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85章 85

谁都没有想到师院长刚刚说出了安稳至今的话之后, 他就开始不安稳了。师藤鹰脸色剧变,招呼别墅里的保安和其他的研究医疗人员迅速给他爷爷进行急救,但是他们的这些行动全都是徒劳无功的,不管师院长被打了多少镇定剂、吃了多少他们研究出来的特效药, 但他那一口接着一口吐血、心脏像是被人拿着刀在戳的剧烈疼痛就是不见半点好转, 如此痛苦的体验让师院长这个自认经历了无数风雨的人都想要直接晕过去来躲避,然而偏偏他的意识是无比清醒的, 他怎么昏都昏不过去。

窗外的雨伴着雷鸣声越来越大, 这边师院长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好,刘博士也猛的跟着开始吐血了。两个人就像是比赛似的, 你一口我一口的吐血, 仿佛要把身体内的血液全部吐出来才算是结束。

师藤鹰简直要急疯了。在着急的同时, 他的心底也涌出了一股恐惧的感觉。之前只有刘博士自己突然出现这种情况,他还可以告诉自己刘博士所用的药剂原材料并不纯, 不是心脏而是提纯的血液, 用心脏制成的药剂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是现在他爷爷的样子比刘博士还要凄惨上几分, 他开始怀疑是不是要寄出了问题?同时也无比庆幸, 在爷爷让他服用药剂的时候他仗着自己年轻并没有服用, 反而是把它高价卖给了一个大富豪。

不然的话,现在在这里比着吐血的人当中是不是也会有他?

别墅里忙乱成一团, 暂时没有人理会被“请”过来的魏长海。

魏长海此时的心里也很是疑惑和复杂,他这会儿倒是有点想要研究一下那些“新生”药剂了, 倒不是想要研究长生的秘密, 而是想要研究一下这个新生药剂有什么样的致命缺陷?不然的话, 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就在他认真沉思的时候,忽然一颗小水珠砸在了他的脑门上,他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天花板,却发现那里并没有什么雨水渗漏。在他以为是错觉的时候,又有两颗小水球砸在了他的左脸颊上,魏长海心中一跳,装作不在意的往左边的窗户那里看了一眼,然后外面漆黑一片原本是什么都看不到的,结果忽然又一道惊雷劈过,他看到了蹲在漆黑窗外的那两个人影。

魏长海:“……”要不是我心理素质特别好,这会儿就要被吓跳起来了。

然后魏长海就看到其中一个人影对着他招手,那自来熟的动作让他莫名就想到了某个人。魏长海看着别墅里师藤鹰正让其他研究员全力的救治他爷爷和刘博士,想了想就站了起来:“我去厕所。”

师藤鹰这个时候根本没工夫搭理他,魏长海就直接走到了别墅外。然后,他看到了对着他笑的池棠,以及池棠旁边那个九成九是海妖的他的“鱼表哥”。

“……你没事就好。”魏长海仔细的看了看池棠,第一句说的就是关心的话。

池棠心中一暖,脸上也露出了真诚的笑意:“嗯,我没事,那个项圈早就被我鱼哥用指甲给划断扔了。这两天我在研究所里兜圈子想要找海哥你呢,之前没找到还以为你被秘密抓起来参与什么研究了,现在看到你也没事就好了。”

而且,知道海哥不是也不愿参与研究‘新生’药剂,池棠打从心底里觉得很高兴。

魏长海闻言微笑:“我是自愿进来的,他们怎么说对我的态度也应该好一点。况且我家和王家多少在研究所里都有点分量,他们虽然会要求我做些什么,但是如果我竭力不愿意做他们也不能太过逼迫我。倒是你们,既然已经没有被限制了,那为什么不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不易久留,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今天晚上要出事。”

魏长海说完,就看到池棠用特别期待和诚恳的眼神看着他,这眼神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熟悉了——一般他那个二货弟弟犯了什么大错,或者即将做什么熊事儿,都会用这种眼神看着他。目的不外乎是让他帮着背锅或者让他帮忙擦屁.股这类的了。他以为这辈子就只会有魏长洋那熊弟弟给他惹事了,现在看来,他还是有些天真。

“……干嘛?”

魏长海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不得不开口。说这话的时候,他还特别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站在池棠旁边的余霄。

余大王直接无视了这个家伙。要不是看在这人有自己的原则和目标的份儿上,像这种个人实力非常强且理智又明白的人类,他是觉得意外死一个就对海族好那么一分的。而且池棠要做的事情也是他要做的事情,为什么要管?

“海哥,你应该对‘新生药剂’有所了解了吧,关于海族的事情我之后找个时间再和你详细的说一说,到时候说不定也需要你给我们一些帮助和建议。但是现在,师家的这个研究所做的事情已经超出了底线太多了,刚刚我和鱼哥一起把地下室从关注的那十几个海族给放走了。现在,我们想要终止这样的研究,不光是这种研究太过残忍和恶劣,重要的是再这样继续研究下去的话,海族们会把仇恨成倍的加在人类身上,我怕终有一天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所以,海哥我们需要你的帮忙。”

魏长海在心中已经有了一点点的猜想,并且他本人也不赞成这样的研究。但是,当他听到池棠对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他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推了推激起细小水珠的眼镜,看着池棠的眼神有些莫名。

“你……是以什么身份跟我说这些话的?人类?还是……海……族?”

池棠顿了一下,最终还是张口道:“唔,就身体上来说,我应该是人类吧。”

魏长海扬眉,就听池棠下一句就来了一句:“不过我应该有四分之一的海之血统,灵魂上,我觉得可以对半分,一半向着人类,一半向着海洋。”

魏长海:“……”你这话说的好像你外公就是外边那正掀起巨大风浪的大海似的,你是不是当我傻?!

“哎,海哥,不过我给你重新再郑重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个鱼哥,是真的海族。纯血的那种!”

魏长海叹了口气,这点还用你说吗?普通人能像他那样吗?普通人他是有一方面能够像他那样就已经不普通了,更别说这个男人几乎在任何方面都没有破绽。

“这雨是不是你在控制?你既然有这么大的力量,我帮不帮你们其实都无所谓吧。”这种几乎能够毁天灭地的力量实在是人类难以抵抗的,魏长海在这个时候就忍不住疑惑,师院长他们到底是向谁借了那天大的胆子要用这种可怕的海妖的心脏。

余霄伸出手,在半空中落下来的雨滴全都悬浮在了他的手掌之上,那画面看的魏长海瞳孔骤缩,然后余霄把那些水珠全都甩出去道:“连滔天的洪水都不能灭绝人类,这雨水又怎么能毁灭一切?”

池棠就在后面补充道:“哪怕我们现在把这个研究基地毁了,只要研究所的那些资料还留着还有备份,那么这研究所就还没有消失。所以,海哥请你帮我们把师院长他们储存下来的资料全部都毁掉,包括研究所里的那些,然后这件事情我们才算是完成了。”

魏长海心中长叹,沉默着没有说话。作为一个人研究人员,他最痛恨的就是研究资料的毁坏。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他可能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其他人呢?你们打算怎么办?那些参与了‘新生药剂’研究的研究员们,你们也打算把他们全部杀了吗?”

魏长海问出了一个重点,池棠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对于海族们来说杀了这些研究人员是完全不用考虑的事情,但是这些参与了“新生药剂”研究的人们,就真的都该死吗?他有这个资格,决定他们的生死吗?

气氛一时间变得凝滞,不过余霄的一句话就打破了它:“把他们聚集到一起,我会让他们遗忘这岛上的所有事情。”

池棠突然就想到了余霄跟他说过的鲛人的某种强大天赋,双眼一亮。旁边的魏长海心中又是重重一跳。

别墅这边还在忙碌着自顾不暇,池棠和余霄就快速的带着魏长海去毁掉研究所和海族相关的所有研究资料。一路上魏长海算是亲眼见识了旁边这个海妖王的强大力量——在这个安保严密,处处是监控的研究所里,余霄带着他们两个普通人进出仿佛这是无人之境。

从地下一层开始,魏长海在每一层的总控台都检索“海妖”相关研究和资料开始直接删除。接连三层,都没有任何保镖发现异常。当魏长海在第三层看到那依然被关在四个玻璃仓里的海族,并且花费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仔细地浏览删除三层的研究资料的时候,他还是被师院长和刘博士的行为给震惊了。在魏长海的心中,这两个人早就已经不能算是研究人员,他们已经是为了长生而不择手段的疯子了。

等把第三层的所有研究资料都删除之后,余霄站在那四个玻璃窗面前只是轻轻的把手按在了玻璃仓上,玻璃仓就瞬间被震裂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蛛网裂痕,而后碎裂掉落。

四个海族在余霄出现的时候就全部醒了过来,哪怕是他们已经被折磨的筋疲力尽,但在看到余霄的瞬间还是无比的激动。等余霄救出他们之后,他们四人就一个个泪流满面,完全不敢想象自己竟然有一天能够逃出这比地狱还要可怕的地方。而当其中那个身上布满鳞片的海族看到魏长海和池棠的时候,他那双鱼眼瞬间就变得血红,张开利爪就对着两人扑了过来。

然后,他们被余霄直接一人包裹了一个大水球,拖着扔了出去。

“王!!”

“这座岛马上就要被毁灭,你们自己离开去修养吧。如果没有地方去,可以去东海的碧海岛。”

没让这四个海族多说什么,余霄直接把他们通过雨幕送入了海洋之中。虽然他们现在已经是伤痕累累,但是只要回归海洋,那么他们就有无数种能够好好生活下去的能力,只要不面对人类,他们都不会有危险。

直到魏长海被池棠拉出来,他还有些怔愣。那个海妖扑过来时那双带着无尽恨意的双瞳让他的心剧烈颤动,他想这应该是他所见过的最强烈又可怕的眼睛了,然而在面对这双眼睛的时候,他却还觉得有些愧疚和怜悯。

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他转过身忽然又看到了那站在雨幕当中仿佛和海天雨水融为一体的高大男子。他看到了这男人的双眼,刚刚那愧疚和怜悯之心瞬间变得冰凉,他觉得那怜悯之心或许要分给人类。

池棠也感受到了余霄那没有什么隐藏的愤怒,这愤怒是在看到地下三层的那四个被研究的海族之后才有的。池棠心想,他应该是和几天前的自己一样,被这样的研究实验给恶心到了,被愤怒充斥心灵。

那时候他即便是再愤怒也只能低头,可现在的余霄,这个海族的王者,又怎么可能会低头呢?

那么,他会怎么做呢?

轰隆!轰隆隆!!

忽然之间遍布了整个岛屿的大雨又大了几分,而那紫色的闪电从云中而出,一道接一道地打在岛上的所有建筑之上。把睡梦中的所有人都惊醒了过来。而后狂风大作,池棠忽然心有所感的望向岛屿的边缘,他看到狂风夹杂着巨浪,正一浪高过一浪的狠狠撞击在岛屿的岩石上。

池棠慢慢张大了嘴巴,知道了余霄想要用什么样的方法毁灭这座岛屿。

此时在师院长的那个外形看起来和其它别墅一样但却是经过精密改造的别墅里,师藤鹰接到了来自保镖和其他几个重要研究员的电话。他们都用无比焦急的语气告诉他,这岛上的风雨狂雷实在是太大,感觉岛上已经不安全了,要不要迅速坐潜水艇离开?

师藤鹰焦头烂额,看着还在吐血的爷爷和刘博士,觉得这真是祸不单行。

他并不想这个时候离开,然而电话却接连不断,最后对于天象也有所涉猎的一个研究员表示他们可能是直接遇上了可怕的海龙卷或者超强的海上飓风,如果呆在岛上的话很容易全军覆没,师藤鹰最终才一咬牙决定迅速坐潜水艇离开,反正研究资料和研究员都在,风浪再大也不可能让整个岛都沉沒,重建也不过是一两个月的事情而已!

于是,岛上直接响起了可以让全岛都听到的大广播。

【请全体研究人员在半小时之内到达港口等待转移,现在岛上风浪太大,已经不再安全。】

【重复一遍,请全体研究人员在半小时之内到达港口等待转移,现在岛上风浪太大,已经不再安全。】

广播一直在反复播放着,而池棠看到那黑暗之中一盏一盏亮起的灯,他们冒着风雨都向着这座岛的港口前进着。

池棠:“……唉。”这种把鱼先赶到一起,然后再一网打尽的即视感。

魏长海在旁边站着,忽然就秒懂了池棠的叹息,也忍不住跟着叹了一口气。

池棠:“……”

大家在逃命的时候都是非常快的,更别说现在这个岛上又是风,又是雨,时不时还有闪电劈过,整个海岛仿佛都因为巨浪而震动着,所有人除了证件其他什么都没有时间拿,都这种时候了,还有什么比命更重要的?

于是二十分钟之后,池棠余霄和魏长海就在港口那里看到了挤在一起的、密密麻麻大约有四五百人的人群。

而能够让人进入、躲避灾难的潜水艇,却只有三艘。一艘潜水艇最多只能挤下一百个人。

“所有人都安静!按顺序进入潜水艇!谁也不要挤不要慌!我已经联系了公司分部,他们的潜水艇已经在来的路上,即将到达本岛了!所以所有人都能离开岛屿!不允许拥挤和混乱,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师藤鹰说到最后杀气腾腾,他旁边的几个保镖也配合的端枪对着那已经有些乱的人群。有人还想趁乱挤上潜水艇,却被师藤鹰直接一枪就打倒在地。即便师藤鹰用的不过是强效□□,也瞬间震慑了众人。

而后,人们才按照顺序进入潜水艇。

让一二层研究员和岛上的保安后勤人员嫉妒的是,登上最大最好的那首潜水艇的人,全都是地下第三层实验室的人。

最终,还是有一百多名后勤人员被留在了岛上,他们的脸上都带着几分绝望的神色。看着那三艘开始下潜的潜水艇,最终有人忍不住歇斯底里的哭了出来。他们是被放弃的人,可凭什么他们就要被放弃呢?!他们不是研究员就该死了吗?!

而那侥幸进入到三艘潜水艇里的人们还没有来得及庆幸劫后余生,就忽然听到了由海水之中传来的那仿佛能够震动心灵的声音。

一号潜水艇之中,师藤鹰瞪着双眼,看着前方玻璃窗外那个看不清面容、却从轮廓就能认出的、他从小就梦寐以求的身影,一时之间脑海中一片空白。

“天啊……”

“那是……人鱼?!” 161小说阅读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