从这声音的每一句话。

池棠游到了余霄的旁边, 他也听到了从余霄口中发出的那无形的声波。他之前也听过余霄的鲛人之声,还迷迷糊糊的躺下睡着了,但那时候的声音和这首歌的声音相比,池棠却听出了一种冷漠萧杀的感觉。不似之前的温柔耳语。

等这声音持续了一分多钟之后,余霄就闭上了嘴,他看着池棠疑惑地眼神,解释道:“那是忘却之声。他们会忘记和这岛上的研究所上一切相关的东西。不会伤及性命。”

池棠忍不住感叹:“这实在是太厉害了。你如果以后去当催眠大师或者心理咨询师的话,一定可以制霸整个行业!”

余霄看着他忽然笑了一下:“我还是觉得做一个岛主比较好。可以和你一起卖海鲜。”

池棠就跟着笑了起来:“还是你有眼光!催眠大师和心理咨询师可不如岛主舒服自在,那我们就回去吧。海哥他们之后能够自己联系船只过来接他们。岛上的建筑物已经被巨浪给掀翻了大半。就连最坚固的中心研究所也已经被烧了,以后那就不会再有专门抓捕海族研究的药剂的研究所了吧。”

“至于师藤鹰和刘博士,我已经在心底诅咒他们两个脑智障了,让他们两个上岸之后,他们就算还活着脑子也应该不管用了。”

余霄点头:“嗯,之后应该就不会再有什么事了。我们回岛吧。阿木和水儿他们,应该都还在担心你。”

池棠想到那个属于自己的美丽岛屿,忽然觉得非常温暖。自从母亲去世之后,他从未有这么强的归属感,觉得有个地方是他一定要呆着、在那里就会觉得安心开心的地方。而现在有了这样的地方,他就生出了迫切想要回去的愿望。如果能够一瞬间就回到那里,就好了。

就在池棠这样想着的时候,他周身的水流忽然开始微微的颤动起来,余霄反应迅速的拉着他往后退了几步,可那水流的震动却如影随形,余霄抬手就想要攻击却被池棠给拦了下来。

“鱼哥等等啊,我怎么觉得这种水流的震动有点……熟悉呢?”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这震动的水流就停止了下来,而他们的面前都出现了一个透明的、竖立着的圆形水盘,水波粼粼的样子,让余大王直接抽了嘴角。

这东西,真是激起了他有些无语的回忆啊。

“……这是什么?”池棠这个始作俑者还一脸的懵。

余霄叹口气:“你刚刚想什么了?”为什么这海中的通道会突然出现?之前这人想吃新鲜的海产把通道开到了净海里,现在这人是想干什么?突然想吃海鲜了?凌晨两点的时候?

池棠啊一声:“我刚刚就想着早点回岛上啊……可为什么有这个透明的水盘?”

余霄听到这话眉头一扬,他笑着拉起了池棠的手,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直接拽着他进入了水盘通道之中。池棠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鱼哥你怎么能突然就拉着我进那圆盘里啊?万一那通道通向地、咦!”

池棠被余霄拉着浮出了海面,只见那半圆的清冷月光下,前方就是一座他无比熟悉的小岛。

“……我的天啊……”

余霄轻轻搂过池棠的脖子,在他耳边带着低笑:“我们回来了。”

这边余霄告诉目瞪口呆的池棠那透明的竖立的水盘就是他的通道在海中开启的样子,并且解释这应该是他的能力再次成长的原因,而另一边好不容易从水流中挣扎出来、在高速前进两个多小时之后,那三个潜水艇总算是看到了就在前方不远处的彼岸。

师藤鹰觉得自己似乎忘掉了很多事情,他的脑子有些不清楚。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艘潜水艇上,皱着眉在潜水挺

中走了一圈,他更震惊的发现自己的爷爷竟然躺在潜水艇里昏迷不醒,他即便是昏迷,也不住的喊着头疼,似乎是遭受了极大的痛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师藤鹰拧眉,还没等他召集所有潜水艇内的研究人员问个清楚。潜水艇就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众人惊慌失措的透过潜水艇的玻璃向外观察情况,而后一个研究人员突然惊叫了起来:“海妖!有海妖!!”

在他尖叫的时候其他人也从其他窗口看到了那无比粗壮巨大的、带着倒钩吸盘的深红色大触爪。

“深海巨鱿?!”

“不不不!不可能!这地方怎么也不可能出现深海巨鱿这种深海怪物的!不管是它的习性还是生存环境都不符合的!”

“天呐它正在攻击我们!它正在把我们往深海拖!!”

“老天快放电!快放电啊!!”

潜水艇中的人惊叫慌作一团,然而无论他们再怎么挣扎、怎么控制潜水艇攻击,那死死的拖着他们,并且用触爪摔打着他们的巨大鱿鱼,却并没有任何放开他们的迹象。

“不行!马上就要到岸边了!我不能死在这个地方!快把潜水艇的大门打开,我要出去!我要出去!出去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整个潜水艇中的人都聚集在了潜水艇的入口处,潜水艇那一本就空间狭小,又挤进了超出它标准的人数,现在内部空气已经浑浊。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又都惊惧不已,很快就有人出现了昏厥的状况。

最终潜水艇的驾驶员一咬牙,打开了舱门。反正如果被那大鱿鱼拖下去也是死,不如大家都搏一搏!在这里有一百多人呢,说不定大鱿鱼的目标是其他人,而他们就能够逃出一劫呢?!

人群忽然涌出了这艘潜水艇,大家尖叫着惊恐着向上浮去。几分钟之后有人兴奋的发现那大鱿鱼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他们似乎是真的可以逃出生天了!

当他们终于浮出了海面,劫后余生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的时候,他们就看到了一个静坐在海面上,撑着下巴看着他们的,白发男人。这个男人有着一张无比精致美丽的脸,他忽然轻笑了起来,那笑容比任何景色都美丽。

“哎,就知道棠棠会让那伪君子手下留情。可是垃圾和人渣本就不应该活在这世上,多出一个都是浪费空气和水源。所以,你们还是都去死好了。”

而后众人忽然感到自己的口鼻似乎被一层薄的水膜给封了个严实,无论他们怎么挣扎用力都无法打破这水膜,无法呼吸!

阿白就坐在海面上,看着那一个个浮上来的人被他一个个地活活闷死。抬头看着天空中的那半个月亮,觉得这可真没意思。

师藤鹰和他的爷爷、以及刘博士等人是最后批浮上海面的人,原本的劫后余生在看到周围竟然飘了一层神色狰狞、死状残酷的研究员的时候,师藤鹰的心陡然变得冰凉。他看着那坐在海面上像是妖物一样的人,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颤抖:

“你、你是谁?想要、做什么?”

阿白看着他嗤笑了一声,“悠悠,接下来就是你的事了,记得别忘了后面那两艘船。”

说完这话,阿白就消失在海面上。师藤鹰松了一口气,同时却警惕的打量着四周,想要找到那个“悠悠”。

忽然,海面上伸出了几条粗大的触爪,不消片刻就把师藤鹰他们给卷了个严实。因为入水的关系,原本昏迷的师院长和刘博士都已经醒过来,只是在看到自己被那巨大的触爪给卷起来的时候,两个人都发出了惊恐的声音。师院长脸上的表情比刘博士还要更难看几分,因为这样的触爪让他想到了不堪回首的画面和过去。

“你这海怪!快放开我们!”

在大家剧烈挣扎的时候,从海面之下慢慢的浮出了一个身影。师藤鹰和保镖以及核心研究员们原本已经做好了看到一头巨大鱿鱼的心理准备,然而当他们看清那浮出海面的身影的真容的时候,都被自己看到的画面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那竟然是一个美丽的红发女子的上半身,如果不是她的腰腹之下还有那些巨大的触爪,任何人都不能把这狰狞可怖的触爪和美丽的女子联系到一起。

“海、海海妖!!”

“天啊这是深海巨鱿变成的海妖吗!!”

巨大的反差让浮到海面上的这十来人都语无伦次了起来,然而他们当中却有一个人的神情和其他人完全不同。师栾川双眼死死地盯着他们面前的红发女子,嘴唇颤抖了几遍都没有说出话来。

反而是水悠悠控制着触爪把师栾川给卷了起来,卷到了自己的面前,在其他人震惊的目光下,她巧笑倩兮地开口:“阿川,百年不见,你没想到我还活着吧?”

师藤鹰无比震惊的看着自己的爷爷和那个女海妖,不明白为什么爷爷竟然认识这个女海妖?

师栾川张着嘴,抖着唇,几次想要开口说话,却最终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过了许久之后,师栾川才露出了一个僵硬无比的笑容:“……悠悠,你,还好吗?”

水悠悠继续笑着,把卷着师栾川的触爪再次卷紧,看着他脸色发青的样子才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受了很多。“我当然还好。虽然没有了,那被你掏走的半颗心脏,但是我还是坚强的活了下来啊。虽然以前都只能吃人类的心脏来补我被你掏走的那半颗心,不过现在我找到你了,我把你的心脏吃掉,应该可以多少恢复一点吧?”

“你放心,我是一个非常公平的海妖。当初你从我这里拿走什么,我就要回什么,然后,我管你们去死。”

师栾川头上青筋直暴,他努力让自己露出最温和的笑容,双手死死地抓着卷着他的水悠悠的触爪:“悠悠,悠悠你误会我了。我知道当年是伤害了你,可是我也是逼不得已的。我也是想要我们两个长长久久的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所以我才会那么做的。我太爱你了,我不能接受你永远都是这么美丽漂亮,而我却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一样在一旁自己独自的老去死亡,我想永远的和你在一起,永远都不失去你啊!之后,我药剂成功之后还专门回去找你了,可是你不在了,我、我这些年一直都在找你啊!”

水悠悠看着这个即便是过了百年还能够如此厚颜无耻的对她说出“爱”这个字的男人,觉得阿白说的半点没错,人类就是这么无耻又自私的东西。“你确实是在一直找我,不过,你找我也不过是想让我成为你的研究品而已吧?阿川啊,我和你在一起生活了整整十年,之后你又因为我的心脏多活了百年,怎么还是没改掉那越是说谎,就越认真的毛病呢?”

“悠悠!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是真的爱、呃!!”

师栾川的话还没有说完,水悠悠的手就已经穿过了他的胸膛。而后她收回手,手中就多了一颗跳动的、还散发着一丝红光的心脏。

“啊啊啊爷爷!!”师藤鹰目眦欲裂大喊了起来,却在下一刻被水悠悠控制着触爪狠狠的砸进了海中。

师栾川不可置信的看着水悠悠那拿着自己心脏的手,又低下头看着自己空洞的胸膛,他的面容上几度变换了神色,从愤怒惊惧到遗憾怨怼,最终所有的神色都敛去,他竟然缓缓的露出了一个微笑。他努力的伸出手想要去触碰水悠悠那百年过后依然美丽的面容,“悠悠啊,至少当初……”

“当初……”

我是真的想要和你一起,白头偕老的。

那只骤然苍老的手和所有未尽的话,都在中途消散,被吹落到海浪之中。

水悠悠看着这个临死前依然顽固地对着她伸出手的男人,缓缓闭上双眼,开始一口一口的吞咽着那跳动的心。

【悠悠,我发现五年了,你竟然一点都没有变啊。我都长白头发了。】

其实这心脏的滋味一点都不好,又苦又涩,难以下咽。

【悠悠,我要好好锻炼身体,未来要和你一起白头偕老啊。】

最终水悠悠把剩下的人全都再次砸进了海里,而后化作一只巨大的深海鱿鱼,拖着二号和三号潜水艇悄无声息地离开。天空中忽然阴云密布,片刻之后,竟然纷纷扬扬的下起了大雪。

【悠悠,十年了,你竟然一点都没变。这可怎么办?我开始害怕会比你先走一步了,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和你一样,留住时间呢?】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冷的让人心疼。 161小说阅读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